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北京動批疏解閉市 騰出空間將打造金融科技示范區
2018-04-22 08:30:42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4月19日,寶藍金融創新中心。其前身是“動批”商圈內的天皓成服裝商品批發市場。新京報實習生 梁思成 攝

  黨的十九大以來,北京市全體黨員領導幹部和市民群眾貫徹落實“看北京首先要從政治上看”的政治要求,樹立“四個意識”。北京市西城區緊鄰中南海“紅墻”,特殊的區位,形成其以“絕對忠誠、責任擔當、首善標準”為內涵的紅墻意識。西城區委書記盧映川介紹,踐行紅墻意識,西城區積極轉變發展方式,實現了“動批”12家市場疏解圓滿收官。

  未來,涅槃後的“動批”將以北京金融科技創新發展示范區的形象出現。

  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房寧認為,紅墻意識是發揮首都功能的重要抓手,“應該積極推廣紅墻意識及其操作係統,在北京的中心地帶,在首都的中央政務區加以推廣和普及。”

  圖片來源:新京報

  西外“動批”盛極一時

  2015年1月11日下午,在西直門外大街上的一棟三層建築樓頂,工作人員拉出警戒線,“天皓成服裝商品批發市場”的大字被挨個拆下,這家經營了13年的批發市場正式退出歷史舞臺,為“動批”的疏解拉開序幕。

  説到“動批”,北京人乃至北京周邊服裝行業從業者們耳熟能詳。上世紀80年代,來自河北承德、保定、遼寧等地的外來務工人員,利用業余時間,在北京動物園對面的西直門外大街南路擺地攤、賣服裝,“動批”初現雛形。這些五湖四海的商販,似乎奠定了“動批”野蠻生長與海納百川的氣質,當時的説法是,只要在“動批”有攤位,就一定能賺到錢。

  時值改革開放初期,北京的商業流通領域剛剛開放,個體經營者迎來創業的春天。“馬路經濟”日漸成長,從退路進廳、退廳建樓、到老樓變新樓,幾十年來,動批逐漸壯大。2015年前,動批共有獨立樓宇8棟,市場12家,建築面積約35萬平方米,攤位數約1.3萬個,從業人員4萬余。

  “動批”有多熱?北展地區建設指揮部副總指揮李雲偉回憶,動物園待客每天的上限是10萬人,而動批鼎盛時每天就要接待10萬人,日均人流量也達到6萬-7萬。在這裏,北京人與外省人、批發商與普通市民雜糅,不同口音交織,讓這裏成為西城區最熱鬧的地段之一。

  不過,在火熱的交易背後,“動批”也藏有隱患。

  一方面,巨大的人流量帶來火災與踩踏風險。另一方面,“大城市病”逐漸顯露,無照佔地經營、交通擁堵等問題引發西城區政府擔憂。在電子商務的興起下,“動批”的利潤也日漸縮水,不復鼎盛。

  隨著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動批”的疏解提上議程。

  北京城市總規明確,區域性商品交易市場被納入騰退范疇,且三環內嚴禁新建和擴建物流倉儲設施、嚴禁新建和擴建各類區域性批發市場。

  2013年12月,北展地區建設指揮部成立,2015年1月,動批等市場疏解時間公布,天皓成率先閉市。

  此後一年,北京調整疏解了350家商品交易市場。

  商戶“問話”指揮部

  劉林有一個筆記本。

  在這個筆記本上,動批哪個市場疏解走了多少商戶、這些商戶去了哪裏,他記錄得清清楚楚。不過,除了具體數字外,其他信息即便不看文字,劉林也爛熟于心。作為北展地區建設指揮部産業發展處副處長,這幾年,他親歷了動批的疏解全過程。

  疏解二字,説來容易,背後卻是利益糾葛、牽一發而動全身。什麼時候走?商戶們的賠償怎麼辦?閉市後去哪裏?哪一個都是難搞的問題。動批12個市場中,無一是西城産權,其中涉及市屬高校、央企、民營産權等眾多單位。一方面,他要與産權方協調,另一方面,動批的商戶們對疏解或補償感到不滿意,第一個找到的就是他。

  天和白馬服裝商城有一位女商戶,40多歲,是大姐式的人物,俗稱“八姐”,在動批經營了十多年。2015年,綜治辦貼出“致商戶的一封信”,不少商戶蒙了,不知道能否不走、疏解了能拿回多少錢,八姐當即帶著四五名商戶來“講理”。“東北人,嗓門大,氣勢足,往那一站,真有點讓人不敢説話。”劉林苦笑道。

