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平臺逾期支付租金共計2.2億 綠能寶北京人去樓空
2017-06-12 08:56:1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兌付危機滿月 綠能寶北京“無人辦公”

  彭小峰

  昔日新能源富豪彭小峰的一場創業似乎逐漸變得不可收拾。

  近日,新京報記者獨家獲悉,包括北京分公司在內的綠能寶部分辦公地已經“人去樓空”,員工被公司欠薪多達數月,目前,蘇州警方開始調查綠能寶但尚未立案。

  5月9日,綠能寶發布公告稱,平臺逾期支付租金總計2.2億元,涉及線上投資人5746人,標志著綠能寶危機正式爆發。

  綠能寶是彭小峰旗下美股上市公司SPI的核心業務,其是主營光伏電站融資租賃的互聯網金融平臺,曾是請鋼琴家郎朗代言、史玉柱站臺的明星企業。

  如今,一個月已經過去,綠能寶的局面並未好轉。兌付危機背後,不僅光伏電站投資回報率低,綠能寶本身的經營存在眾多疑點,其甚至和彭小峰昔日的爛尾項目——賽維仍然存在眾多瓜葛。

  6月7日下午,新京報記者來到位于常營的綠能寶北京分公司,工位上沒人。新京報記者 趙毅波 攝

  兌付危機爆發,北京分公司“無人辦公”

  小王是近期遭遇綠能寶逾期兌付的投資者之一。2016年,她投入5萬多資金購買了綠能寶新手專享的美桔産品,年化收益率10%。幸運的是,小王在2016年將大部分資金提現了,賺了1900多元。“現在大概8000元的産品在4月26號到期,但卻無法兌付。”

  5月9日,綠能寶在官網發布逾期情況公示稱,截止到目前,平臺逾期支付租金總計2.2億元,涉及線上投資人5746人。這是風波之中的綠能寶首次公開逾期信息。

  此前在4月17日,綠能寶官網公告稱,因光伏補貼延遲等原因,致使目前平臺提現出現逾期現象。提現逾期最長將在180日內按照T+30日通過平臺向投資人進行兌付;同時將根據相關約定對投資人進行相應補償。

  但很快,綠能寶就“反悔”了。5月9日,綠能寶公告稱,公司4月17日發布聯合聲明稱180天向投資人進行兌付,但由于款項催收、項目融資、項目銷售及逾期項目起訴等事宜需要一定時間,從5月中旬開始暫不能按T+30的形式啟動兌付。

  兌付風波當中,綠能寶內部也陷入動蕩。

  不久前離職的綠能寶北京分公司員工李明(化名)稱,公司欠北京分公司,也就是SPI互聯網金融這塊的團隊工資和裁員補償到現在都沒有發,拖欠工資最多有3個多月。現在公司還有部分人在維護,其他的都走(指離職)了。

  6月7日下午,新京報記者來到位于常營的綠能寶北京分公司,其在一家聯合辦公空間內租了多個工位,但並無工作人員。工位桌上殘留一些雜物,已經沒有辦公跡象。

  “我在綠能寶一年,從建外soho搬到CBD大廈,從CBD大廈搬到常營”,李明稱。

  “最近他們一直沒來”,該聯合辦公空間負責人稱,“我們現在打算不租這個地(給他們)了。他們已經沒人來上班。”

  新京報記者自全國企業信用平臺獲取的工商資料顯示,綠能寶北京分公司在2015年年報中申報的凈利潤數字為-2370萬元,在2016年年報中為-4310萬元。

  除了北京分公司,據多家媒體報道稱,綠能寶在蘇州、上海的辦公地已無人辦公。記者獲悉,蘇州為綠能寶注冊地和原總部,上海為新總部。

  6月11日,記者獲取的工商資料證實,今年6月1日,由于工商部門在依法履職過程中通過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取得聯係,綠能寶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5月9日,綠能寶還承諾于每周五在官網上發布當周的工作進度,內容涉及兌付、籌款及融資等各項工作進展及階段成果。如今一個多月過去,官網並未如期顯示上述信息。

