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海外有點”成中國制造業新動向 稅收及資金顯優勢
2017-08-07 07:36:01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圖為山西太重工人正在生産機械配件。(資料圖片) 中新社記者 張雲 攝

  《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獲悉,擴展海外産能已經成為我國本土制造業企業實現創新轉型和結構調整的重要手段。除勞動力成本外,主要動因還包括靠近消費市場、靠近技術研發中心、稅收及資金成本優勢等。

  據了解,和在華部分外資“回流”相比,國內制造業的海外産能布局多數具有“內穩外增”特徵,海外産能的提升可以被視為國內制造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組成部分。

  海外設廠動機更加多元

  從近兩屆廣交會看,“設立海外工廠、開展海外並購”已經不再是海爾、格力等大企業的專利,而是成為囊括多數工業門類、覆蓋大批中小型企業的普遍選擇。

  在今年4月至5月舉行的第121屆廣交會上,《經濟參考報》記者注意到,企業專門在展位前打出大幅海報、展示自己海外工廠的情形屢見不鮮,甚至連琉璃磚這樣的細分領域都有海外布局需求。

  年出口額達2000萬美元的德州振華裝飾玻璃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邢化亭説,企業正考慮兼並一家意大利企業,主要是因為並購對象在捷克設有工廠,方便進入歐洲市場。

  從《經濟參考報》記者走訪情況看,我國企業海外布局動機更加多元、方向更加多樣。除勞動力成本外,我國本土制造業外遷的主要動因還包括靠近消費市場、靠近技術研發中心、稅收及資金成本優勢等。

  福州尚飛制衣有限公司總經理陳耿説,該企業以中日韓合作方式,在非洲和越南設有工廠,非洲勞動力成本在50美元至100美元之間,而福建工廠月用工成本在650美元以上,但也要看到非洲工廠的勞動生産率僅為國內的三分之一,折算後兩地用工成本差相對縮小。

  青島即發進出口有限公司業務經理曹玉花説,繼柬埔寨工廠後,企業2015年起在越南設廠,當時主要是想利用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零關稅優惠。目前越南工廠的勞動生産率和國內工廠相比仍有差距。

  非勞動力成本動因在國內企業赴歐美日等發達地區投資過程中更為明顯。安徽省蕪湖市禦茗華電子商務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王瀚清説,企業計劃赴美投資生物醫藥和人工智能領域研發,“首要原因就是目前美國技術比國內技術發展更係統、更專業”。

  海爾海外電器産業有限公司副總裁張慶福説,海爾最新的海外工廠位于俄羅斯,一期項目産能為125萬臺冰箱,設廠的主要原因就是靠近俄羅斯和中亞市場。

  本土制造産能仍保持競爭力

  究竟該如何看待本土制造業從智能家電到紡織服裝的這種海外産能“全面擴張”?《經濟參考報》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和在華外資“轉移”“回流”相比,國內制造業的海外産能布局多數具有“內穩外增”特徵,海外産能的提升可以被視為國內制造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組成部分。

  一是“國內産能基本穩定、國外産能不斷提升”並存。記者走訪的不同行業企業均表示,不論是向歐美發達國家轉移,還是向發展中國家、“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轉移,其國內産能並沒有隨之縮減,這和外資企業往往在外遷同時縮減在中國的産能形成了鮮明對比。

  曹玉花説,在越南工廠建設和投産期間,即發青島工廠的年度出口額一直保持在7億美元左右。

  陳耿表示,尚飛在擴展海外産能的同時,也在江西建設新工廠,全面引入自動化生産線,“幾十條流水線並成一條大生産線,産品全程不落地。”

  二是國內産能和海外産能逐漸形成“高低搭配”態勢,推動國內制造業向“微笑曲線”兩端轉移。

  上海龍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國際貿易事業部進出口二十六部經理汪兵説,國內企業通常是“立足中國,布局海外”,因此海外産能主要選擇中低端産品,國內産能主要負責中高端産品;此外就是選擇“設計和運營在國內,生産在海外”的思路,形成了“中國設計、非洲生産、歐洲銷售”的新格局。

