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監管趨嚴考核漸近 銀行資本工具創新多路突圍
2018-05-03 09:03:36 來源: 中國證券報·中證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者按:

  2017年報數據顯示,不少中小銀行資本充足率較上年末有所下降。業內人士指出,在日趨嚴格的監管環境下,隨著資本充足率考核時限漸近,不少銀行資本補充壓力客觀存在。作為拓寬資本補充的重要渠道之一,今年以來,已有多家銀行在衝刺IPO方面邁出實質性步伐。3月,亳州藥都農商行向證監會遞交IPO招股説明書;4月,安徽銀監局批復同意安徽馬鞍山農商行首次公開發行A股股票並上市申請。港股方面,今年1月甘肅銀行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主板挂牌,成為2018年港交所首家銀行股;江西銀行和九江銀行分別在2月和4月提交H股上市申請。

  但是,當前商業銀行可使用的資本工具仍不多。中金固定收益研究員孫繼強表示,相對海外市場,我國商業銀行在境內仍缺乏足夠的資本補充手段,其中尤其缺乏補充其他一級資本的永續債,以及強制轉股類的資本工具。此外,在定增方面,由于發行條件和審批流程相對債券類工具都更嚴格,尤其是受制于破凈、股市承接力不足等,因此難以成為銀行普遍使用的資本工具。此前監管層已明確支持商業銀行資本工具創新,隨著首個創新型資本工具面世,業內人士指出,未來資本工具創新有望在減記型一級資本債、轉股型一級資本債和轉股型二級資本債等方面有所突破。

  部分中小銀行資本補充壓力大

  2013年1月開始施行的《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要求,到2018年底前,非係統重要性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與資本充足率分別不低于7.5%、8.5%與10.5%。

  監管部門披露的數據顯示,2017年底商業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0.75%,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1.35%,資本充足率為13.65%。

  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姜超指出,從銀行總體情況來看,目前資本充足率平均水平顯著高于監管要求,整體達標壓力不大,但從結構看,部分中小行存在達標壓力。

  姜超表示,通過統計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共123家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可發現,按照2018年底的考核標準,有5家銀行不達標,均為城商行和農商行。如果將各項資本充足率與考核標準的差值在0.5%以內算作有一定達標壓力,共有21家銀行有達標壓力,佔比超過17%,且21家銀行中主要是城商行和農商行。

  從上市銀行年報數據來看,盡管資本充足率達標,但也有不少銀行資本充足率較上年下降。年報顯示,2017年南京銀行、常熟農商行、張家港行、九臺農商行和天津銀行的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及一級資本充足率均較去年有所下降。上海銀行、無錫銀行、江蘇銀行、重慶銀行、錦州銀行、青島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較上年末有所下降。無錫銀行和寧波銀行一級資本充足率較上年末有所下降。

  以吳江銀行為例,該行此前申請發行25億元可轉債,在回復證監會出具的反饋意見時表示,根據預測,在僅依靠內源方式補充資本的情況下,截至2018年末和2019年末,吳江銀行的核心一級資本缺口分別為10.56億元、25.92億元;資本缺口分別為15.77億元和31.48億元。

  除資本充足率考核時點臨近外,恒豐銀行研究院研究員楊芮認為,銀行資本補充壓力還來自嚴監管形勢下業務不斷規范將在短期內消耗大量資本。2018年將是銀行業務“規范年”,部分銀行已開始“縮表瘦身”,以放緩資産規模增速的方式減少資産“回表”對資本帶來的壓力。

  “按照資本來源不同,商業銀行資本補充渠道大體可分為內源資本和外源資本。”楊芮介紹,內源資本主要來自于留存收益,外源資本主要通過股權或債權類資本予以補充。較長時間以來,我國商業銀行資本補充渠道主要依靠內源資本中的留存收益,以及外源資本中的普通股或少量次級債。近兩年來,商業銀行凈利潤增速放緩,主要通過利潤留存的方式來滿足商業銀行尤其是非上市銀行的大量資本補充需求,在現階段恐將難以為繼。

