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微信搶紅包變賭場瘋狂卷錢 莊家躲監管花樣翻新
2017-06-08 07:23:39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幾百人的微信群內,一串串數字飛速滾動,玩家們瘋狂押注,莊家變著花樣煽風點火,每局僅需幾分鐘,24小時不間斷開局,成千上萬元的資金瞬間在虛擬世界蒸發,留給現實世界一幕幕傾家蕩産、妻離子散的悲劇……

  連日來,《經濟參考報》記者深入多個賭博群調查發現,原本以娛樂為主的微信“搶紅包”功能,被不法分子利用,演變成新形式的賭博。部分微信賭場已形成分工明確、組織嚴密的黑色産業鏈。莊家設套抽取資金,玩家淪為“待宰羔羊”,不法分子甚至利用微信技術漏洞躲避監管。

  玩家迷:

  沒有現金付款的“痛感”

  極易沉溺

  32歲的谷飛(化名)萬萬沒想到,他竟以這種方式傾家蕩産:一年多以來,谷飛在微信賭博群一擲千金地“豪賭”,已經輸掉80多萬元,妻子也帶著孩子離他而去。谷飛説:“當時就好像吃了‘迷魂藥’,稀裏糊涂就輸掉了這麼多錢。”

  谷飛是重慶一家大型民營企業的技術骨幹,過著有車有房的優渥生活。去年春節期間,谷飛被朋友拉進一個300多人的微信紅包群,他的命運也由此開始改變。

  該群的玩法與普通的微信搶紅包有所不同。莊家在群裏發一個“拼手氣紅包”,所搶紅包金額的尾數作為開獎結果,參與者可以下注買單雙、大小、數字、豹子,賠率從兩倍到10倍不等。

  時值春節假期,閒來無事的谷飛決定碰碰運氣。結果,一個多小時就贏了5000多元。初嘗“甜頭”的谷飛很快沉浸其中。然而,意想不到的是,接下來一個月,他竟輸掉了2萬多元。

  當時,急于翻盤的谷飛並未意識到,這只是噩夢的開始。一年多以來,他共被拉進10多個微信賭博群,已不滿足于微信紅包群的“小賭”,開始在賠率更高的賭群參與“豪賭”。

  輸紅了眼的谷飛開始不斷加注,從幾百元到幾千元,再到上萬元。最高的一次,他下注2萬元買大小,也以失敗告終。很快,谷飛輸光了工作10年來的30多萬元積蓄。

  谷飛還找各種理由向親戚朋友借了40多萬元,但借錢的速度遠遠趕不上輸錢的速度,有時白天借的錢晚上就會輸光。

  妻子哭著求谷飛不要再賭,甚至下跪哀求。而他説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你懂什麼,我已經找到了規律,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就能翻盤!”悲憤交加的妻子最終提出了離婚。

  如今,妻離子散的谷飛才如夢初醒。他準備賣掉房子償還賭債,並下定決心不再參賭。

  “比現實中的賭博要恐怖得多。”谷飛説,微信賭局幾分鐘一把,24小時不間斷,刺激性極強。玩家用手機就可隨時隨地加入,跟網絡購物很像,沒有現金付款的“痛感”,輸了之後總想著下一局肯定能贏,玩家很容易沉溺其中。

  設局深:

  每個賭博群內

  都活躍著“職業拉手”

  “微信賭場”到底有多瘋狂?《經濟參考報》記者經玩家介紹進入多個微信賭博群一探究竟。記者觀察發現,各微信賭博群的玩家均來自全國各地,玩法“萬變不離其宗”,不外乎發送隨機金額的微信紅包,玩家下注買單雙、大小、數字、順子、豹子等幾種。

  例如,在一個微信紅包群內,由群主發一個分成4份總價20元的啟動紅包。其規則以隨機搶到的紅包金額為依據,如搶到紅包金額為19.88元的中頭獎,紅包金額為“1.11”等豹子或“1.23”等順子都有金額不等的獎勵。

  要進入這種賭博群並不難。玩家只要參賭,就會不停有人將其拉入五花八門的賭博群。僅“入群”一天時間,記者就被拉入了10多個新的賭博群。

  其中,相比微信紅包群的“小打小鬧”,微信鬥牛、PC蛋蛋等玩法的賭博群賠率更高,且24小時全天候開獎,涉賭金額也呈幾何級暴增。

  在這些“高等級”賭博群內,幾乎沒有玩家聊天,映入眼簾的只有不斷滾動的數字,這是玩家們在瘋狂下注、充值。不少玩家常常一擲千金,有的玩家甚至一次押下四、五萬元。

  與此同時,也不停有玩家將錢打入該群的財務賬號充值。在這些群中,往往每隔5分鐘左右即會開獎一次,新一期玩家賬單同時也會貼出,上面顯示著在線人數、賬面總額和各玩家的賬單余額。

  一般來説,每天特定的時間(例如零點),莊家會對一天內輸錢的玩家“回水”,輸掉3000元以上的玩家往往可獲得15%左右的回水,若輸10萬元以上,會有25%左右的“回水”。給玩家“回水”的同時,管理員還會在群內煽動玩家,如“不要氣餒,好手氣總會回來的”“下一把肯定翻盤了”等等。

