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經歷“轉折之年”
2018-01-19 08:12:13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對于中國外匯市場和跨境資金流動形勢而言,2017年可謂“轉折之年”。國家外匯管理局1月18日最新公布的多個數據表明,在持續了三四年的資本凈流出後,2017年跨境資金流動開始轉向基本平衡。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國際收支司司長王春英當日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表示,2017年我國外匯市場供求正趨向基本平衡,預計2018年中國跨境資金流動有望延續平穩運行格局。

  1月18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北京舉行新聞發布會,請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國際收支司司長王春英介紹2017年外匯收支數據情況,並答記者問。 新華社記者 申宏 攝

  多數據凸顯外匯市場供求趨平衡

  多個數據表明,2017年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形勢明顯好轉,外匯市場供求正趨向基本平衡。

  外匯收支情況的核心數據之一——銀行結售匯在去年呈現逆差大幅收窄的情形。外匯局數據顯示,2017年,按美元計價,銀行結匯同比增長14%,售匯下降1%,結售匯逆差1116億美元,同比下降67%。

  銀行結售匯在逆差明顯回落的同時,也呈現出月份間逆順差交替波動的特點。分季度看,2017年前兩個季度,銀行結售匯逆差分別為409億和530億美元,三季度逆差收窄至190億美元,四季度轉為順差12億美元。從月度數據看,9月、10月和12月結售匯均呈現順差。對此,王春英表示,近幾個月銀行結售匯差額確實有所波動,但總體規模都不大,反映了不同月份實體經濟、金融活動的微弱差異,不改變外匯供求總體趨向平衡的判斷。“即使是前些年外匯資金流入壓力較大時,各月結售匯差額也會上下波動。”她説。

  銀行遠期結售匯逆差總體收窄,也映射了外匯收支狀況逐漸向好。2017年,銀行對客戶遠期結匯簽約額同比增長111%,遠期售匯簽約額增長12%,遠期結售匯簽約逆差260億美元,較2016年下降69%。王春英認為,這説明2017年人民幣匯率預期總體更加穩定。

  另一項重要數據——銀行代客涉外收入也出現明顯改善。2017年,銀行代客涉外收入同比增長7%,支出增長1%,涉外收付款逆差1245億美元,同比下降59%。

  與此同時,市場主體購匯意願下降,外匯融資穩中有升,這在數據中亦有所體現。2017年,衡量購匯意願的售匯率,也就是客戶從銀行買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支出之比為65%,較2016年下降9個百分點,其中一至四季度逐季回落。“這説明企業根據自身經營需要繼續融入外匯資金,購匯償還外匯貸款的情況減少。”王春英表示。

  此外,數據還顯示,市場主體外匯收入結匯傾向上升,個人持有外匯意願減弱。2017年,衡量結匯意願的結匯率,也就是客戶向銀行賣出外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收入之比為63%,較2016年上升3個百分點,其中,一至四季度分別為62%、63%、64%和62%,説明市場主體結匯意願基本平穩。

  “一是跨境資本轉為凈流入,二是外匯儲備余額由降轉升,三是人民幣匯率預期和市場主體涉外交易行為更趨穩定。”王春英表示,中國跨境資金流動出現的這三個新變化,標志著跨境資金流動轉向基本平衡。

  今年跨境流動資金將保持總體穩定

  展望2018年,王春英預計,今年我國跨境資金流動仍將保持總體穩定。多位業內人士也判斷,我國跨境資本流動有望進一步改善。

  “2017年美聯儲三次加息並啟動縮表,特朗普政府也通過了稅改法案,但在此背景下,中國跨境資金流動形勢明顯好轉,近期外匯市場供求更趨向平衡,這説明中國跨境資金流動的發展變化實際上是多方面因素共同影響的結果。”王春英指出,一方面,美聯儲加息、縮表及美國政府稅改等因素並沒有持續加大外部市場波動,未來外部環境仍有望延續相對平穩的局面。另一方面,中國國內經濟基本面總體良好,仍是中國跨境資本流動的穩定性因素,未來還會發揮更加突出的基礎性作用。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王有鑫表示,鑒于目前我國經濟逐漸企穩,資産和投資回報率保持高位,人民幣匯率再次進入強勢周期且預期出現分化,金融市場對外開放領域和幅度增大,企業對外投資更趨理性,個人恐慌性購匯減少,預計2018年我國跨境資本流動將進一步改善。

  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表示,2018年跨境資本流動仍會小規模凈流出,全年外匯佔款余額下降3000億元左右。不過,穩健的貨幣政策將為外儲規模保持合理水平護航。

  匯率波動考驗企業防風險能力

  在跨境資金流動更趨平衡、有進有出的背景下,人民幣匯率也呈現出雙向波動的特點。盡管從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年初,人民幣呈現出較為明顯的升勢,但是業內人士表示,長期來看雙向波動將成為人民幣匯率的常態,而中國企業在匯率風險管控方面還需更進一步。

  “當前我國經濟保持平穩較快增長,總供需更加平衡,內生增長動力增強,這都會繼續支持人民幣在全球貨幣體係中保持穩定地位。同時世界經濟復蘇和主要經濟體貨幣政策正常化仍有一定的不確定性,未來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將成為常態。”王春英表示。

  知名外匯問題專家韓會師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2018年人民幣的單邊貶值預期已消退,雖然不能説升值預期佔上風,但至少結售匯市場基本恢復平衡,同時人民幣對美元的雙向波動也逐漸成型,人民幣CFETS指數比較平穩,在“參考一籃子貨幣”的定價大原則未變的前提下,人民幣後市走勢更主要的還是要觀察外圍市場美元的變化。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范若瀅也表示,從中長期來看,隨著中國經濟基本面改善,將給人民幣匯率較強支撐。逆周期因子調整引發市場貶值預期抬升的可能性不大,但未來人民幣匯率的波動區間將擴大。

  面對匯率雙向波動的新常態,業內人士表示,在企業的匯率風險管控方面,“風險中性”意識非常重要。“在匯率雙邊波動以後,最可喜的是,企業正在逐步改變對人民幣匯率的一個固定思維,賭單邊升值或單邊貶值的企業逐漸減少,前些年的非理性或恐慌性行為明顯減少。”王春英説。不過她也指出,還有部分企業匯率風險管理不到位,如對匯率風險認識不到位、對套期保值認識不到位等。作者: 記者 張莫 實習記者 向家瑩/北京報道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敏彥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冬日裏的動物
冬日裏的動物
“吃相思” 慶侗年
“吃相思” 慶侗年
為大橋“體檢”
為大橋“體檢”
探秘北印度洋莫克蘭海溝
探秘北印度洋莫克蘭海溝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8201122281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