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川渝兩省市小額貸款行業調查:探索差異化經營模式
2018-05-18 07:54:17 來源: 經濟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四川中和農信小額貸款有限責任公司的工作人員在查看麥子生長情況,實地了解農民貸款需求。

成都市溫江區興文科技小額貸款公司正在演示車貸管理係統。

  探索差異化經營模式——川渝兩省市小額貸款行業調查

  中國人民銀行日前公布《2017年小額貸款公司行業統計數據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底,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8551家,實收資本為8270.33億元,從業人數103988人,貸款余額9799.49億元。

  近期,經濟日報記者在川渝兩省市調查發現,部分小貸公司在實踐中找準了自身優勢,探索差異化經營模式,開發了滿足市場需求的金融産品,走出了一條適合自身發展的普惠金融之路。

  貼身服務小微客戶

  小貸公司精準客戶定位,發揮自身地緣及産品、效率等優勢,與銀行和互聯網金融機構形成互補,共同服務于實體經濟

  當前,小貸公司發展面臨銀行業務下沉的壓力和非持牌互聯網金融機構對客戶的爭奪。“銀行業務下沉,小貸就要再下沉,下到其他機構觸及不到的地方。具體策略一是下沉,尋找第一手客戶,也就是信用‘白戶’;二是細分,針對特定行業量身定制産品;三是靈活,貼近市場需求及時調整。”四川省成都市助邦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總經理焦陽向記者形象地比喻,“銀行站著做,我們就彎下腰做;銀行彎下腰做,我們就趴在地上做”。

  在客戶定位上,助邦小貸客戶由小微企業主、農戶、個體工商戶等構成,行業涵蓋批發零售、制造、農、林、牧、漁等。其中,批發零售行業客戶佔比為67.94%,制造業客戶佔比27.54%,其他行業佔比4.52%。

  “這類客戶需求具有‘短、頻、快、急’的特點,銀行和互聯網金融機構都較難滿足這類客群需求,小貸公司可以在這一市場精耕細作,發揮自身地緣及産品、效率、服務水準等優勢,與銀行和互聯網金融機構形成互補,共同服務于實體經濟。”焦陽告訴記者。

  在助邦小貸採訪時,記者遇到一位前來辦理小額貸款的網吧經營戶,他告訴記者,之所以選擇小貸公司主要是因為這裏服務好,“不需要抵押和擔保,而且放款快,3天就可下來,很方便”。

  覺得小貸公司便捷的還有一些農戶,大邑縣安仁鎮合江社區村民徐文學,2012年開始在成都大邑縣小貸公司貸款發展蔬菜種植,後來種植規模越來越大,目前已經發展到了30畝,年收入7萬元左右。今年他打算再擴大10畝,準備找富平小貸貸款3萬元,用于土地經營權流轉給付農民的土地租金。“在小貸公司支援下,我的日子越過越好了。”徐文學對記者説,“在這裏借錢不僅方便,而且可以隨借隨還,總體算下來利息不算高”。

  “由于銀行貸款往往要求抵押和擔保,而這類群體絕大部分缺少可抵押的資産又難找到擔保人,而且銀行調查、授信過程較長,等貸款下來,商機也錯過了,並不符合這類群體的需要。”大邑縣富平小額貸款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蒲智勇告訴記者。

  中和農信是另一家專注于農村市場的小微金融機構,源于1996年實施的“世界銀行貸款秦巴山區扶貧項目”。中和農信項目管理有限公司四川區域總經理馮克努告訴記者,在農村金融服務領域,銀行及農信社是主體,但傳統的農村金融服務體係還不完善,限于基礎設施、人群特徵等條件的限制,傳統金融機構對一些弱勢群體的服務仍然不充分,這時小貸機構的作用就體現出來了。

  四川省綿竹市遵道鎮馬跪村10組村民李德成的家曾在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中化為烏有。這樣的農戶很難成為銀行的扶助對象。在他急需資金的時候,中和農信伸出了援手。此後,他在中和農信的小額貸款支援下努力發展生産,重建家園。10年後,他已建起了年出欄1000頭豬的家庭農場,又流轉了200多畝地種植糧食,年收入上百萬元。

