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周浩:離岸人民幣突然暴漲體現了市場的選擇

2017年01月05日 07:35:48 來源: 中國證券網

    CNH昨日下午至晚間突然暴漲,讓很多人揣測央行是否在離岸市場進行幹預。事實上,從盤面上來看,我們似乎並未看到明顯的幹預痕跡。在很大程度上來説,今天的CNH暴漲體現了“成本”與“預期”之間的微妙關係。

    正像我們此前提到的那樣,做空人民幣是有成本的,而這樣的成本體現為各期限的人民幣與美元的利率水平之差,一般而言,如果借入人民幣來做空(同時做多美元),那麼需要支付人民幣利率,但同時收取美元的利息。這兩者之間的差額就是“成本”,正常情況下,人民幣的利率水平高于美元,所以做空人民幣是一個“負利差”交易。

    另一個關鍵點是,我們所謂的即期價格事實上是T+2交割的,也就是説,我們看到的價格要在交易後兩個交易日後才能交割。以做空人民幣即期為例,如果到期交割,交易員需要付出這兩個交易日的人民幣與美元的利息之差,而從今天的實際利率來看,做空人民幣的交易盤要實際支付大約為100個基點(1分錢人民幣)的利率成本,所以這造成了市場的一種權衡:如果做多人民幣並在兩天後交割,可以在兩個交易日之後的星期五收到1分錢的利息,而如果做空人民幣並在兩天後交割,則要額外付出這1分錢的成本。

    對于交易員來説,這就是一場博弈,如果兩天之內人民幣不能貶值超過1分錢(比如從6.95跌至6.96),那麼做空人民幣即期就顯得意義不大。我們也可以這樣來計算,市場預期CNH到今年年底貶值6%左右,每個交易日的平均貶值幅度大約為1厘5人民幣,那麼兩個交易日的正常可以預期的利率成本差不多在3厘,而現在一下變成了1分錢,所以這時候與其去付出這1分錢的成本,還不如倒過來收取這1分錢。

    所以,CNH的突然走強,體現了市場的一種選擇,而這樣的突然走強也導致了市場的交易盤紛紛逆轉,背後則是一個更有意思的原因——市場上人民幣的空頭較多,一旦市場逆轉,空頭回補反而造成了多頭踩踏。

    對于市場來説,這樣的博弈每天都會存在,從目前的狀況來看,離岸人民幣的整體利率水平高于常態,這背後可能存在“有形之手”。對于離岸人民幣市場來説,利率畸高以及不穩定其實不利于正常的融資活動,但眼下,很顯然這並非政策的重點。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緒堯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23129432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