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熬了十余年 青海鹽湖提鋰産業化熬出“鋰想”
2018-01-10 08:18:19 來源: 中國證券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全球已查明的鋰資源儲量為3400萬噸,青海鹽湖的鋰資源佔全球鋰儲量的60%以上,在我國,80%的鋰資源集中在青海。可以説,即將瓜熟蒂落的青海鹽湖提鋰,正站在“革新性變化”的關口,且空間廣闊。

  當新能源車、儲能産業需求井噴時,鋰從何來?這道“多解題”的每一個答案,都牽引著千億級的産業空間,其中,“鹽湖提鋰”或將是最具前景的答案之一。

  2015年至今,作為鋰電産業核心原材料的碳酸鋰,已由3萬元/噸飆漲至16萬元/噸。被市場價格所激活,在自然環境艱苦惡劣的青海鹽湖,鹽湖提鋰的攻關者們終于從十余年的奮進、煎熬與孤寂中探出頭來,發現他們掌握的技術將價值千金,由此開啟了大規模産業化的最後衝刺,期待著加入與礦石提鋰企業的全面競合。

  在青海三大鹽湖,實地調研的上證報記者發現,鹽湖提鋰産品已經進入動力鋰電産業鏈。春江水暖,産業資本也都嗅到機遇。如新年前夕,比亞迪、鹽湖股份等公告,擬斥資80億元投向青海鹽湖提鋰。

  而據2017年9月發布的《青海鋰産業專利導航報告》,全球已查明的鋰資源儲量為3400萬噸,青海鹽湖的鋰資源佔全球鋰儲量的60%以上,在我國,80%的鋰資源集中在青海。可以説,即將瓜熟蒂落的青海鹽湖提鋰,正站在“革新性變化”的關口,且空間廣闊。在助推我國新能源車産業降低成本、快速發展的同時,這也將提升我國鋰資源的戰略安全水準。

  突破:鹽湖提鋰産品已進入鋰電産業鏈

  “青海鹽湖提鋰這條産業路線已經打通了。而且可能就是由我們泰豐先行打通的,它應該算是第一家將青海鹽湖提鋰産品用在動力鋰電上的。”北大先行科技産業有限公司(簡稱“北大先行”)總裁高原博士(曾供職全球鋰資源巨頭FMC)向上證報記者表示。

  北大先行旗下的青海泰豐先行鋰能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泰豐先行”)是一家新能源電池正極材料企業,擁有15000噸磷酸鐵鋰正極材料、8000噸鎳鈷錳三元正極材料産能(已建成),下遊的鋰電龍頭比亞迪、寧德時代皆為其客戶。

  一般來説,鋰電池按正極材料的不同分為磷酸鐵鋰電池、三元材料電池、鈷酸鋰電池和錳酸鋰電池等。其中,磷酸鐵鋰電池、三元材料電池相對性能更好,但需要品質更高的電池級碳酸鋰來制備。如寧德時代在招股説明書申報稿中披露,動力電池係統在該公司的收入佔比達八九成,公司主要採用磷酸鐵鋰、三元材料作為正極材料制備動力電池。而泰豐先行在2014年至2016年分列寧德時代第三、第二、第四大供應商,2016年,寧德時代向泰豐先行採購的金額約為4.26億元。

  “作為原材料,青海鹽湖提鋰生産的電池級碳酸鋰,與經鋰礦石提鋰的電池級碳酸鋰相比,在本質上沒有區別。我們用于生産正極材料已有一兩年,下遊企業對此沒有傾向只求達標。”泰豐先行相關負責人表示。

  據查,向泰豐先行供貨的正是青海鋰業。青海鋰業由西部礦業控股股東西礦集團、青海地礦集團、中科院青海鹽湖研究所分別持股74.54%、23.08%、2.38%。青海鋰業表示,已掌握高鎂鋰比鹽湖離子選擇性遷移合成碳酸鋰技術,年電池級碳酸鋰産能達1萬噸。

