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醫療廢物 這樣“轉危為安”
2017-05-26 07:57:03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醫療廢物因含有傳染性物質、有毒有害性物質等,隨意丟棄會造成嚴重環境污染,對人們的身體健康等造成巨大威脅;另一方面,不法分子買賣回收醫療廢物進行再加工的違法行為也時有發生。

  醫療廢物應由誰來管?怎麼管才更有效、更安全?今年二月底,江蘇蘇州市創新應用互聯網+技術對醫療衛生重點環節進行在線監管、全程追溯。三個月來效果如何?目前還存在哪些困難與問題?

  醫廢處理全程留痕

  對醫廢的上傳、入庫、出庫等實時跟蹤,出現異常則自動報警

  醫療廢物從産生到轉運、再到集中處置,有沒有處于嚴密的監控之下?這是很多人都關心的問題。

  一個周一的下午,蘇州市蘇錦街道蘇站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當班護士湯奕鶯,來到四樓的醫廢處置室,經過清點發現,該中心四個科室已將這兩天各自收集的醫療廢物分門別類送過來了。她按照損傷類及感染類的分類,將這些垃圾收攏進兩只黃色的“醫療廢物包裝袋”中,分別進行稱重。

  在處置室裏,有一臺智能稱重終端,將兩大袋醫廢分別稱重後,會自動生成信息標簽:感染類2.035千克,損傷類3.83千克。標簽上有二維碼,貼在袋子上後,打開手機APP“醫療廢物追溯助手”掃一掃,這些信息便會被自動傳送到係統中。

  在蘇州,目前較大醫院的醫療廢物處理,均由具備資質的處置公司上門清運,而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則需要先轉送到所在片區的醫療廢物集中暫存點,再由處置公司定期進行清運。盡管蘇站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本身就是所在片區的醫廢集中暫存點,但該機構所産生的醫廢並不能直接丟進來,所有數據也必須按照程序入庫。

  確認信息已經上傳,湯奕鶯提著兩袋醫廢來到位于一樓左側的片區醫療廢物暫存點,這裏的工作人員會進行二次掃描、復核、稱重。“你看,原始重量是3.83千克、入庫重量為3.84千克,在兩個百分點的誤差范圍內,因此係統顯示入庫成功。”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一旦重量等出現異常,係統就會自動報警,並將情況發送到衛生監督管理平臺上,方便監督人員及時介入、追查事故原因。

  據介紹,蘇州姑蘇區目前已有97家醫療機構參加醫廢規范化管理項目的試點,該市共有兩家具有環保資質的處置公司。上門清運時,公司會同暫存點工作人員一起,第三次進行稱重、掃描信息標簽,辦理交接並在係統校核之後完成出庫。

  就在此時,在蘇州市衛生監督所,傳染病防治監督科科長陸雯瑋在辦公室只需打開手機APP,就能看到剛才兩袋醫廢的入庫信息,並實時跟蹤處理進度。“前兩天有過一次報警,顯示有數據異常沒有出庫。”陸雯瑋説,經過電話聯係和現場查看,確認是集中處置單位一位工作人員在出庫時因交接不規范導致的,經過追溯立即進行了整改。

  技術覆蓋傳統盲區

  運送依賴人工、全憑自覺的情況得以改變,精細管理有據可查

  “醫療廢物是醫療衛生機構在醫療、預防、保健以及其他相關活動中産生的具有直接或間接感染性毒性以及其他危害性的廢物。化學性醫療廢物具有毒性、腐蝕性、易燃易爆性,具有空間污染性;廢棄醫療器械流失或處理不當對人體造成損傷;攜帶病原微生物的醫療廢物可引發傳播感染性疾病及潛伏性污染。”陸雯瑋告訴記者,《國家危險廢物名錄》中將醫療廢物列為HW01號危險廢物。

  醫療廢物雖“廢”,卻“有利可圖”。不法分子買賣回收醫療廢物、利用醫療廢物進行再加工的違法行為時有發生。2014年4月,媒體曝光陜西省某醫院護工非法倒賣醫療廢物;去年,長沙查封十余噸黑心棉,撕開棉絮裏面有醫療廢物。前不久,南京查出的一起案件中,犯罪團夥從多家醫院回收一次性輸液袋、輸液瓶等塑料、玻璃制品進行轉手倒賣……