  IPO排隊銀行逾十家

  作為資本補充的重要渠道之一,衝刺IPO成為近年來中小銀行競相努力的方向。今年以來,已有多家銀行IPO邁出實質步伐。3月,亳州藥都農商行向證監會遞交IPO招股説明書;4月,安徽銀監局批復同意安徽馬鞍山農商行首次公開發行A股股票並上市申請。港股方面,今年1月甘肅銀行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主板挂牌,成為2018年港交所首家銀行股;江西銀行和九江銀行分別在2月和4月提交H股上市申請。

  Wind數據顯示,目前共有16家銀行處于A股IPO正常排隊名單之中,除浙商銀行外,其余15家均為城商行或農商行。

  從排隊銀行的數據來看,部分銀行資本充足情況承壓。亳州藥都農商行3月更新的招股説明書顯示,截至2017年9月末,該行資本充足率為11.15%,一級資本充足率為8.21%,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8.21%,達到過渡期內監管要求。

  但按照新規要求,亳州藥都農商行一級資本充足率須于2018年末達到8.5%。另外,藥都農商行曾因一級資本充足率、資本充足率均不滿足2016年底的監管要求,被亳州市銀監局處罰,隨後該行作出相應整改。

  此外,西安銀行3月底更新的招股説明書顯示,該行資本充足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和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3.83%、11.59%和11.59%,均高于監管指標,但已連續兩年下降。鄭州銀行年報顯示,2017年末該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7.93%,距離監管紅線較近,較2016年末下降0.86個百分點。

  資本補充渠道亟待拓寬

  中金固定收益研究員孫繼強表示,相對海外市場,我國商業銀行在境內仍缺乏足夠的資本補充手段,其中尤其缺乏補充其他一級資本的永續債,以及強制轉股類的資本工具。此外,在定增方面,由于發行條件和審批流程相對債券類工具都更嚴格,尤其是受制于破凈、股市承接力不足等,因此難以成為銀行普遍使用的資本工具。

  孫繼強指出,這種“結構性”的資本工具失衡也反映到了我國銀行的資本充足率上,即其他一級資本厚度不足,但二級資本偏多。

  2月,央行發文鼓勵銀行業金融機構發行具有創新損失吸收機制或觸發事件的新型資本補充債券。3月,五部委聯合發布《關于進一步支持商業銀行資本工具創新的意見》,明確支持商業銀行探索資本工具創新並拓寬資本工具發行渠道。

  興業研究分析師郭益忻認為,監管層鼓勵銀行通過發行固定收益型工具來補充資本,具體的突破方向有三個,即減記型一級資本債、轉股型一級資本債和轉股型二級資本債。

  考慮到目前國內的實際和未來資本債發行的需要,郭益忻建議按照“先大後小”、“先一級後二級”、“先減記後轉股”的思路有序推進新型資本工具的發行。即新工具試點延續目前從國有大行到股份制再到其他城農商行的推廣順序,同時創新的方向首先應是其他一級資本債。另外,減記型工具已經在二級資本上有了良好的實踐基礎,接受度相對更高,轉股型工具牽涉面廣,個性化因素更多,推廣難度也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創新型資本工具已經破冰。目前哈爾濱銀行和錦州銀行兩家H股上市城商行已經推出了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的發行計劃,為拓寬其他一級資本的來源做出了有益嘗試。

  郭益忻指出,一級資本債的發行流程與二級資本債類似,因此部分渴望補充其他一級資本的商業銀行快速響應。同時,更為成熟的減記型工具成為銀行的優先選項。預計隨著這兩單一級資本債的落地,其他銀行將快速跟進,減記型一級資本債有望逐步放量。(作者:歐陽劍環)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陽光下的“滾滾”搞怪賣萌惹人愛
陽光下的“滾滾”搞怪賣萌惹人愛
雲南昆明街頭藍花楹盛開
雲南昆明街頭藍花楹盛開
西藏雅尼國家濕地公園春色怡人
西藏雅尼國家濕地公園春色怡人
暮春農忙
暮春農忙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775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