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金融風險穿透應與功能屬性回歸相統一
2017-06-14 08:59:49 來源: 上海證券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杜 靜

  我國金融業在高速發展過程中,體現金融機構“風險穿透”精神的實踐和基礎相對薄弱,尤其在市場層次加快豐富、機構對象加快增長和手段方式加快創新的大背景下,金融産品風險穿透不夠或沒有充分穿透,形成和積累了眾多問題,直接導致金融生態風險機制變異,構成了引發金融係統性、區域性風險的威脅。基于此,金融機構的“風險穿透”應與“功能回歸”同步進行,這需做好“體現資本約束、矯正結構扭曲、引導市場預期和植根實體經濟”的工作。

  面對我國金融生態積累的各種問題和矛盾,實施以“風險穿透”為重要原則的金融監管,正成為當下市場實踐的主要內容。

  同普通商品的一次性交易不同,金融産品具有往返性交易特徵,交易過程需在“二重回歸”中完成。金融活動過程中的任何環節、領域和手段,既可能是引發風險的基本要素和對象,又可以成為管控風險的基本力量和手段。這種由金融業態特徵所決定的風險形態的“兩面性”,增大了金融風險的掩飾性、麻痹性、脆弱性和復雜性。

  我國金融業在高速發展過程中,體現金融機構“風險穿透”精神的實踐和基礎相對薄弱,尤其在市場層次加快豐富、機構對象加快增長和手段方式加快創新的大背景下,由于金融産品風險穿透不夠或沒有充分穿透,形成和積累了眾多問題,直接導致金融生態風險機制變異,構成了引發金融係統性、區域性風險的威脅。用新風險覆蓋老風險成為“變異機制”和“混亂關係”的本質表現,金融環節的轉換、金融領域的轉移和金融手段的轉化,程度不同地異化為風險漏出、延緩和轉嫁的形式與力量。金融風險既在掩藏中被積累,又在積累中構造不能穿透的空間,不斷堆積的市場模糊環節與領域,加重了金融風險防控的麻痹性。

  更深層次的問題是,金融産品風險不穿透,帶來了金融機構經營功能屬性的錯位。一方面,不同金融機構的市場基本功能屬性發生變異。比如,商業銀行作為市場債權或債務人,部分向金融信息中介變異;證券基金公司作為市場中介平臺,部分向主動資産管理人變異;保險信托公司作為市場風險保障人、財産托管人,部分向所謂的市場投資人變異。隨之出現商業銀行熱賣理財産品,證券公司力推融資融券業務,保險公司主營項目投資等亂象。另一方面,在多數情況下,不同金融機構往往以“揚短抑長”來體現和完成這一變異,對不熟悉領域和無能力經營的産品、客戶,常常通過功能屬性錯位來交換和被動應對。這就是通道型業務産生“抽屜協議”的主要原因,也是滋生主動管理型業務中“放棄管理責任”現象的環境基礎。深入分析,這一功能屬性錯亂形成的市場業務和力量,本質上具有風險和收益的寄生性,金融機構取得和維護某種業務和某類客戶,偏離了“熟悉你的業務、熟悉你的客戶”的經營基本原則。這不利于金融生態的長期健康發展。金融機構功能屬性的錯位,給市場新對象主要是互聯網金融的加入提供了若幹縫隙。而且原有市場主體的功能錯位越嚴重,新進入者可以利用的縫隙就越大。

  互聯網金融為金融生態帶來了機制性活力和個性化生機,但同時也加重了金融生態中金融機構功能屬性變異的程度。互聯網金融利用和依托技術優勢,使傳統金融在若幹領域(率先在支付結算領域)的水平得到了整體提升。而過于放大技術性、無視風險性,利用市場體制的階段性不合理和市場預期的分布性不理性,向傳統金融滲透,以試錯為基本特徵,利用規模相對小、成本相對低、調頭相對容易的優勢,加速金融産品、環節和手段內在邊界的突破,加大産品、手段和方式的模糊化,抬高了金融生態功能屬性錯位的底線。傳統金融機構在應對互聯網金融衝擊中,也不自覺放大了功能屬性錯位的尺度。

