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外匯新政背景下的“倒匯黑市”:湊數+收購成常用來源
2017-01-16 07:26:46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月11日,倒匯者們聚集在天津解放北路中國銀行門口,一邊打牌,一邊等待生意。

  1月14日,天津解放北路中國銀行門外,偶有幾個倒匯者在閒逛,見到有人拍照,很快轉過身去。

  “你要換日元、歐元還是美元?我幹這行20多年了,你就信我吧。”1月10日,外匯“倒爺”老張在電話裏對未透露身份的新京報記者説。

  2016年12月31日晚間,國家外匯管理局發布消息稱,外匯管理部門對個人外匯信息申報管理進行完善,細化了申報內容,強化銀行真實性、合規性審核責任,對個人申報進行事中事後抽查並加大懲處力度。

  去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價格持續震蕩走低,據Wind數據顯示,2016年人民幣相對美元總體趨弱,全年貶值約6.67%,對一籃子貨幣貶值幅度為5.13%。

  在個人購匯信息收集趨嚴、人民幣價格震蕩下行的大背景下,敏感的“外匯黑市”仍然顯得比較活躍,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在天津等地,仍有不少以倒外匯為生的“倒爺”們表示自己可以兌換美元,“哪怕有一二百萬,我們也接得下”。

  在價格方面,天津“倒爺”們開出的價格是每1萬美元賺取600元人民幣的傭金,“這一價格較過去美元的行情有所上調。”不過,隨著監管力度的加強,謹慎也成為“倒爺”們的常態。

  交易價挂鉤換匯額度和“熟悉”度

  “大哥是換美元嗎?”1月14日,新京報記者剛剛走進位于天津解放北路的一家中國銀行網點,便有一位穿黑衣的男子湊上前來搭話。

  據當地人介紹,這些人便是人們口中的倒匯者,俗稱“倒爺”。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他們長期聚集于天津各大開設外匯業務的銀行門口,久而久之,形成了一個天然的“外匯黑市”。

  當這位“倒爺”知道記者是來兌換美元時,並未急于推銷自己的業務,而是把記者領到了銀行內部。“他們今天沒有,得預約,我們隨時都有,你問問就知道了。”

  進入銀行後,“倒爺”們的淡定就有了答案。銀行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一人一天最多可以提現1萬美元現金,而且必須提前預約,今天預約的需要在3天後提取。

  “大哥,想好了嗎,你要換多少,要多少我們有多少。”守在銀行門外,看著記者換匯全過程的黑衣“倒爺”向記者招招手。

  當記者表示要兌換10萬美元時,又圍過來2名“倒爺”。“這個可以,一兩天就能給你湊出來。你換的越多我們越高興。”

  黑衣“倒爺”説,找他們兌換美元是按照當日銀行公布的人民幣兌美元賣出價,再額外支付他們傭金的方式達成的。“每兌換一萬美元我們收600元人民幣,你要兌換10萬美元得給我們6000元人民幣。”

  周圍的“倒爺”告訴新京報記者,傭金的高低根據美元的“行情”而定,他們過去每一萬美元收取400元人民幣傭金,但由于現在美元稀缺,就漲到了600元。

  據每日經濟新聞2015年9月報道,當時浙江的倒匯者為兌換20萬美元所開出的價格為每換100美元,按照銀行的賣出價再加2元人民幣。彼時的匯率大約為100美元兌換636元人民幣。

  這一價格似乎與換匯者的額度需求有關,1月11日,新京報記者同樣在天津提出兌換100美元時,“倒爺”直接開出了900元人民幣的價格,經記者討價還價,最終只同意將價格降至890元人民幣。當日,央行公布的中間價為100美元可兌換692.35元人民幣。按照這個價格,每兌換100美元,“倒爺”就能從中賺取200元人民幣的差價。

  另一位記者向“倒爺”提出兌換數千美元的要求,“倒爺”表示,需在當日人民幣兌美元挂牌賣出價基礎上,每換100美元加收“幾十元人民幣”的傭金。

  據接近倒匯者的人士透露,“倒爺”們開出的價格往往與換匯額度以及與換匯者的“熟悉”程度有關,一般情況下總額越高,每單位額度所付出的傭金就越少。另外,“熟人”和“生人”的價格也有較大的差異。

