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管漲薪遭深交所質疑 獐子島應顧及“扇貝”心情
2019-05-24 08:31:44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從獐子島急著為高管恢復薪酬的心態來看,限制上市公司高管薪酬、將高管薪酬與上市公司業績挂鉤,還是具有很強約束力的。

  5月22日,深交所向獐子島下發年報問詢函,要求上市公司解釋,為何公司業績沒恢復、高管薪酬卻要恢復。上市公司2019年一季度業績還在虧損,卻急著要給高管恢復薪酬,獐子島擺出的吃相實在有些難看,至少應先顧及一下深套其中的投資者的心情吧?

  2014年10月末,獐子島爆發“扇貝遊走了”的“獐子島事件”。2014年12月3日,公司董事會通過《公司總裁辦公會成員自願降薪與公司共渡難關的議案》,董事長兼總裁吳厚剛自2014年12月起月薪降為1元、孫穎士等10人薪酬降低50%……直至公司凈利潤恢復至不低于2.66億元為止。公司在2018年年報中披露稱,2014年薪酬方案將終止,計劃自2019年1月1日起實施新的薪酬激勵方案。對此,深交所要求公司説明薪酬激勵方案的具體內容,是否存在損害中小股東利益的情形。

  獐子島總裁辦成員聲稱,將與公司共渡難關,即便2018年勉強扭虧(每股收益只有0.05元),公司根本還沒有渡過難關,更沒有達到當時所承諾的每年盈利2.66億元的水平。既然相關人員當初承諾是將薪酬與公司業績挂鉤,願與上市公司榮辱與共,那麼在上市公司業績達到2.66億元之前,為什麼還要無故提前恢復高管薪酬呢?

  自2014年以來,獐子島的業績總是隨著扇貝遊來遊去。從2014年到2018年,公司每股收益分別為-1.67元、-0.34元、0.11元、-1.02元、0.05元。2018年2月9日,獐子島收到證監會的《調查通知書》,因涉嫌信披違法違規被立案調查。2018年,獐子島實現凈利潤3210.92萬元,但扣非凈利潤只有576.35萬元,但好歹暫時脫離“戴帽”風險。2019年一季度,獐子島凈利潤又虧損4314.14萬元。為此,深交所在年報問詢函中,要求上市公司自查2018年度收入的真實性、是否存在提前確認收入和跨期轉結成本的情況。

  資料顯示,蝦夷扇貝作為獐子島的拳頭産品,2018年的底播區面積被壓縮至約60萬畝。與此同時,獐子島加大對海螺、海參、鮑魚、海膽等資源新品的養護與開發。據公司年報,2018年凈利潤增長,得益于海參等産品的高毛利率。其中,海參、鮑魚、海螺的毛利率分別為65%、12%、71%。深交所要求獐子島説明,上述産品毛利率增幅較大的原因。

  獐子島在與投資者互動時稱,獐子島海螺是吃扇貝等貝類長大起來的。這又引出一些問題:一是海螺吃下扇貝這種初級産品後,能否轉化為附加值更高的産品?否則高達71%的毛利率怎麼來的?二是生存面積被壓縮至60萬畝的獐子島扇貝,會否成為新品種獐子島海螺的饕餮大餐,再次上演一幕“扇貝去哪了”的大戲?

  在2017年巨虧後,獐子島每股凈資産僅0.49元,如果2018年虧損,將因連續兩年虧損或凈資産為負而戴上“*ST”帽子。雖然暫時脫離“戴帽”風險,但獐子島仍存在較大經營風險,否則也不會在一季度又告虧損。

  經營業績一塌糊涂,上市公司高管當然要擔責。否則,投資者哪來的投資信心?在獐子島的養殖區裏,海螺與扇貝分處食物鏈的上下遊;但在資本市場裏,獐子島的高管與投資者也演變成“海螺-扇貝”式的食物鏈關係。如果“海螺”只是一門心思地想把“扇貝”吃掉,“扇貝”唯一能做的恐怕就是“來一場説走就走的旅行”了。

  不過,從獐子島急著為高管恢復薪酬的心態來看,限制上市公司高管薪酬、將高管薪酬與上市公司業績挂鉤,還是具有很強約束力的。只要高管敢以非法手段“吞食”投資者利益,監管部門就會以法律手段讓吃相難看的“海螺”全都吐回來。這樣的監管,其實挺好。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欣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安徽黃山:古法制墨守馨香
安徽黃山:古法制墨守馨香
關愛大學生心理健康
關愛大學生心理健康
西藏芒康:瀾滄江畔的千年古鹽田
西藏芒康:瀾滄江畔的千年古鹽田
高精尖科技“閃耀”科技活動周
高精尖科技“閃耀”科技活動周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535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