  馮克努表示,商業銀行單筆貸款金額一般都在5萬元以上,中和農信則更專注于5萬元以下的小額貸款。“有些客戶住在深山裏,去一趟騎摩托車要走80公里,時間和經濟成本高,銀行不太願意開展這樣的業務,但我們為了樹立品牌、積累客戶,只要客戶有需求就到府。”馮克努説。

  深耕産業鏈金融

  從專屬行業定位、大數據資源等方面整合上下遊客戶、服務商資源,打破産業鏈條環節上的行業壁壘,精耕細作産業鏈

  在服務“小微”“三農”等群體的過程中,一些小貸公司積極面對市場需要,開發適合自身規模和業務能力的産品,深耕産業鏈金融,取得了較好的效果。

  “逸購車”是四川省成都市溫江區興文科技小額貸款公司根據市場需求推出的滿足購車需求的新型消費金融産品。“隨著‘滴滴打車’在全國布局,成都當地很多年輕人想開滴滴,但買不起車。”興文科技小額貸款公司總經理賀淵告訴記者,他們與滴滴公司當地的分支機構合作,設計了這款産品,向滴滴司機提供車貸服務。為了防控風險,他們給貸款買的車加裝了GPS,同時約定3年後結清貸款再把車過戶給貸款買車的滴滴司機。

  “這款産品推出後,很受市場歡迎。”賀淵表示,一些原來無法購車的群體通過貸款買車開上了滴滴,幫助解決就業近1000人。

  重慶兩江新區嘉融小額貸款有限責任公司自2013年成立以來,堅持為重慶電網供應鏈企業提供快捷、便利的低息融資服務。截至去年末,公司累計發放貸款約35億元,營業收入約1.5億元,利潤總額1.03億元,上繳利稅2400余萬元,無一筆不良貸款。

  嘉融小額貸款公司總經理殷人傑把取得良好業績的原因歸結于公司推出的産業鏈金融模式,據他介紹,首先,嘉融小貸利用重慶電網的供應鏈核心優勢,定位專屬行業,從客戶群體過濾風險;其次,堅持“控債權”,産品設計圍繞債權及其衍生品,並通過對抵押品單位進行分類評級,確保可執行性;第三,堅持“專業審查”,充分利用貸審會成員在電網企業工程建設、物資採購、財務審計從業背景,確保項目由專業的“電網貸審會”進行專業審查,可以確保客戶的貸款用途真實,還款及時。

  專注于三農領域的重慶小康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則提出了“大數據+全程信用管理+農村産業鏈金融互聯網再造”的模式,積極利用互聯網技術,以大數據作支撐,推進農村普惠金融,構建農業産業鏈金融服務中心,形成垂直産業鏈金融服務新模式。

  重慶小康小額貸款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兵表示,公司以生豬養殖産業鏈為切入點,圍繞生豬養殖産業鏈,整合上下遊客戶,與多家保險機構、獸藥廠商等服務商合作,打破産業鏈條各個環節的傳統行業壁壘,以農村信用管理為基礎,以追求持續的中低回報為經營基調,著力培育生豬養殖産業鏈。

  徐兵告訴記者,“以小康小貸推出的‘豬險貸’為例,小康小貸不收取農民或養殖企業任何利息及費用,而是通過申請政策補貼和獲取保險公司工作經費方式,來解決資金成本並實現自身利潤。把服務三農精準扶貧、普惠金融落到了實處,降低了農業産業發展的成本,為‘三農’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線上+線下”有效控風險

  小貸公司在風控上通過互聯網、大數據技術提升風控能力和效率,同時不完全照搬銀行模式,而是憑借對客戶的熟悉程度、信用記錄等採取差別化措施

  防控風險是金融業的永恒主題。前些年,一些小貸公司貪大求全,背離了小額、分散的經營原則,形成了不少壞賬,也阻礙了自身的發展。在採訪中,記者發現一些業績優良的小貸公司通過“實地調查+行業經驗+互聯網技術”形成有效的風控模式,貸款不良率甚至低于一些銀行。

  以助邦小貸為例,該公司運營3年來,不良率一直保持在較好的水準。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不良率分別為0.89%、0.86%、0.59%,遠低于行業水準。

