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讓“放錯地方的資源”各歸其位

2017年04月04日 07:31:16 來源: 經濟日報

  3月25日,北京市西城區椿樹街一小區內,市民正在往分類垃圾桶內扔垃圾。北京市區幾乎都配有分類垃圾桶。

  本報記者 高興貴攝

  在北京,藍綠灰三色分類垃圾箱已經成為不少居民區的“標配”。越來越多的市民將不用的紙箱折疊好放進藍色的垃圾箱,瓜果皮和剩菜倒進綠色箱子,塑膠袋扔進灰色垃圾箱。近幾年,隨著垃圾減量政策的不斷推進,北京垃圾産生量激增的步伐放緩。按照預計,早該封場的幾座垃圾填埋場沿用至今,再生資源回收率逐年大幅提高。

  垃圾分類的東城模式

  在北京,提起垃圾分類減量的“排頭兵”,要數位于東城區體育館路街道東四塊玉南街4號院小區。凡是到過這兒的人,都會為這裏堅持不懈進行垃圾分類的做法豎起大拇指。

  2003年,包括4號院在內的北京數十個小區,在政府支援下先後購置了廚余垃圾就地處理設備,利用微生物降解技術,對小區內部單獨收集的廚余垃圾進行快速分解。14年後的今天,不少當年信心滿滿開展廚余垃圾處理的小區早已半途而廢,而4號院的廚余垃圾處理設備仍然安然地運轉著。

  “我們小區是2003年入住的。一入住就推行了垃圾分類,宣傳也從沒間斷過。”談到經驗,小區物業經理朱江首先想到的是,早立規矩和常抓不懈。小區裏的分類垃圾桶三個一組,每組垃圾桶後方都有一塊牌子,圖文並茂地寫明每個桶投放什麼垃圾。“有字有圖,肯定扔不錯地方。”如今,絕大多數居民都習慣了垃圾分類投放。

  包括朱江在內,小區內共有4名垃圾分類指導員。“其實,垃圾分類並不難。關鍵需要每個人從自身做起,形成氛圍。”他舉例説,衛生間垃圾可以歸類為不可回收的“其他”垃圾;廚房的菜幫菜葉、剩菜剩飯、瓜果皮核、廢棄食物屬于廚余垃圾;可回收的紙箱、報紙等,要投放在“可回收”垃圾桶裏。

  當居民將初步分類過的垃圾投入相應的垃圾桶後,保潔員的工作便開始了。他們要把可回收垃圾打包整理好,並檢查廚余垃圾是否符合標準。剔除大骨頭、食品袋等廚余處理設備“吃”不下的“硬骨頭”,每天有20多公斤剩菜葉、果皮經“消化”變成二氧化碳、水蒸氣、熱量和肥料,這些肥料被免費發給小區居民用作花肥。

  如果説東城區4號院的垃圾分類貴在堅持,那麼同在東城區的龍潭街道的探索則更具創新精神。這裏是北京最早引入垃圾分類刷卡積分的街道,居民在家中將垃圾進行分類,按照分類標準使用POS機集中投放,月底按照積分比例可換取小型日用品。

  這裏的居民每次正確投放垃圾後,垃圾分類指導員就用POS機為居民刷卡積分,夠50分可以兌換一張10元超市購物券。分類收回的廚余垃圾由區廚余垃圾運作中心收運,可回收垃圾由街道或物業統一處理,其他垃圾運到垃圾轉運站,有效防止運輸過程中的二次混合。幾年中,居民從嫌麻煩到接受再到自覺投放,垃圾分類已經成為他們的日常習慣。

  東城區自2010年起大力推進居住小區的垃圾分類工作。目前已在216個居住小區開展垃圾分類,涉及11.51萬戶、33.34萬常住人口,佔全區小區總數的82%,佔全區小區常住人口總數的80%。

  垃圾減量的實踐經驗

  3759個居住小區的垃圾分類達標試點,覆蓋有物業管理小區的80%;配置戶用垃圾桶300萬套,設置小區垃圾分類投放站5萬余個;配置廚余和再生資源專用車輛1000余輛;改造密閉清潔站750多座……這組2010年至2015年的數據背後,是北京為推行垃圾分類下的苦功夫。

  “這些年,北京已經完成了一批居住小區的垃圾分類硬體配套設施。”北京城市管理委員會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從小區延伸直到末端處理,進行全係統銜接,形成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的初步框架。北京初步形成覆蓋16區縣,由22家主體回收企業、15個分揀中心、4700多個回收站點構成的再生資源回收體係。

