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涉賭棋牌App的“秘密”後臺可控制玩家輸贏
2017-07-10 08:15:35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套涉賭棋牌App售價萬余元至10萬元不等,有App開發公司稱一年賣出上千套;花錢可安排上架蘋果或安卓應用商店

  開牌後,3個“A”贏了一名玩家的3個“K”。攝影/新京報記者 大路

  技術人員接著將“方片4”換成“方片A”,此時手中的牌已變成3個“A”。

  技術人員選擇花色再選擇數字,將“梅花8”換成“紅桃A”。

  一家App開發公司展示炸金花換牌過程,起始牌為“A、8、4”,同時能看到其他玩家的底牌。

  涉賭App可用支付寶和微信充值,其中1元等于1金幣。

  提現則只能用支付寶。

  大量涉賭棋牌類App經過“精心包裝”後,堂而皇之地上線蘋果或安卓的應用商店,提供給眾玩家下載。

  在一些玩家輸錢的背後,關于涉賭App的“秘密”也隨之浮現。

  部分遊戲開發公司表示,這類App的後臺程序有控制器,想讓誰贏就讓誰贏,此外,還能通過程序看玩家的牌,也可以換牌。

  制作一套含多個棋牌遊戲的涉賭App,價格一般在萬余元至十萬元不等。有公司自稱一年可賣出上千套。

  這些涉賭App每次充值都由不同的代理公司扣款,提現時也由不同公司轉賬,使得難以追查這些App的實際運營者。

  這並不是一局“正常”的炸金花。

  在全部悶牌的情況下,莊家卻能看到所有玩家的底牌。

  此時,莊家手裏的牌是“A、8、4”,而一名玩家的底牌是3張“K”的豹子。

  最終,莊家和這名玩家比牌,莊家贏。

  回到開牌前幾秒鐘,莊家通過後臺程序,直接將“A、8、4”改為“A、A、A”。改牌的同時,莊家仍在追加下注。

  3個A當然能贏3個K。對莊家而言,贏錢就是這麼簡單。

  在涉賭棋牌類遊戲App開發者手裏,這樣的改牌、變牌程序幾乎是“標配”。

  這些涉賭App被賣出後,大多“繞過”審核在蘋果App Store或安卓應用商店上架,提供給玩家下載。

  多個涉賭App實為同一款産品

  不到半個月,28歲的安徽某高校研究生李傑在一款炸金花App裏輸了2萬多。

  輸到最後,他還偷刷了女友的信用卡,借了1.5萬元的網貸。

  無一例外,全都輸掉了。

  5月中旬,喜歡玩棋牌的他下載了該App,裏面有經典鬥地主、炸金花、百人牛牛、德州撲克、捕魚達人等8款遊戲。

  玩遊戲需要充值,一元錢等于遊戲裏的1金幣,可以由支付寶、微信、銀行信用卡或者線下代理充值,提現則只能用支付寶。

  每種遊戲分不同的房間,對應著不同的級別,並設有“門檻”,需要充值一定金額才能進入。

  李傑玩的炸金花高級場,最少要充值800元才能進入。

  高級場投注沒有上限,悶牌最低下注10元。他有次一把牌贏了3000多元,這讓他覺得很刺激。

  但輸的時候更多。

  有時,他覺得只差了一些運氣。好幾把牌還不錯,但莊家都比他的大一點兒。

  他每天最少玩2小時,也有玩通宵的時候。整天就窩在宿舍,不去上課、做實驗。

  他充值的頻率越來越快,每次少則幾百,多則幾千,但結果都一樣。

  6月初,他把遊戲刪了。他沒敢把實情告訴家裏,于是編了別的理由從家裏拿了一些錢,還了一部分網貸。

  同樣沉迷于涉賭App的還有湖南人張生。29歲的他做工程生意,每年能掙二十萬左右。

