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保健品騙局:用假話洗腦 看人下套 只為謀財
2019-05-16 09:03:00 來源: 經濟參考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喝竹鹽水可以降血壓,甚至可以治療腦梗;一杯來自地球深處的“能量水”,對紅斑狼瘡、肺炎、中風、高血壓、痛經都有療效;沙棘産品吃一個月,徹底治好糖尿病……《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期在多地調查發現,近年來保健品行業在發展過程中存在諸多亂象,嚴重侵害人民群眾身心健康和財産安全。其中,一些不法分子假借“高科技”“純古法”“中西合璧”等概念大肆進行虛假宣傳,利用會銷、網銷、登門、微課堂等手段,對目標人群進行“精準詐騙”,以至于一些受害老人的養老錢被掏空,不少家庭財産被騙走後陷入貧困。

  敢吹牛:

  “喝鹽水能治高血壓甚至腦梗”

  記者日前在多地調研發現,保健産品問題已涉及食品、日用品、電子産品等各種類型,“挂羊頭賣狗肉”的虛假宣傳亂象頻發。

  ——“高科技”騙術:“量子能水”號稱足以控制癌細胞弓形蟲

  記者跟隨華北某市的基層執法人員調查發現,市區某門店銷售的一款質量低劣的“竹炭襪子”,宣稱有“改善酸性體質,促進新陳代謝、提高免疫力、促進血液循環、調節內分泌、激活組織細胞、排毒養顏”的神奇功能;而一款“富硒竹炭養生香皂”,則公然宣稱“釋放遠紅外線,能促進血液循環、新陳代謝”。

  一家總部位于華北地區的企業推出一款所謂“量子能水”,號稱是取自地下萬米深處,既能飲用也可讓身體“漂浮”,“被科學界譽為超過藥品”,對紅斑狼瘡、肺炎、鼻炎、腎炎、中風、高血壓、痛經、月經不調都有療效。一份宣傳資料甚至宣稱其“低頻振動波高達3.9億次每秒,足以控制癌細胞弓形蟲”。

  據介紹,相關部門認可的保健品27種保健功能中,並沒有防癌抗癌。然而很多“神藥”都號稱有抗癌功能,動輒發布各種“生命奇跡”,分享服用心得。

  ——“純古法”騙術:“源自道家千年古方”“專治經絡不通、氣血不暢”

  記者採訪了解到,武漢一家企業號稱以純古法結合現代工藝制作“竹鹽産品”。銷售人員宣稱,喝竹鹽水不僅可以清理血管,還可以治療高血壓、腦梗。遼寧省一名老年男性消費者在血壓飆升至200以後,仍被銷售人員要求“多喝竹鹽水”,且被告知“血壓升高是排毒的過程,很多人高壓升到250都沒事,再喝一段時間鹽水就降下來了。”最終這名用戶在大量喝鹽水兩個月後突發腦梗,被送進重症監護室。面對醫護人員的告誡,消費者最初仍固執地認為用竹筒烤過的鹽已經不是氯化鈉,甚至仍試圖與竹鹽銷售人員探討如何用竹鹽治病。

  安徽省相關部門破獲的一起假冒“老中醫”電話推銷保健品的電信詐騙案件中,騙子利用網絡電話冒充所謂中醫專家,宣稱“老人的病因多是體內氣血不暢、經絡不通,需要把體內的垃圾毒素病灶激活,然後修復血管將毒素垃圾排出體外,達到活血化瘀的效果”,借此推銷“細胞營養”“神經酸”“人參海狗”“眼中金”等保健品,號稱藥到病除,很多老年人信以為真。

  記者採訪發現,某公司以60元/盒的價格購買保健食品,安排無行醫資質的員工以“中醫”的名義現場為老年人把脈,並借機以898元/盒的天價售賣。

  ——“中西合璧”騙術:《本草綱目》結合石墨烯、生物磁、托瑪琳……

  記者在各地調查了解到,一些並未取得國家許可的醫療器械資質的電器,冠以“治療儀”“能量儀”等名義高價銷售。如一款外形酷似普通的電磁爐的“治療儀”,售價高達4000元一臺,其宣傳資料中引用《史記》《千金方》《本草綱目》等古書,論證“補磁”是有利于健康的關鍵。號稱可以通過不同的能量場達到預防和調理人體亞健康的目的,表示“告別打針吃藥,從補磁開始!”

