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天津“瓷房子”將被拍賣 法院和房主估值差近百億
2017-07-31 08:23:4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2017年7月10日,“瓷房子”現狀。新京報記者 王婧祎 攝

  4層小洋房,外墻、房頂、窗欞、門楣,所有能看到的部分全被瓷片和瓷器覆蓋。沿屋頂房脊有一條龍形雕塑,長逾百米蜿蜒而下,龍身亦全用瓷片裹成。

  這座上百年的法式“瓷房子”,位于天津市和平區赤峰道64號(新72號),因其主人的獨特裝飾,變成了當地一景。

  但是,自誕生之日起,瓷房子就被質疑“破壞歷史舊貌”、“裝飾俗氣”等。最近,瓷房子因其主人身陷借貸官司,法院宣布將被拍賣。6月29日,天津市東麗區人民法院發布公告,將于7月22日拍賣“瓷房子”,起拍價為1.4億多元,幾日後將拍賣時間推遲到8月8日。

  拍賣底價是東麗區法院委托一家評估公司對瓷房子做出的評估價,並不包括瓷房子上面的瓷片價值。而由瓷房子的主人、天津市政協委員張連志委托的評估公司,給出的評估價高達近98億元,其中瓷片的價值被評估為94億多元。

  按照此前雙方簽訂的一份執行和解協議,張連志需要在拍賣前,將瓷房子上的所有瓷片清理幹凈,配合拍賣。截至記者發稿時,瓷房子的外觀未有變化。

  裝修十年備受爭議

  瓷房子位于天津著名的歷史建築集中區,毗鄰張學良故居等知名歷史建築。其前身是建成于上世紀20年代的法式洋樓,曾是近代外交家黃榮良的故居。

  張連志的助理黃小燕説,2000年,張連志斥資3000萬元從天津市工商局下屬的某三産公司買下黃氏故居,從此便開始對這座老舊建築裝修“變身”。

  瓷房子的工作人員介紹,改建工作從2000年開始,持續到2010年。其中,瓷房子博物館于2007年正式開館迎客。

  張連志説,他喜歡瓷器,收藏瓷器對他而言“是個愛好,也是個夢想”,由他親自設計和裝修而成的瓷房子是“一件作品”。

  此前,他曾在天津經營一家餐廳,由位于天津五大道風情區的小洋樓“疙瘩樓”改建而成。餐廳裏食客使用的餐具、桌椅等均是老物件兒。餐廳內外壁也貼滿了碎瓷片。不僅如此,張連志還將自己的一輛路虎車身貼滿了瓷片。

  為了建設瓷房子,張連志自稱耗費了不菲的心血。瓷房子號稱用了“7億多古瓷片、13000多只古瓷瓶和古瓷碗、500多個瓷貓枕、300多尊石獅子、1尊清代琉璃獅子、300多尊佛造像、12尊小瓷人、1尊石像、幾百件明清時期家具”。

  張連志説,瓷房子裏充滿了他的創意。房頂上鑲滿瓷片的龍爪,代表伏羲女媧;窗欞格子是織毛衣的“元寶針”圖案,表達對母親的思念;院子地面用碎瓷片拼出9個連在一起的銅錢,代表“財源滾滾”、“九九歸一”等。提到瓷房子的設計,張連志反復感慨:“多美啊,很美!”

  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認可瓷房子的“美”。

  一位去過瓷房子的網友説,抬頭看見貼滿密密麻麻瓷片的屋頂,“密集恐懼症都犯了”。在某攝影論壇上,有人發帖請教瓷房子的拍攝技巧,因花色太多、瓷面又反光,很難拍攝,有攝友回復,“別拍了,那房子太醜了”。

