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聯想的業績焦慮:三大業務收入下滑 PC寶座被奪走
2017-05-26 07:41:33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聯想在2016年扭虧為盈,但聯想整體業績並不樂觀。集團三大業務的收入都在減少。

  聯想再次進入多事之秋。近四年來,聯想首次失去了PC全球老大的寶座,同時其智能手機業務不見起色。

  “聯想一定要快一點,一日千裏的互聯網時代,沒有太多時間給它”,5月25日,一位聯想前高管告訴新京報記者。聯想經歷過很多坎坷,2009年年初,聯想在收購IBM的PC業務後,因整合不利出現巨大虧損,原CEO阿梅裏奧下臺,柳傳志重返聯想出任董事長,楊元慶任CEO。這一次,聯想主打的PC和手機兩大業務均出現失利。同時其高層頻繁出現更迭與震蕩,楊元慶召回兩年前離開的老將劉軍,曾經的“救火隊長”陳旭東宣布離職。聯想正在焦急地尋找出路。

  聯想三大業務收入普降

  2017年5月25日,聯想集團發布2016/2017財年全年業績,全年除稅前溢利為4.90億美元,公司權益持有人應佔溢利為5.35億美元。此前聯想在2015/2016財年凈虧損1.28億美元。

  雖然實現了扭虧,但聯想整體業績並不樂觀。集團全年收入為430億美元,同比減少4%。這背後聯想三大業務的收入都在減少。其中,個人計算機和智能設備業務的收入同比下跌2%至300.76億美元。移動業務的收入同比下跌10%至77.07億美元。數據中心業務的收入同比減少11%至40.69億美元。

  在業務收入下降背後,聯想兩大主營業務銷量也在下降。其個人電腦去年銷量同比下跌1%至5570萬部。個人及平板計算機合計銷量6660萬部,市佔率同比下跌8%。聯想未給出智能手機銷量數據,僅稱同比跌22%,市場份額跌1.1個百分點至3.5%。

  這些數據顯示,隨著聯想在2015年出現虧損,聯想再次進入多事之秋。這次,聯想視為立身之本的PC業務受到挑戰,同時曾被寄予厚望的手機業務仍不見起色。這些趨勢在一個多月前就已顯露。

  微博對詩,老將歸來

  4月12日,IDC發布數據,2017年一季度,惠普PC出貨量1314萬臺,聯想出貨量1232萬臺;惠普全球市場份額為21.8%,聯想為20.4%;惠普PC市場份額超過聯想,排名第一。此前自2013年第三季度開始到2016年第四季度,聯想已經連續15個季度保持著全球PC第一。

  坐了3年多的全球PC老大寶座被惠普奪走後,聯想發生一係列變動。

  一個多月後,5月15日23時32分,聯想集團前執行副總裁劉軍發了一條微博: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這是宋代詩人陸遊《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裏的後兩句,前兩句是“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臺”。劉軍此前于2015年離開聯想。

  4分鐘後,楊元慶用他的聯想Moto Z手機轉發了劉軍的微博,並評論説: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這是唐朝詩人王昌齡《從軍行七首·其四》裏的後兩句,前兩句是“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

  5月16日上午,楊元慶在微博上宣布劉軍回歸聯想,將擔任集團執行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領導中國平臺及中國區PCSD業務。童夫堯將擔任集團高級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20分鐘後,劉軍轉發楊元慶微博,“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一定全力以赴!”

  劉軍,1969年出生,北京人,近一米九的高個兒,愛穿一條運動褲和休閒T恤,很多聯想人都叫他“軍哥”。有老聯想人評價劉軍極重感情,是個大孝子。

  劉軍在聯想集團的核心管理層已幾進幾出。聯想並購IBM的全球PC業務後,劉軍一度從聯想集團COO的位置上離職,直到2007年10月重回聯想。2015年6月,聯想官方宣布,劉軍因無法扭轉手機業務的下滑而離職,而今他再次重返。

  “聯想現在已經非常惶恐,到了無人可用的階段,劉軍會憋著一口氣上”,一位聯想前高管分析説。

  5月19日,劉軍發布微博為聯想yoga叫好,5月24日,劉軍發布微博稱,“這幾天是馬不停蹄的狀態!華北的兄弟們,熱情!有信心和渠道合作夥伴們一起,渾身是膽打虎上山!”

