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京天利索賠案一審首批判決落地 股民贏了獲賠百萬

2017年01月04日 07:49:37 來源: 北京青年報

京天利股價昨天又跌了2% 供圖/視覺中國

  京天利因信披違規被中國證監會處罰後,被投資者訴至法庭要求索賠。近日,首批判決案件一審判決結果出爐,20多名投資者勝訴。受此影響,該股昨天下挫2%,收盤價為31.02元;與其最高價相比,股價已經抹去九成(其間有分紅)。

  事件

  123位自然人索賠超過4000萬元

  2016年12月30日,京天利發布《關于重大訴訟的公告》稱,2016年7月8日至2016年12月30日,京天利共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送達的123位自然人的訴訟材料。其中102名自然人以京天利為被告,索賠金額共計約3747萬元;另外21名自然人除了將該公司列為被告外,還將董事長錢永耀作為共同被告,索賠金額共計455萬元。截至目前京天利遭遇索賠額已超四千萬。目前,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首批20多人訴京天利索賠案一審判決書已出爐,投資者勝訴。

  此次訴訟源于京天利的一場信披違規。京天利及其董事長錢永耀因為發生證券虛假陳述違規行為被眾多投資者告上法庭,股民要求對股票投資損失進行賠償。在去年11月份至去年12月份期間,這些案件進入大規模開庭審理期。

  此前,京天利董秘陳洪亮對外界稱,對于投資者的相關訴訟會積極應訴,並聘請專業律師處理相關事宜,盡量將公司損失降到最低。京天利方面稱,對于一審判決,公司方面將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進展

  法院首批判決大部分支持投資者訴求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首批20多人訴京天利索賠案一審判決書已被相關代理律師領取。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臧小麗表示:“此次法院判決中,大部分支持投資者訴求。”

  另據了解,去年12月30日京天利發布重大訴訟公告指出,截至2016年12月30日,京天利共收到此係列案件9份民事判決書,判決京天利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因虛假陳述給9名原告造成的投資差額損失、投資差額損失部分印花稅及傭金合計491萬元。對于一審判決,京天利表示將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投資訴訟網的一名律師表示,其于去年12月30日下午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寄來一位京天利投資者的一審判決。該判決書顯示,法院于去年8月31日對該原告投資者起訴京天利虛假陳述責任糾紛案進行立案,該原告投資者向京天利主張了兩項訴訟請求:一是要求京天利賠償其投資損失190萬元;二是要求京天利承擔本案訴訟費用。最終,法院判決支持了該原告投資者158萬元的訴訟請求,超出部分未獲支持,訴訟費絕大部分由被告京天利承擔。

  該律師表示投資者向京天利索賠的條件是:在2015年6月23日前買入京天利且2015年6月23日及之後賣出或持有京天利的受損投資者可索賠投資差額損失、傭金、印花稅和利息。“此類證券索賠,往往投資者因為信息不對稱錯失索賠良機,或因缺乏勝訴信心放棄索賠,此次一審投資者勝訴的判決無疑會大大增強投資者的維權信心。”在曾經的類似案件佛山照明證券虛假陳述糾紛索賠案中,超過2700名投資者總計獲得近2億元的賠償金,創下了證券市場近年來維權案新高。

  起因

  證監會調查引發12個跌停

  京天利于2014年10月9日挂牌創業板,上市之後股價逐步上揚,2015年迎來爆發式上漲,至5月13日突破300元大關,創出314.06元的高價。以11元的發行價計算,漲幅超過27倍。直到2015年5月,該公司突然陷入“收購騙局”迷霧。

  在2015年6月份京天利發布被證監會立案調查的公告後,股價出現了A股市場罕見的連續十二個跌停現象。業內人士認為,參加索賠的投資者的損失主要與這段時間股價大跌有關。

  據北京青年報記者了解,截至2015年7月8日,京天利的股價由之前的271.26元,直降至76.59元,兩相比較,其降幅高達72%。如果與2015年5月13日創出的314.06元高價相比,該股跌幅達到76%,熊冠A股。

  當年6月4日,京天利以“正在籌劃重大事項”停牌。6月23日,投資者非但沒有等到任何重組進展,反而等到被立案的消息。京天利公告稱,公司6月19日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因公司關聯關係及相關事項未披露,決定對公司進行立案調查。次日,京天利股票復牌交易,在A股市場係統性風險爆發的背景下沒有意外地收出了跌停。6月26日,京天利決定撤回定增申請。7月1日,公司披露正在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可能存在股票暫停上市的風險。7月6日午間公司又發布公告,稱收到證監會下發的終止審查通知書,證監會決定終止對公司相關行政許可申請的審查。

  溯源

  自賣自買“上海譽好”構成關聯交易

  那麼,引發證監會調查的“收購騙局”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對此,有媒體報道稱該公司以轉型“互聯網+保險”名義,以8000多萬元的募集資金收購了一家在注冊地“無跡可尋”的公司,而該公司係京天利上市前作價1200萬元賣出。

  報道指出,京天利于2015年1月宣布,以現金方式作價8239.14萬元收購上海譽好80%的股權,其中的8055.68萬元係從募集資金變更用途而來。

  據該媒體按照工商注冊的地址“上海市松江區人民南路60號”實地尋找,看到的卻是一座剛剛完工的地鐵站。經過進一步調查,該媒體發現成立于2004年的上海譽好此前並不叫這個名字,注冊地址也不在松江區人民南路60號82室。2014年12月17日,即京天利公告收購前半個月,公司進行了包括名稱、注冊地、股權在內的一係列變更。而上海譽好的前身,早前由京天利的大股東錢永耀等人持有,2011年,錢永耀等股東作價1200萬元將該公司賣出。時隔三年,京天利又花費8000多萬元的募集資金將其買回。

  2016年1月,京天利發布公告稱收到證監會《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根據該告知書,京天利涉嫌在《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在創業板上市招股説明書》及《2014年年報》中未披露與上海譽好數據技術有限公司之間的關聯關係與同業競爭關係,並且,京天利在收購該公司時未依照關聯交易程序審議相關事項,證監會擬對京天利處以60萬元的罰款並擬對時任高管作出處罰。

  影響

  京天利合作方隨時可能取消訂單

  證監會對京天利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一出,就有投資者開始準備向京天利提起民事索賠訴訟。據律師當時介紹,首批參與索賠訴訟的投資者已有50余人。

  目前看來,京天利的業績並未受到較大影響,京天利一位高管透露:“目前公司業務在有序開展中,合作方並未對此事産生疑問,認為這一事件的發生是短暫的。”

  但是其面臨的麻煩可能不止于此。公司去年三季報顯示,其實現營收2.71億元同比增長73.12%,凈利潤2862萬元同比增長28.07%。但是超過4000萬的索賠額,將極大蠶食其凈利潤。據其官網顯示,2014年和2015年,該公司凈利潤分別為3400萬元和4508萬元。仍有京天利合作方對外界透露,“我們已對公司保持最緊密的聯係,如若事態發展有變,將隨時可能取消後續合作的訂單。” 文/本報記者 劉慎良

【糾錯】 [責任編輯: 陳俊松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1031120239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