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網約車新政實施一年調查:打車難、打車貴重現?
2017-07-28 07:38:28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資料圖:山西太原,民眾使用網約車服務。 中新社記者 武俊傑 攝

  去年7月28日,《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簡稱《暫行辦法》)正式出臺,明確了網約車的合法地位。新政實施一年來,網約車市場逐步走向正規化。在網約車平臺不斷調整與轉型的同時,乘客和司機在這一年中又有著怎樣的體驗與感受?

  “打車難”“打車貴”重現?

  “這一年間,等待的時間在拉長,個人感覺相比于新政實施前,打車更難了。”家住北京通州的劉女士感嘆道,“尤其這半年感覺越來越明顯,現在打開叫車軟件恨不得先祈禱一下。上周我晚上下班叫車,開了滴滴、首汽約車、易道、神州專車四個軟件,等了半天才有人接單。”

  過去一年,哪些城市打車更難了呢?滴滴7月25日發布的大數據顯示,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2017年6月早晚高峰與夜間時段的“打車難”均有不同程度上升。其中,深圳早晚高峰打車難度上升幅度最大,增幅同比達22.5%;而北京夜間打車難度上升幅度最大,增幅同比達17.9%。

  衡量打車的難易度,“應答率”可以直觀清晰反映出滿足了多大比例的打車需求。滴滴平臺數據顯示,在三個打車高頻的場景——機場火車站、學校和醫院,北上廣深打車難度均有顯著上升。對比四個一線城市可以看出,其中北京的機場火車站(打車應答率同比下降15.6%)、深圳的學校(打車應答率同比下降18.3%)與醫院(打車應答率同比下降15%),打車難度上升得最為顯著。另外,在城市內主要人口密集區域,打車難度增加更為明顯。北上廣深典型商圈及寫字樓打車難度同比增幅更大,超過城市打車難度平均增幅。北京的西二旗與金融街,上海的徐家匯與南京東路,廣州的上下九與白雲新城、深圳的香蜜湖與深圳灣,打車應答率均出現了30%左右的下降。

  在高溫與暴雨天——打車需求最為旺盛的場景下,北上廣深打不到車的情況更加嚴重。其中,深圳雨天叫不到車的情況同比增幅達40.2%;高溫天深圳、上海同比增幅分別達29.2%和24.4%;暴雨天北京打車難度也大幅提升,增幅同比達21%。

  出差到上海的李女士對此也深有體會。“上個月我出差去上海,晚上在南京西路附近和朋友聚餐結束後準備打車回酒店,結果在路邊各種軟件嘗試了一遍,20分鐘過去了都沒有司機師傅接單。”她抱怨道,“後來上海的同事告訴我説,現在在上海用軟件叫車比以前難多了。現在天熱了,就更是難上加難,打車的人多,車太少了。”

  不僅是在一線城市,其他不少城市的情況也相差無幾。重慶乘客張璐璐表示,現在網上打車好像比以前貴了,各種優惠也少了,以前打車短距離大概在20元以內,現在很容易就漲到20元以上。乘客黃慶林則舉例説,前幾天晚上她跟朋友出去看電影,晚上11點左右在觀音橋用滴滴打車,等了40多分鐘,後來司機告訴她們,加費才會有更多的司機接單。

  司機“去哪兒了”?

  在一線城市和不少二線城市,“打車難”似乎卷土重來了。而叫不到車、打車等待時間延長,與各個城市車輛供給不足、運力減少有著直接關係。那麼司機師傅和車去哪兒了?

  作為合規的網約車平臺、車輛和駕駛員,根據《暫行辦法》規定,需要具備“三證”。在“一城一策”框架下,網約車平臺要取得《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許可證》牌照,車輛需具備《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運輸證》,司機要考取《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駕駛員證》。2016年下半年,各地陸續出臺當地的網約車細則,並設置3至6個月的過渡期。目前,各地的過渡期已陸續結束,網約車想要合法上路,網約車運營的平臺公司及司機,須具備道路經營許可證、道路運輸證和從業資格證。

  幾大網約車平臺這一年都在積極“辦證”以及強化駕駛員培訓。據悉,滴滴出行截至目前,已經取得超過20張線下運營牌照;神州專車目前已經取得32張線下運營牌照;易到也取得了7張牌照。

  新政實施後,“從業資格證”是司機必須面對的“大考”。這樣一組通過率數據也顯示,司機上崗“長路漫漫”:廣州首場考試的通過率僅有1%,截至5月初的通過率為21.5%;深圳首場考試的通過率為7%,截至6月中旬的通過率為21.6%;南京首場考試的通過率為12%;長春首場考試的通過率為9.8%;臺州首場考試15人,僅有1人通過。

  “還有很多兄弟在準備考試的路上,和準備重考的路上。”一位網約車司機笑言。

  “復習備考對我們來説還是挺艱難的,這和以前考交規還不一樣,要知道的太多了。”北京司機張師傅向記者介紹,比如除了道路安全知識,司機還需要知道交通安全宣傳月是什麼時候,還需要知道市交通委以及各區的交通委都在哪條路上。再比如,除了要成為“活地圖”,還需要知道所在城市的某個區有多少家五星酒店、四星酒店,以及某家酒店是四星級還是五星級等等。“我這是奔著做導遊去的啊。”

