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多地發文擬規范行業發展 共享單車從共治走向共贏
2017-04-26 08:39:26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多地發文擬規范行業發展

  共享單車進入“下半場”:從共治走向共贏

  業內建議,未來應促進技術創新與經營模式創新,向制造業服務化轉型

  作為資本“寵兒”,共享單車解決了市民出行“最後三公裏”的需求,但隨之引發的亂停亂放、佔用道路資源等亂象也成為輿論關注焦點。近日,深圳、成都、上海、南京、北京等地相繼出臺文件,擬對共享單車進行相關規范發展。

  專家認為,共享單車的發展已進入界定其公共服務屬性、從共治走向共贏的“下半場”。對于新生事物,一方面要預留足夠的空間任其實驗生長;另一方面,對于暴露的問題要及時解決,不宜簡單地一管了之。而從産業發展的角度,業內指出,共享單車應促進技術創新與經營模式創新,向制造業服務化轉型。

  刻板印象:公共品只能姓“公”

  “共享單車是公共服務嗎?或者換個説法,如果摩拜單車的投資方中有‘國字號’企業參與,或者政府部門直接參與,我們還會認為它不是公共品嗎?”同濟大學公共管理係主任諸大建提出了這個問題。

  專家認為,判斷共享單車姓“公”還是姓“私”,不是要看它的運營主體是不是政府部門,而是看它提供的服務是否有公共性。對共享單車提出監管原則,也需打破原有的“刻板印象”:公共服務不僅可以政府安排、政府生産,也可以政府安排、企業提供,市場同樣可以參與社會性、公益性的事情。

  事實上,共享單車確實承擔了一部分公共品的職能。舉例説,根據廣州市政府頒布的《廣州市公共自行車係統管理辦法》,公共自行車係統的前期建設及設備購置費用由市、區兩級財政資金按一定比例出資,具體由市政府統一確定。2015年6月,廣州市人大常委會審議的財政預算調整中,有1.2億元是“公共自行車項目提升推廣資金”,按部署還會視情況考慮追加資金。

  但是,在資本介入、“跑馬圈地”之下,共享單車市場同樣出現了亂停亂放、過度投放、拼命擴張等弊病。資本希望盡快吹高估值和退出的本質,也可能導致單車企業放松運營管理和質量風控,甚至可能“只管生不管養”。

  “面對這種創新,政府部門既要按捺住亂伸的手,什麼事情都要自己上場幹;也要壓抑住悸動的心,出現問題不能一扣或一封了之。”同濟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黃锫説。

  專家認為,“寬思路”是政府對共享單車發展有非合同的軟約束,多方參與制訂“一對多”的管理條例,確定各自義務與責任,這適用人口多的大城市;“窄思路”是政府對共享單車發展有合同化的硬約束,中小城市可以與企業制訂“一對一”的共享單車服務合同。

  “一方面,政府應該歡迎更多的非政府力量提供公共服務,而不是設置進入門檻;另一方面,政府需要多多思考,在這種新的合作模式下,如何與企業協商,與消費者溝通,我還可以做什麼?我們彼此之間如何合作,可以把這件事情做得更好?這恐怕是當下一些城市治理者更需要思考的地方”。諸大建説。

  “期盼政府能合理加大對于城市的非機動車管理的投入,包括合理規劃增加非機動車道、合理規劃增加非機動車停車位等。”一位普通的共享單車用戶給記者來信説,在共享單車的起步階段,其他探索更多還是交給市場本身。例如,對城市或地區如何實行共享自行車總量控制配額?配額由誰來制定和分配?配額的制定和分配又將依據什麼?“如果由政府某個職能部門來承擔,會不會存在權力尋租的空間;如果由某個行業協會來承擔,豈不是違背了協會去行政化的初衷?”

  深層原因:自行車路權有待保障

  共享經濟讓自行車回歸了城市,卻在高速發展過程中,難以尋找一個停放的公共空間。市民潘先生家住上海市中心的一條小馬路,他就對這個不少人拍手叫好的新事物有些厭惡。“人行道那麼窄,自行車停得滿滿當當,我雙手拎著塑料袋,基本上只能側著過。前面再來個騎車的人,氣就不打一處來。”

  21日,北京市交通委聯合多部門發布《北京市鼓勵規范發展共享自行車的指導意見(試行)》(公開徵求意見稿),擬控制共享單車數量,要求有序停放,可定位,有保險,企業在本市設立資金專用賬戶並由人民銀行監管,保證用戶信息安全等。這是繼深圳、成都、上海、南京之後,國內第五個城市發布類似徵求意見稿。

  一些基層市容管理者更是對這五顏六色的流動單車給予了“病毒般蔓延”的評價:“為了管單車,頭發都白了”“一輛輛扶過去,腰都要斷了”“增加了這麼多工作量,我去哪找人來”。

  其實,面對單車的投放和運維難,不少企業已經開始引入人工智能,以海量數據為基礎,摩拜推出的大數據人工智能平臺“魔方”目前已經在騎行模擬、供需預測、停放預測和地理圍欄四大人工智能領域發揮巨大作用。

