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西麥食品實控人澳洲永居權曾行賄 三媒體質疑財務失真
2019-05-09 08:55:56 來源: 中國經濟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編者按:5月9日,桂林西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麥食品”)首發申請上會。西麥食品擬于深交所中小板上市,保薦機構為招商證券。西麥食品計劃向社會公開發行2000萬股股票,擬募集資金總額為5.37億元,分別用于燕麥食品産業化項目、品牌建設及營銷渠道升級項目、江蘇西麥燕麥食品生産基地建設項目(一期)。

  2015年至2017年,西麥食品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5.68億元、6.31億元、7.20億元,實現歸屬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分別為6632萬元、9447.18萬元、1.01億元,實現經營活動産生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6870.75萬元、1.12億元、1.27億元。

  西麥食品實際控制人謝慶奎,擁有澳大利亞永久居留權,曾存在行賄行為。據北京商報報道,2004年3月至2007年12月,被告人李達球利用其擔任中共賀州市委書記職務上的便利,接受廣西賀州西麥生物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謝某某的請托,為該公司在解決企業用電和企業發展等事宜上提供幫助。2006年春節前至2011年10月,李達球先後13次收受謝某某給予的人民幣9萬元和澳元0.3萬元,共計折合人民幣約10.82萬元。西麥食品在招股書中對此事卻只字未提。

  此外,據國際金融報報道,小型經銷商曾經向實控人謝慶奎之妹謝淑琴的個人銀行賬戶轉入貨款,報告期內總計金額為904.71萬元。該銀行賬戶已于2016年11月注銷。

  2015年至2017年,西麥食品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3865.71萬元、4988.42萬元、4062.63萬元,佔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81%、7.91%、5.65%,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15.79、14.95和16.50。

  報告期內,西麥食品存貨金額分別為5344.04萬元、4445.84萬元、5315.46萬元,較上期末增幅分別為11.18%、-16.81%、19.56%,佔營業成本比分別為21.96%、16.30%、18.39%,存貨周轉率分別為4.79、5.57、5.92。

  2015年至2017年,西麥食品綜合毛利率分別為57.17%、56.77%和59.83%,2016年度和2017年度分別較上一年下降0.40%和上升3.06%;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57.17%、56.77%、59.83%。西麥食品毛利率高于五家國內同行業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

  截至各報告期末,西麥食品負債總額分別為1.78億元、2.74億元、2.20億元,資産負債率(母公司口徑)分別為0.61%、12.15%和0.55%。

  西麥食品遭到三家媒體質疑財務真實性。據證券市場紅周刊報道,西麥食品2015年的營業收入為56804.45萬元,含稅營業收入應為66461.20萬元。剔除新增的20萬元債權影響,則該公司這一年有7327.70萬元含稅營業收入並沒有獲得現金流數據的支持,就這麼憑空“冒了出來”。西麥食品連續數年出現數千萬元含稅營業收入高于相關現金流量和新增債權合計的現象,這實在是不符合財務數據的一般勾稽關係,令人懷疑該公司報告期內披露的營業收入數據的真實性。

  投資時報在報道中指出,西麥食品招股書中披露的存貨項目下的相關數據存在部分疑點。據招股書披露,2015年年末的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合計達3243.18萬元,與2014年年末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總和2944.96萬元相比,不僅沒有減少,反而增加了298.22萬元。在沒有計提存貨跌價準備的情況下,理論數值和招股書披露數值之間存在415.93萬元的差距。

  據金色光報道,據招股書披露,2016年,西麥食品顯著延長了主要客戶蘇果超市有限公司的信用期,將其從2015年的45天,提高到了2016年的60天。除了上述涉嫌通過放寬信用突擊營收的情況外,在2017年的下半年,西麥食品的季度營收佔比數據出現異常,也或存提前確認收入之嫌。

  此外,有媒體稱,西麥食品招股書涉嫌虛假陳述。號外財經在報道中稱,西麥食品招股書中披露的已繳納社保人數與工商局的數據大相徑庭,有虛假陳述的嫌疑。經統計,2017年,西麥食品及其子公司合計對應繳納養老保險、失業保險、醫療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的人數分別為981人、1137人、1136人、1389人、1163人。2017年西麥食品及其子公司共有員工2108人,除去其中不用辦理社保的退休返聘或達到退休年齡的員工226名,西麥食品社保繳納人數仍有極大缺口。

  西麥食品員工總數逐年降低。2015年末、2016年末及2017年末,西麥食品員工總數分別為2476人、2303人及2108人。

  西麥食品被指主營業務單一,市場佔有率下滑。據中國經營報報道,西麥食品主營産品為純燕麥片和復合燕麥片,二者合計營收佔總營收比重高達98%以上。西麥食品曾于2012至2015年在市場佔有率方面連續蟬聯第一,桂格位居第二,直至2016年被桂格反超。

  西麥食品復合燕麥片産能利用率不足。2015年至2017年,西麥食品純燕麥片産能利用率分別為99.28%、99.22%、110.18%;復合燕麥片産能利用率分別為53.32%、51.52%、57.39%。

