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覆盆子裏摻山莓……低價中藥材原來是這麼來的!
2018-05-09 15:50:57 來源: 央視新聞客戶端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記者調查丨覆盆子裏摻山莓、“元胡”山藥制 低價中藥材原來是這麼來的……

  藥品關係到百姓健康,藥品自身的質量必須保證。但記者近日在有“藥都”之稱的安徽亳州採訪發現,中藥材流通領域依然存在摻假賣假現象。

  亳州中藥材市場位于亳州市經濟開發區內,是目前國內最大的中藥材集散中心。每天早上六點開始,這裏就擠滿了前來交易的貨商。

  覆盆子是一味常見的中藥,古方多用于益腎和止血。記者調查發現,市場內,覆盆子的價格從10塊/公斤到200塊/公斤,最高相差近20倍。市場裏的藥商告訴記者,要想降低成本,就要往每公斤200多塊錢的覆盆子裏摻上每公斤四五十塊錢甚至幾塊錢的次品和假貨。

  覆盆子裏摻山莓 中藥材按三比一摻次品或假貨

  藥商:三比一,三比一的摻大部分都是這樣。一比一的摻就有點多了。

  記者:哪個三哪個一啊?

  藥商:這個大的三斤,那個小的一斤。

  我國《藥典》明確規定,只有華東地區的掌葉覆盆子才具有法定藥效,而記者在市場上見到的便宜貨,經過辨認都是山莓和樹莓,根本不是藥材。

  藥商:你要是不懂,沒比較,肯定看不出來。它平,另一個是圓圓的,看不出來,大部分人都摻。

  記者:這樣摻過的有人買嗎?

  藥商:有人買,有人專找這樣的,小醫院也專找這樣的,制藥廠也都要藥沫子,他們什麼都摻。俺家的藥沫子都沒存貨,篩出來的都賣完,打粉那些藥都使藥沫子。

  記者:藥沫子現在還搶手呢?

  藥商:搶手貨,沫子都存不住。沫子有100斤200斤,全都賣完。

  記者:藥沫子怎麼賣?

  藥商:10塊。

  記者了解到,市場裏這種藥商所説的藥沫子,也就是覆盆子、山莓和樹莓篩出來的渣滓,這些枝梗廢料銷量很大,常常賣斷貨,而藥效幾乎可以説沒法保證。藥商説這些東西是不能在市場上賣的,經過溝通,老板同意帶我們到她家去看看那些搶手的藥沫子。

  藥商:10塊錢一斤。

  記者:不是還有7塊錢一斤的嗎?

  藥商:那是四川貨,我們這是浙江沫子。

  在藥商家裏,記者聽到竟然有比沫子還便宜的覆盆子,為了看到這種假貨,記者按照市場藥商通訊錄找了幾家藥商老板,最後通過業內人士的引薦,在亳州市火車站附近找到了這種比渣滓還便宜的“覆盆子”。

  記者:這是説好7塊是吧?

  藥商:不是,7塊5。給你標好了標準價,你需要什麼樣的包裝,給你標成什麼樣的。

  在外行人看來,這種更加便宜的覆盆子比之前那些藥沫子要強多了,都是一顆一顆的,但是據知情人介紹,這種東西叫做樹莓,

  知情人:掌葉覆盆子是五葉的,這個東北的樹莓,它本身就不是覆盆子,《藥典》的標準,鞣花酸和山柰酚兩個指標,它一點都沒有。

  藥廠自買自查 樣品抽檢用合格藥材

  藥是治病的,人命關天,不管是飲片還是中成藥,減損了藥效和失去了藥效都會耽誤病情,不能像一般商品,可以價優質優、價廉質劣。而記者在亳州採訪發現,整個市場裏有問題的中藥遠不止覆盆子一味。

  在亳州中藥材市場上,貨攤上擺放的大多是顆粒飽滿、品質較好的藥材。當買家需要批發討價還價時,很多商家都會帶著客戶到家裏去看看大貨,而這些大貨的價格就相當實惠了。中藥材蔓荊子具有降壓和鎮痛消炎的功效,市場上好一些的每公斤200多元,而藥商的銷售大單,每公斤的價格卻只要20幾元。

  藥商:便宜的藥就是針對藥廠,價格高的藥是醫院用的,那個價錢太高。基本上交到藥廠的95%都是這種便宜的,像三黃片、六味地黃片、清火片不都有這個東西嗎,那些藥又不貴,要用那個200多塊錢左右的藥材,生産出來成本高啊,它賣不上價。

  記者:你這個便宜的賣得好還是貴的賣得好?

