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營改增一年:歡喜與等待並存
2017-03-08 08:03:2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營改增以來企業減負5700多億元;火鍋店稱一年減稅5萬

  新京報制圖/張妍

  “全年將再減少企業稅負3500億元左右、涉企收費約2000億元”,減稅降費再次被李克強總理于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重點提及。在“營改增”試點一年,減稅降費力度加大的背景下,國內企業受益幾何?市場主體還應如何更好的進行減費降稅?

  春風和煦,又到一年“兩會”時。

  3月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政府工作報告。對2017年的重點工作,《政府工作報告》陳述的范圍,涉及“深入推進‘三去一降一補’”、“促進農業穩定發展和農業持續增收”等九大方面。

  “使命重在擔當,實幹鑄就輝煌。”李克強總理説。

  在“兩會時間”,新京報推出《經濟策》專題。我們通過深入採訪,呈現目前去産能、農業、資本市場等領域的現狀。同時,我們還採訪了多位兩會代表,希望從代表們的回答中,尋找到解答問題的對策。

  “2016年的減稅降費政策給企業直接減輕的稅費負擔加在一起,約有5500億元。”3月7日上午,財政部部長肖捷就減稅降費回答中外記者提問時,總結了2016年的減稅成效。

  據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今年將繼續完善營改增試點政策,將增值稅的稅率檔次由4檔減到3檔。全面試行營改增10個月以來,據統計已減輕企業負擔5700多億元,超出減負預期。

  營改增後,火鍋店一年減稅5萬

  “營改增後,最開心的就是餐飲、廣告、娛樂等服務業了。”北京某事務所資深會計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小規模納稅人的稅率在原先基礎上下降了40%,一般納稅人的稅率從5%提高到實際5.66%,但大量可抵扣項目及免稅規定降低了稅負。

  這一説法在廊坊市一家火鍋店老板程雲(化名)處得到了證實。程雲向新京報記者展示了以往的報稅單,上面顯示,在營改增之前,公司主要申報稅種為營業稅,適用稅率為營業額的5%,此外需要按繳納營業稅的7%、3%、2%分別申報城建稅、教育費附加和地方教育費附加,合計為5.6%。程雲稱,營改增過後自己省下了近5萬稅收,這讓他非常高興。

  不過,部分制造業企業對于營改增反響平淡。

  以河北香河的一家小型家具廠為例,該廠主要繳納的稅種為增值稅與企業所得稅,營業稅可以忽略不計。按照規定,該廠需要按銷售收入的17%繳納增值稅,參與該廠報稅的財務人員稱,這部分稅款最終是由消費者買單,對企業影響不大,而企業所得稅與企業利潤有關,由于該廠是小微企業,按照此前的企業所得稅優惠稅率計算,實際稅率為10%。營改增後並無變化,這成為此類企業對減稅反響平淡的主要原因。

  此外,河北保定的幾家小型造紙企業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電話採訪時,也表達了相同的觀點。

  東北“三金一費”佔企業凈利達21.4%

  從權威研究部門的調研數據來看,行政雜項收費依然較多。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下稱“財科院”)于去年年中在19個市的調研顯示,從全國層面看,僅行政事業性收費的種類不下500項。盡管各省均出臺了一係列措施,清理行政性收費,但在實際操作中,企業仍然面臨著相對繁雜的收費項目。

  據財科院統計,目前收費項目最多的山西省,仍有229個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項目,新疆、山東、安徽、湖北等省份的收費項目數也居于全國前列,有200個左右的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項目。

  財科院赴東北調研時發現,這些收費當中,東北企業反響最為強烈的是“三金一費”,即防洪基礎設施建設基金、副食品價格調節基金、殘疾人就業保障金,以及工會經費。

  以長春一東離合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春一東”)為例,防洪基金按照經營收入的0.1%徵收,據財報顯示,近年平均營業收入為6億元,則需繳納防洪基金60萬元。副食品價格調節基金按照工人人數每月徵收5元,按照官網上顯示的職工數1100人計算,則一年需繳納6.6萬元。按照吉林省職工平均工資計算,則需繳納殘保金75.6萬元。按照員工月薪5000元估算,一年需要上交180萬元的工會經費。

