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揭秘行業新寵“遊戲陪玩”
2018-04-23 09:20:37 來源: 華西都市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當下很火爆的“吃雞”遊戲。

  遊戲陪玩APP上的俊男靚女真實性存疑。

  是躺著掙錢還是壓力山大

  遇上的是女神還是摳腳大漢

  遊戲陪玩,顧名思義是指為網絡遊戲玩家提供的遊戲陪伴服務。隨著手遊的興起,尤其是近兩年來,王者榮耀、陰陽師、刺激戰場等一大批火爆遊戲上線後,陪玩這個行業才真正興旺起來。

  有人説,這個行業新寵是“躺著掙錢”;也有人説,幹這個營生壓力山大;更有人説,這個江湖水深,你以為的女神很可能是由摳腳大漢裝扮的……林林總總,五花八門。日前,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就這新新行當進行了一番調查,以期揭開遊戲江湖中的種種傳説。

  陪玩調查之生存AB面

  女靠聲,男靠技

  賺錢還是女的更容易

  當你還在按時上下班、各種加班而月底工資依然少得可憐時,“陪玩吃雞躺著就把錢掙了”的佛係生活,成為了如今很多年輕人的新職業。在這個“女靠賣聲,男靠賣技”的行業裏,不乏醫生辭職當起陪練。不過即使日薪400的高薪,遊戲陪玩受氣挨罵動不動就收到差評也是常事。

  不當醫生當陪玩 90後妹子日薪400卻不敢告訴父母

  26歲的劉曉中午醒來第一件事,便是點開手機陪玩APP,上面已有七八個預約消息了。她甚至懶得去洗漱,選擇一個客戶接了單:“能聽到嗎?沒問題的話我開遊戲了。”在與對方簡單溝通後,就開始了“絕地求生”吃雞之旅。

  這是她一天的開始,也是一天的主要“工作”。一年多以前,26歲的劉曉有一份令人羨慕的工作,在一家效益不錯的醫院檢驗科當醫生,而在工作之余,她還是一個資深遊戲玩家。“醫生的工作太壓抑了,而且每天按部就班。”90後的她在考證上又遇到一些小問題,索性就把工作給辭了。“那時候經常打遊戲,知道現在的陪玩很火。”劉曉説,辭職之前曾幹過兼職陪練,感覺不錯,收入也不比醫生低。“父母在老家,職業陪玩一年多了都沒敢告訴他們,怕他們接受不了。”劉曉心裏盤算著,陪玩一天能掙到400多元,一個月如果勤奮點,輕輕松松月薪過萬。“能蒙到多久就多久吧,至少現在的收入能夠維持房貸和生活。”

  受制客戶評價 陪玩常被威脅甚至要求免單

  事實上,陪玩光鮮的背後,其實也包含著不少的無奈,因為客人的評價往往會影響到陪玩的收入以及後面的接單情況。

  “客戶生氣的理由可以有一千種啊,他心情不好留個差評,我也只能認栽。”陪玩者傅雙説,客戶要定奪一個陪玩的服務質量,一般會參考以往客戶的評分。因此好評率非常重要。常常有客戶以留差評來威脅他,要求免單。

  “與女陪玩相比,男陪玩需要承擔老板更多的負面情緒。”傅雙默認了陪玩行業男不如女的現實。“男陪玩完成服務的條件是贏下遊戲。而女陪玩則輕松得多,沒有幫助客戶打贏遊戲,也不礙事,照常收錢。更奇葩的是,男陪玩容易遇到一些熟客,有時候還被要求免單。行行都有本難念的經吧。”

  在此專職陪玩之前,傅雙從事電腦銷售和維護。從小就喜歡遊戲的他,選擇為愛好拼一回。“遊戲迭代快,隨時會失業,有這頓沒下頓的。所以我一直不敢告訴爸媽,怕他們接受不了。”

  陪玩體驗

  陪玩收費多則數百元

  技術、長相、聲音、情感啥特長都有

  4月20日,在某陪玩APP簡單注冊後,記者也進行了一番邀約體驗。

  打開APP,上面有很多陪玩者,從照片上看,幾乎都是清一色俊男靚女。以陪玩遊戲分大類,每個陪玩都有自己的特點,比如是技術特長、聲音特長、還是長相特長或者情感交流特長等,收費標準不一樣,每小時少則幾十元,多則一兩百。

  記者隨機挑選了一位聲音特長的女陪玩。選中後,需要支付35元給平臺,再進入互動環節。這個女陪玩聲音甜美,一上來就喊“小哥哥”。自帶語音簡單溝通後,就直接開始了緊張刺激的送快遞之旅。“我跟著你跳傘!”女陪玩率先開腔。很快,在車輪滾滾地經歷了兩局跳傘、攬件、與人機鬥智鬥勇、搶著光速舔包,一路殺進決賽圈,成功成為他人槍下的盒子……

  “小哥哥,你的技術666。”在恭維和吹捧中,結束了這一場約摸一小時的陪玩。返回平臺確認訂單完成,之後對陪玩的各方面素質進行評價。一個小時體驗下來,記者發現,這個陪玩技術很一般,但甜美的聲線依然可以為她贏得五星好評。

  陪玩調查之真假女神

  陪玩水太深 “摳腳大漢”也能變女神

  在利益的驅使下,很多相貌平平的陪玩利用各種方式化身女神,收入水漲船高。與直播不同的是,遊戲陪玩隔著網絡,你真的能確保你下單的女神陪玩不是個操著變聲器的摳腳大漢?