  基于此,金融機構的“風險穿透”應與“功能回歸”同步進行,這需做好“體現資本約束、矯正結構扭曲、引導市場預期和植根實體經濟”的工作。

  金融機構的功能回歸要體現資本約束。無論傳統金融機構還是新興金融機構,無論直接融資還是間接融資,無論從事高資本消耗業務還是從事低資本消耗業務,其市場進入標準和業務規模擴張速度,都須受資本總量約束。通過風險加權資産的分類和計量,約束其業務總量、手段方式和經營模式。既不能以模糊風險標準的方法,放松資本要求,過多放開或降低市場進入門檻,形成野蠻式生長的生態環境,又不能以誇大“技術”效能的噱頭,忽視資本管控,形成以所謂輕資本業務借口下的風險堆積,避免以風險轉移風險、風險覆蓋風險的金融業務産品鏈變異,用資本總量約束市場新進入對象對功能屬性錯位的影響,規范不同金融機構功能屬性錯位的物理空間。

  金融機構的功能回歸,意味著矯正結構扭曲,植根實體經濟,引導市場預期。

  金融創新始終是金融發展的方向與動力,但任何金融創新都受特定環境、特有資源和特別對象的限制,具有特定的行為邊界。矯正結構扭曲的關鍵,是要實現金融機構本業回歸基礎上的屬性彰顯,並從清晰行為、業務和責任邊界做起。金融機構不能把金融監管的某些不足,市場環境中的某些漏洞,作為可逾越行為邊界的理由,也不能把追逐市場熱點、形成市場所謂人氣,作為可逾越業務邊界的衝動,更不能把爭奪和固化市場客戶,作為可以逾越責任邊界的手段。金融機構之間要處理好清晰行為邊界和開展合作的關係。通過金融合作的廣泛性、深入性和有序性,減少以金融合作突破行為、業務和責任邊界的冒進傾向,構建分工合理的金融生態結構,保證功能屬性回歸及結構矯正中,金融生態的動態平衡。

  引導市場預期,是指以加快校正市場剛性兌付制度為主導,使市場中直接融資與間接融資的行為界線清楚,債務人、債權人、中介人的角色定位清楚,不同屬性轉換的標準和過程清楚,確保金融機構在功能屬性回歸中,遵循風險與收益對等和平衡的原則。任何投資人不是簡單以收益高低來選擇投資對象,而是在平衡風險的基礎上,合理取得市場收益,避免因為市場預期的不理性,裹脅金融機構功能屬性的錯亂,並盡可能多地抑制金融産品“二重回歸”中誘發金融風險的不確定性因素。

  金融機構功能屬性回歸的根本目的,是提高金融生態供應側滿足實體經濟需求的適應性和變化性,聚焦主業,回流本原。為充分體現“實體經濟優則金融生態優”的理念,金融機構功能屬性的回歸,應更多體現在服務實體經濟的層次豐富、特色鮮明、優勢互補和成果共享上,以金融生態基礎和方向的更為有序,增強對其功能屬性錯位過程與環境的約束,讓提升融資效率、降低融資成本和優化風險管控,成為金融生態與經濟生態融合中共同和統一的價值標準與行為準則。

  (作者杜 靜 係銀監會“三個辦法一個指引”起草專家之一、資深財經評論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國低碳日:垃圾回收遇上“互聯網+”
    全國低碳日:垃圾回收遇上“互聯網+”
    香港:時尚之都的風採
    香港:時尚之都的風採
    葡萄牙首都上演城市節狂歡
    葡萄牙首都上演城市節狂歡
    旅日大熊貓“仙女”産下幼仔
    旅日大熊貓“仙女”産下幼仔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26011211389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