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鴨脖帝國的資本混戰 三家企業盈利能力大比拼
2017-03-10 08:14:0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絕味食品開始申購 展開新一輪資本競爭

  周黑鴨已于去年11月在香港上市,在港交所上市的4個月內,市值漲了近三成 供圖/東方IC

  絕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日前開始網上和網下申購,發行價格為16.09元/股,發行市盈率為22.99倍,擬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一旦上市成功,以煌上煌、周黑鴨和絕味為龍頭的鴨脖“帝國”,將開始新一輪的資本競爭。

  絕味食品開始申購

  絕味食品是一家經營自主品牌的休閒鹵制食品連鎖企業,也是國內規模最大、擁有門店數量最多的休閒鹵制食品連鎖企業之一。公司通過“以直營連鎖為引導、加盟連鎖為主體”的方式進行標準化的門店運營管理。

  今年1月18日,證監會發審委通過絕味食品擬登陸上海證券交易所的審核,絕味食品將登陸A股主板,成為“鴨脖第三股”。早在2014年9月,絕味食品便啟動IPO計劃,並獲證監會受理,因“申請文件不齊備等導致審核程序無法繼續”被中止審核。2016年6月,絕味食品更新了A股招股書,再度衝刺上交所主板。

  絕味老對手周黑鴨已于去年11月在香港上市。11月11日,周黑鴨上市首日大漲,其發行價5.88港元,當天漲幅達到10%,每股收于6.52港元,市值達到151億港元。在港交所上市的4個月內,市值漲了近三成。

  在資本市場上,煌上煌起步最早,早在2012年9月就在深交所上市,號稱“鴨脖第一股”。去年該股大漲206%,股價從9.29元飆升至28.31元。

  “絕味鴨脖”開了7000家分店

  “絕味鴨脖”的掌門人戴文軍頗為低調而神秘,網上幾乎沒有他的個人信息,只知道他是武漢人。

  絕味食品主要銷售收入渠道為直營模式和加盟模式的産品銷售,其中主營業務收入90%以上來源于加盟模式産生的銷售額。2013年至2015年,加盟店的數量分別為5600家、6029家和7044家。據招股書披露,加盟費收取標準為4000-8000元/年,同時還有管理費、保證金等費用。同期,加盟商管理實現的收入分別為2695萬元、3400萬元和3798萬元。

  賣鴨脖的絕味食品是國內規模最大、擁有門店數量最多的休閒鹵制食品連鎖企業之一,2016年其實現凈利潤3.8億元。絕味門店中,廣東門店最多,2016年前三季度為797家。

  絕味食品的定價參照各區域的消費水平,選取當地同類(近似)鹵制熟食的價格水平。在單品定價方面遵從地區定價原則和市場價格調整原則。

  三家企業盈利能力大比拼

  招股書顯示,絕味主營業務産品毛利率中,自2013年至2015年,休閒鹵制食品佔比超過95%,毛利率則保持在25%以上,相對穩定。加盟商管理費毛利率均超八成,但佔比不高,一直不足5%。連續三年,絕味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27%、26%和28%。

  與絕味的加盟店盈利特點不同,周黑鴨是市場上首家直營為主並全面銷售包裝産品的品牌領導者。因發展前期吃過加盟的虧,周黑鴨採取了全直營的模式。公司在沒有採用加盟制擴充門店數量的情況下,鹵鴨銷售額為市場第一。公司門店幾乎全部為直營。2015年周黑鴨門店數667個,不足絕味10%,但單店收入365萬元,近10倍于絕味,主要係直營、加盟模式帶來結算價不同,且周黑鴨單價高,這也是公司毛利率高的主要原因。周黑鴨的毛利率、凈利率約為絕味2倍。

  煌上煌最新披露的2016年度財報顯示,盡管業績增長迅猛,營業收入超過12億,凈利潤突破1億,相比其他兩家,依然顯得遜色。分析單店高營收的原因,不外乎三點:選址都在核心城市和高端商業區。對終端的掌控力強,産品從口味到包裝、門店從形象到服務都能標準化,保證了更好的用戶體驗和品牌形象。擁有更好的定價能力和用戶忠誠度。

  風險:禽流感有可能再襲

  公開信息顯示,今年的“禽流感”來勢兇猛,為2014年以來之最。歐盟區多個國家已出現禽流感疫情,亞洲地區則數日本、韓國及中國臺灣疫情最為嚴重。

  據了解,國內疫情最為嚴重的廣東地區已經紛紛對活禽交易採取控制,廣州市從2月15日至28日進入史上最長的禽類交易市場休市期,多個肉菜市場和活禽批發市場全面關閉活禽交易。禽業企業此時如履薄冰,由于許多企業多採用“公司+農戶”的方式,在活禽交易關閉時期,往往遭受到市場和農戶的雙重擠壓,同時銀行對其貸款也會有所收緊,規模較小的企業,一步走錯就可能導致資金鏈的斷裂。

  絕味招股書也提示了禽流感方面的風險,該公司表示,鴨、雞等禽畜類農産品是公司生産所需的主要原材料,若我國主要家禽養殖地區發生大規模的疫情或自然災害,禽畜養殖行業可能難以及時、充足地向公司供應符合質量管理要求的原材料,公司可能面臨原材料供應中斷或供應數量不足的風險。

  周黑鴨在招股書中風險因素一欄承認,有關食源性的疾病和傳染病是會對公司業務造成影響的。首先是銷售價格上,以2013年的那場禽流感為例,從周黑鴨的公開數據中可以發現,當年其産品的銷量和平均售價都是歷史最低水平,其售價遠低于來年表現或許與“禽流感”有關。第二個就是疫情過後的成本壓力,回顧2013年疫情前後的價格可以發現,疫情後2014年的價格比疫情前還要高出大約10%。

  食品安全問題也至關重要。絕味食品招股書就提示了存在加盟模式管理風險和食品安全風險,稱絕味食品門店共有114次被抽檢發現問題,其中加盟門店合計被罰款192154元。

  周黑鴨則面臨著山寨門店的高壓,該公司稱,其曾于今年1月通過搜索引擎按地點搜索品牌關鍵字進行研究,在國內發現了900間假冒店。

  同時鴨脖市場的競爭格局,已由“三國殺”轉為“四國殺”。2016年1月,另一知名“鴨脖品牌”久久丫的母公司浙江頂譽食品獲上市公司新希望的投資,金額1.7億元人民幣。投資後,新希望持股份額達到20%,為單一最大股東。由此可以推算,久久丫整體估值已達8.625億元。

  隨著國人收入提高、城鎮人口不斷增長、閒暇時間與休閒開支增加以及銷售渠道的發展,整個食品行業,尤其是休閒食品行業成為消費升級最明顯的領域。而以鴨脖為代表的鹵制品,自打從餐桌食品轉變成休閒食品後,就成了最受益的品類之一。(記者 劉慎良)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童
新聞評論
    江西婺源迎來踏青潮
    江西婺源迎來踏青潮
    花卉預展拍“花模”
    花卉預展拍“花模”
    杭州西湖龍井茶零星開採
    杭州西湖龍井茶零星開採
    新一輪敘利亞問題日內瓦和談預計3月23日舉行
    新一輪敘利亞問題日內瓦和談預計3月23日舉行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23129506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