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大學生該不該申請消費貸?
2017-06-15 16:55:13 來源: 北京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現如今,只要看一眼駐扎在各大高校門口繁忙的快遞公司網點,就會知道象牙塔的高墻也難以阻擋物欲橫流世界的侵蝕。年輕人的消費欲望越來越強。一旦面對心儀的寶貝,爸媽給的錢不夠,自己不好意思和同學借,做兼職一點點攢錢又太慢。怎麼辦?一些大學生開始尋求信貸消費機構的幫助。遇到想買的産品或其他用錢需求,在此類機構進行分期貸款就可以很快實現願望,然後每個月償還一部分本金和利息即可。大學生信貸消費機構的繁榮,究竟是助長了在校生的攀比風氣,還是幫助年輕人用未來的錢投資現在的自己?莘莘學子們申請信貸消費都用來幹什麼呢?

  大學生消費金融增長快

  大學生消費金融市場正步入一個急速擴張的時期。艾瑞咨詢近日發布的《2016年中國大學生消費金融市場研究報告》預計,2017年,學生消費金融市場將突破1000億元交易規模。

  《報告》指出,從2012年以來,我國在校大學生人數一直處于增長的趨勢,2015年達到了3647萬人。龐大的人口基數也奠定了大學生市場千億級的消費規模,2016年我國大學生消費市場規模達到4524億,同比增長4.7%,並呈增長趨勢。但是大學生消費市場和成年人市場不同,他們每月的生活費幾乎等同于可消費金額,而且由于存在飯費等必要的開支,盡管市場規模比較大,可是在傳統消費觀念環境中消費信貸能滲透的領域並不多。然而隨著電商消費的刺激,生活品質的提高,場景的不斷豐富,大學生消費與社會消費間的差距逐漸消失。同時傳統金融機構對大學生的授信做得並不夠好,能夠給予大學生提供信貸的機構非常少。因此許多互聯網金融機構都將大學生消費信貸看做一片藍海。

  2015年,大學生互聯網消費金融交易規模同比增長746.7%,遠高于整體互聯網消費金融交易規模的增速。大學生作為長期被傳統金融忽視的群體,其強烈的信貸消費需求終于在互聯網消費金融到來的時刻釋放了出來,而大學生消費金融的爆發式增長也帶動了整體市場的快速發展。同時隨著我國居民可支配收入的不斷提升,大學生的生活費也水漲船高。零花錢的增多不僅使大學生群體的信貸還款能力增強,同時還刺激了他們花錢以及追求高品質生活的欲望。

  大學生借錢都幹啥?

  既然是用未來的資金投資現在的自己,那麼在大學生眼中,哪些領域最值得超前消費呢?調查發現,大學生的消費場景極其豐富,目前以3C電子産品與品牌服飾為主的大學生消費金融市場,已經延伸至教育、旅遊、美容、遊戲等各個細分市場。

  近年來網紅經濟大熱,“不讓顏值輸在起跑線”等價值觀在社會上大行其道,這帶動了醫療美容市場在大學生消費分期細分領域強勢崛起。醫療美容的低齡化決定了消費者有分期消費的金融需求。據統計,18至30歲的整形美容群體佔比超過60%,除去剛步入職場的年輕白領,校園學生成為醫療美容的主力軍。盡管這部分年輕人的嘗新和消費觀念超前,愛美需求強烈,但是他們的消費能力還是有限。割雙眼皮、隆鼻、縮下巴、打水光針,整形手術平均消費1萬元以上的價位,讓尚未步入社會的學生群體捉襟見肘。而與學駕照、學外語等“合理”需求相比,“整容”的理由又難以向父母和親人啟齒,為了不錯失變美的最佳時機,分期消費就成為大學生們的最佳選擇。

  另一方面,醫療美容以女性群體為主,而女性的還款表現好于男性。因此消費信貸機構也樂于與美容機構合作,開展針對醫療美容領域的消費信貸業務。數據表明,女性做事更謹慎,在借貸行為中更加謹慎,違約率遠低于男性,因此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消費信貸機構的借貸風險。同時,女性的消費需求更加多元,容易以醫療美容為起點,進一步挖掘女性在消費金融上的潛力和機會。