  記者隨機採訪了多位參觀瓷房子的遊客,有人表示,“很獨特,別的地方沒有”、“就是來看個新鮮”,有人則直言不諱,“挺奇葩的”。

  面對審美上的非議,張連志顯得很淡定,他認為每個人的觀點不同,“一個作品出來,肯定有人不理解。”在他看來,瓷房子更重要的是傳遞一種瓷器文化。

  瓷房子內外貼滿的瓷片真假亦是爭議焦點。

  張連志對外宣稱,所用的全都是真正的古瓷片,還有鈞窯、定窯等名窯瓷片。他曾放言,如果誰能找到一片新的現代瓷片,“獎勵10萬元”。

  對于張連志的説法,文物鑒定師、中國文物基金會專家委員邊正明則毫不客氣地指出,瓷房子的瓷片並不全是古代的。這些瓷片有一大部分屬于清代晚期,歷史價值不是很高,還有一部分是現代工藝品。

  邊正明告訴新京報記者,據他了解,瓷房子搜集瓷片的時候是大批量購入,有些瓷片是近代的,即使是古代的,也“絕大部分是普通的民窯瓷器”,“沒有非常精美的,包括梅蘭竹菊、花卉的、其他有典故的東西,幾乎沒有。”

  對于瓷房子懸賞10萬元“尋新瓷”的説法,邊正明委婉地説,“我只能説,再過200年全是老的。”

  涉嫌破壞文物但未有改觀

  與外觀美醜、瓷片真假的質疑相比,瓷房子更受詬病的是涉嫌破壞文物。

  公開資料顯示,2005年8月31日,天津市政府批準首批323幢歷史風貌建築名單,瓷房子赫然在列,保護等級為“重點保護”。

  2005年9月1日正式實施的《天津市歷史風貌建築保護條例》第十九條規定,“重點保護的歷史風貌建築,不得改變建築的外部造型、飾面材料和色彩,不得改變內部的重要結構和重要裝飾。”

  一位原天津博物館的研究人員稱,瓷房子的改建顯然違背了這一規定,對建築的飾面材料進行了改變。

  天津民間志願者組織“天津記憶”,自成立以來就活躍在保護建築遺産領域,在天津頗有名氣。他們一直關注和批評瓷房子以及“疙瘩樓”的改建行為,曾多次在網上發帖,記錄兩棟建築遭受破壞的全過程。

  “疙瘩樓”建于1937年,由意大利建築設計師設計,曾是著名京劇藝術家馬連良的故居,也是天津首批歷史風貌建築,列為“重點保護”等級。

  “天津記憶”負責人傅磊告訴新京報記者,張連志對黃榮良舊居和疙瘩樓用所謂的各種“文物”瓷片裝修,裝修後的樣子“不僅不是天津歷史風貌建築的代表,反而是破壞的典范,內外裝飾毫無美感,嚴重拉低審美水平,可以説是天津的一道‘疤痕’。”

  傅磊提供了一張瓷房子改造前的照片,黃色外墻、紅色屋頂,墻體僅有簡單粉刷,房屋幾乎沒有外飾,氣質簡樸,與現在被瓷片包滿的樣子確實完全不同。

  邊正明説,他和一些周邊市民聊過,在他們小時候的印象中,這片樓房不同于普通民宅,是法式建築,有歷史有故事,現在被瓷片完全掩蓋了,“是對歷史文化的一種破壞”。

  天津市和平區文物所負責人在接受天津日報報業集團《新金融觀察》採訪時曾表示,瓷房子貼瓷片的行為屬于違法行為,黃榮良故居的裝修整改需要向有關部門申報,而瓷房子在裝修前並未進行申報。但該負責人表示,文物所在管理上沒有強制力,只能多次對其提出警告。

  而近年來,瓷房子為何可以作為天津市3A景區開門營業,接待遊客?該文物所負責人説,3A景區的評定屬于旅遊局負責,博物館的申報則屬于民政局負責,“3個部門間信息不對等使其有機可乘”。

  然而,與該負責人的説法矛盾的是,2006年,位于“疙瘩樓”的粵唯鮮集團曾被評為和平區文物保護工作先進單位;張連志本人也被評為和平區文物保護工作先進個人。

  對貼瓷片涉嫌違法的説法,張連志稱,瓷房子買來的時候年久失修,幾乎是危樓,他僅加固修繕就用了將近兩年時間。貼瓷片其實是對房子的一種保護,因為瓷片很抗腐蝕,貼的過程還要涂抹水泥,對房子起到了加固作用。