  在不斷的摸索推進中,一批政策法規標準相繼出臺。2012年3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實施,這是全國首部省級行政區域生活垃圾處理專項法規。隨後,《北京城鎮地區生活垃圾分類達標考核暫行辦法》等30多項政策標準出臺,涵蓋垃圾分類係統建設、考核驗收、日常運作、綜合監管、宣傳教育、社會發動等各個環節。為從根本上解決垃圾分類問題,北京還構建了由市、區、街道、社區居委會四層級的專項管理團隊。市級層面成立“垃圾減量分類辦公室”,東城區、房山區成為全國垃圾分類示范城(區)。如今,分布在各小區的垃圾分類指導員已達2萬余人,他們搞培訓、做宣傳、現場指導居民投放垃圾,成為垃圾分類推動的重要力量。

  要調動各級管理團隊的積極性,監管考評體係不能少。北京首批達標試點居住小區2010年建成,2011年即發布了《北京市城鎮地區生活垃圾分類日常運作管理檢查考評辦法》,重點檢查源頭分類效果和分類垃圾混裝混運等情況,建立了“日檢查、月考核、季評價”的考核制度,逐步形成市區街三級監督考評體係。

  此外,北京還定期開展“周四垃圾減量日”活動;持續開展“垃圾文明一日遊”活動,組織上百期萬余人參觀了現代化的垃圾處理設施、建築垃圾治理後重建的公園等。通過密集的宣傳,以垃圾分類為抓手,開展的“綠色餐飲”“綠色包裝”“綠色辦公”“綠色校園”“綠色印刷”等行動深入人心。

  水滴石穿,北京市垃圾分類的環境效益開始顯現。在經濟增長、城市發展的同時,北京垃圾産生量激增的情況得到一定程度減緩,曾預計幾年前就需要封場的幾座垃圾填埋場延續使用至今。同步提高的是再生資源回收率,達到每年500萬噸水準,回收比例超過發達國家。

  任重道遠的探索

  垃圾分類並非一片坦途。從業內人士的角度看,北京市現階段推進垃圾分類仍有很多“先天不足”,比如,北京尚處在無害化處理的攻堅階段,即國際經驗固廢處理的初級階段,時機不成熟;垃圾處理設施在待建、正建過程中;由于居民垃圾分類意識的缺乏,垃圾分類基礎不牢等。

  “難點和問題更多集中在對身邊小區分類效果的質疑,對多年來垃圾混裝混運的質疑等。”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北京將著力採取鞏固小區、調整政策等舉措,實現垃圾分類工作的轉型、升級和優化。

  僅以垃圾“混裝混運”為例,其原因可能是因為後端處理設施還在立項、建設,缺乏有效支撐;可能是物業未能委託有資質的單位收運,管理不規范;可能是因為小區沒有成片規模,環衛作業部門收運線路設計調整節奏不夠迅速;更可能是因為全社會的文明素質尚待提升,很多人還沒有垃圾分類的意識,或意識有了卻沒有付諸行動。

  可以説,從居民源頭分類投放、小區保潔人員分類收集、環衛及其他作業隊伍分類收運、密閉清潔站改造到位分類作業,以及末端設施分類處理處置能力等,北京的垃圾分類都處在“成長期”,剛剛進入“磨合期”,距離“成熟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而此前的成功經驗不斷提示,垃圾分類需要政府、社會組織、企業、公眾多方參與合作,給予包容和耐心,並人人付諸行動。“要想做好小區垃圾處理,就得對垃圾處理有感性認識,建議大家去垃圾填埋場看看。”朱江説,“不要讓垃圾山進一步侵蝕我們的生存空間”。

  垃圾分類的未來什麼樣?生活垃圾等固體廢棄物處置的理想模式是遵循減量化、再利用、資源化、熱回收、無害化處理的順序,構成“金字塔”式管理目標,實現垃圾分類減量和資源化利用的最大化。北京將按照發達國家經驗,推進垃圾分類和再生資源回收兩網並軌,建立更有針對性和操作性的激勵機制,並根據需求構建合理、經濟的垃圾分類技術物流體係。

  北京市對待垃圾分類的態度很明確。日前,首都生態文明和城鄉環境建設動員大會上,北京市市長蔡奇與各區區長簽訂九類責任書。垃圾處理與清潔空氣行動計劃、緩解交通擁堵、安全生産等均在其中。

  針對垃圾治理,北京市將通過制定出臺推進垃圾分類工作的實施意見,大力推動垃圾分類示范片區建設,加快建立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的垃圾處理係統。同時確保生活垃圾焚燒廠等12項工程建設實現年度目標,並研究建立建築垃圾運輸處置第三方結算辦法,實現源頭、運輸、處置和迴圈利用全過程監管。(記者楊學聰

整合閱讀

熱點推薦

頻道推薦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747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