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探訪大山裏的比特幣礦場:枯水期遷徙 逐電力而居
2017-05-31 07:42:16 來源: 成都商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目前礦場“人去廠空”,幾個機房大門緊閉

  遷徙

  今年2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曾獨家探秘四川馬邊的比特幣礦場。當時,有上萬臺比特幣礦機設在山區大小小的水電站中,晝夜不停地挖比特幣。如今,這些礦場已關閉、搬遷,“礦工”們也都選擇了離開。

  原因

  近日,記者再次實地走訪四川馬邊。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搬走的礦工們對此事已不願多談,只是表示搬遷並非完全被動行為,根據客戶控制成本的要求,礦場也一直在尋找新選址。至于去向,也不便多説。

  從勒索病毒贖金到價格一度暴漲,比特幣近來再次吸引了全球的關注。今年2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曾獨家探秘四川馬邊的比特幣礦場,在當地,有上萬臺比特幣礦機設在山區大小小的水電站中,晝夜不停地挖比特幣。沒想到僅3個月後,這些礦場卻已關閉、搬遷,“礦工”們也都選擇了離開。

  目前,比特幣礦場是整個行業中最搶手的資源,由于央行暫停“提現”,各大交易平臺都在爭搶礦場資源。四川正進入豐水期,電力豐沛,比特幣價格又持續走高突破1萬元大關。明明坐擁“天時地利”,為何礦場在此時搬遷?該事件引起整個行業內外的關注。為了解詳情,近日,記者再次實地走訪四川馬邊,欲揭開比特幣礦場關閉的原因。

  逐電而居

  為何在豐水期關閉?

  經過6小時長途跋涉,從成都出發的記者再次來到馬邊芭蕉溪水電站。3個月前,遠遠就能聽到比特幣機房發出的巨大噪音。如今,水電站很安靜,山間的鳥鳴顯得格外清脆。

  眼下,四川正進入豐水期。對于比特幣礦工們來説,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畢竟經營比特幣礦場最關鍵的因素就是有充足的電力。這些礦場大多“逐電而居”,冬天枯水期電價上漲時,公司會將礦機遷往火電豐富的西北地區,來年豐水期再回到西南。

  現在,芭蕉溪礦場卻“人去廠空”。記者在現場看到,幾個機房大門緊閉,整個水電站內已見不到一臺比特幣礦機。“4月25號下午2點過搬走的,損失好大哦!”留守的水電站負責人蘇某告訴記者,之前,礦場已處于停産狀態。據了解,此次搬走的除了芭蕉溪這一家外,還有另幾家。

  比特幣礦場是用電大戶,對于礦工們的離開,水電站的經營者們顯然會失望——礦場在的時候,一個月能消耗400萬~500萬度的棄水電量, “每個月要給水電站繳100多萬元電費,一年下來就是1200多萬元。”該數據未得到證實,但因為礦場關閉搬遷,水電站顯然會失去一筆收入。

  礦場主動停工

  原因令人費解

  現在,全球有七成的比特幣都産自中國。因此馬邊幾家比特幣礦場關閉,立刻在業內引來反響。

  “現在幣價這麼高,停工一天就是幾十萬的事情。”一位不願具名的比特幣礦場經營者稱,拋開停工損失外,還得尋找合適的地方以及上百萬元的搬遷費用、廠房搭建費用等。顯然,如果被迫搬遷,經營礦場的老板們得蒙受不小的損失。

  此外,從今年2月起,央行暫停比特幣交易平臺開展比特幣“提現”業務。如今,用戶只能把手中的比特幣賣成人民幣提現,不能再在不同的交易平臺之間轉移,因此各大交易平臺都在爭搶礦場資源。

  綜上所述,礦場在此時主動停工的原因令人費解。比特幣“挖礦”是一項全球性的工作,一位不願具名的礦場從業者表示,“如果哪裏不準經營比特幣礦場,無非就是全球的算力轉移到其他地方去罷了。但是比特幣的總量不會減少,全球幣價也不會因此受到大幅波動。”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表示,挖礦環節是整個比特幣産業鏈的根基,中國的比特幣礦場數量在全球又是最多的。但比特幣在中國尚缺乏監管,這次關閉事件原因到底是什麼?只是個例,還是政策的風向標?尚無人知曉。

  用電方式

  不在電改范疇內

  談到比特幣礦場監管,離不開的一個問題就是用電。礦場的用電是否處于監管之下?

