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海南椰島實控人資金鏈或告急
2018-02-26 07:59:25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海南椰島實控人馮彪,發布增持海南椰島股份計劃8個月後仍遲遲“按兵不動”,其和其他11位增持主體2月23日被上交所問詢。而且,馮彪還是嘉應制藥第一大股東老虎匯的大股東,老虎匯實際增持嘉應制藥的股份也遠未達到其增持計劃的上限。

  同時,中國證券報記者查閱嘉應制藥公告發現,老虎匯一筆5720萬股的質押式回購交易將于3月8日到期,馮彪等四位股東預計需向質權人支付約3.7億元的融資本息。

  有資深信托人士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計劃配資增持又無動靜,主要原因:一是配資資金沒有到位,二是原有交易結構在嚴監管下無法實施。

  海南椰島“零增持”

  海南椰島在2月23日的公告中對增持計劃尚未實施如此解釋,“主要原因為增持主體出于實施期間的整體考慮”。公告亦稱,“公司董事長馮彪承諾,增持主體因職務變動或者自願退出本次增持計劃的,由馮彪董事長本人進行增持,保證本次增持計劃時間與數量不變”。

  東財Choice顯示,海南椰島在啟動上述增持計劃時,公司股價在2016年11月14日到2017年6月23日期間累計下跌了32.11%。彼時披露的公告表示,增持目的是“基于對公司未來發展前景的信心、對公司價值的認可以及對公司股票價值的判斷,同時為了積極維護資本市場的穩定”。

  截至2月25日,海南椰島仍屬于零增持狀態。不僅如此,還有一位增持主體做了減持。根據上交所問詢函,海南椰島房地産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郭川在披露增持計劃時持有海南椰島1.34萬股股份,但目前持股數量為0股。

  增持遲遲未予實施,投資者選擇“用腳投票”。自2017年6月24日披露增持計劃到今年2月25日,海南椰島的股價又下跌了20.44%。其中,2月14日盤中最低價觸及7元,相比2015年6月15日盤中最高價23.26元縮水約70%。

  嘉應制藥或告急

  馮彪間接持股的另一家A股公司——嘉應制藥也于去年5月26日披露了增持計劃。公告顯示,公司第一大股東深圳市老虎匯資産管理有限公司(簡稱“老虎匯”)擬在未來12個月內增持不超過嘉應制藥總股本17%的股份。

  天眼查顯示,老虎匯的四位自然人股東為馮彪、邢榮興、高忠霖、桂琦寒,分別持股36%、27%、27%及10%。海南椰島第一大股東為北京東方君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東方君盛”),後者的自然人股東為馮彪、邢楨、高忠霖。老虎匯與東方君盛存在部分股東重合的現象。

  老虎匯在披露增持計劃後通過發起設立的“長安權-股權並購投資1號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在2017年6月1日至2017年6月16日合計增持了嘉應制藥約716.29萬股,佔總股本的1.4151%,增持金額約為9973.69萬元。不過,去年6月20日後,老虎匯再未披露增持進展。

  嘉應制藥從披露增持計劃到2月14日,其股價累計跌幅逾20%。從去年以來的股價表現看,嘉應制藥看似相比海南椰島要樂觀。但梳理資料發現,老虎匯可能更經不起股價下跌的考驗。

  公開信息顯示,老虎匯在2016年12月耗資10.46億元從原嘉應制藥第一大股東黃小彪處受讓5720萬股股份,折合受讓價格為18.30元/股。受讓股份在2017年2月23日完成過戶登記。同日,老虎匯便將其全部做了股權質押。參考股權質押起始日收盤價15.08元/股,若質押率按40%計算,老虎匯這筆股權質押的警戒線(150%,下同)為9.05元/股,平倉線(130%,下同)為7.84元/股;若質押率按50%計算,警戒線為11.31元/股,平倉線為9.80元/股。停牌前,嘉應制藥報收10.42元/股。

  老虎匯的上述股權質押屬于質押式回購交易,將于2018年3月8日到期。按質押起始日收盤價(15.08元/股)的4折計算,老虎匯到期需要償還融資本金3.45億元。若再考慮每年7%-8%的融資利息,馮彪等四位老虎匯股東合計需向質權人東方證券支付約3.7億元的融資本息。

  是忽悠還是無力

  無論是海南椰島的馮彪,還是嘉應制藥的老虎匯,二者在增持方式的選擇上出奇一致,均為擬通過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的定向資産管理計劃或信托公司的定向資金信托等法律法規以及監管部門允許的方式進行增持。

  目前看,老虎匯選擇了集合資金信托計劃,這也正是馮彪擅長運用的方式。公開資料顯示,馮彪為取得海南椰島的控制權,曾借助五個集合信托計劃合計持有海南椰島19.73%的股份。2017年9月14日披露公告,馮彪計劃將這五個信托計劃的股份轉到東方君盛名下。

  增持計劃的資金來源方面,二者在表述上略有差異。海南椰島稱為“增持人員自有資金或自籌資金”;老虎匯則表示為“自有資金和金融機構融資(包括但不限于信托公司、證券公司、銀行)。”

  有資深信托人士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如果配資進行增持,但增持又無動靜,主要原因可能是兩個:一是配資資金沒有到位,二是原有交易結構在嚴監管下無法實施。“比如説之前的信托計劃可能設計了帶有夾層的結構,但現在這種結構已經不讓做了。”

  上交所問詢函要求,海南椰島需補充披露相關定向資産管理或信托計劃的杠桿比例、存續期安排等。同時,還需披露各增持主體增持計劃的數額明細,並分別説明增持資金的來源和安排。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7年11月7日,馮彪控制的東方君盛分三次合計質押的股票數量已佔其持有海南椰島股票的99.99%,佔海南椰島總股份的20.84%。這三筆質押的資金用途均為“補充企業流動資金。”

  需要指出的是,為嚴防“忽悠式增持”誤導投資者,上交所早于2016年頒布了股東及董監高股份增持公告格式指引,督促上市公司嚴格遵守指引的規范要求,充分完整披露增持計劃,並及時公告後續進展。(吳科任)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 海南椰島終止新能源領域重組案
    海南椰島近日宣布終止重大資産重組事項。中國食品産業評論員朱丹蓬表示,海南椰島主業過于分散,主營業務也錯過了保健酒的高速發展期,遠遠落後于主要競爭對手勁酒。
    2015-11-13 10:49:32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平昌冬奧賽場上的中國新生代
平昌冬奧賽場上的中國新生代
冬奧賽場上的中國老將
冬奧賽場上的中國老將
鄉村鬥牛鬧新春
鄉村鬥牛鬧新春
山東濟南:藝考開考 考生同場競技
山東濟南:藝考開考 考生同場競技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245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