  按照“動批”疏解方案,疏解不是拆遷,只涉及提前解約適度補償。換言之,産權方先對市場方進行適度補償,再由市場方對商戶適度補償。但這種解釋,商戶們不信,認為是政府方在推卸責任。

  “八姐”與政府和産權方的拉鋸戰持續了兩年多。這期間,指揮部一邊督促産權方和市場盡快拿出各自解約的補償方案,一邊協調包括産權方、市場方、商戶以及政府在內的四方會談機制,每周通報疏解進展、協商補償事宜等。最後,補償機制慢慢出臺,商戶們激烈的抵抗情緒才得以軟化。

  在不斷溝通、協商中,動批的市場一個個完成疏解。2015年,天皓成、聚龍閉市;2016年,金開利德閉市;2017年,萬容、萬通、世紀天樂、天和白馬關上大門。

  四年過去,2017年11月,“動批”12個市場全部閉市,實現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標志性工程的收官。

  疏解後商戶去了哪

  據統計,動批一共疏解了一萬三千多攤位。這些離開北京的商戶,大多選擇在周邊地區適合的市場安家、重振旗鼓。但是,光憑商戶們自己,要找到靠譜的去處並不容易,于是,西城區政府出面,與河北白溝、滄州、天津西青等周邊地區政府進行合作,簽訂相關合作框架協議,確保商戶們有地可去,並享受與當地人等同的子女入學、住房、社保等政策保障。

  在西城區政府的牽線搭橋下,商戶們逐個在外地落腳。據反饋,白溝有動批商戶2000戶、溫州商貿城有1500戶、天津建鑫城1000戶、滄州明珠商貿城500戶……

  落腳之後,商戶們需要政府“露面”,西城區也樂于配合。老吳是動批的“大戶”,在世紀天樂市場經營了近二十年,有兩三層攤位,疏解後,他帶著2000個商戶前往白溝發展,前期,就將當地負責人帶來指揮部座談。去年下半年的訂貨會上,西城區常務副區長孫碩受邀前往現場,為其捧場。

  “小戶”們走後,也會不時向“娘家”求助。老倪是天和白馬的商戶,也是前期參與維權的商戶之一,動批疏解後,他在滄州某市場盤下了三個檔口繼續經營,其中一個檔口在三樓,位置偏僻。前段時間,老倪了解到商場中有了騰空的檔口,位置合適,希望能夠調換,便給劉林打來電話,之後,劉林向當地部門致電,希望對方在不影響經營的前提下幫忙解決,幫助老倪順利協商。

  “疏解只是我們工作的一個圓的一半,我們還得扶上馬送一程。”孫碩説,通過政府之間的協作,能為商戶創造更好的條件,讓他們住得下、活得好。

  30多萬平米有新定位

  早幾年,只要出了4號線動物園站地鐵口,各商場的招牌、絡繹的人流、高昂的交談聲便撲面而來,稍不留意,難免和路人撞個滿懷。現在,擁擠的動物園站“寬裕”了不少,圍擋之中,商場大樓一片靜悄悄。過街地下通道裏,拎著巨大編織袋席地休息的遠方來客、倒放帽子高聲彈唱的流浪歌手、販賣玩具手機殼等各類小物件的小攤戶,也隨著市場的關門逐漸銷聲匿跡。

  一邊是商戶們喬遷新址,另一方面是“動批”的重新建設。商戶們走後,寸土寸金的西城騰出30多萬平米的空間。繁華散去,寂靜歸來,“動批”的未來是什麼模樣?

  ——答案是“去粗取精”、發展高精尖。孫碩認為,“動批”疏解,是西城落實首都城市戰略定位、深化核心區“高精尖”經濟結構的新起點。

  在地圖上,“動批”區域北接中關村、南臨金融街,位于中關村科技園的重要組團之間,這意味著科技與金融是其天生的潛力。結合核心城區定位與區位優勢,未來,涅槃後的“動批”將以北京金融科技創新發展示范區的形象出現,培植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科技創新前沿展示和以區塊鏈技術為代表的創新金融服務沃土,吸引中關村、金融街乃至更大范圍內的高精尖産業在區域內融合發展。

  這一方向,在“動批”第一座被疏解的樓宇中已有嘗試。

  高新産業“匯集”

  出動物園地鐵站C口,只用往前行走幾米,便能見到昔日的天皓成服裝批發市場,如今這棟小樓拆除了大廳中的上下扶梯、粉刷一新,更名為“寶藍金融創新中心”。

  “2017年末實現100%入駐,現在共有9家大的租戶。”寶藍金融創新中心總經理李然介紹,樓宇中入駐了從事無人機生産、新能源汽車租賃、互聯網支付等各類新興産業的企業,不少高科技産品遠銷中東、澳大利亞等國,用幾百平米的辦公用地實現幾千萬的工業産值。據他收集到的信息,現在,寶藍可實現年産值5億元、納稅5000萬元。

  這是一個什麼概念?