  當記者向銀行員工詢問該男子和銀行的關係時,該員工搖了搖頭“他們不是銀行的人”。在櫃臺旁值守的保安表示,這類以倒賣外匯為生的“倒爺”已經存在了20多年。

  “這些‘倒爺’一般還挺規矩,基本沒聽説過有騙錢的,你如果怕從他們手裏取到假幣,可以直接拿到銀行裏面借驗鈔機驗。”解放北路中國銀行值班保安説。

  新政下“倒爺”保持謹慎

  隨著外匯新政出臺,對個人換匯的監管更加嚴格,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倒爺”們的生意。

  1月14日,天津解放北路中國銀行門外,有“倒爺”告訴新京報記者,現在美元缺少,行情上漲,“太便宜了都拿不來貨。”

  新政下,謹慎成為了“倒爺”們的常態。1月10日至12日,新京報記者曾用不同的身份和渠道聯係浙江的“倒爺”老張,老張無一不強調,自己只做本地的交易,且要求現場交易。

  1月11日,新京報記者亦走訪了此前媒體曝光較多的北京雅寶路。過去兩年,曾有多起雅寶路“倒爺”因倒賣外匯被抓的案件。

  “現在都不敢來了,錢哪有命重要?”一位雅寶路地區擺攤的商販對記者説。

  但黃牛並未完全消失。“換外匯嗎?”記者在一家銀行門口,還是有背著挎包的中年男子主動搭話。同天津“倒爺”不同的是,當記者明確表示只想在銀行換的時候,該男子未做過多糾纏,立刻離開。

  對此,該銀行前臺工作人員表示,行裏美元充足,跟黃牛交易沒有安全保證。記者當日在銀行附近走訪多時,未看到黃牛再次出現。

  “湊數+收購”成常用來源

  在外匯監管趨嚴的背景下,“倒爺”們的外幣究竟從何而來呢?

  1月11日,天津解放北路的中國銀行網點門口,“倒爺”遞給新京報記者的名片上,赫然印著“外匯信息咨詢”字樣。“您有多少美元我們就收多少美元,假如您有一二百萬,我們也接得下。”

  “其實我們就是黑市,從這買美元確實比銀行貴一點,但高買高賣,您要是有美元,我們這收的價錢也比銀行高,具體高多少要看當天的匯率。”這位“倒爺”直言。

  據行業內人士透露,高買高賣是“倒爺”們長期的慣用手法。

  浙江的老張也是“倒爺”中的一位,據他口述,他一般是通過高價從銀行客戶那裏收購來外匯,再高價賣給那些急需換匯的人。“銀行沒有那麼多,他(換匯者)想換來找誰?還不是得找我們?”

  對于手中美元的來源,天津“倒爺”們表示“湊出來的,但從哪來的你也別管。”

  據老張透露,自己手裏的美元主要是靠從客戶那裏收購,而手上的錢若是不夠,還有渠道可以借用別人的額度。

  這一點也得到一位接近倒匯者的知情人士證實,該知情人士表示,倒匯者通常會借用他人的額度進行換匯,也可能從遊客、外商等持有外幣的人群中收購。

  這種手法便是此前外管局曾三令五申,嚴防的“螞蟻搬家”式的換匯。國家外匯管理局2016年發布的通知稱,出借本人便利化額度協助他人購匯,或者借用他人便利化額度實施分拆購匯的,外匯管理機關將依法列入“關注名單”管理。被列入“關注名單”的人在當年及之後兩年將不能享有個人便利化額度。

  近年來,多有“倒爺”由于倒賣外匯被判刑的案例。據《法制晚報》報道,2016年,北京雅寶路的一位“倒爺”姚某用83個人的身份證開戶,購買500萬美元匯往境外,獲利3.5萬元,獲刑6年;2015年,另一位在北京雅寶路活動的“倒爺”孔某因涉嫌非法經營罪受審。

