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徐樂江: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重在整合國企民企的優秀基因
2018-04-21 11:07:0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4月21日,由國務院國資委新聞中心、國務院國資委研究中心、經濟參考報社共同主辦的第二屆中國企業改革發展論壇于2018年4月21日在北京舉辦。中央統戰部副部長,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徐樂江出席並致辭。

    徐樂江表示,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重在整合國企民企的優秀基因,實現融合創新發展。國企和民企同根同源同血脈,都是中國企業、民族企業,是同胞兄弟,是命運共同體,二者共融共生、協調發展,是改革開放40年經濟裏面最微觀的主體企業發展的圖景。

    以下為發言實錄:

    尊敬的亞慶主任、正榮社長,很高興參加今天上午的改革發展論壇,亞慶找我我肯定就來了,我是國企35年的老兵,又是民企的新兵,我一看這麼多朋友,要不是有這個機會在北京都見著還挺難的,我發自內心高興參加這個論壇。作為一名老國企和服務民營企業的新兵,我今天參加這個論壇一是表示祝賀,二是想結合中國企業改革發展論壇談一下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主題,與大家一起進行一些分享。

    第一,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是鞏固我國基本經濟制度的重要途徑。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核心是確立了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國有企業是公有制經濟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是主導、脊梁和命脈,在國民經濟發展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同時,作為市場經濟重要組成部分的非公有制經濟,是民生經濟、富民經濟,是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生産力發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大家對我都很熟,我的職業生涯很簡單,大學畢業進寶鋼,一直幹了35年,對國企我很熟,對民企我是新兵,下個月2號我才剛剛滿一年,但是到了這個崗位以後我對我剛剛上來講的這個話有切身的體會,如果改革開放40年前和40年後的今天比唯一大的變化就是國企我們原來就有,那時候還有一個集體經濟,現在唯一的40年以後出了非公有制經濟,就是我們説的民營企業,這是非常大的變化。

    當前我國經濟總量已躍居世界第二位,但總體而言,我國生産力發展水平還不夠發達,市場還不夠活躍,配置資源的能力還有待提升。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其目的就是實現資源的有效配置,使各種所有制經濟取長補短、相互促進、共同發展,共同構建市場機制有效率、微觀主體有活力、宏觀調控有力度的經濟體制。從黨的十五大提出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創新構想,到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將其納入中央改革頂層設計,混合所有制已從“公有制的有效實現形式”躍升為“基本經濟制度的重要實現形式”。我個人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變化,是隨著改革開放黨中央根據發展後審時度勢從改革開放初期到現在已經作為基本重要經濟形式。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發展混合所有制“是新形勢下堅持公有制主體地位,增強國有經濟活力、控制力、影響力的一個有效途徑和必然選擇。” 我們一起好好領會一下總書記從這個高度談混合所有制。2015年9月,國務院印發《關于國有企業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意見》指出,應對日益激烈的國際競爭和挑戰,推動我國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邁向中高端水平,需要通過深化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來實現。因此,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是建立現代化經濟體係的重要舉措,是激發新時代經濟新動能的重要抓手,是鞏固我國基本經濟制度的重要途徑,也是大勢所趨!

    第二,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重在整合國企民企的優秀基因,實現融合創新發展。國企和民企同根同源同血脈,都是中國企業、民族企業,是同胞兄弟,是命運共同體,二者共融共生、協調發展,這是改革開放40年經濟裏面最微觀的主體企業發展的圖景。他們在我國市場經濟中扮演的角色不同,承擔的責任各異,而正是這種差異,形成了我國市場經濟的多元和活力。通常來説,國企擁有較好的裝備、技術、人才、渠道和品牌基礎,掌握的資源也比民企豐富;而民企則産權更加明晰、機制更加靈活,員工激勵更加到位,對市場反應更加靈敏。