  顯然,老將已經做好了赤膊一戰的準備。

  成于PC,敗于手機

  劉軍從1993年清華大學畢業就加盟了聯想,擔任過電腦研發、臺式機、消費IT、企劃係統等等部門、業務高管,在2005年收購IBM PC業務後,擔任中國區COO、全球供應鏈高級副總裁、全球消費業務集團總裁,還有收購摩托羅拉移動後,兼任摩托羅拉管理委員會主席。在外界眼中,劉軍一度被稱為聯想二號人物,同時被譽為楊元慶的接班人。

  這個稱號的背後,是劉軍在PC戰場上給聯想帶來的一次次的成功。

  劉軍有很多獨家創造,他在PC界最早提出細分市場,在全球開創了消費電腦和商用電腦的區分,消費級電腦又定出了同喜、千禧的品牌,讓家用電腦、個人電腦有了珍珠藍、貝殼藍等亮麗外殼,包括yoga係列PC,劉軍功不可沒。

  正是因為劉軍在PC領域的卓越表現,隨後他被任命接管聯想手機,為集團開創一個新的未來。

  當時智能手機還處于運營商定制拉動的3G時代,聯想在運營商渠道上頗有建樹,發展飛快。高峰時期,聯想80%-90%的手機業務都依賴運營商渠道。2012年7月,聯想智能手機銷量完成了對諾基亞的超越,在國內市場僅次于三星,到了2013年第一季度,其銷量還維持著超過200%的增長。

  2014年,聯想以29億美元的代價從谷歌手中接手了摩托羅拉公司移動業務,這是在聯想當年收購IBM完成“蛇吞象”舉動之後的又一次跨國並購大手筆。彼時,2013年聯想在國內市場是僅次于三星的第二大智能手機廠商,這更讓外界對這場收購充滿期待。

  不過,讓業內吃驚的是,收購moto並未帶來1+1>2的效應,國內手機市場已經風雲突變。隨著運營商補貼消失,智能手機市場主流向社會渠道轉移,尤其是互聯網渠道的興起,聯想逐步落後于時代。

  IDC數據顯示,從2013年到2015年,聯想中國區手機出貨市場份額逐年下滑。2013年,聯想中國區市場份額佔比11.9%,排名第二;2014年底,聯想智能手機排在了小米和三星之後,位列第三,市場份額為11.2%,2015年,聯想在中國區的排名首次跌出前五。

  楊元慶對聯想手機部門提出批評,稱“你們拿榔頭敲都敲不醒,你們太慢了,在錯失機會”。2015年6月1日晚,聯想集團發布了人事變更聲明:聯想執行副總裁、移動業務集團總裁及摩托羅拉管理委員會主席劉軍,將離開現在的崗位,在一段時間內擔任移動業務及戰略方面的集團CEO特別顧問。同時宣布陳旭東出任移動業務集團領導人及摩托羅拉管理委員會主席。

  陳旭東作為聯想手機的“救火隊長”出場。

  陳旭東的黯然出局

  就在聯想移動手機業務不斷下滑之際,陳旭東正帶領一個新的手機品牌ZUK做得風生水起。ZUK是聯想比照小米的互聯網手機模式做出的改變。2014年,ZUK立項,2015年,聯想附屬的神奇工場成立,正式運作ZUK,陳旭東是項目負責人。

