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雷的盛宴”是如何落幕的?——“錢寶網”非法集資案真相調查
2018-01-20 21:06:5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張小雷在接受警方審訊(1月14日攝)。 2017年12月26日,錢寶網實際控制人張小雷來到南京市公安局寫下一紙聲明,向警方投案自首。他從無法填補的巨大龐氏騙局中解脫了,卻把追隨他的“寶粉”們推向了深淵。據悉,在錢寶網聲名顯赫時,張小雷曾多次與“寶粉”聚餐,並將此稱為“雷的盛宴”。如今“盛宴”黯然落幕,露出背後猙獰的真面目。新華社發(南京市公安局供圖)

  新華社南京1月20日電 題:“雷的盛宴”是如何落幕的?——“錢寶網”非法集資案真相調查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 白陽、朱國亮

(圖文互動)(1)“雷的盛宴”是如何落幕的?——“錢寶網”非法集資案真相調查

  這是張小雷投案時寫下的聲明(1月14日攝)。新華社記者 朱國亮 攝

  “因違反國家相關規定,採取借新還舊的方式向投資人吸收資金,目前已無法兌付本金利息。”2017年12月26日,錢寶網實際控制人張小雷來到南京市公安局寫下一紙聲明,向警方投案自首。他從無法填補的巨大龐氏騙局中解脫了,卻把追隨他的“寶粉”們推向了深淵。

  據悉,在錢寶網聲名顯赫時,張小雷曾多次與“寶粉”聚餐,並將此稱為“雷的盛宴”。如今“盛宴”黯然落幕,露出背後猙獰的真面目。圍繞此案的相關疑點,記者日前趕赴南京,實地採訪辦案民警、張小雷等主要犯罪嫌疑人和相關企業,還原“錢寶係”“産業帝國”背後的真相。

  “領工資”為名,借新還舊為實

  “交押金、看廣告、做任務、賺外快”,這個頗具誘惑力的宣傳語,是錢寶網短短數年間快速崛起的秘訣。警方初步調查顯示,錢寶網以高額收益為誘餌,持續採用吸收新用戶資金、用于兌付老用戶本金及收益的方式向不特定社會公眾大量非法吸收資金,涉及的集資參與人遍布全國,截至案發,未兌付集資參與人的本金數額達300億元左右。

  張小雷聲稱,錢寶網的商業模式是建立一個網絡平臺吸引用戶注意力,當用戶資源積蓄到一定規模後,再與廣告商進行合作,搭建一個廣告銷售渠道。

  為了“積蓄”用戶,錢寶網設計了“簽到”“做任務”等方式。所謂的“做任務”分為廣告任務、分享任務、體驗任務、問卷任務等,不同的任務需要交納數額不等的“保證金”,“保證金”越多則收益越高。

  以廣告任務為例,參與人需要點擊收看錢寶網提供的廣告。但據張小雷和多位公司高管供述,平臺開辦以來幾乎沒有外部品牌投放廣告,其“任務”主要是從網上隨意找來的廣告以及公司內部視頻等。

  在錢寶網的宣傳中,參與人完成任務獲得收益的行為被稱為“領工資”。不少參與人告訴記者,任務幾分鐘就能做完,只要按規定完成每日簽到和“任務”,獲得的“工資”就能達到40%-60%的收益率。辦案民警表示,看廣告的行為不可能産生這樣高的收益。

  江蘇三法律師事務所律師王煒説,正常的工資報酬應該與勞動量挂鉤,但本案中所謂的“工資”直接與“保證金”的數額挂鉤,實質上並非是真正的勞動報酬,只是對“本金”“利息”一種掩人耳目的説法。

  記者獲悉,錢寶網在線上推出“任務”的同時,也在線下提供各類高收益投資産品。以2014年底推出的蘇河二期産品為例,約定投20萬3年後給予144萬的回報,後又將線下産品轉為線上。

  在高息回報的誘惑下,錢寶網會員規模迅速擴張。張小雷稱,截至案發時,錢寶網日活躍用戶達百萬。

  如此規模的用戶意味著一筆巨額利息開支。張小雷坦言,錢寶網吸收用戶的保證金是解決資金問題的主要方式。錢寶公司線下産品總負責人端某也證實,從用戶吸收來的資金並沒有經過第三方托管,而是進入了企業資金池賬戶和張小雷的個人賬戶,其中大部分用于兌付老用戶的本金和收益。

  “這麼高的利息肯定不可能長久存在。我自己從沒有主動在錢寶網上投資,也勸我身邊的人不要參與錢寶網投資。”錢寶公司戰略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楊某説。

(圖文互動)(2)“雷的盛宴”是如何落幕的?——“錢寶網”非法集資案真相調查

  這是被張小雷包裝為“價值達100億”的“老山森林公園度假村”項目。其實,這是一塊航空用地,“錢寶係”企業購買該地塊僅花了2億多元,目前也處于閒置狀態(1月15日攝)。 新華社記者 朱國亮 攝

  謊言堆砌的“産業帝國”

  為了維持“高息支付”的鏈條,需要吸引更多的資金支持。為此,張小雷精心炮制了一個“錢寶係”“産業帝國”的假象。

  在錢寶網鋪天蓋地的廣告宣傳中,“錢寶係”企業有70余家,涵蓋微商、地産、足球、甘油、共享單車等不同領域。但警方調查顯示,有實際經營的公司只有20余家,産生的利潤遠不足以覆蓋所需的高額利息,且這些公司大部分是內部關聯交易,極少有外部利潤來源。