    改革開放40年前沒有民企,國企計劃經濟就有,那時還有集體經濟,一路走過來,我們從那兒過來走到今天,形成這麼一個優勢差異我認為很正常。充分發揮國企民企優勢參與混合所有制改革,就是在挖掘他們各自優秀基因的基礎上,進行創新性地基因重組和組織再造,是強化國有經濟肌體與活力,強國強企,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改革開放40年,在鞏固和發展基本經濟制度的指引下,民營經濟獲得了快速發展。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非公有制經濟在穩定增長、促進創新、增加就業、改善民生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是穩定經濟的重要基礎,是國家稅收的重要來源,是技術創新的重要主體,是金融發展的重要依托,是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力量。

    和大家報告一下,截至2017年底,我國民企數量達2726.3萬家,個體工商戶6579.3萬戶,注冊資本超過165萬億元。民營經濟對國家財政收入的貢獻佔比超過50%;GDP、固定資産投資和對外直接投資佔比均超過60%;技術創新和新産品佔比超過70%;吸納城鎮就業超過了80%;對新增就業貢獻的佔比超過90%。我到這個崗位當時這些指標我對70%的創新的指標不太相信,但是後來做了一些工作後,實際上大家看看我們的華為、中興,包括BAT等等從投入的創新資源到新出的發明專利以及新出的創新成果,這個群體太過龐大,這兩年一路下來對民營經濟貢獻的70%的創新已經深信不疑了。這兩年在中央的引導下有一大批實力雄厚的民營企業,已經成為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重要參與者和實踐者,並創造出了形式多樣的混合發展模式。

    這其中,既有産業鏈上的合作,也有跨領域跨行業的聯合;既有以資本為紐帶的聯手,也有以項目為依托的攜手;既有在國內的混改,也有在海外的抱團。例如,2016年中國聯通的混改,就是通過引進百度、阿裏、騰訊、京東等民營企業作為戰略投資者,融資金額高達約780億元,成為國企與民企強強聯合、國民共進的范例;再比如,2017年,“杭紹臺”城際鐵路項目建設,是由上海復星集團等民企,與中國鐵路總公司、浙江省交通集團等共同投資興建的中國首條民營資本控股的高鐵,項目總投資448.9億元,民間資本佔比51%,該項目的實施,展示了國有企業人才技術,與民營企業資金管理融合發展的活力和效率。這些成功案例,不僅是不同所有制企業參與混改的有益探索,更是國民攜手共進,推動混合所有制經濟發展的生動實踐。

    第三,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既要改革銳力更要制度保障。我們必須清醒地看到,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絕不會一蹴而就,也不是輕輕松松、敲鑼打鼓就能實現的。有許多理論和實際問題,需要深入地研究和解決。個人認為當前應該重點處理好和研究好以下三方面的問題。

    首先,要研究和解決混合所有制改革動力不足的問題。這個問題在座的大家都很清楚,我不展開,但是這個題不破的話,無論從國企還是民企方,要完成黨中央給我們指明的方向作為基本經濟制度發展混合所有制都是很困難的,這塊有待實踐的突破和理論的創新。

    其次,要研究和解決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平等保護各類産權的問題。這個問題看似民企呼聲大一點,但實際上對國企也一樣,改革開放40年在這個領域的建設我們還任重道遠,特別是像中美這一輪的貿易戰,很多都是抓的我們在産權保護上面的。我離開寶鋼的時候307這算贏了。我最近看在這次貿易戰之前那三起在商務部包括發改委、國資委的指導下基本全打贏了,當然那是一個案例,這次是全方位的了。所以從這個角度我在想我們這一塊任重而道遠,也是下一步混合所有制要成功的基石,也是中國完成第二個一百年目標的建立法治的重要工作。

    第四,要研究和解決混合所有制企業的運行機制問題。從前面的破題來看對民企、國企都有一個法人治理結構完善,而且從這個過程中如何摸索一套現代的企業經營管理制度這一塊對今後的國有資産增值保值,包括混合所有制融入的擔憂都是非常重要的。

    全國工商聯作為黨和政府聯係非公有制經濟人士的橋梁和紐帶,作為政府管理和服務非公有制經濟的助手,我們將一如既往地支持、引導和鼓勵廣大民營企業,積極參與混合所有制改革,為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中國世界一流企業,貢獻力量。謝謝大家!最後祝論壇圓滿成功。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緒堯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231298555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