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勾兌芳華便是體會“百味”人生
2019-09-02 11:06:08 來源: 半月談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我們生活的世界裏,存在著兩種主流生活態度,一種是“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去沒到過的地方,看沒賞過的風景,品未曾嘗過的美食,感悟不曾有過的體驗;而另一種則是“擇一事,終一生”,專心致志,耕耘好屬于自己的一方天地。

  宜賓市北,岷江江畔,是五糧液集團的廠區,曹鴻英一個人在這裏過著晨鐘暮鼓的生活。作為五糧液的一名勾調師,每天規律的作息,例行的生活,杜絕一切紛繁的騷擾,不接觸辛辣食物,不化粧,保持身體的敏感度。她的飲食十分苛刻,幾乎不添加任何調味料。據她回憶,上一次化粧還是在自己結婚那年。

  生活猶如誘人的味道,吸引著來往的你我,而在曹鴻英的心裏,她懂得只有放棄品嘗萬般珍饈,才能換來人間至味。用曹鴻英的話説“她的工作就是平衡,平衡味道寡淡,平衡香氛濃稠,平衡顏色清濁。工作三十年,傳承的卻是四千年。”

  宜賓的空氣與土壤中滿是造物主的恩賜,數百種釀造五糧液所需的微生物自在地散布在宜賓的每個角落,這些微生物便是釀酒的頭號功臣。

  在白酒長時間的釀造過程中,微生物的活性幾乎不受控制,它們就像宜賓的先祖一樣,古老浪漫而又無拘無束。加之不同生産班組、不同窖池、氣候條件、設備條件、操作水平等許多因素的影響,使酒的質量都各具特色,在風格特徵上表現出各窖有異、壇壇有別的現象。

  而五糧液成品酒卻有自己固定嚴苛的風格標準。不同壇別的基礎酒,酒質也參差不齊。在這樣的條件下,勾調這一技藝便應運而生。經過勾調師的精心勾調,讓其互相取長補短,醞釀升華,從而使白酒産品標準化和風味更加出色。

  從五糧液廠區進門,不多久就走到了勾調中心所在地,這裏環境幽靜,林木扶疏,與其它區域形成明顯的對比。曹鴻英的的辦公室十分安靜,甚至連空調運行的聲音都顯得鬧騰。書從水泥地堆到櫃子上,自有一套規律。數不清的酒瓶擺滿了桌面,下午太陽夕照,桌上的酒瓶發著亮光。在這裏,勾調師們取酒會使用量杯,滴管和注射裝置。滿屋子的玻璃器皿,讓人感覺他們不是在酒企工作,而是在實驗室做嚴密的科學實驗。

  院子的正中央,有一座漢白玉雕像,主人公便是中國白酒勾調技術的創始人范玉平。在范玉平手中,勾調工序不是刻板的流程,而是手到擒來的自信,是舌尖流動的協調,是濃烈與收斂之間微妙而隱秘的平衡。這是幾十年間,范玉平領悟到的勾調之道。如今,先人已逝,而他的精神如這雕像一般,長久的保存了下來。

  范國瓊是范玉平的女兒,曹鴻英的師姐,2017年,范國瓊終于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告別了將近40年的匠人生涯,但是她的生活從來沒有離開白酒。61歲的她仍舊被五糧液以專家的身份返聘回來。

  勾調在技,更在于心。高粱、大米、糯米、小麥、玉米,五谷的相得益彰塑造了五糧液的獨特口感。五谷,五味,五福,五行……古老而神秘的華夏文明,有著眾多關于“五”的概念與傳説。然而,恰恰是由于五種糧食的混合,“五味諧調”的標準卻成為勾調的最高標準。

  “杯色爭玉、白雲生谷”,“清而不濁、甘而不噦、辛而不螫”,這濃縮了古人對五糧液美酒的審美感受。一斟一酌,唇舌毫厘,氣象萬千。雖不是科學發明,亦不是徵戰疆場,但是好的勾調師必需要具有想象和膽識。毫不相幹的幾批白酒,在勾調大師的手下卻能夠發生奇妙的變化。經過無數次的嘗試過後,它們才能走入消費者的餐桌。

  星球不停在循轉,世界每一秒都瞬息萬變。在變與不變之間,在繽紛與單調之間,在粗劣與精致之間,在花花世界與獨具匠心之間。有的人反復斟酌,掂量,調和,最終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放下女人最基本的權利,拿起男人向往的酒杯。這是這些勾調大師們做出的選擇。一路走來,芬芳的酒香,見證著她們作為勾調師的時光;勾調的烈酒,深藏她們的絕代芳華。唯有美酒和生活不可辜負,她們正身體力行的實踐著這一説法。范國瓊説過“勾調一杯白酒靠的永遠是一顆紅心。” 沒錯,女勾調師們的付出,不在容顏,而在萬杯美酒的點滴之間。春花與秋月,也敵不過匠心跳動的脈搏。

+1
【糾錯】 責任編輯: 沈美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最美鄉村小學”迎來開學季
“最美鄉村小學”迎來開學季
德國法蘭克福迎來“中國節”
德國法蘭克福迎來“中國節”
“中國天眼”的晝與夜
“中國天眼”的晝與夜
第14屆莫斯科航展開幕
第14屆莫斯科航展開幕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95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