  未來,“魔方”還可以實時監測車輛狀況是否屬于故障車,以及日常雨雪、風速、PM2.5等。通過整合地域、時間、天氣、運力、車型、人群及其他數百個變量因子,“魔方”能夠預測特定地點未來某一時間的共享單車供給、用戶需求、車輛使用頻次、停放狀況等,從而為運營提供指導,提升運營效率。

  在國外,越來越多的城市共享單車運營方開始嘗試開放部分數據——包括基本的自行車數量、位置數據,到實時的空閒自行車數據,再到各個停放點之間的流動數據等。

  “我們通過地圖、公交GPS定位、地鐵進出站信息等,已經有了非常明晰的地鐵、公交車、出租車等的出行軌跡、早晚高峰信息等,但我們以前從未有過一張自行車出行地圖。”摩拜單車聯合創始人兼CEO王曉峰説,共享單車運營一年多以來,繪制出的就是這張城市“騎行數據地圖”。

  專家認為,數據的開放共享是建立開放型、服務型、現代型政府的開始。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管學院副教授黃少卿説,未來這些騎行數據能在多大程度對政府開放,也需做好規定。同時,騎行數據簡單分析後,企業對你住在哪裏、工作單位在哪裏,大體都可以做一些判斷。規則也需對數據資源的開放程度、個人隱私的保護做出規定。

  事實上,這場關于共享單車停放權的大“吐槽”,究其深層原因,是多年的城市規劃中,對自行車路權的保障嚴重不足。

  我們前期是以小汽車為導向的城市化規劃,在一些城市,1/3左右的土地被交通設施佔用。“今天只有7億人的時候我們的城市已經堵成這個樣子了,再進50%的新人口進入以後,城市怎麼辦?路在何方?”世界資源研究所中國交通項目主任劉岱宗説。

  只能轉變現有土地的使用效率,用更高效的公共交通係統、自行車係統跟步行係統來承擔更多的城市土地。劉岱宗説,現在單車停放的矛盾,恰恰提出了一個疑問:規劃時,能不能把最好的資源留給綠色出行?

  理性探索:“制造業+”更新升級

  上海永久所屬中路股份相關負責人認為,即便共享單車火了,自行車企業依舊要“兩條腿走路”——擁抱共享單車這一移動互聯網時代産物的同時,更要注重打響自己的品牌。有專家認為,共享單車不是簡單地大規模擴大傳統自行車的産能,而是要促進中國自行車産業的技術創新與經營模式創新,向第四次工業革命要求的制造業服務化的新高度轉型。

  巨大的市場需求,確實為自行車生産企業帶來了大量訂單。上海自行車行業協會秘書長郭建榮就用“風險投資熱”、“企業接單熱”形容當下的共享單車市場。“共享單車的發展不僅讓自行車生産企業生産線全開,部分企業甚至出現了零部件短缺的情況”。

  今年2月22日,中國自行車協會圍繞“共享單車對行業的影響”召開了一場會議。據協會官網內容介紹,部分與會企業代表認為,共享單車是一場盛宴,增加了自行車人口的出行比例,再現了“自行車熱潮”,同時這也是高端運動自行車的潛在市場。

  相反,一些企業代表危機感強烈,指出共享單車的風潮終將是曇花一現,安全、維護等後續問題亟待解決,由于企業性質不同,容易出現資金鏈斷裂,切不可盲目跟風。同時,還有部分企業代表表示,共享單車的發展還有待觀察,看風向再做打算。

  中國自行車協會理事長馬中超則認為,共享單車中,自行車品種大幅減少、質量中低端化、品牌逐步邊緣化等問題逐步出現。“一夜之間,連孩子們都熟知了‘摩拜’、‘ofo’這些運營商的名字,卻很少聽他們叫出鳳凰、飛鴿、永久等自行車品牌。”

  專家認為,到了明後年,千萬輛級別的共享單車訂單有極大概率從“驟漲”轉為“驟跌”,將對自行車産業鏈上各個廠商影響巨大。而自行車制造是一個重資産行業,如果盲目為共享單車擴大産能,過量投入廠房、設備、人力等固定資産投資,最終可能就會因訂單的“驟漲驟跌”,而轉化為難以消化掉的負擔産能。

  諸大建認為,當前中國共享單車的發展存在著兩種技術路線。一種是低成本購入和投放傳統的自行車搞規模化競爭,導致不具有耐用性和智能化的自行車泛濫,使得城市面臨海量自行車垃圾的潛在危險;另一種是自行車新制造。用新技術提高共享單車的分享率,即用耐用性技術提高單車的生命周期,用智能化技術提高單車的服務頻次。“搞共享單車不是簡單地大規模擴大傳統自行車的産能,而是要促進中國自行車産業的技術創新與經營模式創新,向第四次工業革命要求的制造業服務化的新高度轉型”。(記者 周琳)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和死神賽跑的人們這樣打磨“金剛鑽”
    和死神賽跑的人們這樣打磨“金剛鑽”
    “飛豹”起飛三連拍 跟著戰機心飛翔
    “飛豹”起飛三連拍 跟著戰機心飛翔
    航拍黃土高原連綿油菜花勾勒“嫦娥畫卷”
    航拍黃土高原連綿油菜花勾勒“嫦娥畫卷”
    高樓車庫入口在樓頂 進入車輛需“乘電梯”
    高樓車庫入口在樓頂 進入車輛需“乘電梯”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873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