  業內人士坦言,倒賣醫療廢物屢禁不絕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市場誠信體係不完善、機制缺失。隨著醫療廢物的數量不斷增多,某些醫療衛生機構為了節省成本,置基本的醫療廢物處理制度于不顧,運送不及時、隨意丟棄等不規范的現象頻發。另一方面,政府監管體係不完善、監管力量不夠等問題依然突出,醫療廢物的各環節還處于粗放型的管理狀態,醫療廢物倒賣有很大“生存空間”。

  針對這一問題,今年2月底,蘇州市政府出臺“健康衛士531行動計劃”,提出建立現代衛生計生綜合監管體係,應用互聯網+技術對醫療衛生重點環節進行在線監管、全程追溯。到今年年底,蘇州姑蘇區240家醫療機構將完成在線監管試點,2020年實現全市覆蓋,以解決受人力、物力限制所出現的監管盲區。

  “除了轉運路徑和重量方面,運送醫廢到暫存點的間隔如超出路程所需時間過長,也會自動報警。”蘇州市衛生監督所傳染病防治監督科主任王健介紹,以往運送依賴人工、全憑自覺的情況得以改變,同時減少了傳統監管環節的真空和漏洞,使衛生監管有據可依。

  蘇州市蘇錦街道蘇站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護士長徐燕表示,標簽化的身份識別技術省去了人工記錄、分析數據的繁瑣;綁定責任人後更是時刻感受到監督的壓力,在分類及轉運上絲毫不敢馬虎;在集中回收點還有全程監控,交接過程也更加細致和規范。

  兩端銜接有待延伸

  向醫廢的前後端延伸,未來可覆蓋醫廢處置全部環節

  從醫療廢物的打包到上傳,再到入庫和出庫這個過程的衛生監管,可以稱得上“全過程、無死角、全天候”,但假如醫療廢物沒有稱重呢?假如在移交給集中處置單位後出現了丟失呢?

  “在目前的技術手段基礎上,後續還會再發展完善,首先會向前推進到院內的科室之間。”蘇州市衛生計生委監督處副處長劉日記告訴記者,目前的在線監測,以醫療機構上傳數據作為起點,某醫療機構收集時將醫療廢物直接扔了,或者嫌麻煩而沒有稱重,暫時還無法通過技術手段及時預警,但也並非完全無計可施。實際上,係統運行以後,大數據可以對基層醫療機構的門診量、治療項目等進行統計分析,得出每家機構醫療廢物的基本數據。

  針對醫療廢物的監管,涉及多個部門,其中也有相關單位正在運用或者醞釀使用互聯網+技術進行監管的。例如蘇州市環保局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該市的兩家醫廢集中處置資質單位,一家是高溫蒸熟,另一家是高溫焚燒,在焚燒環節是實行在線監控的。

  “基于物聯網技術,各職能部門之間可以建立協同合作和數據共享。”劉日記介紹,在與集中處置單位交接後,醫衛部門還可以主動向環保、公安、工商、食藥監、司法等部門報送數據,形成在線監測和追溯留痕的接軌,真正實現一體化,建立聯動機制,形成監管合力。此外,調動各方積極性、加強行業自律,是保障這一規范化管理項目長效運行的基礎之一。

  技術當然不能解決所有問題。在“軟環境”建設上,劉日記建議,一些醫廢處置工作人員、環衛工人等往往是第三方聘用而不具備相關的醫學專業知識,需進一步加強法規知識培訓和業務指導,幫助其提高專業水平和職業素質,特別是加強對醫廢的認識、識別和判斷能力。同時,普及和提高全社會對醫廢問題的意識和責任,暢通舉報途徑,也可形成有效的社會監督合力。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沙塵暴襲擊科威特
    沙塵暴襲擊科威特
    “人機大戰”第二局:柯潔不敵“阿爾法圍棋”
    “人機大戰”第二局:柯潔不敵“阿爾法圍棋”
    大白鯊成群出沒 南加州海灘持續關閉
    大白鯊成群出沒 南加州海灘持續關閉
    0.6秒能做什麼?特戰隊員出槍擊發一氣呵成
    0.6秒能做什麼?特戰隊員出槍擊發一氣呵成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61121038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