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深交所追問漢鼎宇佑:擬購標的實控人被立案偵查
2017-06-16 09:46:31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實際控制人持股高比例質押之下,漢鼎宇佑寄予厚望的、由董事長直接參與把控的對上海沃勢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上海沃勢”)100%股權的並購,已出現重大不確定性。

  6月15日,經上證報記者多方求證,查實確認上海沃勢實際控制人之一何鈿“已經被(公安機關)控制”。經相關方報案,上海沃勢實際控制人何鈿、許波因涉嫌將第三方合法收益通過不法途徑輸送到上海沃勢,並“操縱出一虧一盈”的業績表象以墊高上海沃勢的估值,而被公安機關以涉嫌合同詐騙罪立案偵查。在這場現金並購計劃中,相比上海沃勢1718.70萬元的凈資産,漢鼎宇佑所給出的6億元的收購價格,已增值30余倍。

  昨日,深交所向漢鼎宇佑下達問詢函,對漢鼎宇佑及中介機構在收購過程中的盡責度進行問詢,並要求上市公司説明是否存在信披“遲疑”、應披露未披露的情形。

  並購標的實控人之一被拘

  6月15日,上證報刊發獨家報道《並購標的突曝“連環雷” 漢鼎宇佑緣何知情不報》。報道稱,漢鼎宇佑現金6億元收購上海沃勢100%股權一案正在實施之中,然而上海沃勢實際控制人何鈿、許波涉嫌合同詐騙案4月11日經潮州市公安局審查符合立案條件,已被立案進行偵查。

  何鈿、許波涉嫌的合同詐騙案與上海沃勢直接相關。何鈿、許波的昔日生意夥伴投訴並報案稱,其持股30%的公司(也由何鈿、許波控制)的合法收益被何鈿、許波通過不法途徑輸送到上海沃勢,並“操縱出一虧一盈”的業績表象,墊高了上海沃勢的並購估值。

  6月15日,深交所向漢鼎宇佑發出問詢函,提出四大問題。

  問詢函的首要關注點即是何鈿、許波接受刑事調查的情況。深交所要求漢鼎宇佑説明目前掌握的上海沃勢股東許波與何鈿涉及經濟糾紛的具體情況,以及兩人接受刑事調查的情況。

  6月12日,在投訴人(即報案人)發往證監會的實名投訴書中,其及代理律師注明:“目前,犯罪嫌疑人何鈿于6月5日被立案偵查機關抓獲並刑事拘留,現羈押于潮州市看守所,偵查機關告知投訴人,其他共同犯罪的嫌疑人許波仍在追查中。”

  6月15日,經記者多方求證,查實確認上海沃勢實際控制人之一何鈿“已經被(公安機關)控制”。

  何鈿是上海沃勢關鍵股東及經營負責人員,也是上海沃勢並購交易中的高額盈利承諾的核心責任主體,其涉案被拘,對本次收購的不利影響已顯而易見。

  80後女董事長牽頭的收購“遇險”

  實際上,這是對漢鼎宇佑極為重要的一場收購,也是漢鼎宇佑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吳艷(1981年出生)從頭到尾參與把控的一場收購。

  司法文件顯示,2016年9月,何鈿、許波即因參與經營上海沃勢、上海樂堂等遊戲企業過程中可能存在的損害公司利益、侵害他人利益行為被起訴,上海寶山區法院于今年1月立案受理。

  然而,就在今年2月,漢鼎宇佑實際控制人吳艷、王麒誠夫婦與何鈿、許波在杭州會面開始籌劃並購上海沃勢的交易;吳艷2月23日同何鈿、許波商議確定了北京盈科(杭州)律師事務所作為盡職調查律所。

  今年3月,吳艷、王麒誠夫婦與何鈿、許波以及大信會計師事務所、北京中同華資産評估有限公司在杭州召開會議,漢鼎宇佑及中介機構就初步的交易方案進行討論,並根據工作時間進度安排進行較為明細的工作分工。

  5月中旬,漢鼎宇佑全體董監事召開相關會議,審議通過收購上海沃勢100%股權的交易案。

  值得注意的是,投訴人及代理律師于5月17日、18日、19日、22日、23日、24日、27日、28日以電話、律師函、發送電子郵件、郵寄書面證據等方式向漢鼎宇佑提供了包括潮州市公安局出具的《立案告知書》等相關資料,説明漢鼎宇佑收購上海沃勢後可能面臨的嚴重問題。

  但漢鼎宇佑在這一並購存在重大不確定性的情況下,既沒有及時披露詳情,也未緊急停牌核查,且還在繼續推進。在漢鼎宇佑5月31日的股東大會上,審議通過了《關于收購上海沃勢100%股權的議案》。