  多位“倒爺”都知悉倒匯是違法行為。但在他們看來,這就是一門“生意”。

  老張説,這幾年即使是他所處的郊區,需要外幣做生意、出國旅遊的人越來越多,但銀行不一定有美元,個人還有5萬美元的限制,這也是他們這一行的主要的動力所在。

  “無需預約”受換匯者青睞

  2008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匯管理條例》第四十五條規定,私自買賣外匯、變相買賣外匯、倒買倒賣外匯或者非法介紹買賣外匯數額較大的,由外匯管理機關給予警告,沒收違法所得,處違法金額30%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處違法金額30%以上等值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在換匯者眼中,方便、無需預約是他們選擇“倒爺”的主要原因。

  “方便,不想用額度。”1月14日,一位經常接觸“倒爺”的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自己經常要去香港出差,但在銀行取港幣經常要預約,在“倒爺”那則不用排隊,能直接拿到現金。而且換久了,“倒爺”那的手續費還會便宜些。

  此外,上述人士表示,一般去香港,為方便起見可以刷信用卡,直接用人民幣結算且不佔5萬元額度,但是刷信用卡存在手續費的情況,有些時候還不如在“倒爺”那購匯劃算。

  “假如人民幣對港幣匯率是1港元兌換0.92元人民幣,如果刷信用卡,算上手續費,可能花出去1元港幣,還換不到0.8元人民幣。”上述人士説。

  前述知情人士透露,倒匯者經常在銀行網點周圍活動,與銀行往往有著各式各樣的聯係,在旅遊季、留學季等換匯高峰期,部分地方的銀行在當天額度“吃緊”,換匯者又急需用錢的時候,甚至會直接介紹換匯者去找“倒爺”換匯,這在一定程度上,也拓展了“倒爺”的客源和外幣來源。

  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由于監管日趨嚴格,加之匯率波動,正規的金融機構給出的價格可能會高于或者低于個人的預期,這就吸引了一些個人在“黑市”上進行交易。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現在外匯交易有額度限制,存在差價,所以就會有這種需求,不過,隨著人民幣匯率在不斷趨于穩定,貶值預期不斷弱化,正規市場和黑市差價將會變少。

  “首先,到黑市換匯本身是違法行為,得不到法律的保障;第二,換匯者可能存在被騙的風險,如買外匯存在假幣,或者付款之後黃牛可能卷款跑路等。”郭田勇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一位中國銀行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一般來説,具有貨幣兌換功能的銀行網點都會配備外幣點鈔機,此外,對于櫃員入職前都有關于驗證外幣真假的培訓。不過,亦有銀行業從業者對記者表示,由于本身外幣業務很少,所以並不是每個網點都配備外幣點鈔機,一般都會人工點一遍確認真假。

  新京報記者亦曾就外幣真假向上述天津“倒爺”們求證,其表示,即使是從個人處收購,也是從銀行換來,不會有假幣,但其未能説出如何驗證外幣真假。

  【眾生相】

  投資者期待匯率穩定

  1月10日,香港金管局發言人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離岸人民幣市場在新年後比較波動,但總的走勢與在岸市場大致相若。到1月13日中午為止,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比去年底上升了大約1.6%。

  新年以來,盡管外匯的監管趨于嚴格,但不論是投資者還是服務商都認為,外匯監管政策本身對海外投資者的影響不大,更多的是政策帶來的情緒面影響。

  新京報記者在走訪中發現,在監管趨嚴的大背景下,個人投資者和企業一方面想盡種種辦法避免匯率波動帶給自己的影響,另一方面,他們也期待匯率能夠盡早趨于穩定,緩解匯率震蕩帶來的不確定性。

  技巧

  投資者提前換外幣,險企推薦香港開戶

  “人民幣匯率變化,對我們影響不大。”1月9日,虞女士在電話裏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虞女士去年上半年剛在澳大利亞買了一套房子,對于人民幣的貶值她並未表現出過多的擔憂。

  “在買房之前,我們一直關心匯率的變化,並提前做好了換匯的準備。人民幣貶值有半年多了,在這個趨勢之前,我們已經有意識地換了外匯。”虞女士表示,其周圍很多有意向移民或者海外投資的朋友和她一樣,提前換了美元、澳元等。

  為了減少匯率波動帶來的影響,張女士已經提前一年著手為女兒準備出國讀書的外幣,“孩子今年讀高二,匯率的變化促使我下定決心提早為孩子的出國讀書做準備,因為隨著匯率的變化,花的錢比以前更多,成本增加。早一點換外幣,也是止損的一個辦法嘛。”

