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多家公司稱拿到天使輪融資 共享雨傘靠什麼掙錢?
2017-05-31 08:05:19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  共享雨傘靠什麼掙錢

  多家共享雨傘公司近日宣布完成數百萬元至千萬元融資。有評論人士表示,押金是這些共享經濟企業看中的盈利點之一,“押金帶來的巨大資金沉淀,讓他們不擔心物品損毀、不還等問題。把這些長期沉淀的押金用作理財,即可獲得盈利。至于共享物品使用的收入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繼共享單車之後,共享雨傘也迎來風口。多家共享雨傘公司宣布完成數百萬元至千萬元融資,並且已經對外鋪設雨傘和傘架,目前已投放的共享雨傘總數超過數十萬。不過,共享雨傘前景如何還不明朗,有分析人士稱共享雨傘目前的投資人最終都是為了尋求BAT等公司的“接盤”。

  事件

  多家共享雨傘公司拿到融資

  就在上周,多家共享雨傘公司相繼宣布拿到天使輪融資。5月22日,共享雨傘“春筍”宣布獲得500萬元天使輪融資;5月24日,“共享e傘”宣布已經完成1000萬元天使輪融資,投資方為四野創投會(深圳)投資管理股份有限公司;5月28日,共享雨傘品牌“JJ傘”對外公布已獲得昂若資本數百萬人民幣天使輪融資。

  共享雨傘行業似乎迎來風口。共享e傘的創始人趙書平對媒體表示,“除了自己團隊的1000萬資金,現在明確表達跟投意向的資本已經超過了1個億。”除了融資之外,目前在支付寶的“芝麻信用”功能中,已經接入共享雨傘項目,只要芝麻信用達到一定分數,就可以實現免押金租賃。

  現狀

  租借共享雨傘要繳幾十元押金

  目前共享雨傘已經在多地實際運營,這些共享雨傘分為兩種模式,其中主要的一種模式是鋪設傘架的固定運營模式,雨傘被固定在傘架上,傘架主要集中在人流量大的地鐵站、大型商場、校園、寫字樓、電影院等場所。另一種為隨處投放的流動性模式。

  廣州的“魔力傘”是做共享雨傘較早的一家。魔力傘的傘架主要鋪設在廣州地鐵站內,一臺傘架可容納50把傘,方便通勤的乘客。據當地市民介紹,以往廣州一到下雨,地鐵站內就會出現許多出售雨傘的,這些雨傘售價十幾元到幾十元,銷量頗為不錯。在共享雨傘出現後,首先被搶空的就是共享雨傘了。據介紹,市民只需用微信掃一掃租借設備屏幕上的二維碼,無需下載APP,就可以收到某個通道上的雨傘可被借走的消息。在還傘時,也可以直接在微信公眾號中操作,借還流程都在10秒內即可完成。

  共享e傘的模式不是固定的傘架,而是隨處投放。該公司的雨傘不同于普通的雨傘,安裝有類似共享單車上的智能鎖,可以實現定位和密碼開鎖等功能。用戶在手機上下載APP,可以看到附近的傘,在APP上繳納押金和租金後,掃描傘上的二維碼便可獲得該傘的密碼,開鎖30秒後自動開始計費,合上傘即停止收費。這種芯片的下方還有一個太陽能充電板,為芯片提供電源。據共享e傘創始人透露,這樣一把傘的造價開發和運營成本達到了90元一把。其特殊的地方在于,不僅可以遮風雨,還可以遮太陽,甚至能夠當老人的拐杖,可謂一傘三用。後續投放的雨傘還有可能加入MP4等功能。

  共享雨傘目前在使用時需繳納幾十元的押金。“魔力傘”試運營期間,首次租借需要繳納20元的押金,在15天內免費試用,超過規定時間按照0.5元/天扣費;正式運行後押金為30元,超時的使用費為2元/天。“春筍”的押金為59元,24小時內免費,之後每天按照一元錢扣費。共享e傘押金為19元,租金則是每半小時0.5元。JJ傘押金為30元,現階段的收費標準為12小時內免費使用,超時後則按1元/12小時來計費。

  春筍表示,首批10萬件産品將于6月份正式入駐上海和北京。JJ傘公布的數據顯示,首批投放的3000把雨傘使用人次在15000次以上,平均使用頻次為 2.6 次/天,其中有 30% 以上的借還行為超過 12 小時。共享e傘則稱,目前投放量已達3萬支,注冊用戶達7萬人,後續計劃投放總量為180萬把左右。

  聲音

  共享雨傘看中的是押金?

  共享單車的盈利模式還不清晰,共享雨傘又將如何盈利?“春筍”創始人李永秋表示,雨傘相較于單車和充電寶,低成本而不低頻,可覆蓋室內室外雙場景,可通過雨傘租賃廣告收入、雨傘定制、數據增值等方式獲得盈利。共享e傘的創始人也表示,會在雨傘內部印制廣告,讓用戶打開就可以看到。

  不過雨傘的使用是有特定場景的,對天氣的要求比較高,這種商業模式的市場容量和可復制性遭到質疑。尤其是在北方城市,對共享雨傘的需求到底有多大,也是未知數。

  知名IT評論人磐石之心認為,押金是這些共享經濟企業看中的盈利點之一,“押金帶來的巨大資金沉淀,讓他們不擔心物品損毀、不還等問題。比如共享單車,只要一輛單車有5個人繳納押金,就夠了買車的成本。然後再把這些長期沉淀的押金用作理財,即可獲得盈利。至于共享物品使用的收入完全可以忽略不計。”另外,這些項目的發展模式非常相似,都是尋找最後的“接盤”者。先是一批天使投資人入局,接著期待BAT等巨頭進入接盤。這些項目的發展模式也很類似,都是先瘋狂燒錢培養用戶習慣,搶佔市場,最後利用資本的力量迅速實現壟斷或者寡頭壟斷。(文/記者 溫婧)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瓊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旅荷大熊貓“星雅”“武雯”首次公開亮相
    旅荷大熊貓“星雅”“武雯”首次公開亮相
    美民眾前往阿靈頓國家公墓緬懷陣亡將士
    美民眾前往阿靈頓國家公墓緬懷陣亡將士
    成都民眾端午賞花忙
    成都民眾端午賞花忙
    無錫瑜伽愛好者“七彩花園”中備戰國際瑜伽節
    無錫瑜伽愛好者“七彩花園”中備戰國際瑜伽節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171121059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