  兩家媒體在食品安全方面對其提出質疑。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西麥食品曾經在2012年和2016年兩次登上質量“黑榜”,而兩次涉事的産品都是復合燕麥片,不合格項目均為霉菌超標。

  據京達財經報道,盡管西麥食品對其産品質量問題避而不提,但公司的多項法律訴訟均涉及産品質量糾紛。西麥食品涉及的訴訟共有3起。其中,兩份訴訟涉訴內容均為産品責任糾紛,一份訴訟涉訴臨期産品轉贈品。2014年10月20日,桂林西麥營銷有限公司(西麥食品子公司)上海辦事處經理熊某,以上海辦事處名義用過西麥公司OA係統,向西麥總公司申請將上海淩鵬商貿有限公司經銷的西麥公司560g臨期産品轉贈品。2014年11月12日,熊某採用同樣的方法申請將上海東輝食品有限公司銷售的西麥臨期産品轉贈品。

  中國産業經濟信息網在報道中指出,西麥食品“重營銷,輕研發”。據招股書顯示,2015至2017年,西麥食品宣傳推廣費分別為9013.93萬元、9579.95萬元和10147.80萬元。西麥食品在2015至2017年研發費用分別為185.28萬元、189.80萬元和243.73萬元,可以看出,西麥食品在研發上投入從未超過營業收入0.5%。

  據長江商報報道,西麥食品的經銷商變動較大。截至報告期末,西麥食品的經銷商數量分別為689戶、729戶、788戶,期間,分別新增196戶、182戶、240戶,撤銷150戶、142戶、181戶,三年變動1091戶,佔其總數的49.46%,約為一半。

  據金融投資報報道,在IPO之前,西麥食品卻連續分紅,尤其是首次披露招股書之前的2016年大筆派現。2015至2017年度,公司分別向股東分配利潤3919.88萬元、1.00億元和7700.00萬元,三年累計分掉2.16億元,而這一金額已經覆蓋公司擬募投的品牌建設及營銷渠道升級項目(擬投入21068萬元)和江蘇西麥燕麥食品生産基地建設項目(一期)(擬投入10173萬元)。

  中國經濟網記者向西麥食品董事會秘書辦公室發去採訪函,截至發稿,西麥食品方面未做出回復。

  燕麥生産企業擬深交所上市 實控人擁有澳大利亞永久居留權

  西麥食品主營業務為燕麥食品的研發、生産和銷售。

  2015年至2017年,西麥食品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5.68億元、6.31億元、7.20億元,實現歸屬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分別為6632萬元、9447.18萬元、1.01億元,實現經營活動産生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6870.75萬元、1.12億元、1.27億元。

  西麥食品無單一持股50%以上的控股股東,公司實際控制人為謝慶奎。

  本次發行前,謝慶奎通過桂林陽光、賀州世家、隆化銅麥三家公司合計控制公司47.88%的股權,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另胡日紅、謝俐伶、謝金菱、謝玉菱、謝世誼、李驥為謝慶奎的一致行動人,謝慶奎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控制公司75.15%的股權。本次股票發行完畢後,謝慶奎仍為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謝慶奎持有桂林陽光80%的股權,桂林陽光持有西麥食品28.14%的股份;持有賀州世家70%的股權,賀州世家持有西麥食品16.60%的股份;同時持有隆化銅麥74.81%的出資份額並擔任隆化銅麥的執行事務合夥人,隆化銅麥持有西麥食品3.15%的股份。謝慶奎通過桂林陽光、賀州世家、隆化銅麥三家公司合計控制公司47.88%的股份。

  謝慶奎,中國國籍,擁有澳大利亞永久居留權,男,1951年出生,初中學歷。現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主要工作經歷:1995年至2001年,任桂林西麥保健品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2001年至2012年,任西麥有限董事長;2012年至2017年5月,任西麥有限董事長、總經理;2017年5月至今,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

  西麥食品董事、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謝金菱為公司董事長、總經理謝慶奎之女。

  謝金菱,中國國籍,擁有澳大利亞永久居留權,女,1977年出生,碩士研究生學歷。現任公司董事、董事會秘書、副總經理。主要工作經歷:2004年加入西麥有限,歷任法務審計部經理、採購部經理;2005年至2012年,任西麥有限董事長助理;2013年至2017年5月,任西麥有限副總經理;2017年5月至2017年8月,任公司董事、董事會秘書;2017年8月起至今,任公司董事、董事會秘書、副總經理。

  謝慶奎與胡日紅為夫妻關係;謝慶奎與謝俐伶、謝金菱、謝玉菱均為父女關係;謝慶奎與謝世誼為父子關係;李驥與謝金菱為夫妻關係。胡日紅、謝俐伶、謝金菱、謝玉菱、謝世誼、李驥為謝慶奎的一致行動人。