  借貸糾紛

  近日,瓷房子引起關注則是其作為借貸抵押物,即將被拍賣。拍賣背後是張連志陷入的一起借貸官司。

  張連志説,瓷房子工程持續近10年,投入太大,欠了很多錢。張連志的助理黃小燕説,瓷房子就是個“無底洞”,2007年瓷房子正式開業時,他們已經欠了材料商、供貨商、施工方1000多萬元。為了還錢,他們通過民間借貸借了1200萬元,2年內就滾到了3700多萬元。外加要給瓷房子辦理房産證、國土證兩證合一,還要繳納1300多萬元的土地出讓金,公司那時資金鏈已斷裂。

  2012年夏天,張連志在鑫澤小額貸款公司(以下簡稱鑫澤公司)借貸,前提是用瓷房子做抵押。

  張連志和黃小燕回憶,他們通過自稱鑫澤公司員工的單輝向鑫澤公司借了兩筆錢,第一筆錢4250萬,2012年7月和8月份打入瓷房子方面的賬戶。但在2012年10月到2013年2月之間打入第二筆錢的數額上,雙方産生了分歧。鑫澤公司認為借給張連志5000萬。而張連志説,打第二筆錢時,單輝以“做流水”為名要走了張連志公司財務人員林某的銀行卡和U盾,整個卡裏的資金往來自己並不知情。

  張連志説,雖然鑫澤公司第二筆借貸最初給卡內打入5000萬,但經多次轉入轉出後,真正給到張連志的粵唯鮮公司、瓷房子的財務賬戶、瓷房子的材料商等債主那裏的只有1501.88萬,其余資金都轉到跟自己沒有任何關係的個人或者公司賬戶了。

  對此,天津另一小貸公司負責人常順(化名)透露,他以前和單輝有不少業務往來,單輝常用他公司賬戶走賬。他曾向鑫澤公司借款1800萬元,而在2012年10月23日,鑫澤公司給他打款1800萬元時,所用賬戶就是張連志公司財務林某的賬戶。這説明,張連志公司財務林某的賬戶,確實曾被鑫澤公司使用過。

  鑫澤公司總經理王嘉臣告訴新京報記者,公司總共借給張連志是一億元本金,利息最初定的是年息36%,後來按照24%執行,因為張連志一直不還錢,利息又減免不少,截止到現在,連本帶息一共是一億三千多萬元。

  王嘉臣説,單輝實際和鑫澤公司沒有任何關係,他也從未見過單輝。單輝是鑫澤公司前任總經理崔某的朋友,崔某目前也已不在鑫澤公司工作。至于這一億元是如何形成、如何轉賬等具體問題,王嘉臣稱自己當時還沒來鑫澤工作,不了解具體情況。

  因為雙方對借貸數額的爭議,張連志始終未完全償還鑫澤公司的借款。2016年7月7日起,張連志被東麗區法院以不同理由,連續拘留3次,每次15天(第3次實際執行12天)。第一次的理由是“拒不履行法院生效文書”,第二次是“張連志拒絕申報財産”,第三次理由與第一次相同。

  該案件的執行法官為天津市東麗區人民法院法官鄭某。7月20日,鄭以需讓天津市高院批準為由,拒絕了記者的採訪。

  瓷房子評估價值懸殊之爭

  盡管面臨拍賣,但瓷房子景點似乎並未受到影響。記者看到,7月的幾天,瓷房子售票處始終有很多遊客排隊。一位工作人員説,寒暑假等節假日是旅遊旺季,平時一天也能有幾百到上千名遊客,他們除了春節休息7天以外,其他時間都開館。