  關鍵“窗口期”宜審慎把握

  針對當前態勢,一些受訪的國外企業和商會人士認為,當前仍是我國本土制造業調整國內外産能比重的“窗口期”。

  以最具代表性的紡織服裝業為例,國際服裝聯盟主席貝克、利豐公司執行副總裁薩馬塔茨和美國時尚行業協會會長休斯均認為,去年我國紡織服裝出口約佔全球總出口的37%,中國仍將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期內保持美國市場最主要供應國的地位。

  越南棉紡協會會長阮文俊認為,在TPP不能實施或沒有替代協定情況下,外資企業對越投資有可能停頓。

  但記者在採訪中感到,盡管目前低成本國家的出口增長有很大一部分是中國企業創造的,供應鏈和訂單仍掌握在中國企業手中,但這一“窗口期”存在一定變數,值得警惕。

  一是未來我國制造業海外産能布局進程還會持續。江蘇一家大型外貿集團紡織部門負責人説,以紡織服裝業為例,從2010年的“零零碎碎往外走”,到2013年前後“大家都想試著走”,再到現在“批量規模向外走”,“主要是海外工廠普遍進入收獲期,可以賺到錢了。”

  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也表示,在“一帶一路”倡議帶動下,到非洲種棉花、到東南亞和南亞建加工基地、到新疆投資工業園成為企業共識,預計還會有更多企業抓緊落實海外投資。

  二是國外産業鏈條配套速度正在快速提升,制約海外産能競爭力的“硬門檻”正在降低。

  一些企業人士反映説,以越南為例,三年前還是一片空白的工業園區,目前已經可以完成除印染外的所有服裝生産環節,産業環節配套速度超出預期。而據記者採訪了解,有的傳統制造企業海外員工數已經達到國內員工數的7倍。

  “特朗普減稅”

  或加劇全球引資博弈

  除上述兩大因素外,以“特朗普減稅”為代表的全球投資“軟環境”競爭加劇,也引起了國內企業的注意。

  事實上,在今年舉行的中美(廣東)投資合作論壇上,“生産要素成本低廉”已經成為美國吸引我國制造業企業赴美投資的重要影響因素,促使我國制造業赴美投資領域不斷擴展。

  一些專家認為,全球主要經濟體都在試圖通過減稅等手段吸引實體經濟特別是制造業投資,中國有必要在稅制改革方面加大力度,避免本土制造業在新的全球競爭中失去先機。

  一家近期赴美投資設廠的企業相關負責人表示,企業絕沒有對國內投資環境産生悲觀情緒,扎根本國市場的想法絕沒有動搖,但也要看到目前國內投資環境依然有改善空間,進一步降低稅費成本很有必要。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相關報告認為,今年4月底公布的特朗普稅改計劃堪稱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減稅計劃,稅改計劃的“最大亮點”是將公司稅稅率從35%大幅削減至15%,此外還要廢除3.8%的奧巴馬醫保稅、為美國公司實現地區稅制公平化等。如果實施,在美企業實際承擔的綜合稅負“幾乎接近部分避稅天堂的稅率,將顯著提升美國競爭優勢,吸引大量企業留美”。

  上述報告認為,今年年初以來中國經濟明顯回暖、企業活力增強,與近幾年大力度的減稅降費為企業減負有直接關係,但相較于美國的減稅計劃,目前我國稅改力度和幅度仍顯不足。報告建議,有必要重新審視稅費體制,從戰略高度謀劃新一輪稅改,以重塑我國的全球競爭力。

+1
【糾錯】 責任編輯: 郭潔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夢幻荷塘
    夢幻荷塘
    暴雨中的“最美人墻”找到了!
    暴雨中的“最美人墻”找到了!
    河南濟源酷暑難耐 上百野生獼猴扎堆衝涼
    河南濟源酷暑難耐 上百野生獼猴扎堆衝涼
    戈壁大漠上演自行火炮分隊對抗,場面霸氣!
    戈壁大漠上演自行火炮分隊對抗,場面霸氣!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21121439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