  今年1月他開始玩一款棋牌App,同樣也可以充值和提現。

  剛開始玩,他一兩個小時就贏了兩三萬。見贏錢容易,張生著了魔一般陷了進去,賭注也越來越大,從開始的幾千,到後來一把下注五六萬。

  近半年,他玩過4款涉賭App,前後輸了50多萬元。

  8個網貸平臺留下了他的貸款記錄,能刷的卡都刷了,能借錢的也都借了一遍。

  像李傑、張生這樣“輸了大錢”的玩家並不在少數,新京報記者接觸了近百名玩家,他們之中少的輸了一兩萬,多的輸了50多萬。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這些玩家反映的涉賭App涉及十多款,不管是遊戲種類、玩法甚至遊戲界面都很相似。

  一些涉賭App雖然名字不同,登錄遊戲後發現頁面內容完全相同,根本就是同一款産品,同一賬號在不同名字的App上也都能登錄。

  一名業內人士介紹,這些涉賭App只是換了個名字,換湯不換藥。不管叫什麼的産品,都是同一款産品。

  與有的App比較隱晦的涉賭不同,這類App相當直接,就是充錢-玩賭博遊戲-取現。在每一局遊戲結束後,係統會自動對贏家抽水2%。當玩家要提現時,係統也要抽水2%。

  涉賭App開發者稱“玩者必輸”

  這些如流水線一般冒出來的“同質化”涉賭App,正是一些軟件開發公司專門定制的“傑作”。

  聽到有玩家在棋牌App輸了十多萬,廣州一家軟件開發公司的工作人員並不驚訝,他笑稱,“玩的話肯定會輸。”

  他説,公司制作的棋牌類App,後臺可以隨意控制,除了調難度,也能通過後臺看到每個玩家的牌,“一套App只要1萬8千塊,名字可以自己改,安卓、蘋果係統和電腦都能用。”

  他自稱該公司一年時間賣了上千套棋牌App,現在的訂單已經排到了八月下旬。一套App一個星期就能做好,含多個棋牌遊戲,“都是賭博遊戲。”

  他不建議做直接提現的端口,“風險太大”,做線下代理或者兌換禮物的模式,可以打擦邊球,來規避風險。

  武漢一家遊戲開發公司工作人員同樣介紹,他們有各種棋牌遊戲,包括炸金花、百人牛牛等數十款,全套做下來9.98萬元。如任選其中6款遊戲,價格為3.98萬元。

  “客戶想做成什麼樣,都可以定制開發。”他説,遊戲平臺可以自己操控,來贏所有玩家。只要在後臺設置一下,可以調整遊戲難度和輸贏比例,也可以給指定玩家發好牌,“透視”功能則能看到所有玩家的牌。

  記者詢問了多家棋牌App的開發公司,均表示遊戲可以定制,添加各種功能,只要通過後臺程序就能控制所有牌局實現穩贏。

  為展現真實效果讓産品更有説服力,沈陽一家遊戲開發公司還錄下視頻,對記者演示了後臺換牌的過程。

  該公司工作人員先讓記者注冊該公司一款炸金花App的賬號,然後從後臺給記者“充”了50元,也就是50個金幣。

  之後,他讓記者隨意進入炸金花的房間,在記者開始牌局時,他將換牌過程視頻拍攝下來,再發給記者看。

  在發來的視頻中,從後臺能看清每個玩家的狀態及牌面。他還直接讓技術人員將記者悶的牌“黑桃3、黑桃5和方片7”換成了“10、J、Q”的方片同花順。

  操作起來也很簡單,技術人員選擇花色再選擇數字,挑好準備換的牌,再選擇要替換掉的牌,如“黑桃5”,最後點擊“換牌”按鍵。這樣,一張“方片10”就輕易替換掉了“黑桃5”。

  該公司員工介紹,他們做的棋牌App含有炸金花、牛牛、百家樂等,5萬元一套,想讓誰贏就讓誰贏,“後臺有控制器,比如百家樂,你想讓開莊就開莊,開閒就開閒。炸金花都是悶牌,你可以隨意透視玩家的牌,也可以換牌。”