  為了強化自身光環,張小雷還將旗下的一些項目包裝成前景廣闊的“優質資産”大肆炒作。然而記者在實地探訪後發現,這些項目的真實情況與宣傳內容相去甚遠。

  以 “江北智慧城”為例,廣告中聲稱“佔地200多畝、綜合市值將近200億”。據警方調查,錢寶公司獲得此地塊時的花費為12億余元。記者在項目現場看到,工地上長滿荒草,兩棟大樓只有外立面做了裝修,內部還是毛坯狀態。南京市國土局浦口區土地交易所負責人説,這塊地為科研設計用地,增值空間有限,按照規劃不能隨意變更,不能用于開發住宅。

  錢寶公司另一處被包裝為“價值達100億”的“老山森林公園度假村”項目,是“錢寶係”企業花了2億多元購買的航空用地。國土部門有關負責人表示,這塊地的規劃用途和出讓合同都約定了只能用于航空員工宿舍、候機樓、航空旅客住宿等,不能用作一般商業開發。

  2013年,江蘇吉信甘油科技有限公司被“錢寶係”企業收購,這家原本在淮安默默無聞的化工廠自此搖身一變被吹噓為“亞洲第一、年利潤逾2億”的頂尖企業。記者了解到,該廠年設計生産能力為10萬噸,但2017年的實際生産量為4.8萬噸,即便在江蘇省內也不突出;從企業納稅申報表和會計報表來看,2016年該廠營業額為2.57億元,凈利潤僅為1166萬元。

  至于讓不少參與人津津樂道的成都錢寶足球俱樂部,根據警方調查報告,2016年俱樂部凈資産為-1879萬元,借款7000余萬元,還拖欠數百萬元的球員工資,已經資不抵債。

  辦案民警介紹,張小雷一方面通過營銷造勢打造“錢寶係”企業“財大氣粗”的虛假形象,一方面塑造親民形象拉攏人心。多位參與人表示,張小雷平時經常做直播與用戶互動,把參與“投資”的用戶親切稱為一起做事業的“合夥人”,每年還會帶著用戶參觀項目、發起一些公益活動,從而取得參與人的信任。

(圖文互動)(3)“雷的盛宴”是如何落幕的?——“錢寶網”非法集資案真相調查

  這是張小雷對外聲稱的佔地200多畝、綜合市值近200億元的“智慧城”項目,但至今大片土地尚未開發,其上僅有兩棟內部尚未裝修的空置樓宇(1月15日攝)。 新華社記者 朱國亮 攝

  一場預備三年的“自首計劃”

  越來越大的資金缺口,讓這場騙局日益難以為繼。張小雷表示,近年來公司每年都會出現一兩次用戶擠兌事件。據錢寶公司高管康某回憶,在去年8月錢寶網的一次集中擠兌中,公司通過延長提現的到賬時間、提高線上任務的收益率和提高快速提現手續費,才驚險地度過了危機。事實上,在無法維係資金騙局後,張小雷已無路可走。

  “我為這一天已經準備了三年。”在看守所的高墻內,張小雷坦言,錢寶網違反國家相關規定採用借新還舊的方式向投資人吸收資金,“窟窿已經填不上了”。據警方初步調查,“錢寶係”企業的資金和資産已遠遠無法填補未兌付的集資參與人的本金缺口。

  諷刺的是,張小雷此前比作親人般存在的“寶粉”,最終被徹底拋棄了。張小雷説:“‘寶粉’們的損失是由我造成的,我願意承擔法律責任。”

  一位參與人表示,自己起初對錢寶網的高收益也有顧慮,但被張小雷包裝出來的實力欺騙了,于是決定賭一把。“投進去的22萬元裏有11萬是借的,我恨張小雷,也怪自己太貪婪。”他懊悔地説。

  “我的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相關法律,對于投資人造成的損失我深表歉意。我願意接受法律的制裁。我願積極配合相關部門妥善處理善後事宜,爭取寬大處理。”張小雷説。

  南京大學刑法學教授孫國祥指出,近年來非法集資犯罪手段不斷翻新,極具隱蔽性欺騙性。錢寶網以完成任務獲取高額收益為誘餌,收取用戶“保證金”,並採用吸收新用戶資金兌付老用戶本金及收益的方式,其運行模式具有龐氏騙局的特徵,一旦蔓延,將對金融體係乃至社會穩定産生巨大衝擊,嚴重影響實體經濟發展。

  據悉,目前南京公安機關正在加快案件偵辦進度,全力以赴開展追贓挽損工作,最大限度挽回集資參與人的損失。警方表示,公安機關已開通“錢寶網用戶配合調查取證受理登記平臺”,希望集資參與人及時、主動報案、登記信息,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同時,請集資參與人依法表達訴求,不信謠、不傳謠、不受蠱惑,不組織、參與各類非法活動。

  錢寶網張小雷主動投案自首

  張小雷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警方吁請錢寶網用戶配合調查取證

  錢寶網墜落 百分之六七十收益背後的龐氏騙局

+1
【糾錯】 責任編輯: 錢中兵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衝乎爾:“雪樹銀花”童話鎮
衝乎爾:“雪樹銀花”童話鎮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新華社國內照片一周精選
湖北恩施:臘梅飄暗香
湖北恩施:臘梅飄暗香
古法榨茶油 香飄大山外
古法榨茶油 香飄大山外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5721122289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