  “目前投資人的錢好幾個億,我都擔心要不回來。之前燒了很多錢,現在拿什麼給投資人。”綠能寶前員工李明説。

  直至6月10日,綠能寶終于在官網“發聲”,其稱,綠能寶公司自6月1日啟動工作日持續兌付,截至6月9日共完成109人合計金額230萬元的兌付。6月8日,一位投資者向新京報記者確認,近期已經獲得了兌付。

  4月中旬,新京報記者按照綠能寶網站上留的客服電話多次撥打綠能寶客服,均顯示客服正忙。上周,記者再度反復撥打,仍無人接聽。

  綠能寶被質疑涉嫌自融,與江西賽維有交易

  綠能寶為原光伏巨頭江西賽維創始人彭小峰二次創業的代表作。江西賽維陷入債務危機後,彭小峰辭任董事長,將精力放在SPI上,2015年1月推出綠能寶。

  彼時,彭小峰高調在媒體前亮相,推出其專注太陽能領域的融資租賃類金融産品——綠能寶。綠能寶展示了其強大的參股企業和股東陣容,如央企新興際華集團和中國節能環保集團,以及許家印、史玉柱等。隨後,綠能寶邀請鋼琴家郎朗擔任形象代言人,廣告打到了北京地鐵站內。

  一年後,綠能寶的母公司SPI宣布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成為2016年中概股上市第一股,中國互聯網金融企業在美上市的第二例。綠能寶和彭小峰一時風光無二。

  那麼,綠能寶究竟是如何運作的呢?

  據官網介紹,綠能寶模式中,投資者承擔出租人角色,將購買的綠能寶産品委托綠能寶租賃給電站項目方使用,電站項目方則按月向投資者支付租金(由綠能寶代發),鎖定期為3~1080天不等。

  彭小峰曾解釋説,投資者可以通過“綠能寶”平臺投資已建成或在建的電站單元,最低投資額度1000元即可,然後分享光伏電站的收益,同時可以隨時轉讓購買的份額。

  一位光伏企業人士曾對記者表示,光伏電站建造對資金的需求量大,而且建成回報期長,特別是經歷前些年的高速擴張,目前銀行放貸比較謹慎,綠能寶看中的就是這塊痛點,通過互聯網手段吸收社會閒散資金,來實現電站建造。

  不過,成立不久之後,外界對綠能寶的質疑就已經開始。

  2015年11月,經濟參考報稱,綠能寶的部分産品承租方與綠能寶平臺及其上屬集團SPI有著千絲萬縷的聯係,部分項目甚至被指自融。2016年又有媒體質疑,綠能寶是實物融資租賃還是變相自融?

  對于媒體的這些質疑,彭小峰始終未有正面回應。據記者了解,涉嫌“自融”的質疑並非毫無根據。

  比如預期年化收益8.00%的金桔1號,項目名稱為供應鏈融資(山東東明明勝5.7MWp01),項目投資方為新維太陽能電力工程(蘇州)有限公司。工商信息顯示,新維太陽能的法人代表是夏侯敏,唯一股東是SPI CHINA (HK) LIMITED。同時,夏侯敏是綠能寶唯一股東柚盈電商法人代表,也就是説,綠能寶在替關聯企業融資。

  不僅如此,新京報記者還獨家獲悉,綠能寶與彭小峰昔日掌舵、如今早已陷入巨額債務危機的江西賽維存在大量業務往來。

  賽維是彭小峰創業的第一個公司,這讓他成為了身家400億元的中國新能源首富,但後來欠了大量債務不得不破産重整,彭小峰也離開了賽維。

  5月8日,一位業內人士對記者透露,以前以為彭小峰和賽維已經斬斷關係了,沒想到綠能寶平臺上用的還是賽維的産品,這有利于賽維渡過目前的難關,但這樣做是否真的合適不太好説。

  記者獲取的多份文件證實了這一信息。

  比如美桔11號,其項目的申請方除了江西太陽花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外,還有賽維LDK太陽能高科技(南昌)有限公司;再如金桔1號,據記者獲得的電池片採購合同顯示,採購方為新維太陽能,而銷售方是賽維LDK太陽能高科技(新余)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彭小峰在創辦綠能寶後,仍然對此前債務負有清償責任。