  西麥食品擬于深交所中小板上市,保薦機構為招商證券。西麥食品計劃向社會公開發行2000萬股股票,擬募集資金總額為5.37億元,其中,2.25億元用于燕麥食品産業化項目、2.11億元用于品牌建設及營銷渠道升級項目、1.02億元用于江蘇西麥燕麥食品生産基地建設項目(一期)。

  實控人曾有行賄行為

  據北京商報報道,公開資料顯示,在李達球受賄案中,2004年3月至2007年12月,被告人李達球利用其擔任中共賀州市委書記職務上的便利,接受廣西賀州西麥生物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謝某某的請托,為該公司在解決企業用電和企業發展等事宜上提供幫助。2006年春節前至2011年10月,李達球先後13次收受謝某某給予的人民幣9萬元和澳元0.3萬元,共計折合人民幣約10.82萬元。

  廣西賀州西麥生物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賀州西麥”)是西麥食品的全資子公司,公司主營業務為燕麥食品的研發和生産及銷售。記者通過天眼查查詢到,賀州西麥成立于2002年,謝慶奎是賀州西麥的法定代表兼董事長,謝慶奎同時也是西麥食品的實際控制人。

  也就是説謝慶奎作為公司實控人曾存在行賄行為,不過西麥食品在招股書中對此事卻只字未提。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智斌表示,如果實控人行賄在當時被認定為單位行賄的話,這是需要披露的。王智斌具體解釋道,“判斷個人行賄、單位行賄關鍵是看行賄的目的、行賄的資金來源和行賄結果以及結果的受益方,如果説行賄資金來自公司,目的是為了公司的業務,且經過公司管理層裏面的管理人員,這種情況下則被認定為是單位行賄罪”。

  “是否構成單位行賄是一個司法裁決的問題,如果刑事案件裏面沒有被認定,法律意義上來説不構成單位行賄。而如果上述案件構成單位行賄,説明公司在信息披露方面可能存在違規行為。而當時的刑事處罰是否執行完畢、會不會有後續影響、會不會影響公司的穩健運營,具體還需要發審委的審核。”王智斌如是説。

  實控人謝慶奎之妹個人收公司款

  據國際金融報報道,家族企業容易引人詬病的一點是,企業容易發生創始人家族淩駕于內控制度之上的風險。

  招股書顯示,小型經銷商曾經向實控人謝慶奎之妹謝淑琴的個人銀行賬戶轉入貨款,報告期內總計金額為904.71萬元。該銀行賬戶已于2016年11月注銷。

  一位中型券商投行部的相關人士表示,上述個人收款已進行了披露,且在報告期內進行了整改,發審委員是否會重點關注,更多取決于監管口徑。

  近期被否決的IPO企業安寧鐵鈦,在發審會上就被關注由第三方作為受托方接收貸款資金後在當日或一兩日內再轉回給發行人的情況。

  2017年末應收賬款4063萬元 佔營業收入比例較低

  2015年至2017年,西麥食品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3865.71萬元、4988.42萬元、4062.63萬元,佔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81%、7.91%、5.65%。

  報告期內,公司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15.79、14.95和16.50。

  西麥食品稱,2016年較2015年佔比上升1.10%,主要是家家悅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末未及時回款所致。2017年較2016年佔比下降2.26%,主要原因是2018年春節較往年晚,公司針對春節的經銷商臨時性授信于2018年1月才執行所致。

  報告期內,西麥食品超過信用期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734.23萬元、1183.02萬元、749.59萬元,佔應收賬款余額的比例分別為18.99%、23.72%、18.45%。

  2017年末存貨5315萬元

  2015年至2017年,西麥食品存貨金額分別為5344.04萬元、4445.84萬元、5315.46萬元,較上期末增幅分別為11.18%、-16.81%、19.56%,佔營業成本比分別為21.96%、16.30%、18.39%。

  報告期內,公司存貨周轉率分別為4.79、5.57、5.92。

  2015年至2017年末,西麥食品庫存商品余額分別為2073.09萬元、1876.00萬元和2494.55萬元,呈現一定的波動。公司稱,2016年末庫存商品余額較小的原因係2017年春節假期較早,客戶訂貨早于往年,因此庫存商品余額較小而發出商品余額較大。

  此外,2015年至2017年度,西麥食品主動報廢的存貨金額分別為133.53萬元、110.94萬元和56.36萬元。公司稱,報告期各期末,公司主要存貨不存在減值風險。

  毛利率高于同行業上市公司

  2015年至2017年,西麥食品綜合毛利率分別為57.17%、56.77%和59.83%,2016年度和2017年度分別較上一年下降0.40%和上升3.06%;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57.17%、56.77%、59.83%。

  根據招股書,2016年度主營業務毛利率較2015年度下降0.38%,主要受復合燕麥片銷售佔比的下降影響所致;2017年度主營業務毛利率較2016年度上升3.04%,主要受純燕麥片毛利率上升及銷售佔比上升影響所致。