  在玩家最多,賠率最高、投注金額最大的一個群中,5月25日零點的“回水”總金額達72萬元。以此推算,該賭群玩家一天輸掉的總金額已高達數百萬元。

  玩家是如何一步步落入莊家圈套的?《經濟參考報》記者在各賭博群多日觀察發現,部分賭博群已呈現明顯的組織化特點,即除玩家外,各環節均有專人負責且分工明確,已形成“設局—拉人—記賬—煽動—踢人”的黑色産業鏈,其唯一目的是將玩家賬戶余額吃幹榨凈。這幾個環節主要包括:

  設局:開設微信賭博群的人即為莊家,是整個賭博群的操盤者。在多日的暗訪過程中,不停有人找記者私聊,詢問是否需要開設賭博群。

  拉人:每個賭博群內都活躍著一些專門負責拉玩家入群的“職業拉手”,再根據玩家質量(涉賭金額)提取1%到3%不等的抽成,因此不斷有新玩家被拉入群中。谷飛也向記者證實,他曾多次下決心戒賭,但不停有人拉他入局,很容易被再次“卷”進去。

  記賬:賭群內還有專門的財務人員,負責統計輸贏情況,公布在線人數和各玩家的賬單余額等,並用微信或支付寶分錢。同時,還將為輸錢的玩家支付“回水”。

  煽動:多日來,幾位相熟的莊家説,玩家輸錢後往往會打退堂鼓,需要言語鼓勵,此環節也有專門的管理員負責。這些給輸錢玩家的“回頭錢”,加上管理員的言語煽動,會讓玩家們更為瘋狂,將更多的資金投入賭局。

  踢人:在賭博群內,只看不玩的成員並不受歡迎,記者幾天內多次被人拉入新的群,也多次被人從群內踢出。多數賭博群有專門人員對玩家進行篩選,將只看不玩或可疑的成員踢掉,留下下注金額大的優質玩家。

  監管難:

  “野生群”利用技術漏洞

  躲避監控

  這些賭群躲避監管也有“高招”。一個網名為“鴻博”的管理員透露,普通微信群比較容易被監控到,因“存在賭博嫌疑”而遭到查封,而他們有多個備用群,都是收購而來的“野生群”,即建群較早,可利用微信的技術漏洞躲避監控。

  記者觀察還發現,多數微信賭博群會經常更換新群,部分賭博群甚至每天都更換新群,玩家們會被直接拉進新群,此間確實極少有微信賭群被查封。

  另外,為躲避監管,不少莊家開發了更為隱蔽的APP,但設置了門檻,只對涉賭金額較大的“老玩家”開放,並聲稱“絕對安全,大家可放心大膽地玩”。

  不僅如此,多數莊家還使用“封盤軟件”等外挂程序,以及使用假賬號“下假注”等手段對付玩家。

  在多日的暗訪中,不停有人詢問記者是否要購買莊家必備的“封盤軟件”。記者在網上搜索發現,銷售微信賭群“封盤軟件”的鏈接隨處可見,同時在一些玩家交流群,也有專門的軟件賣家。

  多名賣家均表示,自己的軟件能做到全自動操盤。這些軟件使用時與開好的微信群連接,其提供的軟件頁面截圖顯示,操盤者能自行設置大小單雙、組合及單點數字的賠率,下注的上限和下限也可以通過軟件設置。記者試用發現,不少軟件確實能達到上述效果。

  “幾乎所有莊家都會買類似的封盤軟件,要不然怎麼贏錢,我們也買過。”微信賭博群中一名與記者相熟的管理員透露,有些玩家也會使用外挂軟件,但很容易被看出來,一旦被看出來就會被踢出群。

  同時,不少“內部人士”還透露,莊家還會購買許多假賬號,在賭群裏下假注,扮演“托兒”的角色,在群裏制造人氣,吸引玩家跟隨下注,表面看很難分辨真假。

  為了賺錢,莊家還會使用一些“黑招”來對付玩家,莊家拒絕兌付或“卷款跑路”的情況也時有發生。記者多次看到,一些贏錢的玩家並未收到錢,剛在群裏與莊家理論了幾句就被踢出了群。

  其中一個網名為“展翅飛翔”的玩家説,自己用500元的本金賺到了9000元,申請提現後卻一直沒有收到錢。他在群裏詢問情況,起初是沒人理睬,隨後管理員發來一張轉賬截圖稱已經轉賬。截圖顯示,一個和自己名字和頭像都一樣的微信號接收了轉賬。

  “對方克隆了我的頭像,收錢的人根本不是我。我再想和他理論時,發現已經被踢出了群。”“展翅飛翔”氣憤地説。

  此外,記者看到,佔據絕對主動權的莊家“卷款跑路”的情況也屢見不鮮。群內正常運行一段時間,等到賬面金額累積較多時,有的莊家會直接封盤跑路。

  谷飛就遇到過幾個這種“跑路群”,其中一個群的莊家卷走了賬面上的80多萬元。“幾天之後,這些莊家往往會換掉頭像,重新開群。”谷飛説,“你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根本不可能找得到,只能吃啞巴虧。”(記者 趙宇飛)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守候
    守候
    傳統文化潤童心
    傳統文化潤童心
    川藏線上的風景 西藏左貢初夏如畫
    川藏線上的風景 西藏左貢初夏如畫
    大山裏雅礱江邊的朗朗讀書聲
    大山裏雅礱江邊的朗朗讀書聲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271121105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