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渠道收緊 上市公司融資進一步分化
2018-06-01 09:26:50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非標規模持續壓縮背景下,標準化融資日趨緊張。違約事件頻發不斷抬升信用債發行利率、無擔保AA級信用債無人問津;銀行信貸收緊並加強對放貸企業的資質篩選,機構竭力避免“踩雷”。

  多位銀行、券商受訪人士表示,目前融資成本越來越高,持續虧損、質押率過高的上市公司即便給再高的融資利率也不敢接,只能推掉。分析人士指出,外部融資收緊下,融資利率定價差異化越發明顯,行業趨勢、經營狀況、財務狀況等綜合評定越差的企業融資成本將顯著高于優質企業,尤其應該關注外部融資杠桿較高的企業。

  新債難發

  違約事件頻發已經影響到上市公司新債的發行,取消或推遲發行的債券規模不斷攀升。據統計,近一個月以來“棄發”的債券規模高達684.9億元。

  “‘棄發’的主要原因是機構在債券認購上越來越謹慎。以AA級債券為例,以前利率高一些還有機構願意買,現在很少有人要。”某股份制券商債券承銷人員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目前業內購買信用債的底線是AA+評級,AA級債券如果獲得擔保機構的擔保也會有機構購買,但需另花1%的成本給擔保機構,利率總計在8%左右。

  信用違約對債市影響日趨明顯。第一創業證券首席分析師李懷軍認為,違約事件頻發時加劇市場及投資者恐慌情緒,市場會要求更高的風險補償,從而抬升發行利率,加大發行人的債券發行難度。由于投資者的風險偏好改變,會更加傾向于配置高資質的債券,所以信用風險較高的上市公司發債難度會更大一點。

  “5年期AAA級的公司債發行利率由4月初的4.83%至5月底的6.8%,已累計上行200基點,大大降低了發行人的發行意願。另外,目前取消發行的債券以長久期為主,發行人行業多集中于建築業及房地産業,對于資金的需求更高並且對資金成本更加敏感,融資成本上升時傾向于取消發行。”李懷軍指出。

  各渠道緊縮

  除債券融資外,其他融資渠道也明顯收緊。

  比如作為實體經濟融資支柱的銀行貸款,明顯呈現偏緊態勢。一家商業銀行對公人士告訴記者,今年以來銀行信貸收緊明顯,貸款利率抬升之余,也在不斷加強對放貸企業的資質篩選。目前商業銀行貸款利率平均在基準之上上浮30%,四大行上浮20%-25%。

  “去年資質很好的龍頭企業或國企大部分還能拿到基準利率,今年就難了。除非對方給予其他業務回報,比如放幾千萬存款。”該人士告訴記者,“資質一般企業的融資利率能上浮到基準之上40%,即便這樣都不一定批得了。”

  定增作為股權融資重要方式之一,同樣兩極分化嚴重。Wind數據顯示,今年以來定增實際募資總額為2933億元,同比下降近20%。“對于優質定增項目,投資機構大批涌入,有的還搶不到份額;而企業資質一般的定增項目如果沒有保底,則很難發出去。”某大型券商機構業務人士告訴記者。

  另一股份制券商投行人士也表示,目前融資成本越來越高,此前頻繁使用的融資工具如股權質押、信用貸等,不好做、不能做、不敢做。一來強監管下,灰色業務都不敢碰;二來大家很擔心‘踩雷’,一些持續虧損、質押率過高的上市公司即便給再高的融資利率我們也不敢接。”

  這在股權質押業務上體現得尤為明顯。上述投行人士指出,春節前股權質押利率約在6%左右,目前已經上浮至7.5%-8%。與此同時,股權質押業務大幅縮減,此前幾家股權質押做得比較多的券商規模縮減了約2/3。導致該情況主要有兩個因素,一是新規規定,單只A股股票市場整體質押比例不超過50%,許多個股已經達到紅線,相當于剔除了一批可選標的,與此同時,剩下個股的質押空間並不大;二是股權質押資金用途審核日趨嚴格,原來券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對資金用途沒有嚴格管控,現在寧可不做也要把資金用途死死卡在申請文件列明的資金用途(如擴大生産、補充流動性等)上,嚴禁將資金用于資本運作。

  融資進一步分化

  平安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魏偉認為,今年上市公司融資渠道發生明顯變化,伴隨監管政策全面封堵各類表外和非標通道,委托貸款、信托貸款等非標規模大幅萎縮,這部分融資需求被擠壓回到表內。

  他認為,融資成本抬升有兩方面原因,一方面部分存量非標業務到期後,需要尋求表內融資渠道如銀行信貸、債券融資接續,需求涌入帶動表內融資利率上行。此外,融資成本上行與實體企業經營層面緊密相關,信用市場定價高説明機構不看好企業整體經營趨勢。不同行業、不同企業根據行業發展趨勢、企業經營狀況、財務狀況等因素不同,利率定價也不同,越差的企業會越來越不受融資機構“待見”,融資成本將顯著高于優質企業。

  “今年房地産企業融資比較艱難。受政策影響,今年房地産企業投資增速高于銷售增速,現金流逐漸惡化,導致房企融資成本抬升。現在即便是優質地産商,其信用債融資成本也在7%-8%,這個水平高于當期標準信貸利率約150-200基點。和優質金融機構對比就更加明顯,後者融資成本約在4%-5%。”魏偉指出。

  他表示,當前四類企業融資會更加困難、融資成本相對較高,分別是地産類企業、PPP等涉及地方政府投資類企業、經營不善的企業和外部杠桿過高的企業。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郝多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青島:花滿島城待賓朋
青島:花滿島城待賓朋
日落特拉凱
日落特拉凱
空軍首支殲-20部隊開展多型新機編隊協同戰術訓練
空軍首支殲-20部隊開展多型新機編隊協同戰術訓練
尋找“三點半”難題的破解之道
尋找“三點半”難題的破解之道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11122922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