  西麥食品主要産品包括純燕麥片和復合燕麥片,報告期內,銷售均價均實現上漲。2015年至2017年,純燕麥片銷售均價分別為12.38元、12.45元、12.78元,復合燕麥片銷售均價分別為23.79元、24.92元、25.38元。

  西麥食品與國內同行業上市公司毛利率相比,公司主營業務毛利率高于可比公司黑芝麻、黑牛食品、維維股份和香飄飄,與貝因美相當,並高于五家國內同行業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

  對此,西麥食品認為,總體而言,報告期內公司的主營業務毛利率高于招股説明書所選取的同行業國內上市公司,主要係公司的經營模式所導致。公司的主營業務為燕麥食品的研發、生産和銷售,主要産品為西麥品牌的燕麥片,由于燕麥食品屬于快速消費品,重復購買率高,對營銷渠道的依賴程度較高,因此以營銷渠道為經營核心是快速消費品包括燕麥食品行業企業的主要特徵之一。

  上述五家國內上市公司除黑牛食品經營少量麥片業務外,其他公司主營業務産品與西麥食品不同。黑牛食品的麥片産品主要為復合營養麥片,與西麥食品復合燕麥片類似。

  2015年至2016年度,黑牛食品麥片銷售收入分別為5277.73萬元和2385.14萬元,呈持續下降趨勢,銷售毛利率分別為26.17%和27.00%,整體低于西麥食品復合燕麥片毛利率。

  2017年末負債超2億元

  2015年至2017年,西麥食品負債總額分別為1.78億元、2.74億元、2.20億元,資産負債率(母公司口徑)分別為0.61%、12.15%和0.55%,報告期內整體處于較低水平。

  報告期內,西麥食品流動負債佔總負債的比重分別為97.40%、98.27%和98.20%。

  其中,2015年至2017年末,公司短期借款余額分別為2500萬元、5400萬元和3900萬元,佔流動負債的比重分別為14.41%、20.05%和18.05%。公司稱,報告期各期末的短期借款均係為解決資金需求向銀行借入的流動資金貸款。

  此外,2015年至2017年末,公司應付票據余額分別為2022.84萬元、2233.80萬元和3025.87萬元,佔流動負債比重分別為11.66%、8.29%和14.01%。

  2015年至2017年末,西麥食品的流動比率分別為2.00、1.66和2.16,速動比率分別為1.70、1.50和1.91,報告期內各期末流動比率和速動比率均保持較高水平。

  證券市場紅周刊質疑財務真實性:數千萬營業收入來源不明

  據證券市場紅周刊報道,報告期內(2014年至2017年1-6月,下同),燕麥係列産品貢獻的銷售收入分別佔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98.38%、98.70%、98.46%和98.40%,貢獻的毛利分別佔公司主營業務毛利的比例為99.44%、99.56%、99.38%和99.26%。報告期內公司各年度的營收均保持著持續增長態勢,2015年和2016年時還分別同比增長了4.8%和11.05%,然而就是這持續向好的營收數據,從財務勾稽關係上分析,其無法與現金流量和新增債權數據進行合理匹配。

  招股書披露,西麥食品2015年的營業收入為56804.45萬元,考慮17%增值稅銷項稅額的影響,含稅營業收入應為66461.20萬元。從企業財務數據之間的勾稽關係考慮,66461.20萬元含稅營業收入應當有相應的現金流量和新增債權變化與之相對應。

  在新增債權方面,2015年年末西麥食品應收賬款余額為3630.71萬元、應收票據余額為402.50萬元,兩者合計金額達4033.21萬元,與2014年年末應收款項合計4013.20萬元相比,新增債權僅為20萬元,如此也就意味著剔除該部分債權的影響,則西麥食品的銷售幾乎在當期全都收到了現金。

  從招股書披露的“合並現金流量表”來看,西麥食品2015年“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有59730.85萬元,考慮到負債表中預收款項增減額,即預收款項的新增617.35萬元影響後,與2015年營業收入相關的現金流入達59113.50萬元。以其對比含稅營業收入則可發現,這一年66461.20萬元含稅營收要比現金流入多出7347.70萬元,剔除新增的20萬元債權影響,則該公司這一年有7327.70萬元含稅營業收入並沒有獲得現金流數據的支持,就這麼憑空“冒了出來”。

  進一步去分析西麥食品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經營情況,依然可以發現這兩年的營收數據也不太正常。其中,2016年的營業收入為63083.09萬元,考慮到17%增值稅銷項稅額的影響,則含稅營業收入達到了73807.22萬元。西麥食品在這一年的新增債權為1552.06萬元,“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為63611.18萬元,應收款項減少了205.89萬元。從上述數據我們可以推算出,西麥食品在2016年有8438.09萬元含稅營業收入並沒有獲得現金流和新增債權數據的支持。而到了2017年上半年,則有5911.77萬元含稅營業收入沒有獲得合理的現金流和新增債權數據支持。

  報告期內,西麥食品連續數年出現數千萬元含稅營業收入高于相關現金流量和新增債權合計的現象,這實在是不符合財務數據的一般勾稽關係,令人懷疑該公司報告期內披露的營業收入數據的真實性。