  涉賭App大肆侵襲蘋果應用商店

  上述App開發公司的業務,還包括幫客戶將涉賭遊戲在App Store或安卓應用商店上架。這些涉賭類App因此走向“臺前”,得到了更多的曝光和下載。

  記者在App Store搜索到了多款涉賭App,均可以下載和登錄。一些沒有在App Store上線的涉賭類App,也同樣有iOS版本。

  無論是根據中國法律法規,還是蘋果應用商店的審核條款,非法賭博類App均被禁止在App Store上架。

  這也讓李傑、張生等玩家産生疑問,這些涉賭App是如何得到iOS係統信任安裝並在蘋果和安卓應用商店上架的?

  上述多家App開發公司表示,涉賭類App開發後,客戶只需要每月交給公司1000元的蘋果iOS係統簽名費用,即便不上架到蘋果應用商店,App也可以在蘋果係統上下載。

  目前,蘋果公司向開發者提供個人、公司、企業三種賬號。其中,企業賬號收費299美元/年,持企業賬號開發的應用不能提交到App Store商店,但可以給應用簽名並且提供下載鏈接,允許該應用在任何iOS設備上安裝,且簽名之後立刻可以下載安裝,安裝數量沒有限制。

  一些涉賭類App正是利用了企業賬號來打“擦邊球”。

  正常情況下,企業賬號一般用于發布企業內部辦公App,或者用于App的測試、分發。蘋果也對企業賬號進行嚴格的使用規定,比如,“只能用于企業內部員工安裝”、“不可以進行公開下載”。

  但是,由于沒有下載數量的限制,且蘋果沒有技術手段確認下載者是否為“內部員工”,大量涉賭App通過企業賬號進行簽名,然後將下載鏈接投放在各種推廣渠道。

  雖然蘋果公司對此類應用進行“信任風險”提醒,但並不限制安裝。企業賬號也逐漸成為涉賭類遊戲上線的重要渠道。

  因此,多家App開發公司承諾提供“全套”服務,不僅是制作涉賭類遊戲App,還保證能“上架”。

  上述武漢一家遊戲開發公司稱,上線蘋果商店需要相關資質,公司可以幫助提供全套挂靠資質,包括企業營業執照、軟件著作權、遊戲版號等。上架需要三個工作日,費用2萬元,上架成功後收費。

  6月29日,北京朝陽區四惠附近一家App科技開發公司內,該公司提供的服務明細表顯示,遊戲軟件著作權、遊戲版號、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ICP(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蘋果商店上線等均可以收錢辦理。

  工作人員表示,首先要注冊公司,再辦理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ICP、遊戲軟件著作權、版號,只有這些資質全部辦完才能完成蘋果App Store上線,全套費用最少8萬元。如果不通過蘋果應用商店下載,則只要每月花2000元租借企業賬號簽名,需人工設置信任。

  一家App開發公司人員介紹,涉賭類App上架蘋果應用商店,為了避免審核不通過,一般提交審核的第一個版本,並沒有提現的功能,等通過審核後可以利用安裝包更新將“涉賭功能”加進去,而更新只需要提交服務器完成,不需要再進行審核。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除了開發公司可以幫忙上線蘋果商店,也有很多第三方公司專門代理上架蘋果應用商店。

  一家代理公司宣稱“專業的App上架”,包括蘋果應用商店及各大安卓主流商店上線,“蘋果App一次上架等于永久上架,無需個人提供開發者賬號。”

  6月28日,該公司工作人員説,涉賭類App上架蘋果應用商店,只需要900元。另外,出800元可以上線到15款安卓應用商店,包括小米、華為、360手機助手等。

  此外,在某電商平臺搜索“蘋果應用商店代上架”關鍵詞,會搜出大量商家。其中一名店家稱,200元可上架蘋果市場,是用個人開發者賬號送審,第二年續費50元,提交成功之後每次版本更新收費50元。