  在受到外界廣泛關注後,當地電網公司也曾去過現場——比特幣礦場用電方式是否合法?是否存在偷電現象?不過,國家電網四川電力公司新聞中心相關人士對記者表示,芭蕉溪礦場並不存在上述違規違法行為。上述電網人士對記者説,電網公司只管電網上的用電行為,但比特幣礦場是直接用水電站的電,並不需要上網,所以電網公司其實無權管轄。現在電力改革背景下,國家鼓勵用電方和售電方直接簽署協議,“但他們這種方式也不屬于電改范疇中的直接交易。所以坦白講,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去管,可以説(礦場)正處在一個空白地帶。”

  在太一雲戰略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張珺看來,比特幣礦場作為一種新生事物,在法律定義上還屬于空白,相關各方都在摸索監管政策無可厚非。而在不違背現行法律的情景下,企業去嘗試各種經營方式也合乎情理。

  那麼,經營比特幣礦場本身是否違法?擔任某電力公司法律顧問的上海顧友律師事務所周志華認為:對于比特幣來説,目前其被央行定義為一種特殊的互聯網商品,民眾在自擔風險的前提下可自由買賣,因此經營本身並不違法。另就礦場的用電方式而言,只要發電企業有相應的上網、售電許可,雙方在程序合規的前提下可以直接進行電力交易。

  合規難定

  手續全還需防金融風險

  沒有主動搬遷的利益驅動,又沒有明確違規違法用電,礦場為何“出走”?在記者的探訪過程中,當地各級有關部門都對記者明確表示,沒有對比特幣礦場採取過任何強制措施。

  據芭蕉溪水電站負責人的説法,此前,當地政府等多個部門,包括電網公司都曾去現場檢查。而水電站有上網許可、售電許可,證件齊全;比特幣礦場也沒有發現違規違法問題。

  “4月20日左右去檢查過一次,主要是去了解情況。”一位了解情況的當地政府人士對記者表示。言談間,其並不知道該礦場已經停止運行。該人士向記者表示,相關檢查材料顯示——芭蕉溪水電站的比特幣礦場每月正常納稅,未發現違規用電現象,各項手續齊全;僅有的問題在于:存放礦機的機房溫度過高,存在消防隱患。對此,消防部門已要求其整改。檢查的重點此後還落在“加強互聯網金融的排查”上。上述人士稱,檢查材料的結論顯示為:縣委、縣政府將繼續嚴密排查金融風險,加強對互聯網金融風險的監測和把控,杜絕非法集資和係統性金融風險的産生。

  監管空白

  誰都不願礦場“鑽入地下”

  對于比特幣礦場的金融風險,在業內人士稱和礦場沒有太大聯係——比特幣挖礦和比特幣交易是兩個不同的環節。

  張珺告訴記者,比特幣“挖礦”主要有這幾種作用:一是發行新的可以流通的比特幣;二是確認交易、記賬;三是通過工作量證明機制,讓比特幣賬本無法被人隨意篡改。“央行此前的監管,主要是針對交易平臺的融資業務、杠桿交易等業務。比特幣礦場唯一的工作,就是做固定又機械的程序運算,這並不違法。”

  各方都不知情,但已關閉的芭蕉溪礦場現在狀況如何呢?據一位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搬走的礦工們對此事已不願多談,只是表示搬遷並非完全被動行為,根據客戶控制成本的要求,礦場也一直在尋找新選址。至于去向,也不便多説。

  神秘的比特幣礦場,一經外界知曉就又消失無蹤的狀態,不由得令人深思。在張珺看來,如果比特幣礦場從此“鑽入地下”,顯然是所有人都不願意看到的,“對政府監管沒好處,對礦工的生存也沒好處。礦工們其實都希望被監管,白紙黑字,有法可依,這樣也不用躲。”

  今年5月,據央視新聞報道稱,中國人民銀行即將于6月出臺兩個比特幣的管理辦法。其中一個是關于比特幣交易平臺,另一個則有關比特幣平臺反洗錢的規范。雖然消息中並未直接提到比特幣礦場,但礦工們都覺得,離靴子落地已經不遠了。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斯裏蘭卡洪水和山體滑坡造成的死亡人數升至193人
    斯裏蘭卡洪水和山體滑坡造成的死亡人數升至193人
    索馬裏一架輕型飛機降落時發生事故
    索馬裏一架輕型飛機降落時發生事故
    丹麥“小美人魚”被潑漆
    丹麥“小美人魚”被潑漆
    “北歐18世紀皇宮的最佳典范”——瑞典德羅特寧霍姆宮
    “北歐18世紀皇宮的最佳典范”——瑞典德羅特寧霍姆宮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6191121059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