  焦陽告訴記者,成立之初,助邦小貸一直採用IPC(信貸員)技術開展業務,但在實踐中,發現該技術對信貸員的個人素質要求較高,難以規模化推廣,成本也難控制,但在風控能力上又有其他模式不可比擬的優勢。如何在其基礎上加以改進?該公司結合以往經驗,設計了針對小微企業的“五維分析法”,即通過穩定性、資産積累、信用記錄、財務狀況和現金流來對小微企業進行分析,每個維度又有不同的權重,實現數據的可量化。

  “五維分析法的優勢在于可以全面地分析影響小微企業經營的各環節,覆蓋大多數生産制造業、商貿業和服務業小微企業,一定程度上解決了由于小微企業經營差異化而造成難以採用統一標準評判的問題。”焦陽説。

  值得一提的是,小貸公司在風控上也有靈活的一面,並不是完全照搬照抄銀行模式。“銀行在風控上往往採用一刀切,客戶一遇到困難危機時往往首先考慮自身的資産安全。而小貸公司則要憑借對客戶的熟悉程度採取不同的應對措施,在風控上也有差別。”重慶市高興隆小貸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何世榮告訴記者。

  “我們更看中貸款人的還款意願。”焦陽告訴記者。他舉了個例子,成都有位小企業主,開了一家糖果廠,産品供應都江堰景區的商店,市場較為穩定。然而不幸遭遇火災,生産線被燒毀。“在這種情況下,銀行很難給她提供貸款,但我們基于其經營能力和信用記錄,幫她量身定制了貸款産品,使她能夠在火災後重新站起來。”

  何世榮告訴記者,比如豬價下跌時,很多養殖場就貸不到款了,而他們則根據情況靈活處理。高興隆小貸公司也碰到過一些養殖戶申請貸款的例子。曾有位養雞專業戶在最困難的時候找到他們,當時蛋價大幅低于成本,他們判斷這種極端行情不會太久,貸款人又是長年從事養殖行業,風險可控,就在養殖戶最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幫他渡過難關的同時也為自身積累了優質客戶。

  大量的小貸公司也積極通過互聯網、大數據技術提升風控能力和效率。“小貸行業最大的風險是資訊不對稱。”高興隆小貸有限責任公司董事會主席楊維聰告訴記者,高興隆每筆貸款發放均接入銀行徵信係統,隨時按要求跟蹤查詢。同時結合市場大數據分析,將數據分析與IPC技術初步有效合並,在風險防控方面獲得進一步的保障。高興隆還與同盾、啟信寶、天眼查等數據公司開展長期合作,力求在評估中獲取更多維度的資訊,在風險防控方面獲得進一步的保障。

  2017年,中和農信與螞蟻金服攜手,將線上大數據風控、線下軟性的調查與貸後管理相結合,摸索出一條“大數據+軟資訊調查”的雙層風控模式,通過大數據風控,有效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優化流程,將一些“高風險”客戶排除在外;再配合中和農信多年積累的軟資訊調查模式,對農村客戶進行入戶調查、資訊採集,最終形成效率與風險雙贏的結果。

  隨著風控經驗和能力的不斷積累,一些小貸公司也開始探索風控輸出的模式來拓展自身的業務范圍。焦陽告訴記者,助邦小貸正在積極探索風控技術的輸出路徑,搭建小微企業融資服務平臺,整合各方資源,對接有大量小微企業客戶資源的機構,助邦對該類客戶全流程式控制制風險,通過技術服務來賺錢,一方面這樣可以緩解自身資本消耗壓力,另一方面也能整合業內各方資源,共同服務于更多的小微企業。

  對于小貸業務,重慶小康小貸公司更是把其當成服務三農的試驗田和農村金融服務的切入口。“在開展小貸業務的同時,我們發現農村在市場資訊、技術服務方面存在著巨大的市場,比如飼料行銷,保險中介等,而通過數字化風控平臺的搭建,養殖戶的需求在平臺上能實時反映出來,為我們提供增值服務創造了新舞臺。”徐兵説。

+1
【糾錯】 責任編輯: 邱麗芳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埃及迎來齋月首日
埃及迎來齋月首日
大熊貓“瑛美”告別揚州回家鄉四川
大熊貓“瑛美”告別揚州回家鄉四川
初夏的九寨溝
初夏的九寨溝
貴陽:阿哈湖美景入畫來
貴陽:阿哈湖美景入畫來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850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