  黑龍江省一家主産沙棘保健産品公司的銷售人員告訴記者,沙棘是中醫瑰寶,是世界上唯一、最好的保健品,是國家重點支持的保健品。其提供的資料顯示:73歲的侯大哥抹了6次沙棘能量油,就治好了8歲就患上的老寒腿;劉女士身患糖尿病14年,服用沙棘産品,一個月時間就停止注射胰島素……

  天津市一名市場監管人員介紹,老年人科學素養有待提升,“藥食兩用”成為滋生健康謠言的肥沃土壤,一些企業將“食療”與石墨烯、生物磁、托瑪琳、量子技術、納米技術等“高大上”的名詞結合,對老年人而言無疑是“洗腦”。

  鑽營銷:

  看人下菜碟 精準設圈套

  不法分子營銷手段花樣翻新,會銷、網銷、登門、微課堂等手段層出不窮,甚至頻頻推出“親情攻勢”,對老年人進行“精準詐騙”。

  不法分子常用的銷售套路有以下幾種形式:

  第一,會銷“洗腦”,讓老年人“不買些産品實在不好意思走”。

  近年來,針對老年人的“健康講座”不斷增多,給老年人“強行洗腦”。保健品的營銷策略也從“廣而告之”,升級為專門針對老年人的“精準忽悠”。

  從上海市場監管部門收到的相關投訴舉報及咨詢來看,相關案例採用講座會銷形式的佔到很大比例。60歲的消費者李阿姨告訴記者,她參加的一場為期四天的會銷中,前三天都是購買産品當場返現,買東西還賺錢,到第四天可以以優惠價購買。“其實一開始我是不想買的,但會銷現場到最後就是不由自主。回頭想,一個原因是老年人太寂寞了,現場的那些小夥子,嘴巴都特別甜;另一個是不敢不買,我們的兒女信息、家庭住址、電話號碼他們都知道,有點害怕”。

  保健品會銷人員肖某介紹稱,會銷人員會針對不同客戶的心理進行不同的方法誘導。比如對“虛榮型”老人極力讚揚,讓他(她)顧及面子咬牙買下。

  “老人被‘洗腦’之後,兒女阻止就是不孝。”安徽一家三甲醫院藥劑科主任告訴記者,連她都無法阻止父母去聽所謂的健康講座、購買保健品。她介紹,對買得特別多的“會員”,保健品公司會授予一些“職務”,邀請他們當嘉賓坐在講座主席臺上,或從高額利潤裏擠出一點小甜頭,讓老人深陷迷局。

  第二,“扎根”推介,有的推銷員甚至對老年人“窮追不舍”,“從雲南追到上海也要賣給你”保健品。

  記者採訪了解到,針對老年人信息閉塞、容易跟風的特點,一些保健産品的推銷員還專門去醫院做護工、給老人做家政,“扎根”營銷。如北京一家保健産品公司將目標鎖定為廣場舞大媽,他們的推銷員承諾給廣場舞大媽們組織演出,或者是給領頭人回扣、頒獎等,以此大量銷售保健産品,其中不少是無證高價産品,有一款號稱能調節酸鹼平衡的水杯售價高達數千元。江西一家富硒産品推銷員能追著老太太從雲南到北京再到上海,在老太太的女兒堅決拒絕購買産品後,該企業推銷員發動老太太的姐妹給她代買,然後寄到上海去。

  近年來,多地民政部門鼓勵在社區建設養老服務站,支持老年人居家養老。記者走訪發現,由社會資本參與建設、社區提供場地的養老站,有的擺放著多臺“按摩儀”“洗腳盆”,幾位老人正在體驗免費理療的“居家養老服務”,玻璃櫃裏展示著多種保健食品,借助政府支持力推的項目進行宣傳。

  第三,發動網絡攻勢,“微信課堂天天洗腦,碎片化時間精準營銷”。

  隨著微商、電商的興起,不少保健品企業轉戰網絡。如2018年初,杭州拱墅區公安分局環境和食品藥品犯罪偵查大隊就曾查獲一銷售假減肥藥團夥,該團夥通過網絡平臺賣的所謂“七天瘦”“功能性咖啡”等減肥藥,都涉嫌假藥。其中一款膠囊成本只要20元左右,售價140元,在電商平臺上銷售火爆。

  記者查詢發現,有的所謂壯陽保健産品在網絡廣告中的宣傳詞匯非常“露骨”;有的保健食品,在相關部門備注中只有兩項簡單功能,但是在一些電商平臺上,卻宣稱可以“預防三高、調理血糖、穩定血壓、預防腎結石、補充人體所需各種維生素,從此告別亞健康”。許多保健産品銷售人員還會建立所謂“微信課堂”,把正在或有意購買産品的老年人拉到微信群,在微信群中發送大量虛假宣傳鏈接,對老年人進行“無縫洗腦”,使老年人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拉人頭:

  直銷企業搞傳銷 傳銷企業傍直銷

  一些擁有直銷牌照的企業,通過“傳銷”方式擴大受眾群體,而一些並未獲得商務部直銷牌照的保健品企業,長期打著“直銷企業”“即將獲批直銷牌照”的名義進行傳銷活動。

  商務部信息顯示,直銷是合法經營行為,以“單層次”為主要特徵。傳銷是非法經營行為,以“拉人頭”“入門費”“多層次”“團隊計酬”為主要特徵。

  保健品行業存在的亂象一方面體現在直銷企業搞傳銷。

  一些擁有直銷牌照的企業,通過“傳銷”方式擴大受眾群體,利用保健産品畸高的利潤為“發展下線”者進行返利。記者近期以想成為一家外資直銷企業經銷商的名義參加了該公司在上海舉辦的“商機大會”。會後,一位“經銷明星”告訴記者,按照該公司的獎金制度,經銷商可以拿6代下線銷售額的5%作為提成。