  遠離“有毒”的非法校園貸

  雖然大學生的消費需求旺盛,但他們既無穩定收入來源,又缺失信用記錄,所以傳統金融機構一直將其視為高風險群體而不願為其授信。于是一些不需要審批的非法“校園貸”平臺乘虛而入,野蠻生長,高利貸、“裸條”、暴力催收等亂象叢生。一些校園貸平臺放貸時會要求大學生提供一定價值的物品進行抵押,比如要收取學生的學生證、身份證復印件,有些甚至以學生裸照作為抵押。一旦學生不能按時還貸,放貸人可能會採取恐嚇、毆打、威脅學生甚至其父母的手段進行暴力討債,對學生的人身安全和高校的校園秩序造成重大危害。

  今年4月,在福建省泉州城東一高校旁的某賓館,廈門華廈學院大二在校女學生如夢(化名),因兼職做微商虧本,卷入校園貸,不堪還債壓力和催債電話騷擾,選擇自殺。據如夢好友回憶,如夢曾向她提起,如果還不上錢,放貸人可能會給如夢的老師和同學寄花圈。去年3月,河南某高校的一名在校大學生,用自己身份以及冒用同學的身份,從不同的校園金融平臺獲得無抵押信用貸款高達數十萬元,當無力償還時跳樓自殺。另有一些校園金融借貸平臺,頭頂“資助困難大學生”、“支持大學生微創業”等名義給學生借款,實際上卻“挂羊頭賣狗肉”。當在校生實在沒有能力還款時,他們就威逼利誘,結果欠款大學生變成了這些平臺的“下線”,通過微信、QQ、貼吧等多種渠道,向身邊的同學推薦此類貸款。

  “幾千塊錢短短兩年變成兩三萬,一兩萬塊錢兩三年之後變成十幾萬,這能是簡單的經濟糾紛嗎?”教育部全國學生資助管理中心副主任馬建斌近日表示,很多“校園貸”實際上是利用學生年幼、社會經驗不豐富的弱點,採取欺騙手段形成的經濟關係。

  “正規軍”能擠走“遊擊隊”嗎?

  2009年7月,銀監會頒布《關于進一步規范信用卡業務的通知》,出于防范風險的考慮,要求銀行不得向未滿18周歲的學生發放信用卡,向已滿18周歲無穩定收入來源的學生發卡時須落實具有償還能力的第二還款來源。自此以後,大部分銀行基本停止了推出學生信用卡。但如今,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只有讓正規金融機構進入校園,開展正常的消費信貸業務,一起對用戶進行市場教育、信用安全教育,才能把不良網貸、非法高利貸徹底趕出校園。

  5月17日,兩家國有大行宣布進軍校園貸領域。建設銀行廣東省分行發布針對在校大學生的互聯網信用貸款平臺——“金蜜蜂校園快貸”。同日,中國銀行對外發布消息稱,推出“中銀E貸校園貸”,目標是為高校學生打造小額信用循環貸款。從兩家銀行提供的産品來看,建行提供的貸款産品授信額度在1000元到5萬元之間,第一筆授信1000至5000元,年化利率僅為5.6%,遠低于信用卡以及P2P的信用貸款利率。中行提供的産品貸款上限是8000元,中行方面表示貸款具有普惠性質,此外還提供還款寬限期服務,寬限期內只還息不還本。在業務模式上,中行採用高校深度合作模式,由高校和銀行共同審核學生借貸需求。

  消費金融平臺樂信的相關負責人介紹,中行、建行等銀行有資金和品牌優勢,而樂信旗下的分期樂商城最早從校園起步,積累了豐富的校園金融經驗,可以幫助銀行大大降低獲客成本,提高風控效率,從而幫助在校生獲得更高性價比的消費金融解決方案。我愛卡網站建議,“正規軍”接手校園貸固然是好事,但大學生超前消費的欲望還是應該適當克制。

  本報記者 張品秋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上海地鐵全面升級立體安防體係
    上海地鐵全面升級立體安防體係
    “無現金”進程中的公交點鈔員
    “無現金”進程中的公交點鈔員
    雙城記:跨境學童的一天
    雙城記:跨境學童的一天
    倫敦一高層建築發生火災
    倫敦一高層建築發生火災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6191121150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