  根據國家相關標準,純度達到99.5%以上即可歸為電池級碳酸鋰。

  對此,泰豐先行表示,青海鋰業産品的穩定性、品質、産量在青海排于前列。“目前它的電池級碳酸鋰純度達99.6%,絕大部分産品提供給了我們。”

  但青海鋰業的碳酸鋰産品仍存在部分問題。“它的純度沒有問題,但有個別微量雜質未除,所以,我們花了近億元自建提純裝置,從青海鋰業拉來電池級碳酸鋰後再做進一步除雜即可。”泰豐先行相關負責人表示,進一步除雜並不存在技術難度,“以前,青海鹽湖提鋰企業對微量雜質沒有概念,未和下遊企業對接,不知道哪些要除哪些不用除。現在它們都在開工新裝置,由提鋰企業自身完成除雜,要比我們下遊企業除雜容易得多,一噸頂多增加幾百元的成本。”

  歷程:技術“十余年磨劍” 衝關“開花結果”

  近日,上證報記者實地走訪了多家鹽湖提鋰代表企業、下遊廠商,以及青海省政府、中科院,各方普遍認為,碳酸鋰價格的大幅上漲對青海鹽湖提鋰産業化起到了關鍵影響。正是在這個激發因素下,各方多年的技術積累、工藝改造“開花結果”。

  “青海鹽湖提鋰比南美鹽湖提鋰要難多了。南美鹽湖的鎂鋰比5:1就算低的了,提鋰比較容易;而青海鹽湖的鎂鋰比有低到500:1的。所以,青海鹽湖提鋰發展得慢一些、需要的時間長一些、挑戰也大一些。”高原表示。中科院相關研究人士也向記者強調,實際上,青海鹽湖提鋰的技術,有些遠比海外要先進,這一兩年才有所突破,前期技術積累已有十余年。

  在察爾汗鹽湖,藍科鋰業董事長兼總經理何永平向上證報記者談起了碳酸鋰價格的變化,“2015年10月之前,碳酸鋰價格還維持在每噸3萬元至3.5萬元的水準,當年10月後突然提價到了每噸8萬元,2016年3月份前後,價格就漲到了每噸11萬元至12萬元。”

  據生意社數據,2018年1月5日,工業級碳酸鋰、電池級碳酸鋰報價分別約15萬元/噸、17萬元/噸。

  “這個問題很現實、也很好理解,當年碳酸鋰價格每噸3萬元、4萬元時,大家都處于盈虧線上,都在想方設法降成本,即使有生産電池級碳酸鋰的技術,但生存第一,誰也不願意多上裝置,都在盡量少除雜。”青海省政府相關人士表示。

  “藍科鋰業2010年即獲得了鹽湖提鋰的技術,但技術必須結合實地情況進行持續工業化工藝試驗。”何永平説,在那時,碳酸鋰行業沒人看好,企業大多虧損,也沒資金可投,起步、堅持很困難,大股東鹽湖股份考慮著鹽湖綜合利用,才把項目堅持了下來。

  隨著碳酸鋰價格上行,股東、銀行、資本開始“加注”。藍科鋰業至今累計總投資達10億元,2015年後投資明顯加速,技術路徑得到進一步完善,相關裝置也已開工。公告顯示,截至2017年12月25日,藍科鋰業生産碳酸鋰7759噸。已出産少量的電池級産品,但電池級産品量産還需一定時間。

  在青海鹽湖這塊寶藏上,類似藍科鋰業,各家企業的多年布局、技術積淀功不可沒。

  目前,我國鹽湖資源集中分布在青海、西藏等地,青海省內主要有西臺、東臺、察爾汗三大鹽湖,分別主要由國安鋰業、青海鋰業和藍科鋰業經營,各家的鹽湖提鋰技術路徑不一,分別選用煅燒法、離子選擇性遷移法、吸附法。