  6月11日,新京報記者在最高法院“全國法院被執行人信息”平臺了解到,彭小峰本人共有3次被執行記錄,其中在公布于2015年5月的案號(2015)合執字第00130號中,經各方確認,截至2013年3月31日,安徽賽維LDK新能源有限公司共欠合肥高新技術産業開發區社會化服務公司借款本金10億元、利息5127.5萬元。江西賽維LDK太陽能高科技有限公司、彭小峰對本協議第三條約定的安徽賽維LDK新能源有限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資金緊張,史玉柱劃清界限

  綠能寶當前的兌付困境,其直接原因在于資金緊張。

  4月17日,綠能寶在官網發布公告承認,目前平臺提現出現逾期現象,與光伏補貼延遲等原因有關。

  據新京報記者了解,在光伏産業鏈中,最下遊的電站利潤率是最為微薄的環節之一,而這正是綠能寶平臺資金的主要投向。

  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報告,光伏電站的收益取決于初始投資、運營成本、發電量、上網電價,而上網電價中大部分為國家補貼。在補貼不拖欠的情況下,項目全投資收益率為8%。

  8%只是補貼不被拖欠情況下的理想收益率。事實上,在2015年1月綠能寶推出後,國家補貼就一直存在巨額缺口。據媒體報道,2015年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缺口再創新高,累計約300億元,較往年仍在增加。

  5月12日,綠能寶在回應質疑的“答問”中表示,目前國家補貼滯後的最主要原因是因為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的資金缺口。國家發改委、能源局、財政部等相關部門正在從增加收入和減少支出兩方面梳理此問題。

  在光伏補貼存在巨額缺口時,收益本就不高的光伏電站勢必拖累綠能寶的資金流。5月9日,綠能寶在官網公布了幾大逾期項目,其中電站就佔了絕大多數。

  綠能寶開始通過法律手段追討EPC(工程設計、採購、施工總承包)及線下項目。據5月9日公告,回款總額3.9億元,已進入司法訴訟程序。此外,線上平臺承租人逾期未支付的正常租金、正常售後回租的到期及逾期項目,合計金額3085萬元。逾期項目融資總額4.3億元。

  以綠能寶列舉的第一個正在追討的EPC及線下項目為例,其是內蒙古晶兆萊光伏電力有限公司持有的烏蘭察布涼城項目,涉及應收賬款1.4億元。

  6月9日,新京報記者致電內蒙古晶兆萊光伏電力有限公司,當被問及綠能寶追討債務時,相關工作人員在電話中稱,項目的股東已經變更。“這個電站我們集團最近才把它收購過來,對于之前這些情況我們不了解。”

  在資金緊張之時,母公司SPI的情況也不佳。

  據官方介紹,SPI是一家全球光伏電站開發運營商,從事于公用事業級太陽能光伏電站的開發和維護,業務遍及項目開發,到項目融資,再到建成後的資産管理。2015年1月,SPI上市首日遭遇“破發”。2017年4月,SPI跌破一美元生死線,5月22日觸碰歷史最低點0.28美元,截至5月9日,SPI報1.19美元。

  SPI的業績也不盡如人意,2015年凈利潤為-1.85億美元,創歷年虧損新高。目前,SPI尚未發布2016年年報。

  在自我資金緊張、母公司支持力度減弱的同時,外部投資人選擇與綠能寶劃清界限。以往被綠能寶宣稱為其股東的史玉柱近期澄清,並非綠能寶股東。

  “為啥有一批人在我微博裏鬧著要我替SPI還債?”史玉柱喊冤,自己從未參加過SPI股東會、董事會、管理經營會,也未參加過他們的公開和內部任何活動,更沒公開説過相關SPI和綠能寶的一句話。

  6月9日,就遭遇兌付危機的投資者反映向警方報案一事,新京報記者致電蘇州永安橋派出所經偵大隊,相關人士表示目前正在針對綠能寶事件進行調查。“現在説不準何時調查結果能出來,涉及的東西比較多”。當記者追問是否立案時,對方表示,還沒立案,如果有犯罪事實再立案。

  ■ 人物

  “光伏狂人”彭小峰的“兩起兩落”

  十年,彭小峰的人生走過了“兩起兩落”。

  2007年6月,賽維成功在紐交所上市,成為中國企業在美單一發行最大IPO;2017年6月,互聯網金融平臺綠能寶正處于成立兩年多以來的兌付危機當中,陷入員工欠薪、警方調查的困境。

