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郎鹹平再陷“站臺門” 浙江演講結束後遭群眾圍堵
2017-08-08 07:45:35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近年相當活躍的郎鹹平屢陷“站臺門”。昨天早間8點,有爆料稱,8月6日晚,著名經濟學家郎鹹平在浙江臺州演講結束後遭群眾圍堵。

  財經評論人吳其倫昨天在微博中表示,“8月6日晚,郎鹹平在臺州椒江劇院出臺,演講結束後從後門出來,坐上車之後被群眾圍堵。”

  事件

  郎鹹平被爆臺州演講後遭圍堵

  吳其倫在其微博中稱“經濟學家的言論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投資者”,“在之前的一次投資中,老郎為某機構充當了‘幫兇’的角色。老郎為一家機構站臺,説明他對于金融領域相關企業的商業模式知之甚少。”吳其倫最後表示,“專家啊,不是什麼錢都能賺的!你們在應邀參加商演時,應該好好研究一下主辦方究竟靠不靠譜。出臺有風險,代言須謹慎!”

  臺州晚報公眾號報道也稱:8月6日晚,幾段視頻在市民微信群裏流出,街上的市民圍堵著一輛轎車,場面非常混亂。被圍在中間的車子寸步難行,周圍喊聲一片,甚至有人趴在轎車引擎蓋上。據了解,當場被堵在車裏的是著名經濟學家郎鹹平。此後,臺州警方也表示,郎鹹平確實被圍堵在車內。

  追訪

  郎鹹平連續三年被圍堵

  郎鹹平被圍堵不是第一次。2015年12月,也曾爆出郎鹹平被投資者圍堵的消息。當時有人在網絡上爆出知名經濟學家郎鹹平12日在上海遭圍堵的視頻,當時有網絡文章指稱是因為郎鹹平曾經為一家機構站臺,但郎鹹平公開發文否認。

  2015年,一家有色金屬交易所涉及22萬投資者400多億元的兌付危機事件在全國引起強烈關注,涉及資金之多、投資人之廣極為罕見。郎鹹平與《貨幣戰爭》作者宋鴻兵一起,被當做該機構“站臺”者之一。根據當時的網絡視頻,一些以中年婦女為主的市民喊著“郎鹹平詐騙、郎鹹平滾出上海”,有安保人員在現場維持秩序,郎鹹平本人並未出現在視頻中。

  調查顯示,這源于2011年7月以來,該有色金屬交易所曾相繼在杭州、上海、寧波、溫州等城市舉辦了投資報告會,並邀請一些海內外知名經濟學家與觀眾們現場交流,探討宏觀形勢下稀有金屬的産業趨勢和投資機會,其中就包括郎鹹平。郎鹹平的照片被印在這家有色金屬交易所投資報告會的宣傳單頁上,上面還有“比黃金值錢,比股票安全”等産品的宣傳語。

  另據了解,2016年4月16日下午,郎鹹平與四名保鏢現身上海浦東一家五星級酒店講課。部分投資者聞訊前來,希望郎鹹平當面為一家機構背書做出解釋和道歉。當時有網友拍攝了現場視頻,從視頻上看,郎鹹平是在參加一個名為“2016年中國CEO領袖千人峰會之‘唐郎會’”的活動。

  關注

  郎鹹平屢陷“站臺門”

  除了這家有色金屬交易所讓郎鹹平屢次被圍堵鬧心之外,郎鹹平站過臺的一些大型P2P、財富公司也在“觸雷”。

  今年5月的公開信息顯示,2016年4月21日,望洲財富在首頁上突然發布《致客戶及員工公告》稱,經多日聯係及多方查詢,現正式確認:望洲集團、望洲財富董事長楊衛國失聯,卷款約10億元人民幣。望洲財富已組成追討工作組,其成員及聯係方式均已挂網。根據當時媒體發布的新聞報道,望洲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發起並主辦的“郎眼看財經 望洲贏未來——2015望洲財富金融高峰論壇廣州站”活動上,郎鹹平也以“重量級嘉賓”的身份發表了演講。

  另據北京青年報記者了解,今年5月22日,自稱具有上市係及國資背景的網貸平臺合拍貸發布公告稱,平臺已經出現逾期,決定暫停運營。而合拍貸創始人張金如也因為“快鹿事件”正接受公安機關調查。公開消息顯示,5月12日,上海快鹿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件被立案調查,而張金如在創設哲琿金融之前曾在快鹿公司短暫任職,為配合警方查清快鹿公司的相關涉案情況,張金如已前往公安機關配合調查。

  而合拍貸還與郎鹹平家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根據合拍貸官網資料,郎鹹平之子郎世瑋的上海高漢新豪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郎基金)是合拍貸的第三大股東。此前合拍貸宣傳的創始人、首席執行官也是郎世瑋。合拍貸還曾多次以知名財經作家郎鹹平到其平臺考察進行廣泛宣傳。截至昨天北青報記者發稿時,合拍貸官網公司動態一欄仍有郎鹹平的消息,一則2015年的消息將郎鹹平稱為集團首席戰略指導。

  新聞鏈接

  郎鹹平出場費一次30萬

  邀請經濟學家為企業“背書”,一度成為諸多互聯網金融平臺吸引投資者注意力的不二選擇。去年的相關調查信息顯示,熱衷參加此類活動的經濟學家出場費大多明碼標價,從3萬到30萬元不等,並有專門的中介機構負責接洽。以出鏡率最高的郎鹹平為例,其出場費在30萬元左右,代言費則為2年200萬元。

  據了解,部分專家學者大體以三種形式為互金平臺“站臺”,一是作為嘉賓參加平臺舉辦的活動;二是到平臺任職或受聘成為專家顧問;三是直接投資入股。作為嘉賓出席活動是最常見的“站臺”形式,也被稱為“走穴”。網易財經調查發現,這已形成一條完整的生意鏈條:有需求的企業通過中介平臺聯係專家,雙方商議好價格敲定日期後便可簽訂合同。在此過程中,企業只需提交公司基本資料和活動大綱即可。這些類似“掮客”的中介平臺大量存在,經濟學家們的出場費(不含發票、機票和食宿)則被明碼標價。

  去年4月27日,由14部委組成的處置非法集資部際聯席會議明確指出,非法集資組織機構不惜通過電視、報紙、網絡等媒體進行包裝和宣傳,並邀請名人、專家、學者、官員等為自己站臺造勢,容易對公眾造成很強的誤導。隨著監管日趨嚴格,“站臺經濟”的生態開始被打破。(記者 劉慎良)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王崢奪得世錦賽女子鏈球銀牌
    王崢奪得世錦賽女子鏈球銀牌
    立秋日的“七彩祥雲”
    立秋日的“七彩祥雲”
    曬“秋”
    曬“秋”
    濟南潮汐車道“拉鏈車”上路
    濟南潮汐車道“拉鏈車”上路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99701121446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