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去杠桿”步入新階段 多策並舉防風險
2018-03-30 07:52:50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過去五年,隨著“三去一降一補”扎實推進,去杠桿成效顯著。全社會整體債務規模得到控制,股權融資不斷增加,工業企業資産負債率連續下降,宏觀杠桿率漲幅明顯收窄、總體趨于穩定。

  “宏觀杠桿率保持基本穩定”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主要預期目標之一。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近日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記者會上表示,中國整體債務增長較快的情況已經平穩下來,在總量上進入了穩杠桿和逐步調降杠桿的階段。

  業內人士認為,去杠桿進入新階段,未來非金融部門去杠桿應穩中求進,“有壓有保,去中促優”,控制杠桿水平、優化杠桿結構、提升杠桿質量。金融去杠桿進入下半場,未來應循序漸進,保持金融機構平穩運行。

  成效顯現 宏觀杠桿率趨穩

  在全國政協委員、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樓繼偉看來,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去杠桿”“補短板”是最難的。當前,“去杠桿”、降金融風險已是最迫切任務。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採訪時表示,2017年去杠桿取得一定成效,杠桿率已經穩定下來,下一步是要穩杠桿。穩杠桿不是説穩了就行,還要穩中求進。從結構上看,企業部門要繼續降杠桿,居民部門要保持相對平穩,政府部門要控制上升幅度。“現在無論哪個部門都沒有進一步加杠桿的空間。如果説兩年前居民部門還有空間的話,現在空間已經不大。”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表示,如果把去杠桿過程分為“增速趨緩”、“水平穩定”和“水平下降”三個階段,我國的去杠桿正處于由第一階段向第二階段轉換過程中。

  李揚説,中國的杠桿在2017年已經開始穩定。因為2017年GDP增長率是上升的,2018年GDP增速的普遍預測值為6.5%。從6.9%到6.5%,這是一個水落石出的過程。2017年金融業整體狀況還可以,2018年很多人預測會比較薄弱。此外,2017年受全球大宗産品價格暴漲影響,鋼材、水泥等上遊産業漲得很好,這種狀況在2018年能否維持存疑問。

  多措並舉 非金融部門降杠桿

  中國銀監會主席郭樹清近日在兩會“部長通道”上表示,打好防范風險攻堅戰,要穩定和降低杠桿率,企業部門的杠桿率要降低,居民家庭部門的杠桿率也需要降低。“現在這方面大家可能警惕性不夠,但是我們看增長趨勢非常快,居民家庭、個人(通過)借錢消費或是買房,或是投資增速過快,這是很危險的。因此,銀監會將把降杠桿作為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繼續做好這方面工作。”郭樹清説。

  在李揚看來,目前中國非金融部門的杠桿率已趨穩定,應重點關注企業和地方政府兩大部門,著眼國企、地方政府和風險處置三方面,解決去杠桿問題。

  李揚説,去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已經明確,把國企降杠桿作為重中之重,特別是抓好處置“僵屍企業”工作。降低地方政府杠桿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實施政績終身問責、倒查責任,這個手段非常有效果。關于風險處置,現在要完善風險管理框架、強化風險內控機制建設、推動金融機構真實披露和及時處置風險資産。

  九三學社在一份提案中指出,非金融企業部門杠桿率的結構性特徵表明,去杠桿不能“一刀切”,不能只看“去”了多少,“降”了多少,應“有壓有保,去中促優”,控制杠桿水平、優化杠桿結構、提升杠桿質量。該提案建議:一是優化國有資本投資結構,根據“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要求,有的放矢,分類施策;二是改善國企債務結構;三是完善市場融資結構。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高玉偉表示,國有企業、中西部企業、傳統制造業相關企業杠桿率仍然偏高。下一步,這些偏高的部分成為需要進一步推動去杠桿的領域。比如國企去杠桿,應結合國資國企改革來推進,傳統制造業相關企業去杠桿應在改造升級當中推進。另外,推動去杠桿要更多通過市場化方式來推進。

  居民杠桿率的持續攀升引發業內擔憂。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李佩珈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加快建立房地産長效機制有助于居民降杠桿。房地産長效機制的推出可能減弱居民中長期貸款增速,釋放居民消費能力和水平,便于居民降杠桿。

  循序漸進 推進金融去杠桿

  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鳴在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專訪時表示,當前金融風險的根源是宏觀杠桿率上升過快。要把控制企業杠桿率和地方政府隱性債務作為防范化解風險的重點,並加強對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等薄弱環節監管。

  連平表示,金融去杠桿不應當有“畢其功于一役”的政策思路,而是應該採用漸進方式,逐步推進金融去杠桿,這對金融機構的壓力相對較小。

  未來金融去杠桿應如何推進?連平認為,2017年以來監管部門提出要控制“處置風險的風險”,在推進金融去杠桿過程中增加彈性、設置寬限期。這些都是不錯的考量,建議2018年能繼續按這個政策思路加以實施,保持金融機構的平穩運行。此外,從融資結構下手,控制影子銀行增長,發展直接融資,降低信貸增速。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去年金融去杠桿主要針對負債端,明確將同業存單納入MPA考核。今年重點針對資産端,通過規范信托貸款、委托貸款等業務,嚴格控制通道類的非標業務。他建議,為了滿足非標項目的融資需求,一方面,要保持信貸合理增長,使表外融資回歸表內;另一方面,要大力發展資本市場,通過直接融資特別是股權融資來滿足企業需要。未來隨著相關制度規范發展,資本市場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能更好地為企業部門降低杠桿發揮作用。

  廣發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郭磊認為,根據前期研究,這輪金融去杠桿可以分為上下半場,上半場重點在于“剎車”和“整頓”,下半場重點在于“新規”和監管框架,資管新規落地是下半場的開啟。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日前表示,人民銀行正在會同相關部門對規范資産管理業務指導意見進行修改,履行相關程序後會盡快向社會公開。

+1
【糾錯】 責任編輯: 成嵐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哈爾濱現“半江流水半江冰”
哈爾濱現“半江流水半江冰”
中國“最北”濕地迎來今年首批候鳥
中國“最北”濕地迎來今年首批候鳥
踏春賞景正當時
踏春賞景正當時
春暖花開好蕩舟
春暖花開好蕩舟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511122612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