  投資時報質疑財務真實性:多處存貨數據異常

  據投資時報報道,西麥食品招股書中披露的存貨項目下的相關數據存在部分疑點。

  西麥食品的主要産品分為純燕麥片和復合燕麥片兩種,一般情況下,這兩類産品除去已銷售部分,未銷售部分會作為庫存商品計入存貨科目之中,若銷大于産,就會消耗已有庫存,最終的數值變化亦同步反映在“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兩個科目的合計金額上。(除上述兩種麥片産品,該公司計于主營收入中“其他”科目項下的還有燕麥片的半成品,報告期內該部分産品的營收佔比分別為1.62%、1.30%、1.54%、1.60%,因為佔比較小且招股書內並未提供該科目具體産銷數據,故本文暫不考慮該科目對庫存的影響。)

  招股書數據顯示,純燕麥片為西麥食品營業收入貢獻最多品種。該産品在2015年共生産27093.03噸,銷售26761.93噸,這部分産銷差為331.10噸,需要計入存貨並增加相應數量的庫存商品。

  根據招股書披露,2015年純燕麥片的單位成本為每千克5.38元,由此可推算出,庫存商品項目應該增加178.13萬元。同樣的道理,復合燕麥片2015年的産量為9175.37噸,銷量為9481.94噸,銷大于産説明西麥食品在這一年消耗往年庫存計306.57噸,進而這將使得庫存商品出現相應數量的減少。2015年復合燕麥片的單位成本為每千克9.65元,所以庫存商品項目應該減少295.84萬元。

  最終,兩種商品在2015年的産銷數據差合計應該使得這一年庫存商品總金額減少117.71萬元,可令人費解的是,據招股書披露,2015年年末的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合計達3243.18萬元,與2014年年末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總和2944.96萬元相比,不僅沒有減少,反而增加了298.22萬元。在沒有計提存貨跌價準備的情況下,理論數值和招股書披露數值之間存在415.93萬元的差距。

  2016年的相關數據同樣讓人疑惑。這一年西麥食品的純燕麥片産量為30757.69噸、銷量為31162.98噸,産銷差為405.29噸,當年的純燕麥片單位成本是每千克5.54元,所以2016年末庫存商品中的純燕麥片庫存應該減少224.53萬元。而復合燕麥片當年的産量為9273.92噸,比9183.99噸銷量多出了89.93噸,當時的成本為9.82元/每千克,所以2016年復合燕麥片的庫存理論上應增加88.31萬元。

  可見,兩種産品在2016年的庫存數據變化合計應當使得庫存商品總體金額減少136.22萬元。然而招股書數據披露,西麥食品2016年年末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的合計金額較上年年末減少了358.07萬元。這一年有221.85萬元的庫存離奇失蹤。

  同理,根據2017年1—6月純燕麥片和復合燕麥片的産銷和庫存情況,可看出該公司在這段時期再度出現355.52萬元庫存商品消失問題。

  因為2015年至2017年西麥食品還存在報廢存貨的事件,金額分別為133.53萬元、110.94萬元、21.43萬元,雖然公司未披露報廢項目的具體比例,但經記者核算,西麥食品2015年至2017年的理論庫存與實際披露庫存差值的絕對值將不超過549.46萬元、110.91萬元、334.09萬元。

  金色光質疑財務真實性:既有放寬信用突擊營收舉動,又有提前確認之嫌

  據金色光報道,2016年,西麥食品的應收賬款與營收之比顯著上升,伴隨著公司向主要客戶放寬信用期,並導致了公司營業收入的顯著增長,或有通過放寬信用突擊營收之嫌。

  從2015年到2016年,西麥食品的營業收入分別為5.68億元、6.31億元,金額持續顯著上漲。同期,公司的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3865.71萬元、4988.42萬元,各期應收賬款余額與營收之比分別為6.81%、7.91%,也明顯增長。

  在可比的報告期前兩年內,如上所述,西麥食品的營業收入和應收賬款余額都出現了顯著的上漲,並且應收賬款余額與營收之比在2016年同比上漲了1.10個百分點,公司的營收質量或已明顯下滑。另據招股書披露,2015年和2016年,西麥食品的逾期應收賬款分別為743.23萬元和1183.02萬元,佔當期應收賬款余額之比分別為18.99%和23.72%,逾期應收賬款佔比的顯著增加,或也反映了公司的回款能力已經顯著下降。

  是什麼原因導致上述應收賬款和逾期應收賬款顯著增加呢?據招股書披露,2016年,西麥食品顯著延長了主要客戶蘇果超市有限公司的信用期,將其從2015年的45天,提高到了2016年的60天。