  “旭東特別可惜。他是我認為聯想內最有創新精神的人,他雖然不是産品出身,但是對産品非常熱愛,是真正有産品思維的人”,一位聯想前高管這樣評價陳旭東。

  陳旭東曾經在模塊化手機還沒上市的時候就拿給朋友玩兒,陳旭東還展示了投影等組裝件的炫酷功能。

  陳旭東接手移動業務後,提出自己的思路:聯想移動業務最大的問題在于“過于追求銷量”,這導致聯想只能做大量低端手機,無法在中高端樹立品牌。他希望能通過研發投入,打造聯想的爆款手機,逐步扭轉市場。

  不過,楊元慶只給了他10個月的時間。由于手機業務持續虧損,2016年11月2日,楊元慶通過內部郵件宣布,喬健接任陳旭東成為聯想MBG業務掌舵人。陳旭東在智能手機業務上趨于邊緣化。

  這在陳旭東接手時就出現過苗頭。當時楊元慶發表內部講話稱:“我們這個團隊,在過去兩年裏,業績跟預算都是有差距的,沒有達成目標,去年尤為低,造成士氣不高,這種情形不能再繼續下去了。要想建立一個成功的業務,就必須建立一支有求勝心、並且不斷去贏的團隊。”

  劉軍面臨的處境更棘手

  在聯想全球PC老大的寶座被惠普奪走後,楊元慶迅速起用在PC業務上經驗豐富的劉軍。

  在一位聯想內部人士看來,劉軍接管聯想手機業務之後,也很難從過去成功的經驗中走出來。聯想PC獨步天下,靠的是To B端,大客戶,分銷商的模式,和政府關係很好。而這樣的經驗,在今天面向客戶的消費市場,未必管用。

  “其實劉軍帶移動的第一年還不錯,但他也有依賴過去經驗的問題,但很快劉軍被換下去了,元慶給的時間確實太短”,一位聯想前高管説。

  “劉軍回來後已經開始針對各板塊業務進行摸底了,調整還沒有,需要時間吧”,一位聯想內部人士表示。然而,這一次,劉軍面臨的聯想處境更為棘手。

  AdDuplex發布的截至5月22日的統計顯示,使用Win10的筆記本上,聯想落後惠普和戴爾,滑落至第三。

  在離開聯想的這一年多裏,劉軍在看項目、做投資,在美國待了一段時間。“這也是我特別期待劉軍的地方,做企業,一定要有裂痕才能讓光照進來,以往聯想太固化于PC成功的經驗,包括對渠道商的依賴,聯想的轉型一直很難從PC成功的經驗中跳出來,而這一次,好在劉軍看到了外界更多的變化”,一位曾經與劉軍共事的聯想前高管説。

  但擺在劉軍面前的是,楊元慶是否有足夠的耐心? 新京報記者 劉素宏

  ■ 人物

  急需一個“贏局”的楊元慶

  自2015年至今,聯想已陸續有數位高管上位或出走,與之相伴的,是聯想近兩年頻繁的業務架構重組。有評論認為,聯想近期的一係列舉措,與其經營上的困局密切相關。

  圍繞聯想困局展開的爭論,總也避不過掌舵聯想十余年的“船長”——楊元慶。2016年初,某自媒體的一篇“檄文”,將楊元慶推向輿論漩渦,直到今日,楊元慶依舊背負著巨大爭議,在頻頻換將背後,他急需用業績證明自己。

  而立之年,臨危受命

  1989年,楊元慶碩士畢業,隨即加入聯想,成為聯想公開招聘的首批大學生之一。

  在此後不到四年內,國家取消了高科技産品進口許可制度,並大幅降低電腦整機進口關稅。大批外國電腦涌進中國,聯想等國産PC廠商市場份額驟減,面臨空前危機。

  據陳旭東回憶,聯想集團從1984年到90年代初,業務都能完成年初預定的計劃,1993年卻沒能完成,此後柳傳志對聯想內部人員作出了大幅的調整,並成立了微機事業部。“當時聯想集團已經有很多老的副總裁,1994年的時候,柳總把他們都勸退了,讓元慶來做PC的業務,這在公司內是一個非常大的變化,原來好幾百人在做PC業務,被裁成一百多人。”

