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繼承父親公積金,不妨實行“聲明公告制”
2018-05-29 07:44:3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圖/薛紅偉

  議論風生

  住房公積金作為財産的一種被子女繼承,相關政府機構應該有更加開闊的服務思維,而不是管制思維,讓各種證明成為民眾提取的攔路虎。

  據當地媒體報道,不久前,江蘇淮安市民錢先生的父親病逝,他打算把父親住房公積金賬戶裏的余額取出來。但住房公積金中心要求他到公證處對繼承這筆款項進行公證;淮安市公證處則要求他證明“我爸是我爸。”

  説是被要求證明“我爸是我爸”,其實只是媒體把新聞眼給提了出來。除此之外,錢先生還要證明其爺爺奶奶已去世並先于其父去世、證明其母與其父的原配關係、證明自己沒有養父養母及繼父繼母等。

  而這些都是按照《繼承法》第10條的規定衍生出來的——在法定繼承情況下,被繼承人的配偶、子女、父母同列第一順序繼承人,享有同等繼承份額。

  如今“我爸是我爸”的證明,錢先生跑遍街道、社區、派出所,都沒一家單位開得出來,更遑論其他一係列證明了。要繼承這筆公積金,于錢先生而言,成了一道難以完成的任務。

  淮安市公證處陳姓主任對此振振有詞:“按照我國《繼承法》的相關規定,辦理繼承公證確實需要提供親屬關係證明。”可《繼承法》中又有哪條哪款規定需要開具如此相關證明?

  要求開具相關證明,無非意在防范個別法定繼承人獨吞、侵佔其他法定繼承人的份額;但正所謂“誰主張誰舉證”,若住房公積金中心或公證處有疑,那也該是由他們去進行調查取證,又豈應把舉證責任轉嫁給相關公民,要求其“自證清白”?

  這番措辭背後,其實還是沿襲重管制、輕服務的思維。不要説是住房公積金的繼承了,哪怕是房産繼承,司法部、建設部1991年發布的《關于房産登記管理中加強公證的聯合通知》,都已于2014年被最高法以發布案例指導的形式認為無效,之後又于2016年被司法部正式廢止。

  從法理上説,房産繼承都並非只有公證繼承一條路可走。

  所以,住房公積金的繼承,無妨從“公證制”轉為“聲明公告制”。亦即住房公積金中心大可讓相關公民繞開公證處,直接去登報作個關于公積金繼承的聲明公告;若過了公告期,無其他法定繼承人持異議,那就給辦理公積金提取;若今後又有什麼法定繼承人冒出來抱持異議,那大可由他們訴諸法院,進行權利厘定。

  若真還有什麼其他法定繼承人存在,那也不是沒有權利救濟渠道,這依舊可以通過司法途徑制裁獨吞、侵佔其他法定繼承人份額,騙取住房公積金的行為。這樣的操作,就便民多了,免去了民眾開證明的折騰。

  □于立生(媒體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蝸牛“蔓”步
蝸牛“蔓”步
黃河壺口瀑布水量大增
黃河壺口瀑布水量大增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海南航空開通天津至溫哥華直達航線
青島,幸福之城
青島,幸福之城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511122902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