  相隔十年,這兩件事背後,都站著同一個靈魂人物——彭小峰。而與這位1975年生人緊緊聯係的,還有一個關鍵詞——光伏。十年之間,彭小峰在波瀾壯闊的光伏造富運動中摸爬滾打,先後將兩家光伏企業(賽維和SPI)推向上市,又先後因資金問題陷入空前困境。

  “拗不過大勢”,賽維破産重整

  2005年,無錫尚德在美國上市成為中國首家光伏上市公司,公司創始人、“中國光伏之父”施正榮躍居中國首富。同年,靠出口勞保用品積得不菲身家的彭小峰投身光伏造富運動之中,成立賽維,拼産量、拼規模,將其做成全球最大硅片生産商。

  2007年,賽維在美上市,創造中國企業赴海外上市最大IPO,一時風頭無二。彭小峰也因為在光伏行業的急速擴張而被稱為“光伏狂人”。當年,彭小峰在胡潤中國富豪榜上名列第六身家是400億元,被稱為“中國最年輕的百億富豪”。

  在十年前那場以地方政府為主發起的光伏大躍進中,包括無錫尚德在內的眾多光伏巨頭大舉上馬産能,整個行業産能已遠超市場需求。進入2012年,多晶硅産能超過40萬噸,而實際産量和需求量僅為23.6萬噸和23萬噸。2012年,我國90%的多晶硅企業被迫停産。

  彼時,彭小峰的賽維也不甘落後,試圖靠拼速度搶在其他企業之前佔據市場,但不久之後的2011年,美國和歐盟掀起對華光伏雙反政策,整個光伏行業驟然入冬,前期的産能過剩問題爆發,成為拖累企業資金鏈的包袱。

  2013年3月,使出種種招數而拯救無效之後,無錫法院正式裁定對無錫尚德實施破産重整,“中國光伏之父”施正榮的傳奇結束。一年後,“光伏狂人”彭小峰也頂不住了,辭去董事長後,賽維走向破産重整。無錫尚德爆出的債務是173億,而賽維爆出的債務高達270億元。一位熟悉彭小峰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彭小峰為人非常有魄力,認準了一件事會果斷出手、拼盡全力,但他即使能力再強,也拗不過大勢。

  彭小峰曾分析過,光伏是一個周期性的行業,2005-2014年的十年光伏行業走完了一個周期。

  押寶互金,綠能寶陷兌付困境

  這一次,精力放在SPI的彭小峰選擇了互聯網金融平臺——綠能寶,打出“租賃陽光儲蓄未來”的口號,試圖借助互金手段解決光伏電站開發的資金痛點,開啟光伏行業的一個新周期。

  繼2015年推出綠能寶後,2016年,彭小峰全新運作的綠能寶母公司SPI實現飛躍,這家有十多年歷史的美國當地太陽能開發商敲鐘納斯達克,業內驚呼“狂人歸來”,顯示出外界對彭小峰的期待。

  然而,和上次創業的風光無限相比,彭小峰這次的光環只持續了一年多時間。2017年5月9日,綠能寶發布公告稱,平臺逾期支付租金總計2.2億元,涉及線上投資人5746人,綠能寶危機正式爆發。

  上述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雖然所做的具體事不同,但彭小峰做綠能寶和賽維的思路其實有一些相近:在別人沒有做的時候大幹快上,試圖將對手拋在後面,這個思路其實是對的,但其中的關鍵是管理現金流,在發展低谷時不能被拖垮,彭小峰在這裏又馬失前蹄。

  5月9日公告中,當被問及沒有看到公司高管出面發聲時,綠能寶回應稱,董事長及執行總裁,對于綠能寶近期發生的由逾期所引爆的擠兌問題,更是全身心的投入解決問題。

  2015年6月,彭小峰曾在微博上發表評論稱,“只要心懷夢想,人生終將漂亮。”只是不知道,彭小峰這一次延續兩年多的“租賃陽光儲蓄未來”的夢想能持續多久?(記者 趙毅波)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迎接“文化和自然遺産日”
    暴雨襲南京
    暴雨襲南京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江蘇南通一處路面發生塌陷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北京:假日裏的工廠遊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76501121125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