  遭遇

  當時就震驚了 花費上千元的女神疑似男的

  馮貴是一個手遊玩家,單身的他下班之後喜歡宅在家裏玩王者榮耀、絕地求生這類型的遊戲,還時不時在陪玩APP上下單約女陪玩一起玩。就在上個星期二晚,他意外地發現,曾經跟他玩了好多盤的女神陪玩,可能是個男的。

  “我們當時正玩絕地求生,到了決賽圈時,那邊估計有個人在敲門,突然很粗獷地回了句:‘我在打遊戲!等一下!’”馮貴説,當時他就震驚了。

  “你竟然是個男的?”面對這樣的質問,對方又恢復了“女聲”,並且解釋:“怎麼可能?”

  然而,馮貴提出要視頻查看真假,但多次發起視頻請求都遭到拒絕。馮貴説,此前他曾多次提出希望加個微信,但是對方以“保持神秘感”為由拒絕了。“怪不得我之前説請吃飯也是各種拒絕。現在想想,我可能真的把摳腳大漢當成了女神。”馮貴有些哭笑不得。截至目前,他已經在這個“女神”身上花費了上千元。然而,記者按照馮貴提供的ID在該平臺上尋找,卻顯示:ID賬號不存在。

  目前,馮貴已向平臺進行舉報。

  試驗

  審核程序簡單 “摳腳大漢”上美圖秒變“女神”

  “我當時在陪玩APP上下單,就是覺得這個女孩子長得挺好看的,聲音也甜美,誰會想到是假的嘛!”4月22日,馮貴向記者講述了這一被騙的遭遇。“我後來聽別人説,有一些更厲害,直接在網上買變聲器,男變女,真的太亂了。”

  無獨有偶。記者發現,在某知識問答平臺上,就有網友遇到這樣被騙的遭遇。同時,也有網友直接在上面尋求在哪兒可以購買變聲器。

  買個變聲器就可以由“摳腳大漢”變成“女神”嗎?記者就此展開調查。

  在手機應用市場,一個下載量達到了數萬的陪玩APP,打開界面,各個遊戲分區幾乎都是清一色的俊男靚女。在認證審核一欄,只需要根據提示,自己隨意填寫性別、年齡、綁定手機、QQ號以及上傳一張個人照片,就可以提交審核,原則上1-3個工作日通過審核。

  一位男性記者在網絡上隨意下載了一張美女照片,填寫任意編造的女性信息後,很快通過了審核,並且出現在展示的頁面上供客戶下單。

  這就意味著,一旦有人下單,就可以輕松把錢給掙了。

  回應

  平臺客服:上傳照片無必須本人的要求

  事實上,馮貴的遭遇並非個例。記者在多個陪玩APP進行了試驗,沒有審核情況不少見。只有個別知名度較高的APP要求更高一些,需要本人手持身份證才能注冊認證,其余的資料審核要求比較簡單。

  “陪玩服務認證審核必須需要本人照片嗎?我可以使用其他女生照片嗎?”面對這樣的疑問,某約玩APP客服表示:“暫時沒有要求必須本人照片,建議你可以用自己的照片,比如用美顏拍的。”

  另一陪玩APP客服則坦誠,目前APP的功能還不夠完善,下來將會盡快完善審核功能。隨後,他發送過來一份“聲明”明確表示:認證用戶需要對信息的真實性負責,一旦造成不良影響將追究責任。

  一位要求不具名的某陪玩APP成都地區負責人介紹,雖然以前電腦PC遊戲也有付費陪玩,但當時更多是以社區集聚單一線上約的形式,交易和支付都比較傳統,不像現在這麼方便。隨著手遊的興起,尤其是近兩年來,王者榮耀、陰陽師、刺激戰場等一大批火爆遊戲上線後,陪玩這個行業才真正興旺起來。“陪玩APP畢竟是一個新鮮事物,問題肯定不少,不能要求太苛刻,完善起來總得有一個過程。”

  從業者説

  不漂亮不要緊

  網紅照片+聲音甜美 包裝就能生意好

  對于多數相貌平平的普通人來説,陪玩如何才能生意紅火呢?周舟是成都一名全職陪玩,如今陪玩時薪達到50元,在某陪玩APP上的個人主頁相貌甜美可人。“照片當然不是本人啊,幹這行誰會用真實的信息啊。”周舟告訴記者,陪玩這個行業水很深,競爭大,懂得包裝自己、套路客戶的陪玩,才能業績長虹。

  “剛開始入行,總是沒有回頭客。”周舟説,一般打了一盤遊戲後,對方都會提出來加微信。我開始可能比較老實,朋友圈也比較隨意,暴露了太多個人信息,讓客戶失去了興趣。“當時我的優勢就是聲音和性格。但是不漂亮,不用化粧品,也不懂得服裝搭配。可能客戶看到我朋友圈裏的照片,發現我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樣。”

  後來,周舟去了新的平臺,上傳網紅照片在個人首頁,注冊了微信小號經營客戶。朋友圈的內容就是文藝傻白甜和假照搬運,由一個普通女孩秒變女神,接單價格也水漲船高。“現在自己變‘美’了,業績上去了,唯一的煩惱就是想辦法回絕客戶的線下約玩要求吧。” (記者 李秀江 實習記者 劉旭強)(文中受訪者均為化名)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浙中杜鵑谷滿山遍野別樣紅
浙中杜鵑谷滿山遍野別樣紅
遼寧艦編隊開展遠海實兵對抗演練
遼寧艦編隊開展遠海實兵對抗演練
體驗“無人值守智慧零售超市”
體驗“無人值守智慧零售超市”
伊犁河畔的生態守護者
伊犁河畔的生態守護者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725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