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發審委嚴把關 IPO通過率不到36%
2018-01-25 08:45:4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發審委嚴把關 IPO通過率不到36%

  新發審委累計否決52家企業IPO;中德證券IPO項目5單被否居榜首;IPO項目被否,券商或損失數千萬

  1月24日,證監會公布了新一期的發審過會結果,5家企業中僅有1家企業過會,而1月23日淩晨,證監會公布結果稱,7家企業僅有1家企業過會。新發審委在2017年11月29日創下的零通過率除外,7過1的數據刷新了證監會單日發審過會率紀錄。

  發審委兩日審12過2

  在1月24日上會的5家企業中,河南藍信科技、深圳華智融科技、格林精密部件三家企業未通過,北京宇信科技暫緩表決,彩訊科技獲得通過。

  而在23日過會的7家企業中,安佑生物科技、溫州康寧醫院、北京挖金客信息、南通冠東模塑、贛州騰遠鈷業、申聯生物醫藥等6家公司被否決,僅有浙江鋒龍電氣成功過會。

  嚴監管雖然已經不是新聞,但審核12家“否9過2”的數據依然讓投行人士感到震驚。

  持續走低的過會率已經改變了投行生態。

  統計數據發現,2018年以來,共有39家公司上會,過會14家,未通過19家,暫緩表決3家,取消審核3家。過會率僅為35.89%。這一數字已經低于去年第十七屆發審委上任後50%的過會率。

  而2017年,發審委共審核了479家公司的首發申請,其中380家過會,過會率79.33%;86家未通過審核,佔審核總量的17.95%,其余13家為暫緩表決、取消審核等情形。

  與2016年相比,這一落差更為明顯。數據顯示,2016年證監會共審核了271家企業IPO申請,過會率為91.14%,2014年和2015年的過會率也分別達到了89.34%和92.28%。

  從數據來看,發審過會從大概率過會已經變為大概率無法過會。

  在過會率下降的同時,發審速度在提速,據投行人士介紹,目前企業從準備上市到發審過會,半年時間即可完成,較前兩年動輒排隊一年半載,時間成本大幅下降,IPO速度大幅提升。

  凈利潤較高不再是“王牌” 關聯交易被密集問詢

  記者梳理6家被否企業的原因發現,財務數據真實性、內部控制、關聯交易、企業持續盈利能力都成為發審委員關注的焦點。

  投行業內一直流傳的“凈利潤較高容易過會”的潛規則,也不攻自破。

  在1月23日被否的企業中,安佑生物2016年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達到2.85億元,接近3億元。從安佑生物預披露的信息來看,安佑生物2014年至2016年實現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1.94億元、1.51億元、2.85億元。

  雖然凈利較高,但安佑生物的股東出資瑕疵以及業務資質和環保等問題引起了監管關注。

  證監會在安佑生物的預披露反饋意見中提出,2009年5月動物營養設立、2013年12月安佑有限第三次增資、2014年12月安佑生物第四次增資時,部分股東均未按時繳足出資。請保薦機構和發行人律師核查並説明存在上述問題的原因及背景情況,是否構成虛假出資或出資不實,是否符合當時生效的法律法規的規定,發行人及相關股東是否可能因上述出資問題被處罰。

  監管層還關注到,安佑生物下屬的36個生豬養殖場中,正在辦理、待相關政策要求明確後辦理排污許可證的有24家,1個生豬養殖場處于禁養區,無法辦理排污許可證。公司旗下福建安佑、武漢山川、雅安安佑等3家養殖場還曾受到環保處罰。

  除了凈利潤,關聯交易成為多家企業被發審委員問詢的重點。

  以1月24日被否的廣東格林精密部件為例。發審委員發現,發行人與關聯方存在頻繁且大量的關聯交易,發行人多次向大中華精密、寶龍電子集團有限公司拆出資金。

  發審委員要求發行人説明:公司報告期內關聯交易的必要性、定價公允性,關聯方與發行人是否存在共同供應商、客戶的情況,是否存在關聯方為發行人分攤成本、承擔費用或其他利益轉移的情形,關聯方及關聯交易的信息披露是否真實。

  而關聯方向發行人頻繁且大額拆借資金、拖欠資金佔用利息的原因及合理性也被發審委員問詢。(記者 王全浩 見習記者 林子)

