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17中國經濟十大預測:穩中求進培育壯大經濟增長新動能

2017年01月03日 07:57:11 來源: 中國證券網-上海證券報

  經濟運行中突出矛盾和問題

  在經濟增速換擋、結構調整、動能轉換相互交織的情況下,新矛盾、新問題、新風險也不斷出現,經濟下行壓力仍存。

  其一,房地産市場影響宏觀經濟穩定運行。受首付比例和利率下調、購置稅減免、限購限貸放寬等政策影響和場外配資、P2P、首付貸等金融手段的使用,居民實際購房能力顯著提升,2016年初以來投資購房需求大幅上升,吸引大量社會資金流入,房地産市場全面回暖,房價出現新一輪暴漲。

  高房價推高了企業生産經營成本和居民生活成本,打擊了創業與創新活動。國慶長假後,20多個城市出臺了限購、提高首付比例等控制房地産需求的政策,這有利于抑制房價上升,但也影響房地産投資和房地産銷售的增長,對經濟增長造成一定衝擊。

  其二,民間企業投資活力不足。2016年以來,民間投資增速大幅下跌,1-9月僅增長2.5%,同比回落7.9個百分點。

  民間投資增長疲弱,除産能過剩、市場需求不振外,主要原因:一是當前主要的促投資政策“親國有疏民間”。以專項建設基金為例,已投放的六批基金規模高達1.8萬億元,其政銀企社合作的模式在提高風險管控質量的同時,導致了基金更多地支持政府項目和國企項目,對民間資本項目鮮有問津。

  二是央企國企依靠國有資本擔保、抵押物充裕等優勢,更容易獲得大規模的低成本信貸資金,金融部門傾向于控制、收縮對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的授信額度,增加了民間資本的融資難度。

  三是一些企業出現了回避風險的現象,這部分企業由于害怕經營失敗帶來不良債務的增加,回避一些“高收益、高風險”投資項目,往往通過理財等方式獲取低風險收益。

  民間投資滑落一方面是民間資本應對經濟轉型、市場需求偏弱、産能尚未出清的正常反應,是一種理性的投資行為,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民營企業活力不足。

  其三,部分金融領域潛在風險繼續積累。金融市場多個領域的潛在風險有所上升。企業債違約事件不斷增多,違約主體開始向國企和央企蔓延,東北特鋼等企業的債券違約事件顯著衝擊了債市融資功能。銀行資産質量持續下降,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連續五個季度上升,關注類貸款的不良率持續上升。

  地方政府盲目舉債的衝動有所抬頭,將PPP方式當成單純融資手段,不合理確定權責,給予社會資本遠超風險對價的優厚回報;政府投資基金風險控制機制不完善,做出違規擔保、明股實債、兜底回購、固定回報等內部安排和承諾,形成隱性的地方政府債務。保險公司利用萬能險高杠桿資金舉牌上市公司等事件增多。互聯網金融等領域非法集資風險暴露,違約“跑路”事件頻發。

  其四,貨幣政策效應不斷減弱。在經過多次降息、降準後,我國的短期貨幣市場利率已降至2.2%左右,處于歷史上比較低的水平。貨幣供給增長速度也遠超經濟增長速度,社會資金充裕。但由于缺乏投資機會,資金更多地通過國有企業和融資平臺投向了效益較低的基礎設施領域,或者房地産,或者在虛擬經濟中空轉。資金持續脫實向虛,會滋生各類資産泡沫,對金融穩定帶來巨大衝擊。同時,國有企業、融資平臺、房地産等部門和行業大量融資,也相應推高了金融市場的融資成本,民間企業和中小企業的融資成本降低幅度不大,從而擠出了民間投資。

  這些原因,導致近年來我國投資的邊際回報率不斷下降,杠桿率不斷提高,貨幣政策效應不斷下降。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是服務于穩定短期經濟增長的兩個主要政策手段。在貨幣政策效應減弱的情況下,擴張財政政策往往不會導致利率上升,從而影響投資和消費,因而財政政策對經濟刺激的作用變大。目前,應更好發揮財政政策的作用,同時貨幣政策應予以積極配合,不宜過早地把貨幣政策發揮到極致。

   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糾錯】 [責任編輯: 劉緒堯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231294297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