  除了上述涉嫌通過放寬信用突擊營收的情況外,在2017年的下半年,西麥食品的季度營收佔比數據出現異常,也或存提前確認收入之嫌。

  據招股書披露,由于西麥食品所在的燕麥食品行業具有較為明顯的季節性特徵,第一季度和第四季度的銷售量較高,第二季度銷售量最小。通常情況下,由于“春節效應”的存在,第一季度的銷售收入相對第四季度會略偏高一些。以報告期前兩年各季度的營業收入情況為例,2015年度,公司四個季度的主營業務收入佔比分別為31.66%、17.49%、24.24%和26.61%,完全符合第一季度佔比最高,其次為第四季度,然後是第三季度,第二季度佔比最低的順序;與之相似,2016年度,公司四個季度的營收佔比分別為30.90%、15.51%、23.88%和29.71%,同樣符合上述營收按季度變動的規律。

  可是,在2017年的全年四個季度內,西麥食品的營收佔比卻分別為25.55%、17.86%、26.42%和30.17%,與以上規律不符。按往年規律,本應佔比最高的第一季度,當期佔比僅位居第三;而按慣例營收佔比應低于第一季度的第三、四兩個季度,當期的營收佔比卻都高于第一季度,第四季度的佔比還領先了第三季度3.75個百分點,名列第一位,銷售數據異常。西麥食品2017年的主營業務收入按季度佔比數據如此反常,主要就是下半年的數據異常增長,尤其是第四季度的銷售異常的高,是否存在將本應于2018年第一季度確認的收入提前到2017年下半年確認的可能性呢?為讓投資者放心,西麥食品恐怕也應該好好解釋這個疑點才行。

  大量員工社保未繳納 招股書涉嫌虛假陳述

  據號外財經報道,西麥食品招股書中披露的已繳納社保人數與工商局的數據大相徑庭,有虛假陳述的嫌疑。

  根據招股書,西麥食品有四家全資子公司,分別為賀州西麥、河北西麥、桂林西麥營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麥營銷”)、江蘇西麥食品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江蘇西麥”),沒有其它參股公司。

  查閱工商局數據,2017年,西麥食品四家子公司河北西麥對應繳納養老保險、失業保險、醫療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人數分別為137人、293人、292人、518人、292人;賀州西麥對應繳納養老保險、失業保險、醫療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人數分別為209人、209人、209人、236人、236人;西麥營銷對應繳納上述五項社保人數均為586人;江蘇西麥對應繳納上述五項社保人數均為0人。而西麥食品自身對應繳納上述五項社保人數均為49人。

  經統計,2017年,西麥食品及其子公司合計對應繳納養老保險、失業保險、醫療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的人數分別為981人、1137人、1136人、1389人、1163人。

  2017年西麥食品及其子公司共有員工2108人,除去其中不用辦理社保的退休返聘或達到退休年齡的員工226名,西麥食品社保繳納人數仍有極大缺口。

  經統計,2017年,西麥食品及其子公司對應沒有繳納養老保險、失業保險、醫療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人數分別為901人、745人、746人、493人、719人。

  顯而易見,西麥食品未繳納社保員工數量過于龐大,顯示出其對社保繳納事項的不甚上心。而西麥食品的問題還不僅于此,其招股書中披露數據與工商局披露數據存在出入,或涉嫌虛假陳述。

  據西麥食品招股書披露,2017年,西麥食品及其子公司合計對應繳納養老保險、失業保險、醫療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人數分別為1387人、1386人、1396人、1637人、1416人。

  根據上述數據兩相對比,工商局數據與招股書數據間竟達幾百的差距,惹人懷疑西麥食品是否為掩蓋未給員工繳納社保而虛假陳述。或也因此,西麥食品與員工關係失衡,引發摩擦不斷,頻被員工起訴。

  根據(2014)港唐民初字第0093號文件,2014年4月8日,西麥營銷因勞動爭議糾紛,被江蘇省南通市港閘區人民法院判處支付原告袁建華2013年1月份工資及電話費、失業保險待遇損失、賠償金合計7.48萬元。

  根據(2018)津0103民初5300號文件,2018年8月2日,西麥營銷因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被天津市河西區人民法院判處賠償原告劉慧醫療費、住院夥食補助費、營養費、誤工費、護理費、交通費、殘疾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鑒定費合計13.21萬元。

  主營業務單一 市場佔有率下滑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西麥食品主營産品為純燕麥片和復合燕麥片,二者合計營收佔總營收比重高達98%以上。其在招股説明書中也表示,隨著市場不斷擴大,以及年輕客戶群體增加,市場對于燕麥食品的口感、口味等提出了更高要求。

  歐睿國際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燕麥食品市場上佔有率排名前三的企業為桂格燕麥公司、西麥食品、雀巢食品公司。而在此之前,西麥食品曾于2012至2015年在市場佔有率方面連續蟬聯第一,桂格位居第二,直至2016年被桂格反超。另外,西麥食品和排名第三的雀巢之間的差距在逐漸縮小,排名第四的家樂氏公司的市場份額也在不斷增加。

  “對比桂格的産品係列來看,西麥食品的産品開發相對保守和落後,産品係列不足、迭代不力,導致産品力和品牌力皆不足。”光華博思特營銷咨詢機構副總經理于潤潔對記者分析指出,在燕麥品類中,“西麥”之前是獨角獸品牌,在市場競爭中處于防守角色,而當前燕麥市場進入者增多,尤其是桂格,切分了其市場。