  早在2013年西城區兩會上,時任西城區委書記王寧就算了一筆賬。動物園地區有2萬多服裝批發商,每年給西城經濟帶來的效益約6000萬元,佔地達1平方公裏,政府支付的管理費用超過1億元。

  也就是説,往日動批所有市場的納稅額,僅比寶藍單體樓宇多出1/5。這也是轉型之後帶來的“甜頭”。

  批發市場得以順利“升級”,政府與經營方都做了一番努力。

  李然回憶,由于毗鄰人流眾多的動物園,天皓成疏解後,寶藍成為同仁堂、老字號餐飲等眼中的“香饃饃”,這些企業率先表達了入駐意願,有的願以高出高科技企業幾倍的租金、租下樓中一半面積。

  引進還是不引進?李然將情況向相關部門反映,得到的回復是,只引進科技、金融類的高精尖企業,這為動批將來的發展定下了方向。

  在引進過程中,寶藍樓體本身的特點也成為一大難題。

  寶藍共有地上三層、地下兩層,地上地下面積等大,這意味著有大量地下空間需要找到租戶,然而相比地上面積,地下空間條件較差,並不容易引入企業。最後,經營方轉變思路,地上空間出租給科技型企業、地下空間則引入眾創空間和服務機構,這種模式既能帶來租賃收益,又因價格低廉、配套完善,降低了創業企業的運營成本。

  李然介紹,在周邊地區寫字樓,每日租金約在7-8元每平方米,而在寶藍,企業只需掏4元錢(單價)就能“拎包入住”、著手創業。這一點吸引眾多創業者前來。

  除了價格低廉,寶藍本身的地理位置也具備得天獨厚的優勢。沈宇坤是尚通科技的一名年輕員工,他性格外向,熱愛運動,難以忍受一整天都盯著電腦屏幕。此前,尚通科技在車公莊附近的寫字樓辦公,位于居民區,周邊都是居民樓,每天中午,沈宇坤只能吃個飯就回到工位上,無處可去,搬到寶藍之後,每天中午,他會步行十多分鐘前往附近公園溜達散心,而推開窗,就能看到動物園中茂盛的植物。

  “辦公客戶選擇寫字樓,要麼就在CBD,通過外在區位提升品牌形象,像科技企業,會更重視IT人員的工作感受,周圍環境是否適宜很重要。”李然説,此外,寶藍既毗鄰西直門外大街主幹道,又在地鐵站周邊,馬路對面還是公交樞紐,可以充分滿足企業員工的通勤需求。

  區域環境將迎提升

  寶藍的發展或是未來動批地區的發展縮影。一方面,這些市場樓宇結構相似,都有大量地下空間需要合理利用。另一方面,他們有著同樣優越的地理、交通、環境條件,與其新定位不謀而合。

  除了天皓成,現今的“動批”已陸續有樓宇轉型。天和白馬二期已轉型為北礦金融大廈,引入金融、科技等符合區域功能定位的産業;北京科技大廈已轉型為首建金融中心,引入了金融、核電、智庫等企業單位入駐。

  孫碩介紹,下一步,西城區將對“動批”區域環境進行提升,重點實施外立面統一、地下聯通、南北連接、交通便捷、環境優美的疊圖作業整體建設方案,塑造與區域未來産業功能匹配的新形象。

  一批樓宇正在進行設計。四達大廈,未來將作為以金融科技為主體的智能樓宇,産權單位公交集團對該樓進行了整體地面改造和重新規劃設計。改造後將是“動批”區域建築裏面改造的最大亮點,成為這個區域的新地標;世紀天樂,擬轉型為北京科技金融創新中心,引入科技、金融、人工智能(AI)、智庫等符合區域功能定位的産業;萬容市場,360企業安全集團即將入駐,成為集團總部大樓。聚龍市場,擬轉型為聚龍體育文化中心,將為該區域提供公共文化活動空間。

  圍繞打造北京金融科技創新發展示范區,西城區正在編制相關規劃,下一步,將繼續邀請多方面專家,深化研究科學論證,盡快出臺。(記者 戴軒)

+1
【糾錯】 責任編輯: 尹世傑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新杭州人“愛在杭州”
新杭州人“愛在杭州”
空軍多語種宣傳片《戰神繞島新航跡》向海內外發布
空軍多語種宣傳片《戰神繞島新航跡》向海內外發布
烏蒙草原風光美
烏蒙草原風光美
繁花似錦
繁花似錦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6661122720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