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短視頻步入深水區 PGC模式成平臺競爭優勢
2018-05-03 08:36:0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網北京5月3日電(記者 陳聽雨) 國家版權局近日發布的《中國網絡版權産業發展報告(2018)》顯示,我國網絡版權産業繼續保持快速增長趨勢,其中,短視頻産業增長迅猛,用戶規模已經突破4.1億人,預計2020年短視頻市場規模將超過350億元。

  在短視頻大熱的同時,監管規則也在趨嚴,行業生存發展環境發生變化,市場進行洗牌,將對短視頻平臺的經營模式産生深刻影響。唯有深耕差異化,用優質內容取勝,才能讓産品保持長久的生命力。不難預計,短視頻産業的未來趨勢將從“群雄逐鹿”轉向“深水區存活”,專業的優質內容和差異化特色模式將凸顯其價值。

  隨著短視頻市場用戶流量與廣告價值的爆發,短視頻APP平臺數目增多,長尾用戶擴大。據《中國網絡版權産業發展報告(2018)》統計,當前國內短視頻平臺數量已超過100家,且數量仍在增長。

  短視頻被認為是直播的延伸領域,堪稱2017年互聯網領域的“新貴”,2018年以來,短視頻依然矗立風口,被眾多企業追捧。然而,包括抖音、快手等在內的短視頻品臺領跑者也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平臺內容高度同質化、套路化、審核機制不完善、內容把關不嚴等批評聲音此起彼伏,近期未成年用戶發布不良視頻事件更是造成嚴重負面影響,國家網信辦相繼約談多家平臺,從嚴監管,令其整改。

  不管短視頻行業如何“混戰”,繞不開兩種模式:專業生産內容的PGC(Professionally-generated Content)模式以及用戶原創內容的(User-generated Content)UGC模式。

  針對這兩種短視頻模式,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分析師高爽在接受新華網記者採訪時分析,首先,UGC之所以受到草根用戶的追捧,主要因其制作成本低、技術要求低,流量的吸附力強。短視頻是目前對中國互聯網長尾市場挖掘相對充分的應用,這一産業依靠UGC模式低門檻、傳播快、流量大的優勢,在發展初期實現用戶的迅速覆蓋。這建立在寬松監管和包容發展態度的基礎之上,短視頻行業初期的“野蠻生長”帶動了社交平臺流量,為視頻領域注入新的增長動力,激發民間文化創作活力,激活三四線城市網民應用。

  與此同時,UGC模式也帶來了內容質量參差不齊、用戶粘性低、變現模式不清的問題。尤其近期,在未成年人不良視頻事件的影響下,管理部門開始加強監管,提出了“上傳總量和播出總量必須立即下調到與審核力量相匹配的規模”以及“先審後播”等要求,對UGC模式為主的平臺産生了重大影響。目前,今日頭條的審核員工已逾萬人,快手正在緊急招聘3000人規模以上的內容審核團隊。平臺成本的增加,成為UGC日漸式微的重要原因。

  其次,隨著專業制作團隊的加入,精品化的PGC短視頻內容逐漸成為主流。據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統計數據,從平臺流量看,以秒拍為例,盡管其UGC貢獻了90%以上的內容量,但是從播放量看,排名靠前的PGC內容佔比90%;另有數據顯示,PGC內容已經貢獻了騰訊的10%,愛奇藝30%,優酷土豆有更高的流量佔比。從用戶使用來看,UGC由于其發布門檻低,故平臺一般不提供搜索功能,基本依靠推薦算法,而PGC則可以編輯分類,從而更利于視頻傳播。從變現渠道看,UGC個人化特點突出、內容相對分散,且基于內容産生的社交關係鏈較弱,社群經濟開發價值很低,平臺難以憑此産生廣告受益,而PGC則是帶有IP價值和電商營銷價值的優質內容,利于PGC制作團隊實現商業化,平臺還能參與分成,廣告主在平臺的投放也變得更加有效。

  高爽表示,目前,UGC依然是短視頻內容的主體,PGC模式還需要更多精力和耐心去打磨。面臨行業生存發展環境的變化,提高內容質量成為當務之急,變現也仍是所有平臺和制作團隊持續發展的核心訴求。隨著網民對文化娛樂的需求日益旺盛,UGC仍將是短視頻長尾市場的主要模式,PGC則更加適合發揮IP和消費價值,為短視頻頭部市場帶來更高的收益。

+1
【糾錯】 責任編輯: 冉曉寧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陽光下的“滾滾”搞怪賣萌惹人愛
陽光下的“滾滾”搞怪賣萌惹人愛
雲南昆明街頭藍花楹盛開
雲南昆明街頭藍花楹盛開
西藏雅尼國家濕地公園春色怡人
西藏雅尼國家濕地公園春色怡人
暮春農忙
暮春農忙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201122775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