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位養豬大戶與“豬周期”的十年“糾纏”
2018-05-03 10:12:24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南昌5月3日電  題:一位養豬大戶與“豬周期”的十年“糾纏”

  新華社記者秦宏、郭強

  養了10年豬後,江西省高安市良牧養殖有限公司負責人范鈺明決定將剩下的3000頭肥豬全部賣掉。“養豬10年,不停地補欄、減欄、壓欄,與‘豬周期’糾纏了10年,現在不單幹了。”他説,導致他做出這個決定的,正是眼下來襲的新一輪“豬周期”。

  “年前,豬價還在七八塊錢一斤,現在已經跌到四塊錢左右了。”范鈺明嘆息道,從春節到現在,他每個月都要虧10多萬元。

  范鈺明所在的高安市是全國畜牧業百強縣市,養豬是當地的傳統産業。在高安當地,曾經流傳這樣一句話:“種田養豬是為了讀書,讀書是為了不再種田養豬。”

  然而,范鈺明是個另類。考大學時,他選擇了華南農業大學獸醫專業;2008年畢業後,他選擇了回家養豬。作為一個科班出身的“豬倌”,范鈺明身上有著一股別人沒有的鑽研勁,對養豬有很多自己的想法。

  2008年入行時,正趕上豬價大漲,范鈺明瞅準機會一路擴張。短短一年時間,他的母豬數量從10多頭增加到100頭,肥豬從20多頭增加到1000多頭。

  但他沒意識到,這時行業風險也在悄然累積。2009年,豬價大跌,最低時僅4元/斤左右,不到一年前的50%。范鈺明經歷了他從業以來第一個“豬周期”拐點。“入行前就一直聽説‘豬周期’,這是第一次體會到它的威力。”他説。

  在虧損期,別人紛紛開始減欄,但愛鑽研的范鈺明卻選擇了逆勢擴張。他説,“豬周期”之所以頻頻出現,就是因為豬價漲時大夥一哄而上,豬價下跌時又一哄而散。為此,他準備“逆周期”擴張,押注下一個風口。在他看來,“豬周期”波動就像風浪一樣,在風浪中,小船容易被掀翻,大船則更穩。

  這樣盤算下,2011年,范鈺明的母豬存欄達到500頭,肥豬達到5000頭。這次,他賭對了。2011年,豬價大漲至近10元/斤,范鈺明賺了。

  但不安感也隨之而來。“看到行情這麼好,大夥都瘋狂補欄,之前沒人要的豬仔一下子被搶光了。這樣下去,豬價肯定又要大跌。”他説。

  果然,2012年,豬價再次下跌。而且這一輪虧損期一直持續到2015年上半年,范鈺明將之稱為“史上最長虧損豬周期”。“過去‘豬周期’一般是一年賺一年平一年虧,但在經歷了這麼多輪‘過山車式’波動後,散戶大量退出,養殖的規模化程度越來越高,抗虧損能力也越來越強。”他這樣解釋豬周期持續時間延長的原因。

  在這輪“豬周期”中,范鈺明嚴重虧損。期間,他也想過放棄,但一想到大跌之後必有大漲,他還是咬牙堅持了下來。

  2015年下半年,豬價開始一路上漲。同時,隨著環保門檻的不斷提高,各地大量養豬場被關閉,生豬存欄量進一步減少。2016年,豬價突破10元/斤,每頭利潤達到上千元。短短一年時間,范鈺明就賺了700多萬元。

  看著瘋狂的行情,尤其是經歷了幾輪大漲大跌後,范鈺明開始謀劃新的出路。2016年下半年,他在維持自己豬場的同時,以入股形式加入了一家集飼料生産和生豬養殖于一體的大型農牧企業。

  不出預料,這年下半年,豬價再次下行。但靠著與這家企業的合作,范鈺明降低了飼料成本,勉強維持著經營。2017年下半年,生豬價格雖然止跌回升,但漲幅不大,范鈺明依然沒賺到什麼錢。

  “現在不想單幹了。”范鈺明説,回想自己與“豬周期”的10年博弈經歷,破解“豬周期”怪圈,一要繼續推進規模化進程,促進養殖行業“自我”升級;二要完善市場預警機制,解決養殖戶信息“不對稱”問題;三要延長産業鏈,促進肉品深加工。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訪多米尼加共和國的“中國城”
探訪多米尼加共和國的“中國城”
陽光下的“滾滾”搞怪賣萌惹人愛
陽光下的“滾滾”搞怪賣萌惹人愛
雲南昆明街頭藍花楹盛開
雲南昆明街頭藍花楹盛開
西藏雅尼國家濕地公園春色怡人
西藏雅尼國家濕地公園春色怡人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271122776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