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官微賣鞋”為哪般?一句不知情難打消公眾疑慮
2018-05-12 07:46:50 來源: 解放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官微賣鞋”為哪般

  最近,有多位微博用戶收到一條推銷假鞋的私信,而發送私信的微博賬戶認證信息竟然是“廣西賀州市黃田鎮人民政府官方微博”。據悉,這一微博賬戶幾乎每天都通過私信向數千位微博用戶推送賣鞋廣告。其自去年注冊以來更新的三條微博,內容也都無一例外與賣鞋有關。

  在大眾的印象中,再怎麼有想象力,也不會把官方微博與“賣鞋”聯係在一起。然而,這一賣假鞋的微博賬戶卻是真的官方微博。在“官微賣鞋”被曝光後,當地回應稱“因為微博管理人員更迭,工作沒有交接好,導致官微被盜”。據悉,當地相關部門幾天前已經找回了賬號密碼,並在官微發布了致歉聲明。

  不過,一篇寥寥百字的致歉聲明顯然不能完全消除公眾的疑慮——如果管理人員的變動是官微被盜的主要原因,為何在人員變動之前也沒有正常更新過?官微被盜且大范圍發送廣告長達一年時間,為何黃田鎮政府卻遲遲未能發現?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政府機構開始重金打造“兩微一端”(即微博、微信、移動客戶端)。但數量多卻並不代表質量高。通過對公開報道稍加梳理即可發現,與黃田鎮一樣“不務正業”的官微在各地並不罕見。此前,認證為某地人民法院的官微,曾在近一年時間裏接連轉發各類商業賬戶的廣告信息,而該法院卻在10個月後經過輿論監督才發現官微被盜; 更有甚者還發布起了不雅信息——某地環境保護局的官方微博就曾發布過兩篇招嫖文章,並且長期未被刪除。

  前不久,某區人民政府官方微信出現“神回復”,面對用戶發出的咨詢信息,該官微竟回復“你不説話沒人把你當啞巴”“我倣佛聽見了一群蚊子在嗡嗡嗡”,引起軒然大波。當地政府部門事後對此的解釋,也歸咎于“係統自動回復”産生的“意外”,相關方面“並不知情”。這一而再再而三的鬧劇,不免讓人懷疑:一些政府機構開設官微的初衷到底是什麼?

  顯然,僅用一句“並不知情”解釋,或“管理不力”之類的解釋,還不足以完全打消公眾疑慮。作為政府對外窗口和“臉面”,官微要麼“僵屍”、要麼屢屢“惹事”,更要反思其更深層次的動機問題——個別事件或許是偶發的,但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演,就必須追問背後的必然因素。

  不難發現,在開通政務新媒體的大潮中,不少政府機構和官員的初衷,還僅僅只是為了“圖新鮮”“趕時髦”。這個時髦,既是互聯網發展的大勢所趨,某種程度上也是對“上意”的迎合。有一些政府機構開通政務新媒體並非出于自願,而僅僅是為了應付上級部門要求,或者視作討好上意、爭取甚至套取財政經費的捷徑。而最初的勢頭過了之後,他們對新媒體的興趣會迅速降溫,要麼隨意交付一個並不專業的“第三方”,要麼直接荒廢。有的基層幹部甚至揚言,“不管瀏覽量多少,領導能看到就行。”

  如果開通之初就沒把政務新媒體當作公開政務、聽取民意、回應關切的窗口,而只不過是裝點門面的道具擺設,甚至自我貼金的工具,那麼後面的種種怪象亂象,就一點都不足為奇。就此,一些地方已經拿出的整頓運維隊伍、加強日常管理等等辦法,還只是治標之策;對“僵屍新媒體”進行一次係統的盤點和摸底,對缺乏實用效果、維護能力差的進行銷號等處理,則是一個短期有用的辦法。要真正解決問題,恐怕還要讓黨政機關和官員們對“政務新媒體”的功能和定位進行重新認識,促使其形成自覺,讓政務新媒體真正回歸其應有的本義。(曹飛)

  

+1
【糾錯】 責任編輯: 徐宙超
相關新聞
  • 政務官微豈能成為“托管”生意
    第一時間公開信息、回應關切、推進政民溝通是政府的本職工作,也是任何第三方都無法越俎代庖的。
    2018-05-09 08:57:15
  • 官微任性回復緣于政務理念未更新
    有什麼樣的政務服務理念,就會有什麼樣的官微表現。政府與民眾互動,從不上網到上網,從不回復到回復,這固然是進步。可政府發聲、回應,不僅要敢于説,更要善于説。
    2018-05-08 09:43:18
  • 官微“外包”,政府不能當“甩手掌櫃”
    用更熟悉互聯網的人、去構建政府與網民之間的“民意通道”無可厚非,但官微“外包”政府不能當“甩手掌櫃”。
    2018-05-07 19:05:52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河南一工地停工 護數千只崖沙燕築巢
河南一工地停工 護數千只崖沙燕築巢
“清流飛瀑”引客來
“清流飛瀑”引客來
人民空軍多型戰機雙向繞飛臺島巡航
人民空軍多型戰機雙向繞飛臺島巡航
2018北京書市開幕
2018北京書市開幕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6112282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