  計算下來,僅“三金一費”企業一年需繳納的費用就超過322萬元。而據長春一東的財報顯示,由于前年公司業績不好,2015年凈利潤僅為112萬元。以最近6年的年平均凈利1500萬元估算,“三金一費”的收費佔到公司凈利的21.4%。這對毛利率不高的制造業企業也是不小的負擔。

  不過,對于“三金一費”等行政事業性收費問題,3月7日上午,財政部部長肖捷在回答中外記者提問時稱,在減稅降費方面,“降費”是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和預算報告都明確提出的要求。財政部將重點做好兩項工作:一是全面清理規范政府性基金,二是取消或停徵35項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

  “我們將在財政部官方網站上公布具體的中央和省級的基金和收費目錄的清單。歡迎包括在座媒體朋友們在內的社會各方面監督”。

  賈康

  全國政協委員,前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

  代表委員建言

  賈康:自立名目收費要杜絕

  新京報:3月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作政府工作報告時表示,今年再減少企業稅負3500億元人民幣左右。對此,你認為該如何減少?

  賈康:在營改增全面鋪開之後,在現有的框架之下,原來的4檔減到3檔,中小企業所得稅,上限抬高到50萬元,合在一起落實,經測算今年繼續減少3500億元。

  新京報:有企業反映,在中央減稅降費的背景下,目前部分地方政府,部分行業仍然存在亂收費的現象,你如何看待這一問題?

  賈康:亂收費是稅外的部分。稅收強調依法徵稅,不能徵收過頭稅。而稅外的部分則更應強調減少、降低。具體而言,稅外收費是否有合理依據,自立名目收費應堅決杜絕。合理規范的收費,要通過有關部門研究如何通過歸並減少,要通過實施細則來體現。還有五險一金,要規范繳納。

  新京報:在國內投資過程中,地方政府招商引資的熱情高嗎?有沒有減稅降費的優惠措施?

  賈康:其實,一味地通過各種方式招商引資並不值得鼓勵。有的在招商引資時過分減稅降費,要通盤考慮長期性。比如,一開始客客氣氣,來了之後,外商打成“內傷”,“內傷”打成殘疾,效果非常不好,

  新京報:去年底福耀集團董事長曹德旺在談到前往美國投資6億建廠的事情時表示,“中國制造業的綜合稅務跟美國比高35%”。在你看來,中國企業的稅負到底高不高?

  賈康:曹德旺反映的更多稅外的收費,不僅是稅收的問題。中國企業的稅外負擔很重,綜合負擔也拉升了。

  新京報:中國企業有哪些稅外負擔?

  賈康:比如,企業為員工繳納“五險一金”之外就有很多隱性負擔是有苦説不出來的。比如,一個企業家跟我説,開辦企業要蓋幾十個章,其中有一個消防章,反復交涉就是蓋不下來。此後有人建議他出6萬塊錢請個中介公司這個事能擺平。這種負擔雖然不是稅負,隱性的費用提高了綜合成本。

  新京報:稅外負擔怎麼減輕?

  賈康:我們必須把曹德旺所説到的所有這些問題,引發的積極討論,牽引到更全面看待的正稅、非稅收入、稅外隱性負擔、社會環境裏的綜合成本等所有負擔的全景圖上,明確哪些可以降低,能夠做的應積極去做。對降低負擔需要匹配相應改革,能不能真正通過攻堅克難的制度供給,形成一個高標準、法治化、低負擔、公平競爭的營商環境,這是中國的真問題。

  新京報:未來還有哪些減稅、降費的空間?

  賈康:行政性收費往下降還有一個難題,就是整個政府的架構需要有一個脫胎換骨的改造:大部制、扁平化。使政府機構消腫,剩下的這些部門裏面,怎麼行使審批權和收費權,那就可能有了一個全新的係統性優化框架,政府職能實質性轉變,行政運行成本真正降低,更好地服務納稅人、服務社會發展中間的各類非政府的主體。

  這樣的一個改造如果做出來,接著推進減少審批權,減少行政性收費,把能壓縮的降費空間都用上,這個事情就可能做得比較像模像樣。

  袁利群

  全國人大代表,曾任美的集團財務總監,現任美的控股(美的集團控股股東)高級副總裁

  袁利群:應打通增值稅抵扣鏈條

  新京報:減稅降費為目前財稅改革的一個方向,在這過程中,營改增備受關注。作為大型制造企業,美的對此受益有多大?