  ■ 觀察

  63名發審委成員來自監管係統佔比過半

  IPO過會越發嚴格,監管機構已經多次表態。在此前的第十七屆發行審核委員會就職儀式上,證監會主席劉士余曾“提要求”稱:上市公司是資本市場的基石。要堅決落實依法全面從嚴的監管理念,嚴格專業履職、依法審核,防止問題企業帶病申報、蒙混過關。

  而證監會紀檢組長王會民表示,發審委委員要根據證券法和發行審核委員會辦法,依法審核股票發行,依靠自身的專業知識和職業操守作出獨立的判斷。對于不合規的企業,要勇于投否決票。

  事實上,第十七屆發審委構成就具有“嚴監管”的色彩。

  證監會披露信息顯示,在63名發審委員中,來自監管係統佔比超一半。工作負擔更重的42名專職委員中,33名為專職委員,其中19位來自證監會、證券業協會和地方證監局,14位來自交易所。

  券商、基金、保險資管等金融機構的發審委委員共有7位,均為兼職。來自律所、會計師事務所的委員減少,僅有9名專職發審委委員。

  在投行人士看來,監管人士的增加,對上市企業的內控、合規要求更為嚴格。

  按照《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管理辦法》,被否後企業需等待6個月後才能重新遞交IPO申請,重走審批流程。

  重走流程意味著,企業和保薦機構又要重新接受各項核查,並且需要再度前往證監會遞交各類材料。此外,相關數據顯示,目前有500余家企業尚未過會,雖然今年IPO明顯提速,但企業重新排隊,仍要等待2年時間,如果企業身處周期性行業,則時間成本巨大。

  ■ 分析

  IPO項目被否 券商將損失數千萬承銷費

  據統計,從2017年10月17日至2018年1月24日,新一屆發審委共否決了52家公司IPO。

  其中,被否最多的是中德證券,這家券商旗下共5單IPO項目被否,佔比達9.4%;被否的保薦項目分別為山西壺化集團、海寧中國家紡城、浙江鴻禧能源公司、北京全時天地在線網絡信息公司和河南藍信科技公司。

  緊隨其後的是國金證券,4家保薦公司被否,佔比7.5%。被否的保薦項目分別為穩健醫療用品公司、鉅泉光電科技(上海)公司、河南金丹乳酸科技公司和欣賀公司。

  此外,華林證券、中信證券、安信證券、興業證券、招商證券等5家券商分別被否3家保薦公司。光大證券、海通證券、國海證券、國信證券等券商均被否2家保薦公司。還有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廣發證券、德邦證券、中泰證券等券商均有1家保薦公司被否。

  “公司IPO被否,對保薦券商的影響還是很大的。”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券商從業者告訴新京報記者,一般券商要幫公司IPO,會派出3-6人的團隊,與公司對接三年左右的時間,如果IPO成功,券商會收取4000萬-6000萬左右的費用,大公司的收費甚至上億。

  2017年7月底,由招商證券保薦的電連技術登陸創業板,募集資金20.37億元,其中,發行費用花費1.72億元。但上述從業者表示,如果IPO被否,券商可能只能收到100萬-200萬左右的費用,不僅經濟損失重大,且券商派出的團隊的人力成本、機會成本都要受到影響,“券商派出的團隊中,每個人對接一次公司的人力成本就在100萬左右,如果事情還不能做成,那券商必然是有損失的”。

  另有一名券商人士也向記者表示,“IPO項目的保薦費比較低,在兩三百萬到三五百萬不等,承銷費一般按點收,按一個多點計算,一個項目下來差不多兩三千萬。如果IPO被否,承銷費就沒有了,只能拿到兩三百萬的保薦費。而且保薦費用也不會全給。”不過,她還表示,不同券商不同項目收費不盡相同,損失也不一樣。

  另有數據統計顯示,2017-2018年IPO平均花費4850萬,給券商的評價費用是3590萬,佔比74%。

  “但從積極的一面來考慮,這樣的經濟損失也倒逼了券商的內部優化”,該從業者表示,過去券商做的事情就是根據發審委的指引,簡單地把企業按照規范來包裝上市,但是現在,發審委顯然更加關注公司的持續經營能力,這也需要券商以經營能力、營收情況、發展前景等為中心,更有選擇性地篩選、識別客戶。(林子)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歡樂春節”巡演走進塞浦路斯
“歡樂春節”巡演走進塞浦路斯
海洋環保 寓教于樂
海洋環保 寓教于樂
大紅燈籠高高挂
大紅燈籠高高挂
扶貧的紅燈籠
扶貧的紅燈籠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311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