新華網 正文
職場人士“有事自己扛” 壓力疏導途徑期待創新
2018-06-08 08:01:56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用人單位配備心理咨詢師、配建心理咨詢空間的較少,即便存在,員工們也往往選擇“有事自己扛”,不願意讓同事知道

  壓力多元化,疏導途徑期待創新

  “老家人都覺得我工作光鮮,在大城市工作收入高,還買了房子,但我從來不敢告訴他們,自己失眠已經很久了,包括對父母。”在北京一家企業從事法務工作的崔先生説,他發現,與同學、同事聚會時,酒過三巡之後,有類似心理壓力的人很多,但和他一樣,無處宣泄。

  根據無憂精英網針對22935名工作2年以上、年薪10萬元以上職場人士的調查顯示,被調查者中有三分之二壓力較大,接近或超出承受范圍,每25人中就有1人受到和壓力相關的疾病困擾,輕則疲憊消極,嚴重的包括抑鬱症。

  理想與現實存在差距

  “有時候夜深人靜,我會後悔離開老家,但已經沒有退路,也沒有人可以傾訴。”如今,在北京一家旅遊公司工作的潘偉德,過去在老家一所中學當老師,雖然收入不高,但在當地還算説得過去,更為關鍵的是,每年有寒暑假,每天的上下班時間點也固定。“父母一直覺得我當老師是吃‘公家糧’的,説出去很自豪。”

  但是,潘偉德最終耐不住寂寞,選擇了辭職到北京來打拼。“理想和現實落差很大,更何況,再苦再累也不能和父母説,這讓很多不開心的事情在心裏憋著,越來越難受。”這時再想回到老家那份教職,已經不可能了。壓力大的時候,他有時會在網吧坐到深夜,只是想打發時間,不去想這些事情。

  “以前以為大家説的‘996’只是傳言,後來發現何止‘996’,9點下班都算早的。”在北京一家互聯網公司工作的何晶琪,雖然拿著接近2萬元的稅前收入,卻感到自己並不快樂。不快樂的原因不只是因為缺少休息時間,長期緊張工作,也是因為公司裏見不到幾個35歲以上的員工。

  “35歲以上的人都去哪裏呢?大家都説公司總共才組建幾年不用考慮這個事情,那等我35歲後,公司還用不用我呢?” 更為關鍵的是,她發現公司裏不少女員工,懷孕之後便離開了公司,這讓她感到莫名的重壓。“家裏一直在催婚,我自己年紀也不小了,可又擔心失去了現有的職位,對不確定的未來感到恐慌。”

  職場上的心理壓力,有許多來自于對未來工作的不確定性。在北方工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趙繼新教授看來,員工的職業生涯規劃,企業層面也有責任。“組織與員工的成長發展相一致才能實現雙贏,要制訂個人層次的職業發展規劃、制訂組織層次的職業發展規劃、兩者之間有機協調。”

  壓力也來自生活

  “有時候,一想起要擠根本上不去人的地鐵,特別是夏天,汗臭味熏天,我下了班根本不想回家。”家住在北京通州,每天需要坐地鐵去朝陽區三元橋附近上班的郭衡,最害怕的就是上下班的通勤過程,“但沒有辦法,雖然我們夫妻倆月收入超過3萬元,但我最多只能買得起通州的房子。”

  職場人士的心理壓力,不只來自于工作本身,還會來自生活。無憂精英網的調查顯示,壓力來源方面,35%的職場精英,主要壓力來自于工作,而有42%者主要壓力來自于生活,雙重壓力者為24%。

  在一家國企工作的陸先生,壓力則來自于家人。“我其實並不想升職,只想做好自己的事情。但是媳婦總説,如果我沒有個像樣的頭銜,‘學校小朋友都瞧不起咱家寶寶’,可職位提升,我説了也不算啊。”無奈之下,他經常在單位“加班不回家”,“其實並不是加班,就是耗著,讓媳婦覺得我努力了。”郭衡也有同樣的壓力,“我害怕我孩子問我,為什麼我沒有城裏的房子,沒有汽車,沒有讓他進好的學校。”

  陸先生並不知道該怎麼緩解壓力,也不知道該找誰傾訴,“父母歲數大了經受不起,同事之間不能説,對老婆孩子不敢説,只能憋著。”他有時候會在休息日通宵看電視劇來緩解壓力,對老婆則説是“通宵做PPT”,但是,這樣的做法卻讓身體一日不如一日,睡眠越來越不規律。

  心理治療資源有待提升

  根據原國家衛計委的數據,我國精神心理疾病患病率達17.5%,其中抑鬱障礙患病率3.59%,焦慮障礙患病率是4.98%,總體呈上升趨勢。而精神科執業(助理)醫師有27733人,心理治療師5000余人,總計只有3萬多人,精神科醫生和心理治療師比例遠遠小于發達國家。以美國為例,其精神科醫生有3.8萬人,臨床心理治療師有20萬人,精神科醫生負責診斷和開藥,心理治療師專門從事心理治療。

  事實上,大部分精神心理疾病患病者,只是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問題而非精神疾病,並不需要藥物治療,重型精神障礙發病率不過才1%。大部分患者需要的是心理治療師而非精神病醫生。但是,用人崗位不足,收入待遇不高,相應職業評價體係和晉升機制不健全,制約著我國心理治療師職業的發展。

  國家精神心理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主任陸林曾對媒體表示,1個精神科醫生,要配備3到5個心理治療師,組成一個團隊。因為心理疾病非常復雜,治療是個漫長的過程,可能要很多次治療才能使患者好轉,直至康復。

  盡管有些員工心理壓力大,但用人單位配備心理咨詢師、配建心理咨詢空間的較少,即便存在,員工們往往也選擇“有事自己扛”,不願意讓同事知道自己的心理隱私。在一家大型企業工作的朱先生表示,他公司裏有類似的“心理疏解空間”,“屋子裏面有沙發、毛絨玩具還有電視,也沒鎖門。”但是,並沒有幾個人真的在上班時間進去過,“眾目睽睽之下,這不是告訴大家,你現在心理狀況不太好嗎。那麼升職加薪豈不是要泡湯,沒準年底績效考核淘汰的備選人就是你了。”(記者 趙昂)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大興安嶺火場火消人未散
大興安嶺火場火消人未散
小鎮博物館展膠東民俗
小鎮博物館展膠東民俗
美麗鄉村遊
美麗鄉村遊
成都51歲考生第22次走進高考考場
成都51歲考生第22次走進高考考場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954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