  本來準備出國深造的楊元慶被柳傳志成功挽留,成為聯想微機事業部總經理,手握研發、生産、銷售、財務等運作大權。為了和外國品牌搶奪市場,楊元慶決定推出價格更便宜的E係列微機,那一年聯想完成了銷售目標,接下來的幾年中,楊元慶主導的聯想微機銷量幾乎每年都保持100%的增速。

  在《聯想風雲》一書中,柳傳志解釋了為什麼在生死關頭起用30歲出頭的楊元慶。一件偶然的小事給柳傳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一次他給楊元慶打電話,説要派他去夏威夷參加惠普的全球代理商大會。楊回答:“最近銷售的事情特別多,如果實在忙不過來,能不能換具體管業務的楊立斌去?”這一回答讓柳傳志十分感慨,當時無論誰有了出國的機會都很高興,而楊元慶早就想出國,但他卻説讓別人去,而且他的口氣特別自然,漫不經心的,絕沒有給你一個感覺,好像他有多高的風格。

  楊元慶最終沒有讓柳傳志失望,也成功建立自己在聯想難以動搖的地位。此次,楊元慶起用“棄將”劉軍,能否給聯想帶來改變,楊元慶能否復制當年柳傳志排兵布陣的成效,現在還不得而知。

  如今,楊元慶已不是當年意氣風發的青年,幾根白發也爬上了他的鬢角。隨著聯想業績在2016年出現大幅下滑,緊張、焦急更成為了楊元慶的一個注腳。

  劉韌在《中國.com》一書中這樣形容楊元慶:“無論是在辦公室裏,還是在自己的家裏,楊元慶握著鼠標的手都顯得很沉重,他沒了衝浪的喜悅,他陷入了沉思。好不容易將電腦做到了中國第一,可大家都説電腦已經不重要了,賣再多也沒用,現在已經是‘後電腦時代’了。”

  泥潭中的自救者

  劉軍回歸之前,楊元慶剛剛得知了一組惱人的數據。據IDC報告顯示,今年第一季度,惠普的PC出貨量超過聯想成為行業老大。

  PC業務向來是聯想的看家本領,更是其主要的營收來源。就在今年的聯想全球誓師大會上,楊元慶曾霸氣十足地表示,PC業務是聯想的核心,“是聯想碗裏的飯”,只要PC不死,聯想便能自救。

  此次聯想錯失桂冠,使楊元慶突然意識到,“碗裏的飯”也開始被人分食了。于是在今年5月,楊元慶將聯想中國區重組為兩大業務集團,力邀老將劉軍重回聯想,負責PC及智能設備。

  聯想的窘境並非只有PC業務的滑落。聯想手機2016年在中國只賣出了470萬部,不及第一名OPPO手機的零頭。

  智能手機業務曾經是楊元慶“多元化轉型戰略”的重心,也是他的一塊心病。早在2009年,聯想便宣布向移動互聯網轉型,大舉進軍智能手機與平板電腦。2014年,在楊元慶的主導下,聯想以29億美元從谷歌手中收購摩托羅拉移動,並借此成為全球第三大智能手機廠商。彼時的楊元慶雄心勃勃,試圖憑借PC、移動設備、服務器等“多駕馬車”並進,為聯想的發展保駕護航。

  可惜事與願違。從2015、2016財年起,聯想就因為手機業務的拖累開始連續虧損,楊元慶也因此被質疑為“不合格的CEO”。當時聯想移動業務的負責人正是劉軍,事實上,在劉軍掌印的幾年間,聯想手機雖然穩住了出貨量的座次,但是在市場與産品的競爭中,聯想手機顯然沒達到楊元慶的預期。

