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西瓜足跡撞臉腳步地圖 是借鑒還是抄襲?
2018-06-06 07:49:28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西瓜足跡撞臉腳步地圖 是借鑒還是抄襲?

  從著作權法的角度來看,借鑒一般指的是創意,抄襲指的是具體表達。以西瓜足跡和腳步地圖為例,從創意上看都要統計用戶去過哪些地方,從表達來看兩張對比圖相似度太高。

  最近兩天,你一定在朋友圈上看過這幅圖:一張中國地圖,只要去過的地方,就點亮成為黃色,展示出你的朋友去了多少城市、超過了多少用戶。

  “還剩新疆和西藏沒去,有人要同去嗎?”“托工作單位的福,所有地方我都去過了”……曬自己的足跡,成為新的炫耀方式。

  他們在用的,是小程式“西瓜足跡”。它一夜爆紅,霸屏朋友圈。

  6月2日,小程式“腳步地圖”開發者趙恩彪也發了條朋友圈,但他不是要展示自己去過多少地方,而是要維權。

  因為,西瓜足跡和他半年前開發的腳步地圖,實在是太像了。

  5日,趙恩彪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就算維權麻煩,還是要搏一把。“畢竟是創業的成果,就這麼放棄太可惜。”趙恩彪説。

  兩款小程式如同“孿生兄弟”

  西瓜足跡或涉嫌抄襲

  西瓜足跡和腳步地圖,確實會讓人“傻傻分不清楚”。

  它們的主界面幾乎一模一樣。一樣的中國地圖,一樣的天安門廣場。玩法也是一樣:進入頁面,自行選擇城市,然後生成圖片。

  西瓜足跡的開發者戴宏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坦言,他們的小程式在制作上相對粗糙,有些城市漏掉了,有些城市的行政級別也劃分得不夠準確。于是有網友開玩笑説,程式開發者的地理一定不大好。

  至于顯示用戶到底超過了多少人,那是一種“數字迷思”。戴宏民説,排位結果其實無法精確計算,它類似一個“段位”,但説你超過了10%還是12%的人,只是估算。

  可不管怎樣,這兩款小程式長得實在如同“孿生兄弟”。

  趙恩彪的腳步地圖于2018年1月取得了電腦軟件著作權。他認為,西瓜足跡就是抄襲。戴宏民則説,有借鑒,但沒有抄襲。

  “從著作權法的角度來看,借鑒一般指的是創意,抄襲指的是具體表達。”中國政法大學智慧財産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看了科技日報記者發來的小程式對比圖後表示,以這兩款産品為例,從創意上看都要統計用戶去過哪些地方,從表達上看兩張對比圖相似度太高,“不是借鑒,而是抄襲”。

  漲粉大招被西瓜足跡“截胡”

  侵權收益或被判定為違法所得

  西瓜足跡的爆紅,一度讓先行者趙恩彪“心灰意冷”。

  今年1月20日,趙恩彪正式在微信上線了小程式腳步地圖,他的想法很簡單——為自己的人物類公眾號“漲粉”。

  最初,訂閱號粉絲只有三四百人。小程式剛剛發布時,每天來光顧的用戶也僅僅十幾人,粉絲量只是在緩慢增長。

  但趙恩彪相信,漫長的累積期過後,一定會迎來爆發。

  5月27日,爆發的跡象出現了——小程式一下子為他的公眾號導流了7000多人。5月28日,則迎來了大爆發,“導流了8萬多人”。

  伺服器兩度崩潰。趙恩彪記得,一次是在中午12點,一次是在晚上11點。當天後臺數據顯示,腳步地圖小程式總用戶量超過了35萬。因為用戶數量的增速超過預期,他們下線了小程式,對伺服器進行修復。

  那時,趙恩彪興奮地對妻子説:“要成了,小程式爆發了,用戶量要上來了。”

  但6月1日,當腳步地圖再次上線,西瓜足跡已經刷屏。

  “朋友圈上那麼多地圖,和我的一模一樣。我一整個晚上沒有睡覺,坐在床頭看手機。”從希望燃起到破滅,不過短短數天。

  6月2日,戴宏民發出朋友圈,説西瓜足跡的頁面訪問次數已超過1000萬。

  現在,它和腳步地圖有了更多的不同——廣告。

  進入西瓜足跡的主頁面,點擊“更多好玩”,能看到一係列小遊戲;頁面左側還有一個禮物狀圖標,點開後,是小遊戲“皇上吉祥”。頁面最下方,同樣多了廣告欄。

  也就是説,西瓜足跡已開始為其他小遊戲“導流”,借著這股熱度,走上“變現”之路。

  李俊慧表示,按照《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規定,侵犯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侵權人應當按照權利人的實際損失給予賠償;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可以按照侵權人的違法所得給予賠償。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其中,平臺導流或遊戲廣告收入,如果都是基于侵權作品收益的話,有可能被判定為違法所得。”李俊慧説。

  休閒類小遊戲成“借鑒”重災區

  平臺應建立上架、下架和投訴機制

  小程式已被視作一個巨大的流量入口,其中,小遊戲更是開發者所重視的戰場。

  艾瑞咨詢分析師陸毅鶴告訴科技日報記者,由于微信小程式中的遊戲都是基于H5技術開發的,因此平臺中的遊戲多為産品規格較小的休閒類遊戲。休閒類遊戲歷來在玩家遊戲粘性的整體表現上要遜色于硬核的重度遊戲。受平臺特性影響,微信小程式平臺注定會通過更高頻、更多量地發布形式多樣的“小遊戲”來保持平臺整體的用戶活躍度。

  “休閒類小遊戲留給開發者去設計的空間並不大,因此在高頻、大量的産品産出過程中,發生創意重復、創意借鑒的可能性也就會相對更大一些。”陸毅鶴説。

  但在微信小程式市場上,涉嫌抄襲的産品很難全身而退。

  “一款涉嫌抄襲的産品很難在微信小程式平臺‘保持沉默’,在數以億計玩家的監督下,類似的問題很有可能被揭露。”陸毅鶴認為,相關內容研發者為了保持産品熱度,會花費更多的努力在原創産品、原生創意的打造上。

  李俊慧表示,小程式主要依托微信平臺生存,微信平臺對小程式的上架、下架和投訴處理,都應該建立完善的機制。“可以建立事前著作權歸屬核驗機制,比如允許用戶上傳版權登記證書;事中糾紛調解機制,引入專家對用戶投訴進行調解判定;最後,對構成侵權的産品要及時予以下架。”李俊慧説。

  而趙恩彪已經開始了維權行動,聯繫了律師。

  截至6月5日,西瓜足跡方面還沒有人聯繫他。趙恩彪告訴科技日報記者,他有三條訴求:對方書面賠禮道歉、下架小程式、進行經濟賠償。

  他很清楚,這類小程式的熱度維持不了太久。即使維權成功,他可能也失去了這次靠著小程式爆紅的機會。“但我對這個小程式是有感情的,哪怕這個小程式沒有那麼火,我依然要養著它。”趙恩彪説。(記者 張蓋倫)

+1
【糾錯】 責任編輯: 卓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東南大學師生校友伉儷祝福學校116周歲生日
東南大學師生校友伉儷祝福學校116周歲生日
大興安嶺火災:救火隊員連夜作戰
大興安嶺火災:救火隊員連夜作戰
江蘇興化:“水上森林”畫中遊
江蘇興化:“水上森林”畫中遊
新青島人的“恣”生活
新青島人的“恣”生活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10671122942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