  難以追查的實際操控者

  今年6月,李傑加入了一個維權群,裏面都是在涉賭App輸了錢的玩家。

  他們找支付寶、微信投訴,向警方和工商部門舉報,但沒有太大進展。

  一大原因是他們根本找不到涉賭App的運營者是誰。

  李傑説,從遊戲App看不到運營商。他們想到了每次充值和取現的扣款公司,但發現每次支付寶充值時,扣款公司都不一樣。經常是隔了幾秒鐘充值,顯示的扣款公司就變了。

  多名玩家發來的充值交易記錄截圖顯示,通過支付寶充值涉及扣款的公司有20多家,商品説明顯示均為遊戲道具購買。

  在這些扣款公司中仔細分辨,能發現一些公司頻繁出現在不同的涉賭App扣款名單中,像海南濤悅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河南京之中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精彩在握科技有限公司。

  工商資料顯示,海南濤悅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注冊時間為2017年1月20日,經營范圍包括網絡科技、計算機係統集成、計算機服務、軟件開發、設計、制作、代理各類廣告等。

  河南京之中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注冊時間為2017年1月18日,地址為鄭州市鄭東新區眾旺路秋華眾創大廈13樓1307號,經營范圍包括電子産品技術開發、技術服務、技術轉讓等。

  6月30日,鄭州市鄭東新區熊耳河路工商所工作人員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此前接到多人反映河南京之中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涉及賭博的情況,工商所前去注冊地址找過,發現注冊地址不存在,為虛假注冊。

  6月27日,新京報記者來到北京精彩在握科技有限公司注冊地址朝陽區曙光西裏甲5號A座702,未找到該公司。

  7月3日上午,新京報記者聯係該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他承認公司曾為一些涉賭App扣過款。但當時只做了一兩天,後來接到投訴發現有問題,就不再做了,還退了一萬多元給別人。

  對于與涉賭App的關係,他説,自己公司只是專門為遊戲應用公司做代理支付,“他們可能也是轉了好幾個代理找到我的,具體情況也不清楚。”

  在涉賭App的微信支付充值中,扣款公司頻繁出現“肥豬遊戲”的身影。

  7月3日上午,“肥豬遊戲”所屬的深圳暢想飛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員稱,公司是為遊戲平臺代做支付,並不清楚上述涉賭類App的情況。

  除了充值,玩家們同樣發現,支付寶提現時,每次也都是不同的公司給他們轉賬。

  多名業內人士稱,涉賭類App實際運營者通過全國各地不同公司來為玩家扣款和提現,可以減少單個賬戶的流水,以此來規避風險,想要追查到源頭公司有一定難度。

  李傑現在已打算放棄維權了。

  7月1日晚,兩名陌生男子來到學校找到他,讓他不要再“鬧”了。這讓他有些慌張。

  張生還在玩涉賭App,也沒心思管工程。工人告訴他什麼事,他也不想去,讓工人看著辦。

  多個網貸平臺的還貸電話讓他倍感壓力,他希望能回一點本,但還是怎麼都贏不了。

  父母與妻子對他很失望。他説,“沒有退路了。”

  (文中李傑、張生均為化名)

  新京報記者 趙吉翔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敏彥
相關新聞
  • 市場環境未變外資抄底“賭”什麼?
    在經濟基本面、流動性預期以及政策信號等都沒有出現明顯新變化的情況下,A股突然出現放量大漲,這對于漸已認可“熊出沒”的投資者而言,多少有些措手不及。事實上,外資之所以能屢次精準踩點,雖然離不開其對市場的專業研究和判斷,但是A股投資者本身的特質也是“功不可沒”。
    2016-06-02 16:35:55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伊拉克總理宣布摩蘇爾戰事取得勝利
    伊拉克總理宣布摩蘇爾戰事取得勝利
    我國首次海域可燃冰試採結束並關井
    我國首次海域可燃冰試採結束並關井
    青海門源油菜花海引遊客
    青海門源油菜花海引遊客
    空中俯瞰美麗新世遺——鼓浪嶼
    空中俯瞰美麗新世遺——鼓浪嶼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8201121290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