  復合燕麥片産能利用率不足

  2015年至2017年,西麥食品純燕麥片産能利用率分別為99.28%、99.22%、110.18%;復合燕麥片産能利用率分別為53.32%、51.52%、57.39%。

  産銷率方面,報告期內,西麥食品純燕麥片産銷率分別為96.27%、101.32%、97.57%;復合燕麥片産銷率分別為98.80%、99.03%、100.22%。

  西麥食品本次上市募投項目燕麥食品産業化項目、江蘇西麥燕麥食品生産基地建設項目(一期)屬于擴産項目。

  根據招股書,燕麥食品産業化項目項目總投資2.66億元,建設期3年。項目擬通過新建58804平方米的燕麥片及主食燕麥車間、燕麥休閒食品車間、液態燕麥生産車間及相應配套設施,購置壓片機、切粒機、雙螺桿膨化機、閃蒸滅酶設備等主要生産設備及輔助設備456臺/套,形成年産1.6萬噸燕麥片及主食燕麥食品、2080萬袋(條)休閒燕麥食品、7200萬瓶燕麥飲料的生産能力,有利于優化公司産品結構,迎合市場消費升級需求。

  江蘇西麥燕麥食品生産基地建設項目(一期)項目總投資1.02億元,建設期2年。項目擬通過新建17030平方米的生産車間及配套設施,購置壓片機、脫殼機、切粒機、螺旋筒倉等主要生産設備及輔助設施181臺(套),形成年産12000噸純燕麥片、2000噸休閒燕麥食品的生産能力,從而進一步擴大公司産銷規模,積極開拓華東市場,滿足公司業務發展的需要。

  每日經濟新聞質疑食品安全:兩次被檢出霉菌超標

  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西麥食品曾經在2012年和2016年兩次登上質量“黑榜”,而兩次涉事的産品都是復合燕麥片,不合格項目均為霉菌超標。

  2012年2月,廣州市消委會發布2011年麥片産品質量比較試驗結果匯總表不合格名單,顯示桂林西麥生物技術開發有限公司生産的牛奶燕麥片(生産日期2011年9月7日,規格700克/包)的霉菌達80CFU/g,而標準值是小于或等于50CFU/g。

  此外,2016年5月,北京市食藥監局在監督檢查工作中發現4種食品不合格,並決定對不合格産品在流通領域採取停止銷售措施。其中,河北西麥食品有限公司生産的西澳陽光核桃牛奶燕麥片霉菌超標,實測值高達95CFU/g。而河北西麥食品有限公司為西麥食品的全資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西澳陽光”為西麥食品旗下重要副品牌。西麥食品計劃對其全面推廣,此次上市的募投項目之一品牌建設及營銷渠道升級項目,便預估投入655萬元用于西澳陽光品牌建設。但是西澳陽光被檢出霉菌超標,是否會限制該品牌的發展?

  對此,中國品牌研究院食品飲料行業研究員朱丹蓬向記者表示,正因為“出事”了,西澳陽光才需要投入更大的品牌宣傳力度,在消費者心目中重新建立起健康、正面的形象。

  西麥食品財務部張姓負責人則稱,可能與各地機構食品檢測的標準不一樣有關,“有時候在工廠或者其他市場檢測合格,但是在另外的市場會檢測出超標。”

  京達財經質疑食品安全:臨期産品轉贈品

  據京達財經報道,盡管西麥食品對其産品質量問題避而不提,但公司的多項法律訴訟均涉及産品質量糾紛。

  據天眼查係統顯示,西麥食品涉及的訴訟共有3起。其中,兩份訴訟涉訴內容均為産品責任糾紛,一份訴訟涉訴臨期産品轉贈品。

  裁判文書網顯示,據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七星區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2015)星刑初字第63號)披露,2014年10月20日,身為桂林西麥營銷有限公司(西麥食品子公司)上海辦事處經理的被告人熊某,以上海辦事處名義用過西麥公司OA係統,向西麥總公司申請將上海淩鵬商貿有限公司經銷的西麥公司560g臨期産品轉贈品。

  經西麥總公司同意後,熊某于2014年10月24日到上海淩鵬商貿有限公司辦理了退貨手續,並從該公司倉庫提走20箱560g原味牛奶燕麥、20箱560g紅棗牛奶燕麥、20箱560g核桃牛奶燕麥(經鑒定,共價值人民幣10080元)運至上海市虹口區四川北路淳欣食品店以4800元的價格出售給嚴某。

  2014年11月12日,熊某採用同樣的方法申請將上海東輝食品有限公司銷售的西麥臨期産品轉贈品,經西麥總公司同意後,熊某于2014年11月19日到上海東輝食品有限公司辦理退貨手續,並于同日中午從該公司倉庫提走58箱700g特濃牛奶麥片、31箱700g紅棗高鐵燕麥片(經鑒定,共價值人民幣16020元)運至上海市楊浦區10095號以人民幣8900元的價格出售給蔣某(實際獲利7000元)。