  一位省級市場監管部門的工作人員介紹,許多直銷企業同時從事直銷經營和傳統經營,傳統經營模式的“經銷商”成為直銷企業的“防火墻”,使得直銷區域、直銷産品、團隊計酬等方面的監管十分困難。近年來“微商”興起,直銷行為突破了“上門推銷”的傳統模式,直銷員突破直銷區域變得更為容易、更為隱蔽。通過網絡平臺進行交易的經營者和消費者往往不在同一個行政管轄區域,對違規行為進行監督的成本偏高。

  另一方面,傳銷企業傍直銷也是保健品行業不良現象。

  一些保健品企業並未獲得商務部直銷牌照,但長期打著“直銷企業”“即將獲批直銷牌照”的名義進行傳銷活動。黑龍江延壽縣一家保健産品公司經銷人員介紹,公司以“直銷”的名義發展下線,每發展一個下線,即可獲得一定的提成。假如有人質疑,就表示公司目前尚未獲得直銷牌照,但牌照很快就會批復下來。不少保健品企業建立“網上商城”,只有購買其高價産品才能成為會員,成為會員後消費可以返利、介紹新會員可以返利,利用這種方式形成扁平化的新型傳銷。

  顯危害:

  不法分子牟暴利 掏空老人錢袋子

  記者調查了解到,一些保健産品成本極低,卻以高價賣給老年人,不法分子從中牟取了驚人暴利。許多老年人“錢袋子”被掏空,有些被騙的老人甚至深信“有病不能去醫院”。

  一些保健品成本極低,不法分子通過“假打折”的方式吸引愛佔小便宜的老年人上鉤,牟取驚人暴利。有的保健産品號稱原價2987元一盒,現一盒只需987元,而其真正成本僅60元。有的售價1000多元的保健産品,公司負責人卻向記者坦承,其成本最高不會超過200元。

  記者跟隨華北某市的市場監管部門執法人員在一家企業執法時發現,該企業生産的一款“健康被”借用了各種高科技名詞,建議零售價高達3980元,但據企業相關負責人介紹,真正的成本“與普通棉被差不多”。

  近年來,保健品詐騙甚至呈現“上山下鄉”的趨勢。一些“推銷員”利用農村老人分辨力低的特點,在農村招搖撞騙,“掏空了農村老人的養老錢”。

  南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李曉兵説,“一個輔助治療儀的正常價格只有幾千元,經過銷售人員的‘忽悠’,可以賣到幾萬元一臺。”2018年6月,江蘇省公安機關破獲的一起利用保健品詐騙老年人的案件中,警方從公司負責人家中搜查扣押現金達1300多萬元,另查明20多套房産,凍結涉案資産近億元。

  此外,一些不法分子宣揚“是藥三分毒,有病自己治”,嚴重傷害老年人身心健康。

  虛假保健産品的受害對象,多以受教育層次偏低人群為主,多集中于老人、病人、低收入者等社會群體。在一些四五線城市和鄉鎮,甚至形成“親戚朋友互相騙”的態勢,使許多低收入家庭財産被掏空,甚至因此返貧。

  湛江市退休老幹部黃紅英説,自己80多歲的老母親幾年前參加了一次保健食品的聚會後,聽信現場“專家”建議,購買了他們推薦的某款降血壓保健食品,並停用了自己的降壓藥,子女怎麼都勸不住,服用了他們的産品一段時間後,老太太的血壓非但沒有降下去,血糖卻升上來了。安徽合肥的胡先生告訴記者,他父親此前一直靠吃藥控制血壓,沒想到看了保健品廣告後篤信“是藥三分毒”,就擅自停藥,血壓飆升,結果導致中風。

  記者採訪發現,許多保健品公司打著“中醫”“傳統醫學”“國學”等旗號,對老年人進行“洗腦”,導致老年人“有病自己治”,造成大量的家庭矛盾。甚至有一些不法保健品商家抓住老年人渴望健康、恐懼疾病的心理,向老年人兜售劣質産品。有的産品為了凸顯“療效”,非法添加藥物,比如在調節血糖類保健食品中添加降糖藥,在減肥類保健食品中添加利尿劑或興奮劑,特別是一些減肥類保健食品,很多都非法添加違禁藥物。由于違規添加化學藥品,一些保健食品非但不能補身,反而會傷害身體健康。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欣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福建莆田木蘭陂
福建莆田木蘭陂
南寧:南湖岸邊花飄香
南寧:南湖岸邊花飄香
亞洲文化嘉年華在京舉行
亞洲文化嘉年華在京舉行
山東濟南:初夏泉城美如畫
山東濟南:初夏泉城美如畫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50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