  深圳投資者路先生曾于2016年6月在香港購買了價值1300多萬港元的公寓。當時人民幣兌美元約為6.59。他判斷人民幣仍有貶值空間,加上10歲的兒子在香港接受教育,于是,他決定在香港購房,一方面對抗人民幣貶值,另一方面將來或許可攜帶全家在港工作學習。目前,該房子已經升值10%左右。

  湖北金茂出國董事長曾首龍表示,人民幣的下跌對于海外移民影響不是很大,這部分的人大多數有一定經濟實力,目前影響最大的是購匯,兌換美元需要提供資金用途,投資移民的資金外流需要合法渠道。

  在海外投資服務商魏新(化名)看來,政策的一些變化讓投資者可能會有些悲觀看法,進行海外投資的人更多關心的是穩定的環境,但是國內政策變化帶來的不可控因素較多。

  在外匯管制趨嚴的背景下,銀聯國際于去年10月底發布公告稱,境內居民可以使用銀聯卡在境外購買與意外、疾病等旅遊消費相關的保險,嚴禁支付其他保險項目,而所謂“其他保險項目”是指具有資本項目性質的投資性保險(如人壽險)。業內有分析認為,香港保險或迎來降溫。

  “現在購買香港保險,如果金額較大,是不大方便了。”一家香港保險比價網站的規劃師吳陽(化名)表示,目前有三種途徑可以購買香港保險,一是用Visa和Master的信用卡,二是開通香港賬戶,使用銀行本票,三是使用部分現金。

  吳陽建議,對于保費金額比較大或者間接投資的保險産品,為方便後期續費,投保人可以開立香港賬戶。

  企業

  匯率波動,企業收款風險來襲

  “我們公司在馬來西亞承接住宅樓項目,美元的強勢對我們影響很大。”1月9日,國內一家建築公司的海外工作人員蘇海(化名)表示,“馬來西亞是進口國,不生産原材料,很多東西需要進口,當地匯率下跌的同時,當地市場原材料價格就會面臨漲價的壓力。”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工業生産者出廠價格指數(PPI)從2016年10月起開啟一波漲勢,10月份同比上漲1.2%,11月上漲3.3%,12月更是直接達到了5.5%。在這三個月內,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從6.7左右跌至6.9。

  方太廚具一位從事國外銷售的人士對記者算了一筆賬,“上半年,我們一開始定的匯率是6.5,下半年定的是6.7。”他對記者表示,“6月份,對方採購了1000美元的單子,但沒有支付;到了7月付錢的時候,他還是要付1000美元,那麼我們就多賺了20美元。”

  “匯率是跌了,但下半年我們化工品原料價格上漲,有幾個産品超過10%,導致成品價格跟著上漲。”浙江臺州一位從事進出口貿易的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説。

  重慶潤通科技總裁項進表示,公司去年外貿出口同比略有增加,但匯率對進口業務影響非常大,同時也增加了公司的收款風險。目前,自己最關心的便是美國的貿易政策,以及對全球經濟和匯率帶來的影響。

  華海藥業經理童增元表示,人民幣貶值,短期看對出口型外貿企業是利好,但長期來看,我們還是希望匯率保持穩定。

  香港貿發局副總裁葉澤恩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此前的人民幣匯率貶值客觀上有利于香港企業的出口,但香港方面並不希望匯率出現波動,尤其是大幅波動,因為,人民幣匯率的波動會影響對貿易的判斷,希望人民幣匯率逐步企穩。

  B04—B05版採寫/攝影 新京報經濟調查組

+1
【糾錯】 責任編輯: 高暢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海上大熊貓”中華白海豚亮相珠海
    “海上大熊貓”中華白海豚亮相珠海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越冬候鳥“候鳥天堂”鄱陽湖嬉戲覓食
    越冬候鳥“候鳥天堂”鄱陽湖嬉戲覓食
    邊塞小城“漫畫英雄”達人 10年收集千余美漫人物玩偶
    邊塞小城“漫畫英雄”達人 10年收集千余美漫人物玩偶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91294478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