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人民幣“升不停” 在新變局與金融安全間謹慎前行
2018-01-09 07:51:40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京報漫畫/陳冬

  在金融自由化進程過半之際,如何在四大變局下既保障國家金融安全,又同時穩步實現經濟騰飛,當為我國相關部門慎而決之的重要課題。

  人民幣延續了新年伊始的“開門紅”。據媒體報道,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調升83個基點,報6.4832,雖最終收跌,但中間價一度創2016年5月3日以來最高。近期,接連升值的人民幣引發市場關注,未來的行情走勢也成為熱議話題,受到關注的還包括人民幣國際化問題。

  人民幣國際化不能冒進

  金融安全事關國家命脈,因此,對于以人民幣國際化為核心的人民幣崛起戰略,愈是呼聲高漲,愈應謹慎行事。

  事實上,人民幣國際化的戰略核心,是推動人民幣成為世界貨幣。方向正確,但“崛起”過程艱辛,需要相機而動。美元下臺絕非易事,人民幣國際化和人民幣崛起需要隨風潛入夜,步步為營。

  人民幣成為世界貨幣的前提是資本賬戶開放。目前,我國資本賬戶尚未開放,金融安全有墻保護。如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雖然我國也受到重創,但沒有衝擊到人民幣幣值。相比之下,泰銖、馬幣、韓元狂貶,以至于第七經濟體韓國國家破産了。因此,開放資本賬戶意味著人民幣將易受到市場攻擊,已有金融長城或被推倒,如果在我國實力尚不足時,貿然推動人民幣崛起,可能帶來巨大風險。

  其實,人民幣國際化只是金融自由化的映射之一。目前,我國金融自由化已完成了四分之三:利率市場化,金融機構經營范圍的擴大化,金融業準入的放開。第四步就是匯率的市場化以及貨幣的自由浮動。

  金融自由化引發四大金融變局

  在金融自由化進行過程中,也帶來四方面變局:一是金融空轉化,二是金融泡沫化,三是金融扁平化(民間化),四是金融高科技化(復雜化)。

  首先看金融“空轉”。金融業放開準入限制後,眾多公司、個人進軍金融業。金融機構林立之下,很難再從以央行為中心的傳統銀行架構出發,利用貨幣政策引導資金走向,調控實體經濟發展。所以,此時出現了“貨幣消失之謎”。從金融機構經營角度看,面對眾多同業競爭對手,利用資金運轉效率,以期利用“錢生錢”的方式突破競爭。錢生錢,就是把錢給張三的金融機構,張三再把它給李四的金融機構,再給王五,由此形成資金空轉。

  擊鼓傳花過程中,上家需要抽頭,層層扒皮。如果資金最終進入實體經濟,經過層層倒手,企業融資成本早已高企。然而,對于國家金融安全,恰恰需要資金進入實體經濟,更需要融資成本的適中普惠。

  金融空轉下,往往帶來資産泡沫,這就形成了金融自由化的第二變局。

  實際上,金融離不開泡沫。正所謂價格圍繞價值波動,價格和價值背離的部分就是泡沫。需要注意的是,是否泡沫出現就一定要當即擠破?社會經濟管理上常常伴有一種情緒,泡沫出現就要馬上擠掉,這個觀點實則有待商榷。

  就泡沫本身而言,是浮動于價值之上的價格部分,在各種因素的推助下日益膨脹,至于泡沫何時破滅,取決于吹泡沫的技術,而不在于泡沫大小。其實,諸多泡沫對金融和經濟的妨礙可能並非積重難返,若未充分考慮環境的復雜性,而當即擊碎泡沫便反而會釀成金融安全問題。

  2015年股市震蕩,國家後續花了大筆銀子救市,有人提出批評,認為當借此契機擊碎股市泡沫。然而,他們並未看到的是,如果不花巨資救市,破産的不僅有進行融券的大批受眾,證券公司、做股票質押的上市公司,以及銀行都將緊隨其後。即便不論公司,但銀行破産造成的擠兌風波帶來的社會問題是不容忽視的。

  又如,2015年8·11匯率改革,彼時將高估的中國人民幣幣值一下貶了3%,把匯率計算方式調整一下,輕微戳破了所謂匯率泡沫,這導致在2016年一年內,中國外匯儲備從4萬億迅速縮水到3萬億。2017年,中國人民銀行採取了一些行政措施扭轉了這一局面。

  當然,對泡沫的容忍並不意味著不警惕其可能蘊含的金融風險。而是要在充分權衡下,擇機而動,對金融泡沫的靜觀也是一種行動。

  第三個變局是金融出現扁平化。當下,金融機構多如牛毛,金融從業人士摩肩接踵,人人都在搞金融。在金融扁平化的過程中,資金脫實向虛隨之而起,熱錢的流經促發了種種龐氏騙局。百姓多年辛苦錢成為了e租寶、華贏凱萊一紙沒有邊際的許諾,水落石出後,又可能釀成社會群體事件。這些都在切實影響著國家安全。

  金融科技帶來新型金融衝擊

  第四個變局是金融的高科技化,也即復雜化。

  目前,金融復雜程度超出想象,運作幾近程式化。諸如股市波動,或與國外對衝基金等以復雜交易手法進行的量化交易有關;又如黑池交易,恐怕大多數金融學者也搞不清;甚至連最主要的載體貨幣也隨著技術在發生變化,信用評級、供應鏈金融等逐漸開始使用區塊鏈技術。而移動支付的崛起更推助了,大量金錢在無形空間地迅速流動。如果黑客破解了第三方支付技術,一個病毒就可能讓大筆金錢迅速轉移。這些高科技金融模式和産品正在改變世界的金融運行,也在影響著我國金融安全。在此背景下,國家安全需要掌控金融高科技,應對金融自由化和穩健發展金融國際化。

  金融是國家命脈,風險是金融的同義語。正因如此,金融需要審慎從事,從業者需要資質門檻,行業則需要牌照規范予以界別。

  資金是現代社會聯係的紐帶和利益分配中樞,歷史上國運興衰往往和金融密切相連,如果不是鬱金香泡沫,海上馬車夫荷蘭作為世界經濟中心的位置能夠延續多年;如果不是盧布的暴跌,站到坦克車上的葉利欽未必能使蘇維埃改旗易幟。金融對于國家安全的影響古已有之,在金融自由化進程過半之際,如何在四大變局下既保障國家金融安全,又同時穩步實現經濟騰飛,當為我國相關部門慎而決之的重要課題。

  □田利輝(南開大學金融學教授、青年長江學者)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雪後梯田景如畫
雪後梯田景如畫
從國家科技大獎看創新走向
從國家科技大獎看創新走向
冬天,你想怎麼玩?
冬天,你想怎麼玩?
張家界武陵源現冰雪峰林 遊人享“南國雪色”
張家界武陵源現冰雪峰林 遊人享“南國雪色”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2229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