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傳統加息”出手還得等“火候”
2018-01-26 08:22:35 來源: 中證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傳統加息”出手還得等“火候”

  開年以來,債市陰跌、股市走強、美元孱弱、“兩金”共舞……大類資産的起伏顯示風險偏好提升,隱含對經濟增長、通脹抬頭、貨幣從緊的預期。分析人士認為,從經濟狀況、貨幣條件、政策目標等角度看,目前並非適合“傳統加息”的窗口期。公開市場操作利率漸進上行的“非典型加息”做法將被繼續使用。倘若條件具備,年內上調存貸款基準利率的可能性並非沒有。當前形勢下,政策收緊的概率顯然大于放松。

  2017年以來,貨幣政策維持穩健中性,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分別在2017年2月、3月和12月有所上行。雖然這並不等同于傳統的上調存貸款基準利率的做法,但仍被市場稱為“非典型加息”。

  政策利率上行是對經濟運行變化的正常反應,符合中性貨幣政策的內在要求。當前經濟運行既存在上行動力,也面臨下行壓力,復蘇的持續性和穩定性有待增強,增長動力還需培育和呵護,這就需要把握好政策調整的力度和節奏。

  政策利率上行順應市場利率上行和預期變化,客觀上有助于引導金融體係降低內部杠桿,加強風險管理。2016年四季度以來,在內外因素的作用下,市場利率中樞明顯上行,金融機構加杠桿動力減弱,金融體係杠桿持續去化,如果政策調整過于冒進,既可能影響經濟復蘇的勢頭,也不利于防風險工作有序實施。

  在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持續推進的背景下,我國政策利率上行也釋放了宏觀調控的外部壓力。過去較長一段時間,海外債券市場利率水平變化不大,中國債市持續調整推動內外利差大幅走闊,市場利率調整已表現出很大的超前性和一定的超調特徵。

  面對復雜的經濟金融形勢,漸進上調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同時保持存貸款基準利率不變,是一種穩妥的做法,符合穩健中性的政策取向,也在平衡各類目標、應對外部壓力、引導和管理市場預期等方面取得了較好效果。

  特別是2017年以來,債券市場持續調整,利率水平上行至歷史較高位,但實體經濟受到的負面影響較小,融資需求旺盛超預期,可能與“非典型加息”不無關係。存貸款基準利率一直未做調整,使得作為實體經濟主要融資渠道的信貸利率上行相對緩慢,從而保障了經濟發展的融資需求。

  然而,近期通脹預期變化等因素的影響不容忽視,市場與政策“利率雙軌制”造成的扭曲也值得關注。

  開年以來,通脹預期抬頭。石油價格快速上漲,部分消費品漲價,加上嚴寒天氣可能引發食品價格波動以及2017年低基數影響,市場對通脹風險的關注度明顯上升。同時,主要經濟體收緊貨幣的趨勢日漸明朗,政策拐點基本得到確認,海外債市利率重新走高,對我國宏觀政策調控可能造成一定影響。此外,市場利率已大幅上行,但政策利率體係調整相對緩慢,實際上形成“利率雙軌制”,造成新的扭曲。即便央行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已三次上行,目前貨幣市場利率仍顯著高于公開市場操作利率。貸款利率雖然上行較緩慢,但由于融資需求旺盛,信貸資源緊張引發的價格調整需求不斷積累,未來貸款利率上行的趨勢較明確。要修復兩個利率體係的扭曲,可能意味著政策利率需適度上調。

  鑒于此,上調存貸款基準利率的壓力和空間是存在的。之前央行沒有採取“傳統加息”的做法,並不是因為沒空間,而是因為條件不具備。目前來看,“傳統加息”的歸來仍欠“火候”。

  首先,2017年四季度以來,經濟增長穩中略緩,短期內既看不到失速下行的風險,也缺乏大幅上行的動力,經濟運行料以穩為主。

  其次,通脹的邊際變化值得留意。歸根到底,通脹是一種貨幣現象。在強監管、防風險環境下,貨幣供給在收縮,暫時看不到全面通脹,海外主要經濟體也仍處于低通脹環境,再通脹風險尚且存在于預期層面。

  最後,2017年以來,市場利率明顯上行、人民幣持續升值、貨幣增長放緩,均指向貨幣條件已有所收緊,對實體經濟的負面影響將滯後顯現,居民杠桿上升過快過高也可能給經濟增長前景增添不確定性。隨著金融監管持續加強,貨幣政策調整仍需把握好穩增長與防風險的關係。

  從以上多個角度看,目前並非適合“傳統加息”的窗口期,預計貨幣政策將保持穩健中性,以靈活微調為主,相機決策、有保有壓、留有余地,但並不意味著存貸款利率一定不會上調。倘若經濟增速顯著反彈、通脹壓力明顯加大,適時上調存貸款基準利率將順理成章。(作者:張勤峰)

+1
【糾錯】 責任編輯: 馮文雅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除冰掃雪保安全
除冰掃雪保安全
風雪中的勞動者
風雪中的勞動者
受降雪天氣影響 長三角鐵路多趟列車晚點
受降雪天氣影響 長三角鐵路多趟列車晚點
意大利北部一列車出軌致4人死亡
意大利北部一列車出軌致4人死亡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8011122317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