  楊元慶用內部郵件的方式宣布了劉軍的離開,有意思的是,接替他的正是前不久離開聯想的陳旭東。

  楊元慶頻繁調整高管傳達出兩個信號,第一,他對當前業務發展不滿意,第二,他並沒有放棄移動業務,希望通過換帥的方式來喚醒聯想這頭沉睡的雄獅。

  對于為什麼做不好手機,楊元慶在內部其實做過多次反思,他認為手機跟PC不一樣,手機真的是産品,産品不好,什麼都沒有,純粹依靠市場、營銷是不可能保證銷量的。

  在聯想手機業務止步不前時,小米、華為以及諸多的互聯網手機品牌都找到了自己的差異化路線。雖然,聯想推出了VIBE、樂檬等子品牌,但效果都不夠理想,最終楊元慶選擇用體外孵化的方式來真正實現聯想的互聯網轉型,不過遺憾的是,一年後ZUK回歸聯想。

  在2017年年初的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楊元慶喊出了“清零,重啟”的口號,決心要在中國打一場漂亮的翻身仗。與這一口號前後呼應的是,楊元慶在2017年2月至3月間,相繼引進姜震、虞杲、馬道傑等四位高管組成“豪華陣營”,力求提振移動業務。

  即便非議加身,楊元慶依舊保持著自己的節奏。他不否認聯想正遭遇某種困境,但同時他也相信,聯想足以自救。畢竟力挽狂瀾的事,早在二十多年前,他就經歷過了。 新京報記者 馬婧 實習生 崔晨楓

  ■ 科技i説

  布局未來,聯想要和時間做朋友

  無論陳旭東還是劉軍,聯想總是不給他們太多的時間去改變。

  和聯想老人聊,發現1999年的聯想就已經在布局互聯網,當時FM365一鍵上網的想法很先進,但因為一直沒有帶來正向現金流、太過燒錢而被放棄。就在聯想放棄之後,新浪等門戶崛起,並在不久後找到了盈利模式。

  歷史無法假設,但從FM365,到PC業務,再到智能手機業務,都能看到聯想的業績焦慮。

  在外界看來,楊元慶是位周到君子。然而,面對傳統PC市場飽和,手機業務一直虧損,楊元慶急需證明自己。

  對于聯想這種大企業,如何創新是個特別有意思的話題。業界看衰新浪、搜狐之際,微博卻憑借短視頻等殺出重圍,暢遊也已經成為了搜狐的主要現金流。

  從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的轉換,一日千裏,並非時間毀掉了一家公司,相反,好的公司和企業家恰恰能發現時間的價值。

  在這場未來之戰中,聯想要有與時間做朋友的勇氣和胸懷,給創新時間和激勵,既有容錯機制,又有績效、KPI單一考核指標之外的創新考核體制。這樣,聯想才不會走向遲暮。(劉素宏)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相關新聞
  • 聯想移動人事再調整 挖中移動高管抓銷售
    2月20日,記者從接近聯想的人士處獲悉,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喬健內部信稱,中移動的虞杲將出任聯想集團副總裁,全面負責MBG(移動業務集團)中國業務銷售管理工作,包括開放市場業務、運營商業務、電商業務以及區域銷售管理。
    2017-02-21 07:40:24
  • 聯想年産500萬臺平板電腦項目在合肥啟動
    記者從合肥經濟開發區管委會獲悉,聯想年産500萬臺平板電腦項目投産儀式10日在聯寶(合肥)電子科技有限公司舉行。
    2016-11-12 02:22:06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沙塵暴襲擊科威特
    沙塵暴襲擊科威特
    “人機大戰”第二局:柯潔不敵“阿爾法圍棋”
    “人機大戰”第二局:柯潔不敵“阿爾法圍棋”
    大白鯊成群出沒 南加州海灘持續關閉
    大白鯊成群出沒 南加州海灘持續關閉
    0.6秒能做什麼?特戰隊員出槍擊發一氣呵成
    0.6秒能做什麼?特戰隊員出槍擊發一氣呵成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76801121038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