  藥商:還是這個便宜的銷量大,那個貨價格實在太高了,含量高的反而不好賣。

  進入藥廠的藥一般都要經過藥效檢測,出具樣品和證明,像這些價廉質劣的藥材有這麼大銷量,又是如何通過檢測的呢?

  藥商:怎麼説呢,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是吧,都是這樣的。有些時候都是買一些國産貨,就是江西貨,含量夠的,買一點樣品,放在那個展廳,他們單位都是互相通的,我明知道這個價格高,為了應付上面來檢查。

  藥商説,目前各個藥廠採購和檢測都是由藥廠自己的人來進行,藥廠自買自查,藥監部門只是對某些藥品的一些樣品進行抽檢。一位藥廠採購員給我們透露了採買的內部規則。

  藥品採購商:像一般小廠啊,還都是私人的小廠,買質量差的藥材就是老板授意的,我們原材料進來是自己檢,出廠也是自己檢,國家監管部門只是抽檢。

  山藥制成假元胡 藥渣回收重新用

  除了覆盆子和蔓荊子,在《本草綱目》記載中,有活血、利氣和止痛功效的元胡,在一些藥商手裏根本就是加工過的假藥。在亳州火車站後李村的一條小巷裏,一戶貨商專門制作假冒的元胡,原料就是山藥棱子。

  知情人:這種就是用山藥棱子加工的,根本就不是元胡,完全假的。但是這個價格非常便宜,只有六塊錢左右。

  記者還發現,一些藥商還會從藥廠回收已經提取過藥效成分後的藥渣, 作為藥材銷售。

  知情人:這個是直接從農民手上拿的元胡,正品,價格是五十來塊錢。這種是藥廠裏面已經提取過了,基本上沒有什麼藥性了,這種價格是二十塊錢左右吧。所以説,這三種樣品裏,不是專業的人你根本看不出來的。

  造假隱蔽 手段翻新 市場監管須加強

  記者了解到,全國17個中藥材專業市場負責人曾簽署過“軍令狀”,全力組織開展中藥材市場整治,可以説經過這幾年,絕大多數流通領域的中藥材還是好的,可以信賴的。但一些市場裏摻假作假仍然存在,監管方式急需升級

  記者在亳州暗訪了五天,最直接的線索就是這一張記錄著各大藥商聯係方式和藥材經營品種的名單,在記者詢問的十五家藥商那裏,近十種價格明顯低于市場價的藥材,基本上都有質量問題。

  中華中醫藥學會常務理事 肖魯偉:業內關鍵是監管,監管關鍵是處罰。這裏還有個優質優價問題,優質優價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你價格低,那麼大家就偷工減料。

  中藥材不是普通商品和食品,源頭監管不到位,應該事前監管的,變成了事後監管,劣質劣價的中藥材一旦流入市場,不僅在中成藥生産過程中無法更改,也將最終影響患者臨床應用時的療效和安全性。近兩年各地通報的中藥飲片問題不斷,有大家熟知的連翹、板藍根等等,出現問題的不乏一些知名藥企。

  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劉俊海:監管的滯後,監管的盲區,監管的真空地帶,我把它稱為叫藥品安全監管的失靈現象。藥品安全監管體制應當是24小時全天候,360度全方位,跨市場、跨地域,跨部門、跨産業。

  劉俊海表示,除了監管,中藥材的市場定價也應該改革,招標採購不能完全就低而取,要實現優質優價。從定價到監管,綜合施策。

  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劉俊海:原來的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和原來的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還有質檢總局,現在都組建為一個統一的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了。如果説過去三架馬車都存在鐵路警察各管一段的監管漏洞的話,應當説我們從機構設置上已經開始向統一監管、協同監管這樣一種康莊大道去努力了。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甲骨文學堂”進校園
“甲骨文學堂”進校園
超有愛!西湖裏的鴛鴦“愛心橋”升級
超有愛!西湖裏的鴛鴦“愛心橋”升級
雲端上的勞動者
雲端上的勞動者
防災演練 從小做起
防災演練 從小做起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651122807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