  袁利群:營改增去年5月全面推開,根據我們的調研,營改增總體上是個非常科學的改革,據國家統計的數據,去年減稅5000億元,這一數據很可觀。對于企業來説,有一些受益的多,有些受益的少;而且短期內,有一些可能還沒體現出效果來。但長期來説,營改增的推進,應該會有好的效果,它規范了稅務管理體係,為提高徵收效率、推廣電子發票奠定基礎。美的下面這麼多企業,對營改增還是受益的。

  新京報:營改增後,為什麼有不少企業的稅負會出現不降反增的現象?

  袁利群:這源于目前增值稅抵扣鏈條存在沒有打通的地方。第一是包括私募基金在內的金融服務業。以前,營業稅是固定的5個點,加上其他的綜合起來一共是5.6左右;但現在變成增值稅後,金融業的進項不能完全抵扣,稅率就是六個點,並不能體現降稅的效果,無形中影響到資金成本,最後是實體經濟來承擔這個成本。

  對于實體經濟這一段來説,特別是廣大的中小型企業,資本實力有限,而目前又處于經濟轉型時期,階段性資金需求很大,融資成本佔了很大一部分比例,由于融資成本無法抵扣。

  另外就是以人力資本為核心資産的企業,人力成本是最大支出,在降稅方面沒有受益,甚至一些還有階段性上升的情況。

  新京報:由于實體企業的成本最終仍需要用戶買單,現在有聲音認為,國家應當將財稅改革的重點放在個人端,擴大財源,這樣可能對降低實體企業的成本有更大作用,你怎麼看?

  袁利群:不管是個人所得稅,還是企業稅,稅制制定有一個科學方法,並非一個簡單的調整起徵點或稅率。而是納稅的計算方法應有所調整,變成一個綜合的納稅方法。具體在個人徵稅這塊,國家應改變目前的模式,可以考慮整體家庭作為一個整體來納稅。同時,應重視考慮個人的實際開支,例如可增設個人職業發展、再教育支出扣除項,從而鼓勵這方面的投入。

  群策群力

  總理您好,我是一名北漂,在北京生活壓力蠻大,每個月有房貸,房租外,還有其他一些開銷,但就目前而言,一個月的個人所得稅能抵扣一個月房租了,請問總理什麼時候能把個稅改革提上日程?——劉大齡童

  事實上增值稅不由企業承擔,是由終端的消費者承擔。所以企業繳納的稅裏面應該要去除增值稅。但是,如此一來消費者的負擔也就大了。——弘燒雞皮疙瘩

  如果不降稅,那麼政府會在以後房産稅個人所得稅等稅率方面越來越難徵收,對中國以後稅率徵收的規范形成巨大的阻礙。搞不好會形成個人與政府對立的形式,那樣會很危險。——普鎔石

  建議國家應該制定根據個人情況而不同的個人所得稅,這樣財富分配才會更合理,人民幸福指數才會更高,比如一個剛畢業的學生,租房費用很高,將來面臨買房的話,就可以返稅;再比如,已經結婚的,家裏只有一個男方掙錢,而女方沒有收入,要撫養孩子和老人,也可以返稅。還建議對中國剛畢業的學生,每人有一定學習補貼,希望2萬,這個錢可以用來根據就業情況,參加技能培訓。——咳咳

  新京報記者 王全浩 趙毅波 金彧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童
新聞評論
    女子特警:巾幗不讓須眉
    女子特警:巾幗不讓須眉
    逃離戰區
    逃離戰區
    何處是吾鄉
    何處是吾鄉
    尼泊爾南部城鎮爆發衝突致多人死亡
    尼泊爾南部城鎮爆發衝突致多人死亡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0231295039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