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金融監管核心是提升效率和透明度
2017-06-28 07:33:27 來源: 中國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去年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深入研究並積極穩妥推進金融監管體制改革。中國金融體制改革有其內在的復雜性。筆者認為,既要借鑒國際經驗,又要考慮中國特色,這可能是金融體制改革的一大方向。

  集中統一監管成為國際主流趨勢

  不管模式如何變化,提升市場效率和透明度的監管“核心”從未改變。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前,分業監管是主流,此後,集中統一監管思路更為流行。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中,出面救助瀕臨破産大型券商的是美國財政部和美聯儲,美國證監會並未過多幹預,最終解決之道是給券商發放了銀行牌照,券商的管理職責是由美國金融業監管局(FINRA)負責的,這是美國最大的獨立非政府證券業自律監管機構,類似于證券業協會,但權力遠大于後者。

  英國作為老牌資本主義國家,在金融監管上,鑒于2008年金融危機的影響,2012年1月金融服務管理局(FSA)被拆分為金融行為監管局(FCA)、審慎監管局(PRA)。根據《2000年金融和市場服務法》,FCA職責有四方面:維護金融市場及業界信心;促進公眾對金融制度的理解,教育投資者正確認識投資風險;確保業者有適當經營能力及財務結構健全;監督、防范和打擊金融犯罪。雖然制度上是“雙頭監管”,但PRA的審慎監管,一定程度上就是對FCA的監管。

  德國實行大一統監管模式。2002年5月1日成立的德國聯邦金融監管局(BaFin)是集銀行、保險、證券/資産管理監管為一體的監管模式。同時,考慮到行業差異,為銀行、保險和證券分設了獨立的組織部門;跨行業監管則由交叉業務部門執行。

  法國2003年根據《金融安全法》將原有的三大金融管理機構——證券交易委員會、金融市場委員會及金融管理紀律委員會,整合為金融市場管理局(AMF)。

  再看日韓。日本金融管理局(FSA)權力很大,是1998年“金融大爆炸”的産物。韓國金融服務委員會(FSC)是韓國政府首要金融監管機構,前身為成立于1998年的韓國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把“監管”改為“服務”意味深長。一個特殊之處是,具體的、日常監督由韓國金融監督院負責,但這是民間的特殊法人,一定程度上類似于行業協會,但權力比美國金融業監管局還大。另外,需要指出的是,韓國的證券、期貨交易所已經合並為韓國交易所,即成為證券交易所、期貨交易所的母公司,具體管理還是由各家自行負責。

  綜合而言,集中監管已經成為國際通行做法,更為貼切的表述是所有金融機構集中到一個監管機構。但是,證券市場有特殊性,因此單純監管股市的機構仍存在。如美國證監會致力于“保護投資者利益,維護公平、有序、高效的證券市場,並促進資本的形成”,其核心就是執法。從這個角度看,所有證券市場的參與者均在其監管之下,但核心是看該參與者是否違法。此外,所有國家均設立了獨立的央行,目前還沒有把“一行三會”合而為一的情形。

  監管重心是“監”還是“管”

  當前國內金融體制改革的核心問題是,監管重心究竟是“監”還是“管”。其實,市場對于監管機構的心態始終較為復雜:行業低迷或不景氣時,希望監管機構多扶持;行業景氣、特別是股市牛市時,又非常擔心“十三道金牌”。因此,很多時候,投資者有著疑問,“究竟姓監還是姓管”?

  中國金融市場很大,因此德國式三會合一的大一統想法估計很難成行。筆者認為,參照國際做法,有三個方案可供選擇:一是,保留證監會,把銀行、保險監管合並為金融監管委員會(“金監會”)。二是,把目前人民銀行的職責適當分離,即除了保留貨幣/匯率政策職責、最後貸款人外,外匯管理(主要指外匯額度管理而投資功能,如梧桐樹公司則獨立)、銀行間市場、黃金交易所及支付結算、金銀幣等非央行功能劃入金監會;其他和前方案類似。三是,把機構管理與市場監管的職能分離。人民銀行僅保留央行職能(如前)。賦予證監會準司法權,具有獨立查處證券市場一切違法違規之權,所有審批權予以剝離,如把IPO、上市公司再融資審批劃歸交易所,除保留投資者保護基金外,其余下屬機構(包括六大交易所、證金等)劃入新成立的金融管理委員會(“金管會”,管理為主)、登記結算公司仍回歸交易所。金管會管理所有金融機構,當然也包括銀行、證券、保險及其行業協會,這樣通過金管會下設的綜合金融局可以把金融集團管理起來,這對減少監管套利無疑是非常有益的。新的證券監管部門主要職責是“教育投資者正確認識投資風險”、“監督、防范和打擊金融犯罪”,成為資本市場違法者頭頂上的“達摩克裏斯之劍”。當然,事關證券市場全局性、戰略性問題的研究及創新産品的審批等也由證監會負責。也可以學習韓國,把六大交易所集中成立交易所集團。不管如何,提升交易所的獨立性是當前金融體制改革非常重要的課題,這對于減少資本市場扭曲、恢復市場“初心”,有著非常積極的意義。

  改革的首要任務就是確保監管的獨立性,避免利益衝突。我們過去經常説不能“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例如,既然證金公司是普通法人,那麼其二級市場的行為就必須遵守《證券法》。既然作為機構投資者作出了承諾,那麼監管部門就要監督其履行情況,至少信息披露不能例外。因此,確保“監督中性”,必須把“監市場”和“管機構”分開,就如同電力係統的廠網分離一樣。筆者堅信,如按前述方案三來改革的話,很多問題則將會迎刃而解。

  長遠而言,隨著各金融機構數量的增多,大約金融租賃子行業的機構略少,對于銀行、保險、證券、基金、信托、期貨等牌照,今後似應按照相關法規,在滿足合規性(相關凈資本的要求應按市場發展階段予以與時俱進地提高)的前提下,以注冊登記為主;出于對外開放的需要,對外資持股比例上限予以限制也是可以理解的。當然,對于因經營不善而難以為繼或違法經營者,也不必如過去那樣“僵而不死”,必須予以堅決關閉或被行業經營規范的同業兼並,不應鼓勵外行式收購。從這個角度看,今後牌照的審批功能會逐步弱化。從行業監管角度對金融機構的行為予以全方位監測,將逐步成為金融監管的重點。從這個角度看,目前的當務之急應是先確定金融體制改革方案,然後在最短時間內起草、審議《金融監管法》,在此之後修訂《證券法》,方可做到一勞永逸。(蔡紅標)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倩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湖南張家界:救援演練保安全
    湖南張家界:救援演練保安全
    向日葵花開
    向日葵花開
    禁毒:形勢嚴峻 任重道遠
    禁毒:形勢嚴峻 任重道遠
    雲南德宏集中銷毀毒品5.6噸
    雲南德宏集中銷毀毒品5.6噸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191121222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