  以國安鋰業為例,其大股東方面2005年即在試制鹽湖提鋰,並于當年獲得一種生産碳酸鋰的專利。早在2004年前後,青海鋰業即已承擔國家高新技術産業化示范工程“青海鹽湖提鋰及資源綜合利用”項目。

  “沒有這些前期基礎,即使市場突然走好,企業也是抓不住機會的。大家通過這些年把技術都積累起來了,準備工作做得非常充分,市場機會終究是留給有準備的人。”何永平表示。

  雄心:13萬噸青海鹽湖提鋰産能在建

  在西寧市南川工業園,比亞迪正在雄心勃勃地建設新的電池工廠。

  上證報記者來到這片新基地,該基地計劃總投資40億元。其中,青海比亞迪鋰電池有限公司正在建設年産10GWh動力鋰電池項目,計劃于2018年下半年投産,一期工程可生産磷酸鐵鋰和三元電池。

  比亞迪在青海大手筆的底氣來源于對上游資源的把握。

  比亞迪、鹽湖股份2017年12月27日齊發公告透露,青海鹽湖比亞迪資源開發有限公司(簡稱“鹽湖比亞迪”)將新建年産3萬噸/年電池級碳酸鋰項目,項目總投資48.49億元。鹽湖比亞迪由鹽湖股份持股49.5%,比亞迪持股49%。

  鹽湖股份公告,藍科鋰業將在現有1萬噸/年碳酸鋰裝置基礎上,擴建2萬噸/年電池級碳酸鋰項目,項目總投資31.32億元。

  根據早前的合資協議,鹽湖股份確保其鹽湖鋰資源唯一供給鹽湖比亞迪。鹽湖股份還承諾,今後將其持有的藍科鋰業51.42%股權全部轉讓給鹽湖比亞迪。

  據青海省經信委介紹,比亞迪還在青海海東地區建設一家2萬噸磷酸鐵鋰正極材料廠。簡言之,比亞迪在青海形成了一套“鹽湖提鋰-正極材料-電池”的鋰電産業鏈。

  這僅是青海鋰電大爆發的一個縮影。根據《青海千億元鋰電産業發展規劃》,到2020年,青海鋰電産業投資達700億元,産值達780億元以上。到2025年,青海鋰電産業投資將達1600億元,産值達1800億元以上。

  青海省經信委向上證報提供的一份青海省“鋰電新材料産能表”顯示,青海省將鋰電産業鏈分為碳酸鋰、鋰電正極材料、鋰電負極材料、隔膜材料、電池、鋰電配套産業等。

  其中,僅碳酸鋰領域即有12家企業布局,總的規劃産能17.4萬噸。目前已建成碳酸鋰産能共計4.2萬噸,青海鋰業、藍科鋰業、國安鋰業各佔1萬噸;碳酸鋰在建産能共計13.2萬噸,藍科鋰業、鹽湖比亞迪、青海東臺吉乃爾鋰資源有限公司的在建産能分別為2萬噸、3萬噸、3萬噸,五礦亦在建1萬噸碳酸鋰産能。

  相關企業及青海省經信委向記者表示,新産能基本是以電池級碳酸鋰標準設計的。

  但針對青海鹽湖提鋰,亦有不同聲音。有研究人士指出,在鎂鋰比本已畸高的青海鹽湖,隨著提鋰的進行,鹽湖鹵水稟賦會越來越低,能否持續年産幾萬噸電池級碳酸鋰仍值得觀察。(記者 夏子航 李少鵬)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雪後梯田景如畫
雪後梯田景如畫
從國家科技大獎看創新走向
從國家科技大獎看創新走向
冬天,你想怎麼玩?
冬天,你想怎麼玩?
張家界武陵源現冰雪峰林 遊人享“南國雪色”
張家界武陵源現冰雪峰林 遊人享“南國雪色”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5701122235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