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中國社科院專家:改革紅利推動中國經濟持續增長
2018-04-18 07:38:00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資料圖:民眾正在使用手機支付。 中新社記者 張雲 攝

  中國社科院專家:改革紅利推動中國經濟持續增長

  由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和社科文獻共同主辦的“中國經濟前沿”叢書·《中國經濟增長的新源泉(第2卷):人力資本、創新和技術變遷》新書發布會日前在京舉行。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蔡昉和中國社科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張曉晶作為本書的重要作者,在書中闡述了在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潛在增長率面臨下降的情況下,如何通過挖掘改革紅利,提高潛在增長率,實現經濟持續增長。

  提高潛在增長率有兩個源泉。一是保持傳統增長動力。這並不是意味著維持傳統的要素投入驅動型的經濟發展方式,而是著眼于挖掘生産要素,特別是勞動力供給潛力,延長人口紅利。二是啟動新的增長動力。這主要在于加大人力資本積累的力度以及提高全要素生産率增長率及其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這兩個經濟增長源泉,都意味著要挖掘改革紅利。具體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提高勞動者在高生産率部門的參與率。由于幾乎所有導致中國經濟潛在增長率下降的因素,歸根結底都與勞動力無限供給特徵的消失有關,因此,增加勞動力供給可以顯著延緩潛在增長率的下降。作為人口年齡結構變化的結果,不僅15—59歲勞動年齡人口已經處于負增長之中,即使考慮到現行的勞動參與率,15—59歲經濟活動人口也將于2017年以後進入負增長。因此,勞動力總量已經不再具有增長的潛力,挖掘勞動力供給潛力的唯一出路在于提高勞動參與率。而提高勞動參與率的最大潛力,在于推進戶籍制度改革,提高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從而穩定農民工在城市經濟和非農産業的就業。

  第二,提高總和生育率,均衡未來的人口年齡結構。根據中國和國際經驗,生育率下降是經濟社會發展的結果,生育政策本身所能發揮的作用其實是有限的。不過,鑒于中國自1980年始實施了長達35年的以“一個孩子”為主的計劃生育政策,因此,允許生育二孩的改革預期可以在一定時間裏産生提高生育率的效果。一般認為,目前的總和生育率為1.5,生育政策調整將在或大或小的程度上使生育率向2.1的替代水平靠近。政策模擬表明,如果總和生育率提高到接近1.8的水平,與總和生育率1.6的情形相比,可在2036—2040年將潛在增長率提高0.2個百分點。值得指出的是,旨在均衡人口發展的改革,不應止于生育政策調整,還應該包括其他公共服務供給體係的完善,通過降低家庭養育孩子的成本,讓人們能夠按照政策要求和個人意願決定孩子數量。

  第三,保持人力資本積累速度。經濟學家從東亞經濟發展的經驗中發現,任何國家和地區在經歷了一個以結構調整為特徵的經濟發展階段之後,都必然經歷一個由人力資本驅動的經濟發展階段。研究表明,對教育和培訓發展做出合理假設,從而預期整體人力資本水平可以得到一定提高的情況下,在未來將潛在增長率提高約0.1個百分點。這個改革紅利對于旨在維持中高速增長,避免過早陷入中速甚至中低速增長的中國經濟發展新常態來説,是一個不容忽視的數字。況且,這還僅僅考慮了人力資本的數量。如果考慮到教育質量後,人力資本對經濟增長的作用還會顯著提高,比生産率的貢獻還要突出。

  第四,提高全要素生産率,獲得更可持續的增長源泉。理論上可以預期,計量分析顯示,盡管提高勞動參與率有助于提升潛在增長率,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效果呈現逐漸減弱的趨勢;而全要素生産率提高對潛在增長率的推動作用,不僅立竿見影,而且經久不衰。隨著經濟日益進入一個新古典增長階段,一方面,中國經濟越來越依靠科學技術創新保持經濟增長的可持續性;另一方面,通過清除體制性障礙獲得資源重新配置效率的空間仍然巨大。模擬顯示,2011—2022年,如果全要素生産率年平均增長率提高1個百分點,潛在增長率可以提高0.99個百分點。

  從供給側因素觀察中國經濟長期增長趨勢,一方面,我們的確不應期冀一個與周期因素相關的V字形復蘇;另一方面,在假設不同改革力度和效果的情況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獲得的紅利也有差異。越是深入的改革越能産生顯著的紅利,未來的潛在增長率的變化軌跡越接近L形。

  總之,隨著中國經濟轉向新常態,如何通過推動改革實現可持續增長成為首要問題。中國獲取改革紅利的最好方式就是進一步明確改革方向,推動務實改革,重建激勵機制,調動全社會的積極性。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紫藤花開
紫藤花開
“90後”返鄉大學生的創業夢
“90後”返鄉大學生的創業夢
“汽車圖書館”開進大別山
“汽車圖書館”開進大別山
特色民俗迎接“三月三”
特色民俗迎接“三月三”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511122698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