  當晚,熊某再次到該公司倉庫提走23箱1500g純燕麥、32箱700g純燕麥(經鑒定,共價值人民幣7528元)運至上海市虹口區甜愛路311號103室以3760元的價格出售給楊某。

  2015年2月13日,被告人熊某的家屬代其賠償給被害單位經濟損失人民幣33628元。被告人熊某及其辯護人余君中對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熊某犯職務侵佔罪無異議,認為被告人具有坦白和全部退賠贓款的法定和酌定從輕情節,且其職務侵佔行為不屬于多次侵佔,犯罪情節輕微,請求法院對被告人宣告緩刑。

  對于上述事實,被告人熊某及其辯護人余君中在開庭審理過程中無異議,並有被告人熊某的戶籍證明,抓獲經過,桂林市西麥營銷有限公司營業執照,桂林市西麥營銷有限公司授權書,勞動合同書,工資明細表,供貨單,560g老貨農工商係統綁贈品請求等證據充足。

  宣傳推廣費高企 研發不足營業收入0.5%

  據中國産業經濟信息網報道,一直以來,西麥食品與國內眾多食品企業一樣都有著業內的通病,那就是“重營銷,輕研發”。西麥食品在這一方面似乎更加“突出”。

  據招股書顯示,2015至2017年,西麥食品宣傳推廣費分別為9013.93萬元、9579.95萬元和10147.80萬元;其中,西麥食品廣告費分別為833.72萬元、1215.55萬元和2136.68萬元,宣傳推廣費總體呈現增長趨勢。

  與宣傳推廣費相比,西麥食品在研發上的投入則顯得“微不足道”。

  據招股書顯示,西麥食品在2015至2017年研發費用分別為185.28萬元、189.80萬元和243.73萬元,可以看出,西麥食品在研發上投入從未超過營業收入0.5%,這對西麥食品未來可持續發展帶來極大阻力。

  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西麥食品2108名員工中,研發人員只有8名,佔員工總數比例不到4%,且研發費用只有200多萬元。

  另外,據招股書顯示,西麥食品此次募集資金裏近四成將用于品牌建設,這不禁讓人懷疑,西麥食品在“重營銷、輕研發”道路上越走越遠,難怪一直受業內人士以及相關媒體所詬病。

  經銷商變動大

  據長江商報報道,西麥食品的經銷商變動較大,也將是考驗其持續穩定盈利能力。

  西麥食品採取經銷商為主、直銷為輔的銷售模式,報告期,經銷商模式取得的銷售收入佔公司營業收入75%左右。然而,公司經銷商並不穩定。

  截至報告期末,西麥食品的經銷商數量分別為689戶、729戶、788戶,期間,分別新增196戶、182戶、240戶,撤銷150戶、142戶、181戶,三年變動1091戶,佔其總數的49.46%,約為一半。

  毫無疑問,經銷商變動過頻,不僅影響公司産品市場開拓,還將直接波及公司的銷售業績。

  西麥食品解釋,新增經銷商主要原因是淘汰落後經銷商,選擇更有實力的經銷商。而撤銷經銷商主要是經營商業務轉型或産品結構調整、運營乏力、考核不達標等原因。

  西麥食品稱,截至目前,公司銷售結構基本穩定。

  3年分掉21642萬元

  據金融投資報報道,在IPO項目中,西麥食品擬再募資21068萬元用于品牌建設及營銷渠道升級項目,加上另外兩個擴産項目,共擬募資逾5億元。

  在招股書中,公司極力闡釋募投項目的必要性、迫切性,但記者梳理發現,就在IPO之前,公司卻連續分紅,尤其是首次披露招股書之前的2016年大筆派現。

  招股書披露,2015至2017年度,公司分別向股東分配利潤3919.88萬元、1.00億元和7700.00萬元,三年累計分掉2.16億元,而這一金額已經覆蓋公司擬募投的品牌建設及營銷渠道升級項目(擬投入21068萬元)和江蘇西麥燕麥食品生産基地建設項目(一期)(擬投入10173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西麥食品還是典型的家族企業。謝慶奎通過桂林陽光、賀州世家、隆化銅麥三家公司合計控制公司47.88%的股權,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胡日紅、謝俐伶、謝金菱、謝玉菱、謝世誼、李驥為謝慶奎的一致行動人,謝慶奎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控制公司75.15%的股權,這也意味著上述分紅超過七成進入了謝氏家族的腰包。

  既然募投項目如此必要,為何不先將資金用于項目建設?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欣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柏林試用新安全道路標識
柏林試用新安全道路標識
長春百萬株鬱金香盛開
長春百萬株鬱金香盛開
用木刻畫弘揚敦煌文化
用木刻畫弘揚敦煌文化
中國曲藝雜技亮相維也納
中國曲藝雜技亮相維也納

01003010109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469395