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酷騎小鳴押金難退 共享單車行業再洗牌
2017-09-27 07:59:0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9月26日,部分遭遇押金難退的用戶,來酷騎單車總部退押金。新京報記者 陳維城 攝

  9月22日晚酷騎單車發給員工的內部信。

  “兩個多月了,酷騎單車還沒把押金退給我。”酷騎單車用戶梅女士向新京報記者抱怨道,“其間打了無數電話到酷騎公司,就是沒有人接。”近日,不少用戶反映無法在酷騎單車承諾的7天內收到押金退款。

  新京報記者獨家獲悉,酷騎單車近日致信內部員工稱,目前公司資金確實非常緊張,甚至可能會影響到公司的正常運營,讓員工自願選擇去留。無獨有偶,小鳴單車最近也深陷押金難退的泥潭中,甚至驚動深圳市消委會督促其盡快實現押金“即還即退”。

  小鳴單車、酷騎單車押金難退的事情愈演愈烈,這個在共享單車誕生之初就備受關注的問題,再次被推至風口浪尖。記者調查發現,目前有些共享單車企業將押金交給銀行來存管,但也有不少企業自保押金。動輒數以億計的單車押金,該如何保證安全?

  酷騎單車有用戶押金兩個月退不出來

  “從8月7日申請退押金,到了9月25日還沒退成功,客服電話也沒有人接。”梅女士無奈地説。近段時間以來,與梅女士一樣遭遇押金難退問題的用戶大有人在,微博上時不時有用戶反映酷騎單車押金長時間退不出來。

  9月25日,有酷騎單車分公司員工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酷騎單車部分分公司開始清退員工,只剩區域經理及人事等人員負責善後工作,如退租辦公地點,核算人員工資等事項。“領導説分公司的營業執照將注銷。”

  據酷騎單車官網顯示,酷騎單車共有16個分公司。日前,西安媒體報道,酷騎西安分公司已經人去樓空。一位已離職的酷騎河南分公司員工告訴河南商報記者,24日下午,酷騎河南分公司的50多名員工,已有多數簽署了離職協議。酷騎單車沈陽分公司的工作地點也已經停止辦公。

  面對押金難退問題,8月底,酷騎單車回應稱,“因酷騎近期上線一批新功能,由于時間短,功能更新頻繁,係統出現不穩定,導致部分用戶退押金遲緩。”隨後還表示,資深首席技術官及技術團隊將很快入職,屆時將“減少技術原因給用戶造成的各類困擾”。

  然而這些措施並未緩解酷騎單車燃眉之急,9月22日晚,酷騎單車人事行政部致信員工,信中提到“目前公司資金確實非常緊張,甚至可能會影響到公司的正常運營,員工工資的正常發放,為了不影響員工的正常生活,公司給大家一次自願選擇的機會”。

  信件內容顯示,員工可以尋找新的工作機會,公司將在9月30日結清離職員工工資,因資金緊張僅能結算基本工資,績效和其他補助不能結算。若有員工繼續工作,酷騎單車提醒,可能要面臨工資無法按時發放等問題。

  上述員工告訴新京報記者,假設有2000人申請退還押金,公司只能退700人左右。“從8月份開始有大量用戶申請退還押金,已經退了一個月,分公司沒錢付了。”

  9月25日,該員工告訴新京報記者,“同事們都知道公司要倒閉了,就怕承諾的工資發不了。”

  9月26日上午,新京報記者實地探訪酷騎單車總部,公司正常辦公,工作人員正在處理押金退還問題。“必須本人退款,不能幫忙代退。”一位工作人員介紹,填完信息就可以馬上退款。“我打了好多次客服電話,都沒接通,想著來總部看看能不能退。”從大老遠跑來退押金的張女士如願以償。

  新京報記者向工作人員表明來意,對方將記者領到內部辦公地點,其與同事溝通後向記者表示,“負責人不在,我們也聯係不上,不方便透露相關信息。”還有酷騎單車合作商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酷騎單車欠其數十萬元還沒結清,具體數額對方不便透露。

  小鳴單車押金難退被消委會約談

  除了酷騎單車出現部分用戶押金難退的問題,近期還有一家共享單車企業——小鳴單車也身陷其中。

  廣州的夏小姐向新京報記者反映,“今年四五月份,我在廣東時經常用小鳴單車,用得比較順暢,而且當時押金退款也挺及時。”8月份,她在上海出差,因為急事又使用了小鳴,結果發現單車經常是壞的,于是申請退押金,申請後好長時間,押金都沒有到賬。

  夏小姐多次撥打公司客服電話和當地消協電話,9月25日小鳴單車終于退還了199元的押金。“退押金居然用了一個月時間,如果不是投訴,恐怕很難退成功吧。”

  然而並不是所有用戶都這麼幸運,東莞的李先生就是其中一個。8月7日李先生使用了小鳴單車,兩天後申請退還押金,如今一個多月過去了押金也沒到賬。李先生多次聯係客服,問題也沒有得到解決。“還能怎麼辦,兩百塊錢也懶得耗費心思去管它。”李先生無奈地説。

  小鳴單車押金難退的事引起了有關部門的關注。深圳市消委會介紹,今年8月以來,收到有關小鳴單車押金難退的消費者投訴激增,深圳市消委會已約談小鳴單車。

  對于押金不好退的問題,小鳴單車相關負責人表示,“本次事件因網絡傳言引發消費者恐慌,大量集中退還押金的申請導致係統崩潰,加之客服力量配備不足,使消費者投訴飆升。”

  隨後深圳消委會介入,要求小鳴單車加大客服及技術力量投入,加快押金退還進度,力爭早日實現押金“即還即退”。

  9月25日,新京報記者多次撥打小鳴單車客服,電話一直連接不上。上述李先生告訴記者,“打了無數個電話,就有一次接通了,客服説幫忙給記錄下來,然後會交給工作人員處理押金退還的問題。”之後就沒有下文了。

  小鳴單車一些區域負責人早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均表示,目前小鳴單車處于正常運營狀態,係統也在加急維護中。

  新京報記者嘗試聯係小鳴單車方面,截至發稿未得到官方的答復。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2016年9月,小鳴單車獲得聯創永宣的數千萬元天使輪融資;2016年10月,獲得凱路仕1億元的A輪融資。今年7月,再次獲得由聯創永宣領投的B輪數億元投資。

   1 2 下一頁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共享經濟”連接你我
“共享經濟”連接你我
“火力-2017·青銅峽” 站在怒吼的火炮背後有多震撼?
“火力-2017·青銅峽” 站在怒吼的火炮背後有多震撼?
故宮賞鹿
故宮賞鹿
蓬勃發展的交通“大動脈”
蓬勃發展的交通“大動脈”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1729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