  就此,監管部門昨日通過問詢函要求漢鼎宇佑説明收到相關舉報材料的時點,是否對舉報涉及事項及時進行核查,是否存在應披露未披露的事項。

  監管追問上市公司、中介機構是否盡責

  在投訴人接連不斷的投訴及風險提示下,漢鼎宇佑罔顧風險,中介機構盡調失職,共同持續推進上海沃勢收購案,這也讓監管部門對上市公司及中介機構的盡責度産生疑問。

  6月15日的問詢函要求上市公司説明在盡調過程中對投訴人舉報事宜所涉事項的核查情況,包括但不限于上海沃勢股東的涉訴情況,以及上海沃勢的收入真實性、成本費用完整性、經營獨立性和關聯交易合規性等,並督促參與盡調的中介機構説明盡調核查的范圍、手段和結論。

  回過頭來看,上海沃勢“存疑”的財務數據、“誇口”的高盈利承諾,使得凈資産僅1718萬元的上海沃勢可作價6億元,而漢鼎宇佑只差“臨門一腳”即將掏出真金白銀來收購。

  大信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審計報告顯示:上海沃勢2015年期末凈資産約為2586萬元,當年收入7728萬元,凈利潤760萬元;2016年期末,其凈資産1718萬元,當年營業收入9556萬元,凈利3932萬元。

  投訴人及其代理律師在發起的訴訟中及向公安機關報案時指稱:“2015年底,何鈿、許波為了達到(上海沃勢)能被上市公司收購的目的,故意操縱使上海樂堂收入大幅下降,而上海沃勢卻收入大增,並將部分上海沃勢的成本支出計入上海樂堂,將上海樂堂盈利項目轉移至上海沃勢。比如,2015年12月,上海沃勢的市場推廣費用計入上海樂堂支出,以此確保上海沃勢2015年業績。又如,上海樂堂盈利項目——Cos大亂鬥被轉移至上海沃勢。”

  上述情況正由潮州市公安局立案偵查。

  “這些費用收支操縱與業績作假其實是非常明顯的,我不明白為什麼中介機構一點查不出來。”投訴人無奈表示。

  漢鼎宇佑此前披露稱,何鈿、許波作為補償義務人,承諾上海沃勢2017至2019 年度的凈利(扣非前後孰低值)分別應達6000萬元、7500萬元、9375萬元。

  正是基于這些“好看”的數據,北京中同華資産評估有限公司採用收益法評估,認定在持續經營的假設條件下,上海沃勢股東全部權益評估價值為6億元。相比審計後合並財務報表賬面凈資産1718.70 萬元,增值率達30余倍。

  股權高比例質押下的急切多元化

  上海沃勢一心證券化釀苦果,圖的是急財;而對漢鼎宇佑來説,在實控人持股大比例質押下,它的轉型、多元化、求業績之心也頗為急切。

  漢鼎宇佑原本主要從事智能建築、智慧城市業務,這幾年,漢鼎宇佑進行一係列紛繁復雜的轉型及多元化,但效果並不明顯。

  漢鼎宇佑有意在互聯網金融及線上線下娛樂上發力。

  眾所周知,互聯網金融並不好做。2016年5月,漢鼎宇佑非公開發行股票募資約13.83億元,用于投資“基于智慧城市的互聯網金融平臺建設”等。

  在泛娛樂領域,漢鼎宇佑原本計劃以發行股份和支付現金相結合的方式購買上海靈娛網絡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權,但目前該案已經申請中止審查。

  實際上,漢鼎宇佑這兩年投資及收購了不少金融及泛娛樂業務,按其理解,上市公司將利用互聯網金融作為核心工具,以泛娛樂作為産業帶動點,不斷開辟新的線上線下流量入口,試圖打造覆蓋大眾醫療、娛樂、理財、生活服務等需求的“智慧生活”生態圈。

  現實是慘淡的。漢鼎宇佑年報顯示,2016年,其營業收入下降39.82%至4.28億元,扣非凈利潤則大降130.51%至虧損約1111.7萬元。

  在此前的投資者見面會上,漢鼎宇佑介紹道,收購上海沃勢進而拓展線上遊戲領域,是公司線上線下互動娛樂戰略的關鍵一步,將成為其轉型及業績發力的強大引擎。

  針對上海沃勢收購案的不確定性,深交所6月15日要求漢鼎宇佑説明上海沃勢股東許波與何鈿涉及經濟糾紛對本次交易的不利影響,以及上市公司對本次交易的後續安排,如擬終止本次交易,説明是否涉及違約賠償事宜。

  漢鼎宇佑6月2日公告顯示,實際控制人吳艷持有公司47.73%的股份,累計質押股份佔其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總數的87.15%,佔漢鼎宇佑總股本的41.60%。(記者 夏子航)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陽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江蘇豐縣爆炸事件死亡人數已升至8人
    江蘇豐縣爆炸事件死亡人數已升至8人
    6600米太平洋深淵區大型動物見聞
    6600米太平洋深淵區大型動物見聞
    科爾沁沙地上飄動著“綠海”
    科爾沁沙地上飄動著“綠海”
    北京市高考閱卷有序進行
    北京市高考閱卷有序進行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8691121153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