  瓷房子作為“天津市著名景點”,網上流傳多份“天津旅遊攻略”、“天津必去的N個景點”等帖子,均把瓷房子列入其中。

  張連志未對記者透露瓷房子每年的收入和利潤情況,但按工作人員透露的日均接待遊客數量及每張門票50元價格估算,平均每天瓷房子門票收入大概可進賬數萬元。

  2016年8月17日,被第三次拘留後,張連志在東麗區法院簽下一份執行和解協議,約定張連志自協議簽訂之日起,向鑫澤公司支付500萬元,其後每個月支付50萬元,于2017年4月30日前一次性還清所有欠款。

  瓷房子經理張帆向記者出示了由東麗區法院開具的繳款憑證,他們從2016年8月份簽訂和解協議後,一次性支付了500萬,之後每個月都付給法院50萬,目前已經還了1000萬元。但到約定最後一次性還清欠款的期限,他們並未將剩余欠款全部還清。

  2017年6月29日,天津市東麗區人民法院發布公告,將于7月22日對“瓷房子”進行拍賣,起拍價為1.4049億元,幾日後又將拍賣時間推遲到8月8日。

  東麗區法院曾委托天津中量房地産土地評估公司對瓷房子評估,該公司于2016年8月出具的估價報告稱,“確定估價對象于價值時點可能實現的市場價值(不含室內室外文物及瓷器裝飾價值)取整為人民幣1.4049億元,平均單價為52471元/建築平方米。”

  而瓷房子方面委托北京市國宏信價格評估有限公司對瓷房子進行估價,于2017年3月出具的評估報告中,對瓷房子估價為97.9億多元,其中瓷房子的瓷片部分價值為94.6億多元,瓷房子房産部分價值為3.3億多元。

  兩份評估結果差異巨大,主要原因在于是否將瓷片價值考慮在內,而即使不考慮瓷片,“裸”房的價格也相差近2億元。

  記者聯係到天津中量房地産土地評估公司的估價師劉德建,他參與了此次對瓷房子的估價。對于為何未將瓷片價值評估在內,劉德建表示,“我們按照法院給的委托來評估”。他不願解釋評估的過程和標準,“因為我們是受法院的委托,對外的口徑要通過法院,沒有經過法院的授權和指示,對外不能説過多的情況。”

  而對于為何未將瓷片納入評估范圍,東麗區法院執行法官鄭某在接受天津《新金融觀察》採訪時表示,“瓷房子方面主張其內外瓷器、瓷片屬于文物,法院不能拍賣,所以此次拍賣只涉及房産本身,拍賣完成後,由買賣雙方對瓷器、瓷片的歸屬進行協調。”

  在張連志去年8月份簽訂的執行和解協議中,有一個條款是,“在拍賣之前,被執行人有義務協助將上述房産中所有瓷片等裝修材料進行清場配合拍賣,截至拍賣日不清場視為放棄權利,申請人有權對其進行處置,並對由此發生的損壞、丟失概不負責。”

  按照法院公告,8月8日,瓷房子將面臨拍賣。截至記者發稿時,張連志並未對瓷房子上面的瓷片做出改變。

  北京安博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律師張軍認為,在本案中,原本為單獨物的瓷片等裝飾材料已經附和在房屋主體結構上,構成了附和物的重要組成部分,客觀上已經達到非損毀不能分離的程度,故為維護社會公共利益,實現物盡其用,避免社會財産的損失和資源的浪費,不應予以分割。

  鑫澤公司王嘉臣則向新京報記者透露,目前有一家深圳的公司在與他們接洽,希望接手鑫澤公司對瓷房子的債權,若雙方交易成功,這筆債權會轉移到深圳公司方面,而深圳公司則可以向法院主張自己的權利,可以繼續拍賣,也可以暫不拍賣。(記者 王婧祎)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加州西瓜節”在洛杉磯舉行
    “加州西瓜節”在洛杉磯舉行
    山西渾源:恒山腳下荷爭艷
    山西渾源:恒山腳下荷爭艷
    臺風“納沙”登陸福建福清
    臺風“納沙”登陸福建福清
    走進警營迎“八一”
    走進警營迎“八一”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1404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