  “網絡上不同城市的考題也是五花八門。有的需要知道黃宗羲是哪個朝代的,要懂得天主教、基督教以及猶太教的區別。深圳的考題中還有振動病、憂鬱症和浮躁症的表現。現在平臺都有組織考試培訓,聽説廣州還有專門的考試培訓機構,收費也不算便宜。南京據説都有網約車題庫APP了。”張師傅説。

  網約車司機的積極性也大不如前。今年55歲的重慶人向德錦是較早一批加入網約車行列的司機,對于新政之後的變化,他感覺“成本增高了”,新政規定車輛排量在1.8L及以上,換車後每天的耗油量增加了,他還談到,網約車平臺對于司機意見的採納度不高,過于注重乘客的意見,實際上存在乘客不理智打分的現象,會影響司機的信譽分。

  重慶司機李延全從去年9月份開始從事網約車行業,他覺得近來車主補貼很少,沒有原來賺的多,所以積極性沒有原來高,而且司機的生意好壞完全取決于信譽分,低于90分的生意不景氣,有時候係統開著半天也沒有訂單。

  “之前他們燒錢搶市場的時候補貼很多,掙得多,大家都有幹勁。現在這些平臺補貼都很少了,收入少了一半。而且還得備考,對車和戶籍有各種要求,有的人想想這投入産出不合算,也就不幹了,換工作去了。”張師傅感嘆道。

  出租車網約車走向融合?

  新政一年來,網約車給城市帶來的積極變化有目共睹。交通運輸部科學研究院和高德地圖最新發布的二季度擁堵報告顯示,北京核心區擁堵降幅超過6%,西直門地區擁堵情況也出現了下降;網約車新政和共享單車出現對緩堵有積極作用,五公裏以下駕車出行比例下降。

  交通運輸部公路科學院公路發展中心王浩介紹,根據初步統計,截至7月14日,全國24個省市已經初步實施了網約車改革細則,126個城市公布落地實施細則,93個城市已經正式公開交通意見。按照網約車業務的集中度來看,總比例95%以上的業務和城市已經正式發布或者正式公開徵求意見。除了首汽約車、滴滴出行、神州專車等已經加入的平臺,據悉還有130多家平臺企業也爭取著網約車平臺資質。

  以重慶為例,今年年初發放了首批網約車駕駛員從業資格證及網約車車輛運輸證,6月26日正式向愉客行、龐大叮叮、呼我出行、首約科技、神州優車5家平臺發放首批網約車經營許可證,這標志著重慶有了合法的網約車平臺,該市的網約車管理也進入新的階段。記者調查發現,盡管當前重慶網約車行業正逐步走向規范,但仍存在未取得牌照的平臺運營的情況,對此重慶交通管理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今後將繼續加大市場執法力度,強化市場監管和引導,進一步規范重慶的網約車市場。

  一些出臺新政的地區,與平臺之間的磨合也在繼續。“一城一策”的細則中,許多城市嚴格規定了網約車的軸距、車價、排量、功率、車身尺寸、車齡等。比如,青島要求車長超過4800毫米,發動機功率100kw以上,車輛購置價格不低于禮賓型出租車同期購置價格(約15萬元以上),1年內新車,可謂全國最嚴標準;山西朔州要求軸距達到2710毫米,為全國最高,另有17個城市要求車輛軸距高于2700毫米,其中不乏淮安、江門、泰州、鞍山、撫順、寧德等三四線城市。此外,有18個城市要求車價大于15萬元以上,近五成城市要求車價高于12萬元或當地巡遊車平均價格的1.3倍以上。北京、上海、天津等地方還限制網約車司機為本地戶籍。

  也有平臺公司反映,目前出臺細則的城市中至少有12個需要縣一級的許可,這就需要企業再多申請近100個許可。比如,河南南陽市除市區外下轄10個縣級單位又發布了自己的細則,只允許本縣車輛本地運營,還提出了比市區更高的車型要求,而網約車平臺在南陽一市就需申請11個許可。

  交通運輸部首席專家徐康明表示,網約車新政執行一年帶來了很多積極的改變,行業發展依法依據得以恢復,網約車行業正在建設新格局。網約車行業的安全機制、車輛不得拒載乘客、妥善平衡各方利益、服務質量等都相應提升。但網約車還需加速修復一些問題,比如因法規不到位導致乘客權益受傷害,車輛車齡及車檢不符合規定等行業漏洞。

  北京市律師協會交通管理與運輸法律專業委員會主任張金澎認為,在法律不變的情況下,網約車在經營、運作和監管手段上要改變。從監管角度來講,網約車多部門管理,需要明確各方管理權限,只有監督管理到位市場才能凈化。互聯網大潮誰也擋不住,傳統出租車行業和網約車最終將走向融合。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孟加拉國頭部連體女嬰將準備接受分離手術
    孟加拉國頭部連體女嬰將準備接受分離手術
    南昌軍事裝備展示中心即將向公眾開放
    南昌軍事裝備展示中心即將向公眾開放
    黃河壺口瀑布迎來伏汛
    黃河壺口瀑布迎來伏汛
    龍灘水電站開閘泄洪
    龍灘水電站開閘泄洪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271121392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